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林羽江颜〕〔重回1990〕〔长生〕〔锦绣农女种田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八年才出道 141.读着读着就哭了!我真没装逼呀……
    王谦发布微博消息的时候。

    他自己微博下面的评论区瞬间仿佛炸锅了一样。

    眨眼间就冒出来了数不清楚的发言。

    “王教授出现了?”

    “王教授,如果没有作品,也没啥呀,下次有了再发也一样。”

    “郭壮壮在那边小人得意呢,说王教授你怕了。”

    “哈哈哈,那些说王教授怕了所以装死的人真是笑死我了,那首一剪梅虽然不错,但是还没有超过王教授的醉花阴好嘛?拿出王教授的任何一首古词作品,都足够超过这首一剪梅了,两首江城子,两首蝶恋花,不超过这首一剪梅?”

    “我就说王教授不可能是怂了。”

    “王教授……”

    ……

    很多支持王谦的歌迷粉丝们,都纷纷发言,对王谦表达了支持。

    大多数人都是清醒的。

    都不会相信王谦会这么怂了,然后沉默装死。

    王谦一直以来,在他们眼中都是才华溢出,任何时候都不会畏惧,很有担当的存在。

    就因为一首古词而怂了?

    这不可能!

    而且……

    大多数人还是有些鉴赏能力的。

    就算没有很高的鉴赏能力,看看别人发的赏析也能大致看出一些情况。

    那就是,郭壮壮代萧冬梅发布的这首一剪梅,虽然放在现代的确是难得的佳作,但是和王谦的其他古词作品相比,还是有一点差距的。

    那,王谦就更加没有理由沉默躲起来了。

    现在……

    王谦发言解释了一下——太忙,没看到。

    大家都恍然,短短几分钟,点赞转发的人就超过十万,留言人数上万,歌迷粉丝们都想将王谦的话转发出去,让其他人看看!

    ……

    魔都。

    杨钰看到王谦的发言,立刻说道:“王谦出来了。他说刚才太忙没看到。”

    李青瑶也正看着手机,低声说道:“我猜到了。他不可能装死沉默的,哪怕输了,他也会堂堂正正。”

    杨钰:“呵呵,大家都知道。但是,有些人就喜欢带节奏,还有很多人就是喜欢被带节奏。这就是网络呀。”

    李青瑶刷了刷王谦的微博,发现王谦暂时还没发作品,心下稍显失落,随后就一直盯着王谦的微博,想第一时间看到王谦发出来的最新微博消息。

    嗡嗡嗡……

    电话震动起来。

    显示出刘丽华的名字。

    李青瑶撇了一眼,就没有再理会。

    ……

    京城。

    雪漫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声说道:“王谦出现了,他说刚才太忙没看到,马上会发布一首作品!”

    薛振国瞪了雪漫一眼:“有点城府,看你成什么样子。”

    雪漫讪讪一笑:“哦!”

    她有些奇怪自己的表现。

    好像,有些太在乎王谦的表现了。

    不过,她和父亲薛振国都没有相信那些网络上带节奏的,不相信王谦会装死沉默。

    “我看看,他会发什么作品。我猜,可能也是一首一剪梅。”

    雪漫低声说道。

    薛振国对此表示赞同。

    醉花阴对醉花阴。

    一剪梅,当然也要一首一剪梅。

    ……

    山城!

    郭壮壮的腿都站疼了。

    但是,看着也一直站在那里,继续挥毫洒墨的萧冬梅,他不敢抱怨一句。

    萧冬梅再次在纸上写了一遍王谦的醉花阴,写完,放下毛笔,仔细地看着,轻轻的读了一遍,轻声说道:“这首词,放在历史上,也可称之为婉约词代表作之一,我不如他。”

    终于说话了。

    郭壮壮急忙说道:“那他也被你的一首一剪梅打的沉默了。”

    萧冬梅没有看郭壮壮一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淡淡地问道:“你真这么想?”

