刚刚更新: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穿越诸天从风云开〕〔凡人觅仙〕〔暗行审判者〕〔屠户家的小娇娘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二章【重回记名弟子】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二章

    第五卷第二章

    王睿练功走火入魔的消息不胫而走,再次令他成了「名人」。有人说他因为过于思念自己的道侣和兄弟,从而无法自拔,练功时造成了心魔入侵,这个理由很充分,很多人都觉得这应该就是真相。

    但走火入魔的后果却很糟糕,王睿的修为丧失了,而且是彻底消失,如果不是他还具备修行的灵根,或许就被墟天宗除名了。

    但很明显,天雷峰的大师兄是当不成了,什么亲传弟子、内门弟子,甚至连外门弟子都没有资格了,只能再次沦为最下等的记名弟子。

    不过这一次,比起他刚来墟天宗时还要糟糕,毕竟从亲传弟子一下子跌落到记名弟子,这期间的待遇简直天翻地覆。

    曹无尽这次也没有办法,被掌门和一干长老劝说后,不得不解除了他和王睿的师门关系,幸好,在他落难之际,有两个人对他伸出了援手,一个是青冥道人,另一个人则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大师姐李熙玥。

    百药谷中,雷万彤看着一脸平静,盘膝而坐吐纳的王睿,说道:「这是何苦,虽然我知道你是二法同修,但好不容易练成的雷系功法就这么放弃了,岂不可惜?」

    「雷兄,哦,不对,应该叫雷长老了。」王睿带着揶揄的口气说道。

    雷万彤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承认因为命魂在你身上,所以不得不出手帮你,但我仍然为你惋惜,难道传闻说你和曹无尽其实并不那么和睦,并不完全是传闻?」

    「呵呵……传闻有时并非只是传闻,罢了,这其中雷兄还是不要牵涉其中,日后迟早会有个决断。」王睿摇头,不肯透露太多。

    雷万彤见他不肯透露什么真相,也只能作罢,叹了口气,便要离去。眼下,王睿这百药谷因为他和李熙玥的关系,还是属于他,不过他的身份已经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亲传弟子了。

    「雷兄,你还有东西没拿走。」雷万彤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听到王睿的话,心中有些不解。

    「是什么东西?」转过身的雷万彤忽然浑身颤抖地看到自己曾经交出去的一部分命魂如今就这样漂浮在跟前,而王睿则是一副不为人知的淡然表情,他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了。

    当雷万彤把命魂收回自己体内的时候,那种命魂完整,失而复得的感受让他几乎要发狂,也几乎要落泪。

    「雷兄,你我不打不相识,你的为人我已知晓,再留你命魂在身也没有太大意义,王某人交友追求信任二字,既然已经付出了信任,自然就用不着其他的手段。当然,在下也知道你我之间为友,不能仅仅靠信任,日后便知。」王睿说完闭上了眼睛,刚才交出命魂的举动是他深思熟虑后的抉择。

    雷万彤不是什么善茬,自己也不是,不过能够在自己落难的时候,没有胁迫和落井下石,确实赢得了他的信任,所以他愿意交出对方的元魂之血。

    随后,王睿离开了百药谷准备前往李熙玥所在的山峰,由于他现在还未正式开始修炼新的功法,所以只能从门派驿站那里租用可供骑乘的仙鹤、云鹿之类的仙禽前往。不过这类驿站,至少也要前往外门区域才行。

    不过当他提出要租用仙禽的时候还是遭到了刁难,那名外门师兄见到是他之后,顿时冷嘲热讽起来。

    「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曾经的亲传弟子王睿……」外门弟子一直对王睿很有意见,根源便在于当年他对外门弟子的那番羞辱,后来随着他的地位和实力水涨船高,所以外门弟子们便只能一直忍气吞声。

    但是到了眼下,王睿又沦为了记名弟子,顿时便让这些外门弟子看到了希望。

    随着这名驿站师兄的大声宣言,顿时一帮外门弟子都聚集了过来,看到一头银发,气质倒是颇为不俗的王睿,顿时想起了那个传闻。

    「真的是走火入魔,失去了一身修为?」

    「听说跟凡人差不多。」

    「那岂不是……任由我们揉捏?」

    「哈哈哈……早就看着小子不爽了,还得到了大师姐的青睐,真是不要脸。」

    王睿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这种待遇了,想不到自己散功后没多久,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看来自己是真的不讨外门弟子喜欢。」王睿也是有些无语,外门弟子们可真是记仇。

