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十九章【夺舍和咒杀】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十九章

    第五卷第十九章

    四道雷霆将四名结丹修士给单独分开,随后各自关入一个五行结界中,任凭这四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结界里的时间一年又一年地过去,阵法外的时间则过去了一天。

    王睿跟随烈阳真君来到水系和火系世界中,看到已经被折磨的近乎麻木,双眼无光的两名结丹女修。

    「前辈,我看她们已经意志崩溃了,可以考虑夺舍了。」王睿下意识地说道。

    烈阳真君不满地哼了一声,说道:「去另外两个地方看看。」

    「咦,为何前辈不夺舍她们?」王睿不解。

    烈阳真君有些恼怒地说道:「老夫不愿夺舍女修之身,你让老夫以后做一个女修不成?」

    「额……这个……」王睿想了想那幅画面,外表是娇滴滴的女修,里面却是一个经历了上亿年的元婴老头子,这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随后他又跟随烈阳真君来到土系世界,无边无际的沙漠中,看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师我行。

    「这人已经废了,道心都快要没了,夺舍了这种人,老夫的修为恐怕连结丹期都保不住,唉,难道真的要老夫去夺舍女修?」烈阳真君在王睿心中叹了口气,他也只能爱莫能助。

    最后来到金系世界,雷霆不断的世界中,一座孤高的悬崖上,鲍管平盘坐在上面,似乎古井无波。

    一道雷霆劈向他,落在他身上,他只是闷哼一声,随后继续若无其事地忍受着。

    「咦,此人倒是出乎意料,居然能坚持到这个时候。」烈阳真君有些意外地说道。

    王睿想了想,便主动现出身形,来到距离鲍管平数百米的空中,说道:「阁下的精神意志令在下佩服,倒是可惜了……」

    「你……说出你的名字和来历,让老夫死的甘心一点,否则轮回中成了一个糊涂鬼岂不是贻笑大方?」鲍管平站了起来,冲着王睿怒吼道。

    王睿看着他,说道:「你有血咒禁制之术,想套出我来历然后再告诉你家老祖?」

    「呵呵……还是被你发现了,那就鱼死网破吧。」说完,鲍管平单足点地踏出,整个人激射而来。

    王睿直接在空中制造出厚重的土墙,挡在自己身前,眼下他无法动用雷系术法,只能用有限的土系术法。

    轰隆一声,鲍管平几乎是疯子一般击穿了土墙,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就想要找王睿拼命,斗志极为旺盛。

    「罢了,你这样的的疯子,我也不和你去计较。」说完,王睿张口喷出一物,此物暗红色,类似一团气体。

    鲍管平以为王睿喷出法宝什么的,顿时后撤同时唤出自身的法宝,准备抵抗。

    没想到这暗红色气体物质直接无视他的法宝,朝着他涌来。

    等到鲍管平发现不妥,想要逃脱开的时候却晚了,他浑身战栗,因为他看到了这气体上居然生出一张老者的人脸来,此时正露出一脸邪笑盯着自己。

    「你……你是何人?」鲍管平吃惊地问道。

    「我便是你,你便是我。」说完,那神秘的红色气体一下子没入鲍管平的眉心中。

    鲍管平整个人仿佛化作了雕塑,一动不动,但是身体里却发生着激烈的争斗。

    「你……你便是那小子幕后之人,元婴修士?」鲍管平盯着眼前的烈阳真君质问道。

    烈阳真君双手负于身后,盯着鲍管平的元魂,说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主动放弃肉身,老夫可以成全你让你进入六道轮回中;第二,被我夺舍后,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元魂也将成为我的养料,选吧!」

    鲍管平一股悲凉从心中泛起,他们妖族要修炼到人族的结丹境界,期间可是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磨难,如今却要成为他人的嫁衣裳,如何甘心。

    但是面对元婴修士的夺舍,他却难以反抗。

    「前辈不能看在我们四大部族老祖的面子上,放过晚辈吗?」鲍管平求饶道。

    烈阳真君此时根本不像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元神泛起一阵气势,锁定住鲍管平的元魂,说道:「你敢用其他元婴修士压老夫?信不信老夫现在就让你元魂破灭,形神俱消?」

    「我不甘心!」鲍管平发狂了,他不甘心,绝不甘心就这样被人夺舍,自己再入轮回,那要经历几百几千年乃至几万年才能得道?他无法接受。

    由于鲍管平是在自己的肉身中,所以他的元魂可以获得肉身的支援,得以施展一些神通。他现在就期盼着,这名元婴修士实力不足,最后知难而退,至于怎么逃出阵法这件事,他已经暂时无暇考虑了。

