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八年才出道 104.王谦服软?我也有一首作品,请指点一下!(求订阅!)
    这谁呀?

    教我做人?

    不对!

    教我写诗?

    王谦满是疑惑。

    浙大史专业的教授?

    王谦还没说话呢。

    下面的评论就已经爆炸了。

    大家本来正准备吃瓜,看着王谦和刘胜男互动呢。

    这两人都是平时很低调,不怎么说话,但是人气又极高的主儿。

    现在竟然罕见的频频互动。

    两人的歌迷粉丝都很兴奋的参与其中!

    即便是有相当一部分刘胜男的粉丝很不满,觉得王谦有抢走他们梦中女神的可能。

    但是,不满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强行吃瓜。

    王谦的微博评论里,大家看到了那位教授的@信息,都是差不多和王谦一样的想法!

    你谁呀?

    “这位浙大教授,是谁呀?干嘛莫名其妙的来搞王教授?”

    “话说,你是浙大教授,我们王教授也是三所顶级音乐学院的教授呀,你装什么!”

    “王教授写的两首诗很不错呀,反正我很喜欢。”

    “王教授都谦虚地说了不能教刘胜男了,这教授还跳出来?看不懂是为什么,找存在感?”

    “话说,王教授再来一首诗,给他看看呗。”

    “我可能想到了原因。这位是浙大的教授,想想,刘胜男高考之后去了哪儿?”

    “真相了!刘胜男就是浙大史专业毕业的,而且是研究生毕业,之后去了央音读博!所以,这家伙是因为刘胜男才来搞老板?”

    “教授,能忍吗?”

    ……

    王谦能忍吗?

    说实话。

    他当然不能忍。

    哪怕,他看了几个自己歌迷粉丝的评论,大概可能也猜测到了原因!

    刘胜男是毕业于浙大的研究生,史类专业!

    或许和这个有关?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又不是我去找刘胜男的。

    是她自己说要找我学习的呀……

    再说!

    我都拒绝了!

    王谦轻轻打字回复了这位唐河鹏教授:“唐教授,我可能的确是没能力教别人写诗。那你就教教我吧,让我看看你的大作,学习进步一下。”

    唐河鹏马上回复了:“年轻人挺谦虚,还不错,那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诗作!稍等一下……”

    王谦笑了起来。

    这时候,有人查找到了唐河鹏的资料。

    浙大史类教授,教学二十多年,年轻时候毕业于京城系,后来在浙大读博而留校,一直任教到现在,是有点名气的作家,发表过一本散集和一本诗歌集,在化圈内获得很高的评价,获得过一些区域性学奖,在浙大比较有资历。

    而且。

    最重要的是。

    唐河鹏是刘胜男的研究生导师!

    王谦似乎明白了。

    ……

    刘胜男毫无形象的大字型睡在床上,睡的正香甜,被震动了一早上的电话终于吵醒了。

    揉了揉眼睛!

    刘胜男拿起电话迷迷糊糊地说道:“干嘛?”

    “胜男,我老廖,你起床了吗?你在哪儿?我现在过去找你,和你当面谈谈。”

    廖永江迅速说道。

    刘胜男听到廖永江的声音,慵懒地说道:“老廖,不用面谈了,没什么好谈的,就这样吧。”

    廖永江:“那你在腾飞的作品,能不能先恢复?”

    刘胜男:“我为什么恢复?”

    廖永江无言以对!

    为什么?

    为钱?

    刘胜男不缺钱!

    廖永江知道,这是一个只赚钱,不怎么花钱的天才。

    这些年赚了至少十亿左右!

    但是,除了在蓉城买了一套自己住的大房子,和一辆普通的代步小车,就没花过大钱,其他的就是生活上的开销,这相对于其收入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甚至。

    他猜测刘胜男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对钱没什么概念。

    “胜男……”

    廖永江还想讲道理。

    刘胜男直接说道:“老廖,我挂了,别老是找我呀,你没别的事儿了吗?你关心关心你的其他艺人。”

    说完,挂了电话。

    嗡嗡嗡……

    电话又震动起来。

    刘胜男没睡足,拿起电话就语气不好地说道:“老廖,你行了呀!”

