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八年才出道 175.摊牌了!其实,我不只是钢琴大师……(求订阅!)
    孟欣蕊有一种错觉。

    似乎。

    坐在她面前弹奏古筝的,不是王谦,而是她母亲。

    那位国内有数的古筝大师,也是她从小的偶像。

    王谦身上的气质以及弹奏古筝时候的状态,几乎和她母亲演奏古筝的时候一模一样。

    没有弹奏钢琴时候那种西方绅士一样优雅的气质,而是一种独属于东方古化当中的儒雅,以及一种内敛的气质,还有一股这首古筝曲子所散发出来的肃杀神秘气息。

    她不知道这首曲子是什么。

    没有听过。

    也没有听王谦讲过。

    曲名,曲谱,一切都不知道。

    但是……

    仅仅看王谦一眼,听了一段古筝声音。

    孟欣蕊就能感受到那种金戈铁马的战场,和属于将军身上的威严以及不容置疑,让她都有一股服从王谦命令的冲动。

    这……

    孟欣蕊心中震撼的一时间变成了空白,完全被这首曲子所吸引,被王谦的演奏所震撼征服,满脑子都是金戈铁马,旌旗招展,令出如山等等的画面浮现。

    而坐在讲台对面的数千魔音的师生以及校外人士,就更是震撼的沉默不已。

    没有人说话!

    甚至,没有人动一下,视线都舍不得挪开,每个人唯一在做的,就是竖起自己的耳朵,不错过每一次古筝弦拨动的声音,眼睛也不离开王谦瞬间,不想错过王谦每一下的动作,以及身上每一秒钟的气质变化。

    一会儿,如同智勇双全坐镇中央的大将军,调兵遣将。

    一会儿,如同策马阵前,亲眼目睹自己的士兵布阵杀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统帅者!

    一会儿,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迅速消失,原来却是已经得胜回营……

    古筝弹奏层层递进。

    上阵杀敌步步为营。

    曲子结束的时候。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从那幅画面当中回过神来。

    似乎,满场数千听课的师生,都是那战场上的一个个得胜归来的士兵,在王谦的军令之下厮杀结束了。

    王谦的双手已经离开了古筝,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依旧强势,坐在那里,仿佛巡视着台下数千士兵的大将军。

    寂静!

    持续了将近一分钟。

    大家都慢慢地清醒过来了。

    但是,谁都没有动作。

    因为……

    越是清醒了。

    大家的心中越是感觉到震撼。

    他们也就越是清楚地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王谦用一首古筝曲子,让他们无法自拔。

    许多钢琴系的师生互相对视一眼,他们的眼神之中都还有些不相信,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如果不是确定了周围都是钢琴系的师生,他们差点都要以为自己不是在上钢琴系的大课,是在上民乐系的古筝大课。

    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几个类似的疑问。

    刚才真的是古筝演奏吗?

    刚才真的是王教授在演奏古筝吗?

    刚才他们听到的正的是一首古筝曲子吗?

    这还是他们钢琴系的课吗?

    王教授真的是他们钢琴系的教授吗?

    一些细微的议论声逐渐出现。

    茹可看向熊佳和颜如,朱琪琪三人:“你们学习的民乐,听过这首曲子吗?”

    颜如肯定地摇头:“没有!”

    几人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坐在讲台上如同大将军一样威武的王谦。

    熊佳也跟着摇头:“我也没听过,应该是王教授自己创作的曲子。非常好听,虽然看起来技法简单,但是真的好听,而且表达很清晰,结构很完整,就像是那首钢琴曲致雪荣一样,我能感觉这应该是写打仗的曲子,很有我们中华的古典味道。”

    “我很喜欢这首曲子。”

    熊佳的声音略微带着一丝的激动。

    茹可又看向没说话,却也一直盯着讲台上王谦的姜煜和慕容月两人,问道:“姜姜,小月,你们听过王教授弹过这首曲子吗?”

    姜煜摇头,没说话,目光依旧没有离开王谦。

    慕容月轻声说道:“我们没听过!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创作的,可能是在很久以前。他刚才说过,他学习民乐还在学习钢琴之前。可能也学习了几年的民乐呢?”

    学习了几年的民乐?

    几人听了都是稍微苦笑了一下。

    因为,刚才王谦就说自己学习了数年的钢琴,打击的全场数以千计的钢琴系师生以及校外学习钢琴的人士都无话可说。

    现在又说王谦学习了数年的民乐,貌似也是常规操作……

    只是……

    她们目光盯着王谦,目光依旧带着一丝震撼。

    因为,她们能听出,单单在这首曲子当中,王谦所表现出的古筝演奏水准,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弱于国内那几位大师级古筝演奏家。

    虽然,看王谦弹奏的时候,这首曲子不算难,演奏技法也比较简单,但是能用简单的曲子演奏出如此引人入胜的节奏画面感,才是真正的大师级水准。

    艺术,从来都不只是炫技,炫技其实是最表面的东西。

    所以……

    他不只是大师级钢琴演奏家,还是大师级古筝演奏家吗?

    还是说,他只有这首古筝曲子能演奏出这种大师级的水准?

    几位央音的天才们,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和自我怀疑当中。

    而坐在中间的那一小群民乐系的师生们,此刻迅速站了起来,疯狂的鼓掌,都是眼神带着一些敬佩和震撼地看着王谦。

    然后!