    金系灵力涌来,被鲍管平掌控住,随后化作巨大的一只灵力之手,朝着烈阳真君拍去。

    烈阳真君笑道:「看来老夫过于仁慈了,给你活路你不走,偏要送死,也罢,就拿你开刀,成为老夫复活的第一个刀下亡魂吧!」

    说完,烈阳真君张口喷出一道火焰,顿时周围温度迅速下降,这便是冷火。

    冷火在他的操控下,化作一只拳头,迎向鲍管平的灵力大手。

    拳掌相交,发出一声碰撞,顿时肉身空间内发出震动和摇晃。

    在外面的王睿见到鲍管平的肉身就要下坠,顿时飞过去,一把抱住,随后将他平放在了山崖平地上,然后布置下一个小型防御阵法,然后盘膝坐在阵眼中,等候烈阳真君夺舍完成。

    他不担心这位前辈会不会失败,如果一名元婴修士夺舍一名结丹修士都会失败,那说明,这个元婴修士已经失去了生存在这个世界的资格。

    鲍管平肉身空间内,此时烈阳真君已经占据了上风,冷火攻击对方的同时,再次喷出一团珍稀的异火。

    这团异火是一团绿色的火焰,一出现就带来一种毒性,雾气朦胧中,瞬间化作一团毒雾笼罩过去,将鲍管平的元神给裹住。

    「啊!」鲍管平的元魂惨叫起来,此时他身上燃起点点绿火,像是中了毒一般。

    「老夫这异火来自南越洲,极为罕见,乃无数毒物厮杀过后,由蛊王身上获得,名为——噬魂,怎么样,这滋味好受吗?哈哈哈……」烈阳真君比起王睿,不知要心狠手辣多少倍,此时鲍管平心中充满悔意,开始求饶。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晚辈愿意放弃肉身,只希望前辈放我去六道轮回。」鲍管平哀求道。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晚了,老夫行事,向来不喜欢反复,既然给了你机会不珍惜,那就自食其果吧。」说完,他又操控冷火和噬魂火加强攻击,顿时令鲍管平的元魂被两种异火给裹住,痛苦不堪。

    鲍管平终于明白,这一次,他是在劫难逃了,流下了诅咒的血泪,施展命魂诅咒,指着烈阳真君说道:「老匹夫,你行夺舍之事,将来必定会万劫不复,天劫便是你的死期。跟你一同的小子也会命犯孤煞星,今生今世都会孑然一身。」这种怨念极深,化作两滴红色血泪飞来,烈阳真君无法避免被刻入元神中。

    另一滴血泪则跳出肉身空间,朝着外面的王睿飞去。

    王睿吓了一跳,立刻闪躲,但是此刻他还是土系功法在身,并不会雷系术法,也没有雷影步什么的。勉强施展了一道土系术法,却根本挡不住这擅长诅咒的结丹修士含恨而死之际留下的怨念诅咒。

    被这滴血泪给钻入身体,顿时一股诅咒的力量泛起,令王睿感到心神颤抖,隐隐有种不祥之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王睿眉头紧锁,一时间也是没有办法,只能等待烈阳真君夺舍成功后再问问。

    「呸!敢跟老夫玩命魂诅咒这套,你还不够格,你们老祖来,也不够格。既然你老是喜欢这种诅咒是吧,那好,我就以你的血脉为源,施展诅咒之术,咒杀你在豹族三代的直系和旁系!」或许是鲍管平的诅咒彻底激怒了烈阳真君,他立刻坐下,然后喷出一道元神之血,随后写了一个上古「咒」字,随后,伸手从鲍管平的肉身空间中提取了一滴心头之血。

    「住……住手!」鲍管平悔恨交加,但此时大错已经铸成,他将要为自己诅咒别人而付出本族族人死亡的代价。

    烈阳真君根本不理会鲍管平,这一刻,他已经彻底震怒,恨不得杀光豹族一脉所有子嗣。

    不过他现在修为有限,还无法做到,只能咒杀鲍管平的三代直系和旁系血亲。

    「元祖血脉,自三代而始,凡此人之直系旁系血亲,皆受此血咒——杀!!!!」

    元神之血化作的咒字,顿时爆发出璀璨血光,将鲍管平的心头之血给包裹进来,随后一幅幅画面出现在鲍管平眼前,临死之际,他看到了自己彻底触怒一名元婴修士引发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子。

    西武城中一处豪华宅邸里,就在修行塔附近,焦急的四大部族重要人物都聚集在此地,显得有些焦急。

    这些人中,有十多名结丹修士,还有上百名筑基修士,也有一些练气小辈。

    他们都在商议如何去营救被坤如阵法中的几位结丹长辈,就在此时,一名豹族结丹男修士忽然感到心口剧痛,忍不住站起来,捂着心口,发出无意识的声音,指着上空。

    众人都不解地抬起头,顿时一个硕大的血色「咒」字浮现出来,烈阳真君的声音也响起:

    「元祖血脉,自三代而始,凡此人之直系旁系血亲,皆受此血咒——杀!!!!」

    一声杀字出口,顿时那名结丹修士胸口炸开,出现一个窟窿,鲜血汩汩流出,就这么倒在了地上,极为突然,令周围的其他三族修士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