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负鼎〕〔重生后我为商业大〕〔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八卷 第四章【封印之力】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八卷 第四章

    第八卷第四章

    灭心锤落下了第四下,此刻积聚在脑子内的所有怨魂开始了大爆发,终于化为了心魔,妄图完整地占据王睿的肉身。

    王睿的肉身此时一股黑暗的力量生出,肉身自心口位置有一种黑色纹身逐渐开始蔓延,扩散至全身,一股股暴戾和杀意爆发出来,接近走火入魔的边缘。

    元魂这一刻,勉力维持功法的运转,但是在心魔的攻伐下,只能节节败退,令他汗出如浆。

    周围人看到这一幕,感到揪心,雷万彤甚至出声对乐归山说道:「老祖,王睿潜力无限,如此陨落,太过可惜……」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也开始帮忙说话。

    「是啊,老祖,本门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位结丹修士。」

    「老祖,王睿是下任掌门的最佳人选。」

    「还请老祖为我墟天宗未来考虑。」

    乐归山终于忍不住了,正要开口说话,却见一道虹光飞向自己,却是来自曹无尽。

    这并不是什么偷袭,而是曹无尽送来了什么东西。

    他伸手接过,展开一看,却是一个盒子,打开一看,瞄了一眼,随即快速收起,然后沉默下来,随后不再理会其他人的话。

    雷万彤等人默然低下头,知道曹无尽一定是贡献上了乐归山非常需要的一样东西,换取了他可以尽情对王睿赶尽杀绝。

    这就是修真界残酷的一面,当有人用足够价值的东西来交换,那么哪怕你是一名结丹修士,照样可以被放弃,除非你有更高的价值。

    弱肉强食,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曹无尽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不过落在其他人眼中却是显得极为狰狞。

    王睿似乎也觉察到了刚才的变化,他没有喊冤求饶什么的,自从他决定要向曹无尽复仇,便明白,这一切必须要依靠自己,不能依靠别人。

    心境在这种情绪主导下,反而不再节节败退,而是固守一块领域,心魔释放的无穷暴戾情绪此时也无法占领,只能僵持着。

    终于,封印在王睿体内的一股神秘力量开始涌现出来,从王睿的丹田深处,这股力量看上去微不足道,只有一丝一毫。

    但是这一丝一毫的神秘力量从王睿丹田流淌出来的时候,一股主宰的意志便占据了王睿的肉身,心魔发出惊恐的声音,随即拼命朝着这股力量攻击。

    「这……这是界主留下来的封印力量?」王睿顿时想起来了,在界主圆寂前,他将自己的一丝封印力量赐予了王睿,自己的身躯则化作一个次元世界,类比仙界的存在。

    这封印力量为的就是让王睿在突破到元婴境界后,重返夺宝战场,来日好封印觊觎这方世界的界主叛徒们。

    王睿的元魂也发现了这一点,顿时操纵这股力量为己所用,同时配合功法和两种属性的灵力,一同展开了反击。

    心魔原本占据了王睿肉身的大半领土,但是此刻,在王睿意志操控的神秘封印力量下,开始再次被压缩,逐渐又退回了王睿大脑内的位置。

    曹无尽感到无法理解,自己已经敲了四下灭心锤,区区一名结丹修士早该崩溃了,为什么王睿还是能够坚守住。

    为了早一步达到目的,他又积聚其体内损耗大半的灵力,操控锤子,准备敲响第五下。

    灭心锤是他从暗影会获得的一件至宝,堪比元婴修士的灵宝,不过因为他的境界受限,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除非来日进阶到元婴境。

    在这个阶段,灭心锤最多可以敲响五下,但通常针对结丹修士只需要三下或四下就可以令修士不攻自溃,但是王睿这里却出现了意外,只能说明王睿身上也有了不得的宝物或其他。

    灭心锤敲响一次需要耗费巨大的灵力,而且一次比一次耗费的灵力更大,同时也会消耗自身的精力。

    此刻曹无尽也同王睿斗了大半个时辰,法力、精力都损耗过半,精力方面难以恢复,但更重要的是,他催动灭心锤的阴性灵力根本无法依靠吞服丹药来恢复,只能在平日里苦修得来。

    为了今日彻底解决掉王睿,曹无尽宁愿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他不惜用自己非常珍视的一件东西换取了乐归山的袖手旁观。

