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负鼎〕〔重生后我为商业大〕〔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六章【法器级别】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六章

    第五卷第六章

    离开墓地,回到木屋后,李熙玥询问过王睿的打算,得知他当前困扰于所修炼的雷系功法受限于品级,便表示会替他想办法。既然已经不再是曹无尽的弟子,那么王睿不再习练《御天神雷功》,李熙玥也能理解。

    「这是我冰剑堡的信物,持有此信物者,便是我冰剑堡的尊客,相当于客卿长老,如果有人对你不利,可出示此信物,对方如果不予理会,那就是与我冰剑堡为敌,届时我们冰剑堡便会亲自找上门去。」李熙玥将一枚造型精致的白色剑体徽章递给他,示意遇到麻烦的时候可以佩戴在身上。

    王睿知道李熙玥是一番好意,便接受了下来。

    其实两人没有太多共同话题,说话最多的时候,反而是几年前身陷谷底的那段日子,当时的李熙玥又是受伤又是迷茫,所以展露出了人性脆弱的一面,王睿也因此而动心。

    不过在两人一夕之欢后,那种感觉也随即烟消云散,等到离开那谷底后,两人更是故意避而不见,直到王睿出了意外,才重新有了交集。

    眼下李熙玥已经是实力超卓、地位超然的太上长老,王睿跟她的距离越来越远,其实两个人都知道,只是因为有一份情愫在,一份缘分在,所以彼此之间总是牵连着。

    一天的时光对于两个修仙者来说,实在是短暂,当夕阳出现的时候,李熙玥知道自己该走了。

    她有些不舍,这种情绪让她感到吃惊,自己明明对男女之爱没有了什么追求,为何会出现这种不舍的情绪。

    王睿倒是显得自然多了,夕阳洒在他白了大半的长发上,染成了金黄色,这一刻的王睿又有种额外的吸引力。

    李熙玥则在这种氛围下,显得眼波流转,带着一丝的诱惑。

    两人站起来的时候,李熙玥沉默着走向屋外,王睿跟随其后,陪伴着。

    忽然,李熙玥停下了脚步,王睿也停下了,抬起头看向身前这个女子。

    下一刻,李熙玥转身,两人都情不自禁地拥在一起,热吻起来,仿佛这一刻便是末法时代,而两人要争取时间,做最后的缠绵。

    一切都是来得这么突然,一切又是如此水到渠成,当云收雨毕之后,两人又再次面临尴尬的一幕。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王睿主动下了床,然后给她做了一顿饭,他不太清楚李熙玥是否还想要吃这些凡人的食物,但除此之外,他似乎也想不到其他应对尴尬的方法。

    等到他端着饭菜进入屋子后,才发现李熙玥已经离开了。

    这是他的个人房间,但是床榻间和空气里还残留着缠绵的气息,如果让人知道李熙玥和他这个记名弟子有染,绝对可以轰动整个修仙界。

    「唉……」叹了口气,王睿自斟自饮起来,他似乎想不起刚才的那种感觉,只知道两人似乎遵循着某种冲动和渴望,那种感觉不像是他和陈琪之间的缠绵悱恻、生死相依,却像是飞蛾扑火一般的奋不顾身,事后却又有些后悔,但是再过一段时间后,又会渴望,周而复始。

    「嘿嘿……你小子艳福不浅……」烈阳真君忽然冒出来的话让王睿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里可是住着一个上古元婴修士的元魂。

    王睿顿时满脸黑线,埋怨自己太大意了,一想起刚才和李熙玥缠绵的种种都被这家伙给看了个透,顿时有种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

    「早知道就不那么早把元魂之血还给他了。」王睿有些遗憾地想道。

    烈阳真君还好知道收敛,很快转移了话题,说道:「你那冰灵之心可别忘了,最多只能存在三年时间,过了时间,就会消失,建议你还是寻找一位结丹修士炼制成一件法宝。」

    「啊,你怎么不早说?」王睿顿时有些急切,将装有冰灵之心的精金盒子给取出,一打开盖子,顿时满室清凉,还有一股独有的芬芳。

    还好,冰灵之心目前来说还没有出现什么变质的情况,但是既然知道了它有保存期限,还真的只能考虑找人炼制法宝了。

    「你眼前不是正好认识一个结丹修士吗,怎么不找她?」烈阳真君打趣道。

    王睿顿时满脸黑线地说道:「她才结丹不久,现在就让她炼制法宝对她不好吧,而且我也不想我和她的联系要建立在这种交换上。」

    「哟,还矜持的很,刚才老夫看你们敦伦的各种姿势,都大涨知识了,女的风情万千,男的勇猛威风,怎么还这么含蓄?」烈阳真君嘲讽道。

    「前辈,你再这样,我就不惜自爆元神也要和你同归于尽了……」王睿威胁道。

    烈阳真君只好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好了,不刺激你了,这件法宝就交给我来炼制吧。」