    电话里传来的不是廖永江的声音,而是一个沉稳醇和的男子声音:“刘胜男,我是白桦。”

    刘胜男一下子没了睡意!

    白桦?

    好熟悉的名字。

    她仔细想了想,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

    浙大的同学!

    貌似有点遥远了。

    刘胜男坐了起来,疑惑道:“白桦,你好,找我有事儿?”

    白桦:“嗯,有点事儿。你在微博上公开拜王谦为师,跟他学习作诗?”

    刘胜男想起这回事儿,她昨天对王谦发布的那四句诗很是喜欢,所以没多想,就说了这样的话。

    “嗯,看他的才华挺厉害呢。我想下张专辑里,加入一些我们华夏古诗词的化元素,再加上他也是原创音乐人,所以就想请教一下。你找我就为这事儿?”

    刘胜男解释了一下,好奇地问道。

    然后,她皱眉。

    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

    心情不好了!

    白桦说道:“嗯,就是因为这事儿。咱们在浙大读研的时候,带我们的唐教授不满意了,所以他在微博上和王谦争起来了。我想,微博平台关注的人太多了,影响不好。我劝了劝老师,他不听我的。你是事情的起因,所以我就给你打个电话,你看能不能和王谦说说,你们在微博上公开给唐教授道个歉,让他消消气,把这事儿给揭过?”

    唐教授?

    刘胜男有记忆,就是那位很爱装自己很有采、其实采很一般的青教授?

    她读研究生的时候,对这位教授印象一般,记忆也不深刻。

    因为,这位唐河鹏教授对她的帮助不多,经常爱炫耀自己的作品,虽然都是一般的作品,但是却自我感觉很好。

    刘胜男疑惑:“唐教授为什么不满意?”

    白桦苦笑:“刘胜男,你在浙大读的是学。唐教授是你的研究生导师,而且你是他学生里名气最大的一个。所以,他平时对你有所关注,上课的时候也经常提及你是他的学生,语气很自豪。”

    “现在,你公开王谦拜师学习,让他不高兴了。唐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年纪也大了,最爱面子,很固执。所以,你和王谦说说,你们服个软,给他道个歉,我再劝劝他,这件事就算了吧,让让他。”

    刘胜男虽然情商几乎负数,但是智商超群,大概明白了白桦所说的意思,好奇地问道:“白桦,你怎么和唐教授在一起呢?”

    白桦:“我当年留校了,现在还在浙大带学生呢。”

    刘胜男明白了,不过还是不确定地说道:“我给教授道个歉是应该的,但是我可没资格让王谦给教授道歉。人家也没理由给唐教授道歉吧……”

    白桦稍微沉默了一秒,然后不由自主地赞同:“是呀!王谦好像也没做错什么。他的那首七步诗,还有昨天晚上给你发的四句诗我还挺喜欢的。但是,教授好像不太喜欢,说这都是打油诗。”

    刘胜男心中念叨了一下那四句诗,问道:“那现在什么情况?”

    白桦:“我不知道,我回去看看。我先挂了!”

    刘胜男:“好!”

    挂了电话。

    刘胜男穿着t恤短裤就起床了,拿起旁边的电脑,打开,登上微博看了看。

    这么多人议论自己?

    看到很多人说自己和王谦的互动暧昧微妙……

    刘胜男嘀咕道:“这些人真无聊!”

    然后,她看到了王谦微博上对自己的回复,婉拒了自己学习请教的请求。

    又看到了唐河鹏教授直接找王谦以高姿态所说的话。

    刘胜男嘟了嘟嘴。

    她又不开心了!

    唐河鹏虽然是自己的研究生导师。

    但是……

    你凭什么去骂人家王谦?

    打油诗?

