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天国的水晶宫〕〔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之长姐持家〕〔贵妃最佳人选〕〔无敌从女娲宫进香〕〔上门豪婿〕〔我有一座山寨〕〔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神医在都市〕〔暖婚似火:顾少,〕〔铁路往事〕〔邪帝狂妃:鬼王的〕〔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空间:豪门辣〕〔三国之黄巾天下〕〔星辰入怀明〕〔网游之我能融合骸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头狼 818 丢人丢到了街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刚一走出厨房,我就看到那个名曰朱厌的男人,身穿一套深灰色保安服,站姿笔挺的杵在门口的走道里,他腰上的武装带扎的整整齐齐,脚上铮亮的皮鞋更是擦的能晃出人影。

    我大口扒拉两下饭盒的米饭,含糊不清的跑到他身边低头打招呼:“朱哥,您找我啊?”

    “累么?”他脸上就像是罩着一层面具似的,无比的呆板僵硬。

    我想了想后摇头回答:“不累。”

    “真的?”他嘴角上扬继续发问。

    “嗯。”我使劲点点脑袋,吸溜两下鼻子后干笑:“就是憋屈的慌。”

    他歪头沉默片刻后又出声:“走走?”

    “好!”我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饭盒放到窗户台上,然后又脱掉身上的白大褂,抖落两下后,跃跃欲试的朝着他道:“咱走吧,朱哥。”

    他眨动几下眼睛,指了指我刚脱下来的厨师服努嘴:“穿上。”

    “昂?”我懵了几秒钟,随即慢吞吞的又将已经沾上油渍的大褂子套上。

    他又指了指脏不拉几的厨师帽道:“还有这个。”

    “我。。我尼玛。”我咬着嘴皮小声嘀咕两句,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帽子也给罩上。

    之后,他没再多言语什么,转过身子,就跟哨兵巡逻似的往前带路。

    我俩从后厨出来,先是绕到前面的大厅,此时大厅里熙熙攘攘,全都是食客,我俩一个“保安”加一个“厨子”还不太显眼。

    从大厅里出来,他又带着我径直走上了街头。

    这条街应该类似一条商业街,街面上人头攒动,放眼望去全是人影。

    我舔了舔嘴皮讪笑:“朱哥,咱穿这身衣裳遛弯,是不是有点丢脸。。”

    年轻人有几个不在乎面子的,即便这地方我人生地不熟,并没有任何熟悉面孔,但一点不妨碍我那点可笑的虚荣心作祟,尤其是看到光鲜亮丽的同龄人或者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打量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无比的埋汰。

    他转过来脑袋,磕磕巴巴的反问我:“啊就。。脸。。啊就。。很重要吗?”

    我不假思索的回应:“肯定重要呗,咱又不缺那点换衣裳的时间。”

    “哦。”他没再搭理我,背起双手,就跟消食儿的老头似的怡然自得的朝前迈着大步。

    瞅他不想说话了,我也没好意思继续墨叨,很是窘迫的跟在他身后,尽可能的避开别人看笑话似的眼光,其实光是穿件厨师袍也没啥,关键他还逼着我必须带上帽子,所以走在大街上,我的回头率比特么网红还高。

    逛街也就算了,朱厌好像是在诚心耍我,还总故意领着我去一些高档的商场、写字楼里转悠,反正就是哪人多往哪扎,各种无情的碾压我那点自尊心。

    一点不夸张,在原始森林里藏一天我可能都没现在陪着他逛街出的虚汗多,我这个年纪的男人正处于脸比命重要的阶段,尤其是当一些长得不错的小姑娘嗤之以鼻瞅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格外窘迫,更有甚者还特么嫌弃似的捂着鼻子嘴巴。

    从一家大商场里出来,我恨恨的小声嘟囔:“草拟爹得,自己就长得跟个猪头焖子似的,还尼玛膈应我。”

    刚才在商场里,有个化了妆都比凤姐恶心的老娘们,看见我俩,马上捂住口鼻,就好像我身上的葱花味能窒息似的。

    我觉得卡脸,可朱厌似乎一点这方面的意识都没有,甚至还踮着脚尖哼起了小曲。

    从街上溜溜达达的晃悠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朱厌才将我又领回酒店,进大厅以前,我刻意瞄了眼门匾,“诚意酒店”四个鎏金大字在阳光底下闪闪的泛着光。

    这种恶俗的名字,全中国没有一万肯定也有八千,起初我并没有特别在意,正要往里走的时候,我猛不丁瞅见“诚意酒店”底下还有两个小两号的小字,上书“王者”。

    “王者?”我惊诧的张大嘴巴。

    我相信这肯定不是巧合,林昆是王者的高层,也就是说这酒店也属于王者商会的产业之一。

    我揉了揉眼眶,再次仔细瞄了眼招牌,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日了一车二哈,从崇州到青市,这王者商会究竟是有多大的版图。”

    朱厌回过来身子,朝着我轻声:“啊就。。晚。。晚上。。下班,在门口等我,不许换。。换衣服。”

    我瞪着眼珠子无语的低吼:“还来?”