    大量的阴性灵力喷涌而出,这是他积攒了数年才修炼出来的,此番过去后,他将在数年内无法动用这灭心锤。

    灭心锤在得到阴性灵力的注入下,顿时再次缓缓抬起,当它落下的时候,便是敲响的时刻。

    王睿体内,此时他的元魂已经裹挟着界主封印之力来到了自己的脑海深处,此时心魔已经变得只有一丁点大,面对王睿的元魂,它显得十分弱小。

    「臣服于我……」王睿没有操纵封印之力灭掉这心魔,而是令其臣服。

    心魔不甘心地咆哮道:「你想要干什么,我不会听命于人类,你们是欲望的结合体,总有被我们控制的时候。」

    「不错,所以我待会便送给你另一具肉身,你可以好好地控制他。」王睿露出一抹邪笑。

    心魔顿时接受了王睿的提议,选择了暂时的屈服。

    封印力量让王睿得以控制住心魔之力,随后他的元魂回归原位,重新占据了肉身。

    「嗯?」感受到曹无尽再次操控灭心锤,王睿顿时站起身来,凝聚起体内的封印之力,化作一记掌劲拍了过去。

    曹无尽正在操控灭心锤,感受到王睿的掌劲,顿时吃了一惊,连忙操纵自己一件法宝挡在身前。

    掌劲被挡下,但是那封印之力却直接穿过了法宝,落在曹无尽的身上,令他的阴性灵力灌注直接中断,灭心锤很快黯淡下来,前功尽弃。

    「噗……」这一下子,令曹无尽直接重伤,全身灵力都受到封印,法宝也坠落,自身也开始坠落。

    王睿此时毫不怜悯地操控此前便布置好的剑阵,施展了大日如雷剑第五式——「惊雷剑阵」。

    顿时十二个剑阵点开始激射出大量的惊雷剑气,在曹无尽落在剑阵中时,不断被剑气射中,他只能靠身上的宝甲抵挡这一切攻击。

    曹无尽试图逃脱,但是一方面被剑阵困住,至少要十息时间,另一方面,他的灵力都被封印住了。

    惊雷剑阵可以在短时间内激射出三百道左右的剑气,同时还会造成落雷的效果。与此同时,王睿这边,则被一层绿色木系光环所缠绕,他体内的伤势开始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和恢复。

    曹无尽的宝甲终于破开了,剑气瞬间穿透了他的肉身,令他哀嚎不已。

    剑阵消失后,曹无尽奄奄一息,王睿瞬间来到他身边,一只手掌按在他的额头上,一股心魔之力释放进去,封印之力收回。

    「王睿,住手!」乐归山开口了,直接攻击雷狱牢笼

    王睿脸色一白,嘴角血渍留下,随后撤掉了牢笼,同时一只手捏住曹无尽的喉咙,自己则站在他的身后,冷冷地看着赶来的乐归山等人。

    「够了,够了,他毕竟曾经是你的师父,现在也身受重伤,未必还能恢复此前修为,年轻人,见好就收,不要赶尽杀绝!」乐归山盯着王睿,他没想到王睿居然可以反杀曹无尽,令他在内的很多人都没有料到。

    不过眼下,曹无尽一身修为几乎被废,能救回来估计也会是个凡人。

    「在下刚才也差点死在他手上,怎么不见老祖出手相救?」王睿冷冷地质问道。

    乐归山脸色有些尴尬,但多年来的威严还是让他不会就此承认的,因此强硬地说道:「因为我相信你,你能熬过去,只要不危机你的生命,老夫不会出手,现在的局面不是正好说明老夫有先见之明吗?」

    王睿笑了,这种理由和借口让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墟天宗令人尊敬的元婴老祖其实是一个没有生命原则底线的人,谈不上什么是非不分,只不过因为曹无尽给了他一样他无法拒绝的东西,所以便放弃了王睿,但是现在,却还要恬不知耻地说是因为相信王睿的实力。

    荒谬!

    无耻!

    卑鄙!

    恶心!

    王睿的内心杀意凝聚,恨不得将眼前这老贼给一刀两断,可惜他做不到,对方毕竟是元婴修士,不是他能够匹敌的。

    「如此,倒是多谢老祖的赏识与厚爱,不过此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让我放弃,除非……」王睿故意停顿了一下。

    乐归山松了口气,只要救回曹无尽一条命,自己也算对得起他了,至于日后怎么样,那不是他考虑的。

    「你说,只要老夫能够答应的。」乐归山这次倒是很大方,毕竟王睿吃了这么大的亏,承受了这么大的怨气,墟天宗怎么说也得回报一番。

    王睿也不客气了,直接说道:「适才老祖有意让弟子接任墟天宗掌门一职,弟子考虑过了,很愿意接受这样的挑战。」

    乐归山皱起了眉头,在王睿和曹无尽未动手前,他的确有这个想法,但是在两人动手后,他却十分忌惮王睿,这是个很不好掌控的人,一旦成为墟天宗掌门,如果不听话怎么办?

    不过,王睿携势相逼,加上其他长老也在看着。眼下,除了王睿外,也没有什么人适合掌门这个位置了。

    「好吧,既然你愿意接受宗门的这副重担,掌门之位便交给你。」乐归山无奈下同意了,顿时身后的众多长老都唏嘘不已。

    王睿将昏迷不醒的曹无尽交给了乐归山,相信再过上一两年,曹无尽就会彻底成为一个失去心智的杀人魔修,到那时,他以掌门之威,捏死一个魔修,岂不是易如反掌?

    「多谢老祖成全。」王睿假惺惺地单膝下跪拜谢,其余长老都朝着他恭贺,人群中的雷万彤倒是真心实意地道贺,王睿走到今天这一步,让他明白了,墟天宗的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