    郭壮壮沉默,轻轻讪笑了一下。

    他当然不是真的这么想,他刻意这么说,只是口嗨一下想打击王谦的名声而已。

    萧冬梅轻轻的在一把红木椅子上坐下,白色的纱裙随意挥洒在周围,两缕发丝在耳边垂下,眼睛看着远处的江景:“我第一次听闻他,读了他的作品,我很震撼。现代人,竟然能写出这么好的古诗词。我仔细研究了他的每一首作品,还在课堂上讲过几次。我发现,我对古诗词的理解都上升了一个台阶。”

    “郭壮壮,如果你心里没有那么多歪门邪道,仔细钻研学问本身,可能你就不需要去抄别人的作品了。你出去一直以我的朋友自居,我也希望你真的有资格做我的朋友。”

    萧冬梅的眼睛看着郭壮壮。

    郭壮壮感觉自己仿佛赤身果体的站在太阳底下一般,一切的秘密都曝光在外。

    这双眼睛,仿佛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

    郭壮壮压力巨大,心中有一股羞愧和无地自容,移开视线,不敢去看那双眼睛,低声说道:“我,我只是……”

    他想解释什么,说自己没有抄袭,是被冤枉的。

    但是,说不出口。

    感觉说什么都是狡辩,都是对那双眼睛的亵渎,而且对方也肯定不会相信他的狡辩。

    郭壮壮沉默下来。

    嗡!

    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他设置的消息提醒。

    他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拿出手机解锁屏幕看了起来。

    是王谦发微博了!

    “王谦发消息,说刚才很忙,没时间。”

    郭壮壮本能地说道:“这应该是个借口,”

    萧冬梅轻笑了一下:“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借口?”

    郭壮壮再次沉默下来,皱眉想了想说道:“肯定是个借口……”

    萧冬梅摇头:“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郭壮壮心中其实也觉得,王谦应该说的是实话,只是不想去承认而已。

    毕竟,不管如何看王谦不顺眼,郭壮壮也必须承认王谦的才华和人品是没的挑剔的。

    这样的人,应该不至于去说谎。

    他只是本能的去刻意的说些抹黑的话而已。

    但是,这在萧冬梅面前,显然是没有意义的。

    郭壮壮讪笑:“他高度称赞了你的一剪梅。而且,还说为了表示尊重,会把作品写在纸上,然后拍照片发出来。”

    萧冬梅点点头,眼神带着期待:“我倒是期待他写的一剪梅,会不会和醉花阴一样优秀。今日,能见证这两首作品的诞生,也是我的幸事。”

    萧冬梅本人也觉得,王谦大概率会以同样的词牌写一首古词来回应自己。

    郭壮壮对此也没有反驳,他也觉得,王谦也会写一首一剪梅,再次沉默下来,低头开始刷手机,只想赶紧把这件事儿搞定然后走人。

    他不想和萧冬梅做朋友了。

    心理扛不住!

    萧冬梅起身给郭壮壮倒了一杯茶:“你坐会儿吧,站了很久了。”

    郭壮壮点点头,顺势坐了下来,双腿都站的麻木了。

    但是,没有萧冬梅说话,他是真的不敢坐。

    郭壮壮端起茶杯一口喝完:“好茶。”

    萧冬梅:“就是门口商店的砖茶,我不太会煮茶,随便泡的。”

    郭壮壮无语。

    姐,您饶了我吧!

    他是真的不敢和萧冬梅聊天了。

    低头继续刷了刷手机,郭壮壮现在只想早点逃离这里。

    叮!

    王谦的微博更新了一条新的消息。

    郭壮壮急忙看了起来。

    他是第一次如此急切的想看到王谦的最新微博消息,比王谦的所有歌迷粉丝还要急切。

    一条消息出来。

    “刚刚即兴写了几个字,大家随便看看!”

    下面是一个视频。

    郭壮壮点开视频,对萧冬梅说道:“王谦回复了!”

    萧冬梅轻轻点头,身形轻盈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来到桌案之前,拿起了毛笔,沾了沾墨水,右手稳稳地拿着毛笔悬停在纸上,左手轻轻挽着右臂的袖子,淡淡地说道:“念!”

    郭壮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播放的视频,看到视频中,王谦也是拿着一支毛笔在纸上写着一个个字,当下顺着字念了出来。

    “一剪梅,别愁!”

    果然。

    又是一剪梅。

    萧冬梅眼神认真沉凝,看着毛笔和白纸,右手迅速挥毫,一剪梅三个字迅速出现。

    郭壮壮的声音随着视频里王谦的毛笔缓缓念出。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郭壮壮的神色也变得极其认真起来,盯着视频画面眼睛一眨不眨的。

    萧冬梅的手也变得更加沉稳。

    仅仅两句。

    两人知道,这首词可能又是一首佳作。

    郭壮壮立刻顺着视频里毛笔之下出现的字念了出来。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嘶!

    郭壮壮倒吸一口凉气。

    念完上阙。

    他就想赞叹一句——好!