    「前辈恢复了?」王睿兴奋地问道,如果烈阳真君能够得以恢复,那就是他的一大助力了。

    「没有,离完全恢复还远着呢,不过你的百药谷真不错,似乎可以为我的元魂疗伤,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药材灵果的关系,总之,我原本需要疗伤十几年的时间,现在最多只需要几年了,炼制法宝对老夫来说还不足以伤筋动骨。」烈阳真君恢回道。

    王睿好奇地问道:「前辈,这法宝有好几个等级吧?」

    「你说的可能不是法宝等级,而是修士可操控熔炼的法器等级,最低层次的便是法器,主要是练气、筑基初期、中期修士才能炼制使用操控。符宝只有筑基后期以上修士才可以炼制,需要消耗自身大量精元和灵力炼制而成,具有一定的使用次数,需要吸收支配者的大量灵力,到达使用上限后自行销毁,属于消耗品,炼制符宝的人修为越高,则威力越大,使用次数也越多。」

    王睿点点头,符宝他便收藏了不少,好奇地继续倾听着。

    「到了法宝便是结丹修士才能炼制使用,需要大量珍贵材料、较长时间或很长时间,配合运气才能炼制而成。法宝有明显的品级区别,主要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天级最高。」

    王睿想了想,说道:「元婴修士应该看不上法宝吧?」

    「那是自然,灵宝是元婴以上修士才能操控使用的法宝,而且可以融于元神中,成为身体的一部分,部分特殊的灵宝还封印了妖兽或修士的元魂,极为强大而且具有一定的灵性和人性,由于它伴随支配者一同修行,所以灵宝的威力会随着支配者的实力提升而提升,同样,灵宝一旦损毁,则支配者会遭遇重创甚至死亡。」

    「那再往上呢?」王睿也开始发扬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烈烈阳真君想了想,说道:「再往上便是圣宝,已经不是人力所能炼制了,而是从洪荒时代流传下来的圣器或者是其他位面时空掉落于此处世界的圣器,经过修补、修复或改造,从而成为圣宝。圣宝威力极大,可以移山填海,斗转星空。但圣宝数量极为有限,每一个都是传说,为了争夺圣宝,每当有圣宝出世,就会引发修真界的一番腥风血雨。」

    「法器、符宝、法宝、灵宝、圣宝……」王睿回味着刚才烈阳真君的一番话,顿时有了更直观的体验,所以说随身带着一个老爷爷是多么重要,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可不是瞎说的。

    王睿将冰灵之心盖子合上,有些担心地问道:「前辈,这炼制法宝的动静会不太会太大?」

    「嗯……这倒是难以预料,不过这冰灵之心可是树妖收获了好久才得到的,就算是用来炼制灵宝也不算过分,如果不是老夫眼下修为未曾恢复,加上冰灵之心又有保存期限,可是舍不得拿来炼制法宝。」烈阳真君感慨地说道。

    王睿考虑了一番,最后说道:「如此,我看还是需要在远离宗门的地方去炼制这件法宝,否则在墟天宗引发动静太大,必然会被门中的结丹、元婴长老发现,到时候他们如果要我交出去,我估计也很难拒绝,哪怕有李熙玥帮忙,也很难。」

    「嗯,还是你考虑得更周到,那便离开此地去炼制法宝,我顺便也将炼制法宝的这套法门传授于你,也让你以后到了结丹期,可以自己炼制。」烈阳真君细心地说道,王睿表示了一番感激。

    此后数天,王睿都在忙着为此次外出做准备,虽然得到了宗门那位元婴大佬的关注,但也只是修炼资源待遇方面倾斜了下,还要看他三年后的成就,对于其他的,宗门是没有兴趣去了解的,一个记名弟子,太普通了。

    数日后,王睿将百药谷的阵法禁制开启,锁住山谷,然后还留了一道传音符,负责告知前来拜会或讨要药草灵果的人。有了李熙玥的照拂,想必门内大多数人是不敢来故意为难他的。

    王睿悄然离开了墟天宗,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或关心,李熙玥倒是知道,王睿特意跟她说了一声,她觉得两人的关系虽然有些奇怪,但这种秘密交往的感觉倒也符合两人的性格和当下实际。

    出了墟天宗,王睿这次朝着南方挺进,这里有层层山脉阻隔,墟天宗很少有门人走这个方向,但这正是他所期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