    你私下里和白桦说说就算了。

    在微博当着这么多人说人家,人家不要面子的?

    刘胜男当下也没了给唐河鹏道歉的想法。

    看到王谦突然发了一个信息!

    嗯?

    这家伙,竟然服软,向唐教授请教作诗?

    刘胜男秀眉紧紧皱在一起。

    这……

    和她想象中的王谦,不一样呀……

    能为了自由,怒怼腾飞,自己花钱搞一个平台自己玩的人。

    会在被莫名教训之后,还服软?

    他看不出唐教授话里的嘲讽?

    刘胜男双手支着脸庞,盯着电脑屏幕安静地看了起来。

    她心中。

    有些失望!

    或许,这就是成熟的中年人的选择?

    可是……

    她依旧不喜欢。

    ……

    浙大。

    某办公室内。

    唐河鹏真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低着头在抽屉里的翻找着什么。

    办公室门打开。

    一个儒雅微胖的男子走了进来,正是刚刚给刘胜男打了电话的白桦。

    白桦进来迅速说道:“教授,我刚才给胜男打了个电话。胜男说这都是误会,她和王谦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不是认真的。王谦不是也公开承认了他没资格教胜男吗?我看,您就别生气了。”

    唐河鹏没理会白桦,依旧在抽屉里翻找了几下,然后拿出了一个笔记本,抬头看了白桦一眼,然后翻开笔记本:“白桦,我只是想让大家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诗作。”

    白桦心头无奈,猜测唐河鹏教授可能有故意的成分。

    唐河鹏一直都想证明自己的学才华。

    一直都在找机会表现自己。

    出了一本散集,一本诗集,都没有太大的反响,虽然获得了小范围的奖项,但那都是小区域内的作协自娱自乐的东西,没有权威性。

    所以,唐河鹏一直在微博上经常发表自己的作品,获得了一些小小的支持,关注粉丝也有上万人了。

    这次……

    唐河鹏或许是有故意找王谦碰瓷的成分。

    当然,他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去拜师王谦也是真的。

    尤其是。

    刘胜男还是他这辈子教过的最天才的一个学生。

    以后他在上课的时候,还怎么继续吹嘘刘胜男是自己的学生?

    别人问:你的学生怎么拜师王谦学习写诗?

    人家王谦可是学表演的!

    他怎么回答?

    人相轻,最是爱面子。

    唐河鹏只要一想到可能发生的尴尬画面,就很不舒服。

    所以。

    唐河鹏在自己的灵感笔记本上,寻找了一首自己最喜欢最满意的作品,敲击键盘,往自己的微博账号上输入。

    白桦见此,也知道没办法阻拦了,当下坐在唐河鹏身边:“唐教授,其实,王谦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唐河鹏淡淡地说道:“他一个学表演的歌手,怎么能教别人作诗?那不是误人子弟?他知道诗歌韵律平仄吗?他知道现代诗的发展吗?知道诗歌表现手法吗?知道……”

    白桦苦笑:“他可能不知道!”

    唐河鹏点头:“那我教教他!”

    白桦:“唐教授,王谦也是三所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您说话也注意点语气,你们互相切磋一下,也是一段佳话不是吗?”

    唐河鹏吃这一套:“好,那就和他切磋一下。”

    说着!

    唐河鹏迅速的打字,很熟练的操作电脑,将自己去年冬天写的一首七言诗发了上去。

    昨日冬雨今飞雪,风吹柳叶落纷纷。

    铜马银装神更俊,银杏树上黄叶疏。

    发送。

    唐河鹏神色比较满意,在后面打字对王谦说道:“这首诗作其实一般,不过放在现代来说,算是一首不错的作品了。你可以先好好看看学习学习,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又发送。

    白桦看了看这首诗。

    其实!

    他觉得比较一般吧。

    没有明显的古味儿!