    萧冬梅的眼中也闪烁出一丝惊艳,但是握着笔的手依旧沉稳,每一笔每一划,稳稳当当。

    郭壮壮停顿了一下。

    萧冬梅的眼中闪过急切和期待,迅速说了一个字:“念!”

    郭壮壮点头,马上照着视频当中的字继续念。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处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郭壮壮念完,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仿佛有些抑郁了一样。

    这首词。

    在他这个专门挑刺的人眼中,也几乎是无可挑剔的。

    读完就能感受到其中那浓郁到几乎从纸上溢出的愁绪和思念之苦。

    他自己都忍不住代入了其中,回忆起了自己以前用真心谈恋爱时候的心情。

    不过,他知道,这首词放在女人身上更加贴切。

    简直是每个字,每个词,每一句,都真切的写到了女人的心里。

    他是作家,学底蕴也很深厚,对女人的心里也有所研究。

    轻轻摇头!

    郭壮壮心中对王谦的那一丝不满和愤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在这种才华面前,他的那一点嫉恨,简直是微不足道的,而且显得可笑。

    他看向萧冬梅,发现萧冬梅笔走龙蛇,已经迅速写完这首一剪梅别愁,然后就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

    郭壮壮也不敢说话,也安静地看着萧冬梅纸上的句子。

    哪怕他年纪比萧冬梅大,毕业也早许多年,但是在萧冬梅面前,他自觉仿佛矮了一截,矮了一辈一样,拘谨了许多。

    足足过了几分钟。

    郭壮壮见萧冬梅还不说话,忍不住说道:“冬梅,我要回话吗?”

    萧冬梅抬眼看了郭壮壮一眼,然后继续盯着纸上自己亲笔所写的字,轻声念了出来:“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处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萧冬梅读完,整个人都有些忧愁起来,轻声说道:“你就说,我萧冬梅今日见识王谦先生两首大作,方知今人不输古人。王谦先生之才华,我萧冬梅佩服,希望来日有机会向先生当面请教一下创作和书法。”

    郭壮壮瞪大眼睛看着萧冬梅:“真要这么说?”

    这么说,那就是明确的认输了。

    以郭壮壮的性格,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哪怕你的作品把我碾压成渣渣了,我都要狡辩几句,或者干脆沉默装死。

    认输?

    不存在的!

    这也是无第一的原因。

    固然有各花入各眼的原因。

    但是,最大的原因就是。

    很多人是如郭壮壮这种不要脸皮的。

    撒泼耍赖一起来。

    反正就是不认输,不承认你厉害,不承认你的比我好。

    你也没辙。

    如果公开认输,那自己以后都要矮一头。

    这怎么行?

    所以,郭壮壮见萧冬梅要这么说,再次确定地问了一句。

    经常听闻,萧冬梅是纯粹的人,不在意输赢,性格直来直去!

    他也是第一次亲眼看着萧冬梅公开认输。

    萧冬梅没有在意郭壮壮的眼神,继续看着自己写的字:“嗯,就这么说。”

    郭壮壮当下没有再犹豫,直接将萧冬梅的话编辑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出去。

    ……

    京城。

    叮!

    雪漫的手机提示声音响起。

    她立刻拿出手机来,看到王谦的微博上出现了一个视频,稍微惊喜地说道:“王谦发布了自己写作品的视频。”

    薛振国也迅速放下手中的一本线装书,走过想亲眼看看王谦的亲笔书法,同时也对王谦的作品很是期待。

    视频播放。

    雪漫低声念了出来。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处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迅速念了一遍!

    雪漫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整个人都仿佛被雷击了一样,拿着手机楞在了那里。

    她感觉,仿佛有一道电光直接破开了她的心房,直入了她的内心深处。

    上一首醉花阴如此!

    这一首一剪梅!

    依旧如此!

    雪漫感觉仿佛王谦写的作品当中的主人公就是自己。

    带入感极其强烈,读完就感觉心在颤抖。

    薛振国的双眼也闪烁出炙热的光芒,低声喃喃说道:“好!好!好!”

    又是接连的三个好字。

    薛振国严肃地说道:“这首词,不输给赵清月那几首婉约词代表作,这个王谦,真是妖孽,当代古诗词第一人,实至名归!”

    之前写了不错的豪放词,现在又写出不输给婉约词代表作的佳作。

    一个大男人,将女人的心思如此细腻的描写出来。

    不是妖孽是什么?

