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穿越诸天从风云开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二十二章【惹不起的杀神】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五卷 第二十二章

    第五卷第二十二章

    令狐霄专心致志地操控三足金乌火焰,此时对方的那件金色灵宝看上去也是十分狼狈,被死死顶住,根本脱不了身。那可怕的炙热继续攀升,哪怕是下方的众人相距空中有一段距离,依然感到酷热难当。

    结丹修士还好一些,最多喝几口水就行了。筑基修士就比较惨了,不断喝水,不断擦汗都没用,那种燥热和灼烧感,似乎像是一种毒,进入了他们的体内,此时像是毒发了一般。

    韩通见状,立刻取出三个初级储物袋扔给狮族、虎族和狼族的一名结丹修士,说道:「这里面有缓解火毒的冷凝丸,让你们的人服下便可,否则中毒太久,就难以恢复了。」

    「多谢韩长老。」三名妖族结丹修士立刻恭敬地接过,然后给本族的筑基修士分发丹丸。

    等到这些筑基修士服下后,顿时感到浑身一股清凉感袭来,包裹了全身,尤其是肺部,那种痛苦的灼烧感消失了大半。

    王睿看了看韩通一行人,对离天教和四大部族的关系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也不知道他们之前到底有什么密不可分的联系。

    忽然,王睿听到了周围的三族修士再次发出一阵兴奋的叫声,顿时心中一紧,抬头看去。

    不知何时,一心操纵三足金乌火焰的令狐霄此时被人缠上了,而且对方异常凶猛,属于体修一类。

    「郎桐?」王睿顿时反应过来,看来那一直潜伏在附近云层里的狼族老祖,此刻终于出手了。

    趁着令狐霄专注之际,郎桐陡然从云层里扑出,一身拳脚蕴含着恐怖的灵力波动,拍打在对方的护体气罩上,令狐霄似乎也有些吃不消,身形不断移动,却始终摆脱不掉。

    「哈哈哈……郎兄好样的,待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虎万隆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喜地叫道。

    师潮生也升起了希望,吞下一枚恢复灵力的丹药,然后全力注入灵宝中,顿时灵宝的器灵爆发出一声野牛般的怒吼。

    金色锤子直接化身一头蛮牛,牛头的犄角顶在三足金乌的胸口,两者一时间竟然势均力敌。

    虎万隆怒吼中,身体伏下,迅速化作一头巨大的黑色老虎。

    「老祖显现原形真身了。」虎族的修士都欢呼起来,其他两族也情绪高涨,似乎胜利就在眼前。

    韩通旁边的几名同门,有些是妖族修士,此时也都脸上露出了笑容。

    随后,他看向一旁的王睿,只见他盘坐在一棵大树上,波澜不惊的样子,似乎对于眼前令狐霄遭到的危机视若无睹。

    「难道他真的不怕他长辈落败后,自己受到的惩罚吗?」韩通有些不相信,一旦令狐霄落败,那么必然会被师潮生三人斩杀,随后王睿也难逃一死,但是他如今却这么淡定,要么是有所依仗,但他只是一名结丹修士,要么就是……

    随后,韩通再次抬起头看向半空,令狐霄遭到郎桐和虎万隆双方的夹击,显得异常艰难,手上捧着的一团蓝色火焰都显得难以维持了。

    「等等……为什么他一直没有收回那蓝色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火焰……不会是……」忽然韩通大声冲着上方喊话了。

    「你们二人注意他手上的蓝色火焰,千万要小心。」韩通的话让郎桐和虎万隆一惊,纷纷注意到了令狐霄手上那一团一直捧着不放的蓝色火焰。

    「现在才注意到?晚了!」说完便扔出了那火焰,迅速扩散开来,一下子将三人都笼罩在里面。

    「啊……这……」话还没收完,郎桐直接被一股极寒力量所冻结住,化作冰雕。

    虎万隆由于现出真身,形体较大,所以还剩下一个头部和部分身体没有被完全冻结,还在负隅顽抗,同时向师潮生和韩通求救。

    「师兄、韩兄……救我!」虎万隆哀求道。

    韩通顿时脚下一踏,直接原地弹射上半空,就要出手。

    「你来凑什么热闹?下去!」但是很快便被一股无法抵挡的空间之力给硬生生打落,从半空中原路跌回地面。

    韩通双眼通红地爬起来,抬起头,心中满是不甘,却不敢再尝试,刚才那一击,绝对超过了元婴后期的实力,但是令狐霄明明只是元婴中期,为什么?为什么?

    可惜没有人回答韩通,而那虎万隆已经和郎桐一样的下场,被冻成了冰雕。

    当啷!