    但是,现代人写古诗词,都是这样。

    毕竟,现代人没有如古代人那样,从小就学习练习。

    现代人除了课本上看看学习古诗,没有几个人琢磨去写诗。

    白桦,也有点自我感觉良好……

    唐河鹏靠在椅子上,等着王谦继续向自己请教,一副准备教书育人的样子。

    ……

    而在王谦和唐河鹏的微博上,此刻都是热闹无比。

    虽然,因为几大公司对王谦很有默契的一起打压,让有关于他的话题很难再上热门了,早上那一会儿上了热门,现在已经掉了下来。

    但是,王谦自己就拥有庞大的粉丝歌迷。

    所以,讨论此事的人依旧很多。

    更别说。

    还有刘胜男的诸多粉丝在其中参与和吃瓜。

    很多人得知唐河鹏的身份之后,都收敛了一些,没有人在这里谩骂喷人。

    而且,王谦的歌迷粉丝,低龄无脑的人也很少。

    所以,没有无脑带节奏的人。

    当唐河鹏的作品发出来的时候,立刻就有不少人转发评论起来。

    “七言诗?但是,押韵呢?唐教授的作品也就这样吧。”

    “其实吧,客观地来说,唐教授这首作品放在现代来说,还算是好作品了,君不见前几年一些拿奖的学作品都是什么东西。”

    “不愧是名校教授,还可以!”

    “王教授呢?王教授快说说呗。”

    ……

    刘胜男此刻也在关注此事,一边拿着老妈送来的早餐,忽略了老妈那嫌弃的眼神,继续盯着电脑。

    “唐教授的作品?”

    刘胜男仔细看了看。

    说实话。

    她是有些失望的。

    她觉得这首作品还不如王谦的那首七步诗。

    这首诗放在古代,差不多也就是一首打油诗而已。

    客观地说,放在现在嘛,还算好!

    刘胜男保持了沉默,没说话,看了看王谦的微博。

    没有太期待的感觉。

    反而,很平静。

    因为,她心中对王谦有些失望。

    蓝莲花开口那一往无前的气势。

    没有在王谦身上看到。

    ……

    李青瑶和杨钰也刚刚起床。

    杨钰今天下午就离开去剧组报道了。

    李青瑶明天也要开工了。

    所以,两人今天是最后聚在一起的一天,准备中午出去吃顿大餐。

    杨钰打开电脑,好奇地看了看千千静听的数据,对着在洗漱的李青瑶喊道:“瑶瑶,王谦的千千静听数据很好呀,他的新歌蓝莲花有两百多万下载,太厉害了!这可是一个全新的平台呀。”

    李青瑶面色平静。

    她刚起床的时候就看过了。

    杨钰继续说道:“哇塞,瑶瑶,你前夫和刘胜男在微博上暧昧互动?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果然是渣男!”

    李青瑶依旧面无表情,她也看过了。

    杨钰惊呼道:“瑶瑶,他和浙大的教授搞起来了。这家伙,竟然在浙大教授面前服软了?”

    李青瑶一愣,匆忙结束了刷牙,跑过来看了看:“他服软了?”

    这和李青瑶记忆中的王谦可不像呀!

    王谦平时看起来温尔雅,很低调。

    但是,做事一向极其有主见,而且一往无前。

    根本不会服软认输,如果会服软,和李青瑶可能也走不到离婚这一步。

    杨钰将王谦刚才回复唐河鹏的教授的微博打开:“喏,你看!看样子,他还是不敢惹浙大的教授嘛。”

    李青瑶轻轻皱眉,眼中也有一些失望。

    说实话。

    她可以和王谦离婚。

    但是,她还是希望王谦永远是那个王谦。

    哪怕,王谦不属于她了。

    “浙大的唐教授发了一首作品呢,读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杨钰看下来赞叹地说了一句。

    李青瑶淡淡地说了两个字:“盲!”

    杨钰使劲掐了李青瑶一下,然后点开王谦的微博:“我看王谦怎么说!”

    进入王谦的微博。

    暂时王谦没有说话!

    杨钰刷新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