    让薛振国忍不住亲口给王谦冠上了当代古诗词第一人的名号。

    雪漫却是依旧沉默,呆呆地低头看着手机视频,依旧沉醉在这首一剪梅当中。

    ……

    王谦的微博上,视频刚刚发布十几分钟,就已经有超过几十万人点赞转发,留言人数更是超过了十万。

    无数歌迷粉丝,以及吃瓜路人网友们,都纷纷被震撼到了。

    “读了教授的醉花阴想哭,读完了一剪梅,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就问还有谁?郭壮壮发的一剪梅虽然也算是好作品,但是和王教授这首一剪梅有明显差距吧?我一个大男人看了都有想哭的冲动。”

    “好美的词呀,王教授,你为何对女人的心思了解的如此细腻清楚?美哭我了。”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处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看哭我了,这是什么样的才华呀?才能写出这样优美而细腻的词句?”

    “自从关注了王教授之后,我学会了钢琴,学会了读书,学会了书法,学会了写古诗词,学会了唱歌,就问娱乐圈里,还有谁可以做到这样?”

    “王教授这手字也很惊艳呀,听说这是王教授自创的瘦金体,很多书法家都在模仿学习。”

    “呜呜呜,看哭我了。”

    “才华两个字都要从手机屏幕上溢出来了。”

    ……

    自从王谦昨天上了好声音舞台之后,一直到现在,热度都是高居榜首。

    而现在他和郭壮壮之间的互动微博,发布的古词作品,热度也直追榜首,登上第二!

    一人独占实时热门前二名。

    在娱乐圈也是极其少见的。

    如果去掉那些靠炒作登上去的,只是纯粹靠着自己的作品占据热度第一第二。

    那么王谦是唯一一个。

    因为,王谦没有经纪公司专业炒作,纯粹依靠个人的实力和作品打天下。

    诸多圈内外的自媒体们,明星艺人们,网红主播们,都纷纷出来蹭热度了。

    刘继峰:“师兄,师兄,师兄!我跪着看完的,我要是有您十分之一的才华就满足了。只求下一次问您要一副墨宝。”

    ……

    赵磊:“王老弟,你的才华突破天际了。说道突破天际,我的新电影海上巨炮正式开始筹备,投资一亿五千万的科幻巨作,力求打破国内的科幻荒漠……”

    ……

    王婧喻:“王教授,我自带笔墨纸砚,下次你来上节目的时候,求您给我一副墨宝,就要这两首词,醉花阴和一剪梅,我要装裱起来挂在我的书房里!”

    ……

    崔锋:“现在大家知道我的压力了吧,谁还敢说我是王谦的导师,我跟谁急。”

    ……

    苏菲儿:“看完我真的哭了,有一种错觉,好像王教授是为我写的作品一样。”

    ……

    李青瑶:“好作品!”

    ……

    王谦的两首作品热度飙升。

    醉花阴。

    一剪梅。

    两个词牌名,竟然也登上了微博热门新闻,热度排在七八名,在其他平台上也成为热门词汇。

    这是绝对惊人的事情。

    大家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学作品了?

    什么时候有这么纯粹的学名词登上娱乐新闻的热门榜单?

    不曾有过。

    这是第一次。

    这么多人在娱乐平台正经的讨论学作品。

    同时!

    郭壮壮也将萧冬梅的话发表了出来,再次引起一片热议。

    大家对萧冬梅的才华都比较认可。

    而且,萧冬梅的资料也被大家查了出来。

    很多人都表示很震惊。

    这位……

    竟然是他们不知道的大神!

    “竟然是冬梅大神,我买过她的冬梅集呀,据说是最近几年来现代诗集卖的最多的诗人。”

    “十六岁考入京城大学,京大系博士毕业,现在是山城大学系教授,现年三十三岁,已经发表过两本现代诗集,现代诗领域最有名的诗人之一。同样三十岁出头,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

    “郭壮壮这么不要脸的人凭什么和萧冬梅是朋友?”

    “萧冬梅这么大方的认输了,佩服!不过,她的那首一剪梅也算是好作品了,只是比王教授的一剪梅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

    很多普通人都是此刻才知道了萧冬梅这号现代诗人的存在,也知道了其经历。

    哪怕,萧冬梅的两本冬梅集五年多的累计销量已经超过百万,算是当代诗人当中,卖出最多诗作的诗人!

    但是,知道她的人依旧不多。

    即便是有些买过她的冬梅集的人,大多也不知道冬梅是谁。

    此刻。

    萧冬梅以另一种方式,突然爆火了起来。

    很多人查到了萧冬梅的资料之后,翻遍了全网络,竟然没找到萧冬梅的社交账号。

    没有微博。

    没有抖约!