    令狐霄分别出了一掌,拍打在冰雕上,顿时冰雕破碎开,化为无数冰渣子,郎桐和虎万隆的肉身直接被毁了。

    「老祖……」狼族和虎族的修士都带着哭腔喊道,他们从未想过,身为元婴修士的老祖居然……居然被人打败了,而且是惨败。

    郎桐和虎万隆在肉身破碎的一瞬间,元神便逃离了出来,刚想逃逸却被令狐霄鼻孔里喷出的两道火焰锁链给锁住。

    「道友何必咄咄逼人……你已经获胜了,我们此前身上的东西都是你的。」

    「道友,放过我二人,狼族日后唯阁下马首是瞻!」

    令狐霄摇摇头,说道:「我从不信任妖族,数千万年前如此,今时今日亦如此!」

    说完,不顾两大元婴修士的哀嚎和恳求,直接被那火焰锁链给往回拖,吸入鼻孔中。

    强横的元神波动传出,令下方的所有修士都感受到了一股战栗和可怕。

    王睿也同样咬牙抵御着这种高阶修士散发出的霸气,这一刻,他内心无比渴望着成为元婴修士,而且是要像令狐霄一样的霸气元婴修士。

    吸食炼化完两位元婴修士的元神,令狐霄的修为再次攀升,已经十分接近后期了。

    「就你了。」令狐霄转头望向师潮生,令他一时间魂不附体,竟然慌忙撤掉了灵宝,跪了下来,希望饶他一命。

    可惜,令狐霄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没有了阻挡的三足金乌直接穿透了师潮生的肉身,直接将他的元神给叼了回来,然后回到令狐霄的身边。

    掌心上,师潮生的元神还是在不断哀求,希望令狐霄放过他,一名元婴修士如此卑微,哪怕是初期修为,也令所有人大开眼界。

    王睿看到这一幕,浑身都抑制不住地颤抖,心里说道:这……这才是绝对的实力,令对手都生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反抗之心,前辈此刻必然是元婴修士第一人。

    尽管师潮生如此苦苦哀求,却还是没有被放过,随着他的元神在痛苦和折磨中被令狐霄吸入鼻孔中,一名元婴修士再次陨落。

    这一场战斗,陨落了三名元婴修士,而对方只有一人,从最开始的旗鼓相当,到后来的占上风,再到最后的突然反转,让下方的三大妖族修士和韩通等一干离天教长老哑口无言。

    再次吞噬炼化掉师潮生的元神,顺便将其灵宝给收入手中,随后,这三人的储物袋也被他拿走,这场战斗就此落下帷幕。

    连续吞噬炼化了三名元婴修士的元神,令狐霄的修为终于突破到了后期,似乎还是让他有些不满。

    等到他徐徐下降,来到下方,看到碗状的护罩,韩通顿时撤掉,不敢再忤逆这位杀神。

    「告诉你们的长辈,想要来找我报仇尽管来,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令狐霄是也!」烈阳真君令狐霄以这样霸道绝伦的姿态出现在亿年之后的修真界,东玄洲,或许其他三大洲将会记住这个名字。

    几年前,王睿在对方洞府中差点毁掉其元神,当时令狐霄还哀求过自己。如今,令狐霄否极泰来,让王睿不得不感慨,世事沧桑,斗转星移。

    三大部族的修士根本不敢提报仇这件事,恭敬地拜谢过后,离开了,连阵法中的那三名同族修士也顾不上了。四大部族,豹族近乎灭绝,其他三族老祖同时陨落,绝对会震撼西武城,相信从今天开始,西武城的四大部族将要洗牌,甚至会退出妖族自四大部族的舞台。

    王睿来到令狐霄身边,抱拳说道:「前辈威武!」

    「哈哈哈……这一战打得确实痛快,几乎要出尽我这么久憋在那鬼地方的怨气,也不枉我当年忍辱负重。王睿,你算是我的恩人,恩同再造,日后你有什么需要,只要老夫能办到,绝不含糊。」令狐霄此刻心情大好,因此看王睿就更加顺眼了。

    王睿知道,这种话不能太当真,令狐霄心情极好的时候说的话可以当成一个表态,但不能以此来要挟人家,只要他和令狐霄的这份情义在,那么日后自己将受益无穷。

    「多谢前辈,不过晚辈更多是因为和前辈脾性相投,从而结友。」王睿开诚布公地说道,令狐霄倒是对王睿又刮目相看,能够在眼下的自己面前,头脑冷静,不持宠而娇,确实是不俗,尽管王睿资质一般,但只要自己日后多照顾他一番,未必不能结婴。

    随后,令狐霄又走到韩通等人身边,说道:「走吧,道友不是要带我去离天教看看吗?正好老夫空下来了,跟你走一趟。」

    「道友说笑了,在下刚才也是逞口舌之利,再次致歉,望道友海涵,为表敬意,这些灵石就当是赔礼。」没有人对韩通的这番低姿态感到惊讶,毕竟在这样一个惹不起的杀神面前,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了不起了。

    等到王睿和令狐霄两人朝着北边离去后,韩通这才脸色阴沉下来,衣袖一震,对旁边的同门说道:「我们也回去,将今日之事禀告宗主,看来西武城要变天了,四大部族也该换一换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