    他似乎很满意我此时的表情,竭力做出一个笑容,然后飘飘然离去。

    我搓了搓脸蛋,脑子一热,直接拽掉身上的厨师服,扔掉帽子,并且狠狠的跺了两脚,恶狠狠的咆哮:“我特么不干了,爱鸡八咋地咋地。”

    即便我现在兜比脸干净,想要回山城,唯一的出行工具可能就是两条腿,但也好过在这里当孙子,这朱厌简直就是在玩我,让我当厨工我忍了,无非多干点活而已,可特娘的像个精神病似的领着我穿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瞎遛,这算特么哪本子的修身养性。

    已经走进大厅的朱厌回过身子,眼神平静的上下扫视我两眼,什么都没说,摇摇脑袋,就准备离去。

    这时候,大厅东南角的收银台旁边突然发生了一阵嘈杂声。

    五六个貌似喝多了中年,“啪啪”拍着桌子,指着银台里的小姑娘叫嚣,听语气应该是在骂脏话,那小姑娘委屈不停摆手解释,朱厌马上拔腿走了过去。

    原本我是想走的,后来又一寻思林昆跟朱厌的关系貌似很不错,对方五六个人呢,真打起来就朱厌那松松垮垮的小身板还不够给人送菜的,如果这酒店真是王者的产业,我也可以稍稍还一点人情。

    想到这儿,我揪了揪自己的衬衫领子,拔腿就走了过去。

    收银台前,一个穿着西装谢顶的中年男人满嘴喷着酒气指着银台小姑娘呵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特么物资局的,物资局来你这儿吃饭,不能挂账是吗?把你们老板给我喊出来。”

    女孩极其委屈的解释:“先生,物资局可以挂账,但我们这里没有您的名字。”

    “表子,嫩麻勒个痹。”中年秃子绝逼喝多了,恼羞成怒的抬起胳膊就要扇女孩。

    我马上一个健步跨了过去,昂着脑袋低吼:“诶卧槽,你干啥呢!”

    我才刚刚出声,站在两米开外的朱厌已经先我一步蹿了过去,一把握住那个中年的手腕,皱着眉头,往后推了他一把,我距离的如此近,竟然没能看清楚他究竟是怎么跨过来的,不得不说这家伙的速度真心快到了极致。

    那中年秃子被推了个踉跄,喋喋不休指着朱厌骂咧:“嫩麻痹,保安打银是吧?”

    朱厌瞟了对方一眼,没作声,而是朝着那收银员开口:“多。。多少钱?”

    银台里的小姑娘红着眼睛解释:“朱哥,他们一共消费了三千六百块钱,非要挂物资局的账,可我刚刚给物资局的孙主任去过电话,孙主任说这几位先生都没有权利报销。”

    中年秃子跟个地赖子似的直接往地上一坐,双手拍着地哭嚎起来:“保安打银啦,保安打银啦,还没有王法啦。”

    他刚一叫唤,围在收银台边的另外几个中年,一股脑朝朱厌骂骂咧咧的扑了上去。

    有个家伙一拳怼在朱厌的腮帮子上,另外一个家伙抬腿踢了朱厌后腰一脚,眼见这位“朱哥”要吃亏,我马上一把揪住一个中年的肩膀,往后一抻,抬拳就砸在他脸上。

    我这头刚一动手,围着朱厌的两个中年已经“咣当咣当”摔躺在地上,根本不知道朱厌是通过什么方式击倒他们的。

    接着我又看到一个家伙抄起一支酒瓶子气势汹汹的朝朱厌后脑勺拍了上去,朱厌猛然回过来身子,速度迅猛的一脚踹了出去,就看见想偷袭他的那家伙如同炮弹一般倒飞着撞在一张空桌上,红松木的八仙桌直接干散架,那人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哀嚎不止。

    轻轻松松干翻几个闹事的,朱厌眼神空洞的俯身看向最先闹事的那个中年秃子。

    对方马上往后爬了两下,惊慌失措的喊叫:“干甚么?你要干甚么。。”

    “给钱?报警?你选!”朱厌伸出三根手指头声调森冷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魔瞳奇遇〕〔群穿三百渣〕〔赘婿难为〕〔娇妻太甜:总裁,〕〔一窝三宝:总裁喜〕〔绝世神皇〕〔天才萌宝:拐个爹〕〔我成为了调查员〕〔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空间:豪门辣〕〔最后一个掌教〕〔最后的黎明纪元〕〔最强神医在都市〕〔星际大佬又在疯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