    这时,一名身形发胖,依稀是当年那位骗取同门灵石的外门弟子似乎是被其他同门给拉过来的。

    「王睿在哪?」金浩敏抖动着脸上和身上的肥肉,眼中凶光大露,显得很是迫不及待。

    他的修为这些年也有进步,已经突破到了练气九层,不过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潜力,这辈子看来筑基无望。

    得到同伴的指示,金浩敏挤开人群,终于来到了王睿的面前。

    「王睿,你可还记得本师兄?」金浩敏心想今日终于能报一箭之仇,顿时如同喝了充满灵气的仙酒一般。

    周围不少人都知道金浩敏和王睿的恩怨,当年便是王睿将金浩敏给揍趴下,而且差点后来还掀翻了一群外门高阶弟子。

    「不认识。」王睿确实是不记得眼前这个胖子了,都快十年了,当初在飞仙殿发生的那件事,他早就不记得了,没想到这些人却记得这么清楚。

    金浩敏顿时怒火腾起,当初自己被王睿狠揍了一顿,不仅躺了大半年,而且颜面尽失,令他差点想要离开宗门。后来,王睿身份、地位和实力越来越高,让他只能在梦中报仇,多少次他都在梦中许愿,让王睿修为尽丧,变成当年低贱的记名弟子,想不到老天真的听到了他的愿望。

    「不记得是吧,那就打一顿,自然记得了。」金浩敏灵气运转,一道金色法印出现在他的一只手掌边缘,随后毫不犹豫地拍向王睿的胸膛。

    当年他被王睿一脚踹断了退,那种撕心离肺的痛,至今难忘,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眼下,他也要让王睿尝尝被人当中羞辱的滋味。

    众人都带着看好戏的神情望着王睿,丝毫不觉得金浩敏过分,外门弟子一直都不太认同王睿,王睿本身也只担任了很短时期的外门弟子。

    不过好戏的确上演了,但是受到羞辱的对象依然不是王睿,而是——金浩敏。

    他一掌拍在王睿胸膛的时候,就像是泥牛入海,随后腹部便挨了一脚,发胖的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足足有五十多米才停下,然后轰然倒地,还起不来。

    「你们是要一起上吗?」王睿目光逡巡扫视四周,被他目光所触及的外门弟子都感到头皮发麻,鸦雀无声,

    没有人敢回答,没人想得到,走火入魔后的王睿似乎比当年更强大了,难道说这么短的时间,对方修为又恢复了?

    或者,这个家伙一开始就是骗大家的,肯定是这样,但是又有人想到了,王睿或许可以欺骗他们,却骗不了那些结丹、筑基长老,当时王睿可是亲自被诊断过,失去了一身修为的,他的御天神雷功丝毫不剩,那为什么今天……

    惹不起这人……

    外门弟子们都纷纷退后,不敢再招惹王睿,尽管从表面上看,他依旧像是凡人一样,什么时候,凡人也可以俯视仙人子弟了?这个世道……

    「可以起行了吗?」王睿取出一块中品灵石交给驿站弟子。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王师兄走好。」驿站弟子忙不迭低头哈腰地回答,接过灵石后,立刻为他选择了一只神骏的仙鹤,喂了食物后,仙鹤仰天发出一声鸣叫,王睿便坐了上去。

    哗啦!

    翅膀拍打起来,顿时狂风阵阵,王睿骑着仙鹤缓缓升空,真是和御物飞行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等到王睿走后,金浩敏忽然醒了过来,像是没事人一般,拍拍身上的灰尘和脚印,便打算回去。

    「金师兄,你刚才没受伤?」有人不解地问道。

    金浩敏望了望已经飞远了的王睿,冷笑道:「人还能两次栽在同一件事情上?当年那件事后,师兄我便苦练了护身功法,不敢说与人对战有多么厉害,但至少保命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面对金浩敏的变化,其他人都只能无语。

    仙鹤载着王睿飞越一座座山峰,虽然并不上自己御物飞行那样畅快,但是速度却不慢,至少有筑基初期御物飞行的速度。

    大约半个时辰后,仙鹤便到达了目的,来到一座景色秀丽,冰雪皑皑的高原。

    下了仙鹤,便看到两名冷淡的女剑侍走来,王睿倒是记得她们,当年这两女可是同样令人可恶的存在。

    拍了拍仙鹤的身子,它顿时鸣叫了一声,然后振翅飞走。

    「烦请通传一声,我要见李师姐。」王睿抱拳冲着两女说道。

    两女中,一人打量着王睿,神情带着一丝不耐烦和厌恶,说道:「师姐还在闭关,你还是会回去吧。」这次,女剑侍到口气软了不少。

    王睿却摇头拒绝了,顿时让两位女剑侍感到不悦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突然成仙了怎么办〕〔修罗场玩家〕〔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失忆后错把前夫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