    没有公众号。

    其他任何公共平台上,都没有其存在。

    也找不到任何一张萧冬梅本人的照片。

    仿佛。

    这个人真的不存在一样。

    这在网络信息爆炸的时代,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

    王谦终于吃到了早饭,将肚子填了起来。

    慕容月,姜煜,秦雪荣三人也都饿了,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徐笑笑和徐姐妹两则是比较斯的随便吃一点,她们本身就不饿,而且也比较拘谨不敢大口吃。

    不过,姐妹两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王谦,然后互相对视一眼。

    王谦一边吃饭,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机,害怕此刻再错过什么重要信息。

    唐河鹏他发来消息:“婉约词代表作,不输赵清月,佩服。王教授什么时候有时间,再来浙大讲一节课就好了,就讲讲这两首作品。”

    王谦回复:“唐教授过誉了,可能没时间去讲课了。”

    刘胜男发来消息:“你如何猜到我的心思的?”

    王谦脑海之中出现刘胜男那潇洒轻松的面容,回复了两个字:“你猜!”

    然后,看到了郭壮壮的回复。

    萧冬梅大方的夸赞了王谦,还说下次要当面请教创作和书法。

    王谦当下在自己的微博上说道:“我看过你的冬梅集,好像去年还买过一本。真是当代少有的佳作,具有浓郁的人思考,和深厚的学底蕴。没想到,竟今天能和你隔空交流,并且交换了两首作品,这也是我的荣幸。”

    “其实,我的作品只是偶然从上天所得。论真正的才华,我真的远不如你。希望下次有机会当面向你请教。”

    这是王谦的真心话。

    他是真的很佩服和欣赏萧冬梅这位纯粹的现代诗人。

    才华横溢,低调,专心做学问。

    而且,他前两年是真的买过一本冬梅集,看过萧冬梅的作品。

    所以,才会如此推崇对方。

    论真才实学。

    他也是真的拍马都追不上对方的脚后跟。

    但是……

    秦雪荣,慕容月,姜煜,徐,徐笑笑几人都关注着王谦呢,迅速看了王谦发布的微博消息。

    然后……

    五双眼睛都神色怪异地看着王谦。

    王谦正吃饭呢,突然发现安静了许多。

    其他人都不吃了?

    他抬头看了看几人。

    发现大家都以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干嘛?你们怎么不吃?”

    王谦奇怪地问道,夹了一根油条递给秦雪荣,又夹了一个鸡蛋递给客人徐笑笑的碗里:“快吃!”

    慕容月盯着王谦,不屑说道:“装逼犯!”

    姜煜也用了一句学到的网络语:“装逼如风,常在你身。”

    秦雪荣也笑了笑,低下头吃着王谦给的油条不说话。

    徐笑笑和徐姐妹两虽然想说话,但是觉得自己没那么熟,所以保持了沉默,但是那看着王谦的眼神,显然也和慕容月,姜煜想的一样。

    你丫装逼犯!

    王谦迅速明白过来,感觉自己冤枉,解释道:“我说的是实话呀!萧冬梅的才华真的甩我一条街,我也就是偶尔能想到一些好作品,真论真才实学的话,她碾压我。我就是北影毕业的,人家是京大博士。”

    姜煜切了一声,不说话,也继续吃饭。

    慕容月呵呵笑了笑:“呵呵,所以呢?然后你就用作品碾压了人家的作品!然后反过来对人家说,你比我有才华!我要是萧冬梅,我恨死你。”

    这……

    王谦听着慕容月这么一说。

    自己这样的行为的确是有些装逼的嫌疑,如果对方小心眼的话,或许真的会记恨自己。

    徐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急忙埋下头吃东西。

    徐笑笑看着王谦低声说道:“王教授,学历是很重要。但是在您身上,学历并不能衡量什么。您以后就别这么谦虚了,这样可能会让别人会生气。”

    谦虚?

    好吧!

    王谦表示自己认输了,对徐笑笑微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吃饭。

    这个话题,王谦认输了。

    迅速吃完饭,王谦正想看看大家的反应,看看萧冬梅生气没,自己要不要解释一下。

    慕容月大叫一声:“王谦,咱们又破纪录了!”

    又破记录?

    王谦稍微楞了一下,随后明白是什么。

    登上千千静听,还没刷新数据呢。

    王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许中飞打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