    雷鸣般的掌声从所有地方再次响起,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热烈,周围大窗户上的玻璃都被掌声震动的嗡嗡作响。

    所有人都立刻站了起来,伸出手掌使劲的拍着。

    王谦此刻也才从古筝前的凳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全场所有鼓掌的师生们,轻轻鞠躬,逐渐从刚才那种状态当中退了出来,身上那种威严以及儒雅的气质逐渐散去,变成了随和低调内敛的王教授。

    就这么站在讲台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大家。

    掌声。

    也就这么一直持续的响着。

    似乎,没有人想停下来。

    几千双眼睛和王谦一个人对视着。

    就连站在王谦身后的孟欣蕊都在使劲地拍着手掌,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都想冲上去给王谦一个拥抱。

    只有真正了解的业内人士,才能知道王谦演奏的这首曲子代表着什么。

    只有她这种真正尝试去创作古筝曲子的人,才知道要创作出这样一首曲子,有多难,有多么优秀!

    就如很多人都知道致雪荣这首钢琴曲子一样。

    因为这首曲子简单易学,而且非常好听,再加上官方有意的大规模推广,所以已经在全国各种培训机构传当中播开了,基本上国内的绝大多数普通人都听过了这首曲子。

    但是,如魔都进行曲这首曲子,很多人却是没有听过。

    所以。

    简单好听又有代表意义的曲子,是最难得的,最能传播一种乐器代表大道至简的内涵。

    孟欣蕊虽然不认为王谦这首古筝曲子也达到了大道至简的境界,却也认为这是一首会像是致雪荣那首钢琴曲一样,容易传播开的古筝佳作。

    简单,并不是真的简单,也不是不好。

    难,也并不就是好!

    掌声!

    依旧在持续。

    李静一边使劲鼓掌,一边对身边的杨建森笑着说道:“杨主任,你可要看好你的王教授了。”

    杨建森的眼神之中虽然也是震撼和欣赏,以及惊喜,脸色却很是凝重。

    因为!

    连李静都提醒他了,他自己当然知道情况的变化。

    可以直观地说,从这首曲子之后。

    王谦就脱离了钢琴这个乐器的约束了。

    从钢琴领域跳到了民乐,并且一首曲子就达到了大师级古筝演奏家的水准。

    那么,民乐系的师生会干看着吗?

    杨建森稍微回头看了看那边鼓掌最来劲,满脸狂热的民乐系师生们,就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结束。

    王谦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他不只是要和浙音,央音的钢琴系竞争,也不只是要和浙大,双星,乃至是京大水木这种名校的系竞争,还要和同是魔音的民乐系竞争,后面肯定还要和央音,浙音,以及其他几所音乐高等艺术学府的钢琴系以及民乐系竞争!

    一下子……

    杨建森感觉自己要把王谦留在魔音的想法是那么的不切实际。

    或许,任何一所高校想要独自霸占王谦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

    郝佳灵雀跃地鼓掌,对杨建森和李静说道:“杨主任,李教授,这首曲子听的好激动。真的没想到,王教授竟然在古筝曲子上的造诣都这么深,太厉害了!”

    郝佳灵看向同样鼓掌的秦雪荣,好奇地问道:“雪荣姐姐,你听过王教授弹奏这首曲子吗?”

    杨建森和李静,以及周围几个魔音的教授领导都好奇地看向秦雪荣,期待着秦雪荣的回答,从从秦雪荣这位王谦的女朋友这里,听到更多关于王谦生活中的样子。

    秦雪荣也是俏脸通红,眼神没离开过王谦,坦然地回答了郝佳灵的问题:“没听过!他的才华,我都不知道有多深,目前,我还没探究完。我想,我可能会用一辈子去研究探索他。”

    秦雪荣的回答,让郝佳灵都愣住了,感觉想哭,猝不及防就是一大把狗粮强行撒了过来,而且还是自己强行张嘴上去要吃这一把狗粮,心里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随后,郝佳灵和李静几位女性就都很是羡慕地看了看秦雪荣,心中也有酸酸地味道在酝酿!

    能和王谦这样的人在一起,真的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或许,真的是要用尽了几辈子的幸运,才能在这辈子爆发一次好运,成为王谦的女朋友。

    可是……

    和王谦离婚的人呢?

    李青瑶此刻有些麻木地站起来,麻木地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两行清泪已经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和口罩融合在一起。

    周围不少人注意到了她的情况,都很奇怪她的反应。

    因为,即便是不懂音乐的人,都能听出这首古筝曲子是节奏明快,激昂肃杀的情绪,几乎没有什么煽情的地方。

    那这个戴口罩的女子为什么哭了呢?

    李青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了。

    总之,她就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心中,只有痛。

    可是,她依旧使劲的鼓掌,给他送上自己最真心的掌声。

    一张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

    李青瑶楞了一下,转头看到俞景若那出尘如仙一样的面庞。

    “别哭了,都是自己选的路。”

    俞景若轻声说了一句,然后转头继续看向王谦。

    李青瑶默默拿过俞景若的纸,轻轻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口罩都已经被沾湿了,轻轻摘了一点口罩擦了擦脸颊,然后再讲口罩戴上。

    都是自己选的路,那就走下去吧。

    ……

    掌声,足足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左右才停下来。

    王谦都站的稍微有点累了,所以轻轻挥手,对着话筒说道:“大家都站累了,别站着鼓掌了,坐下继续吧,我也站累了,想休息会儿。”

    大家都被王谦的玩笑逗笑了。

    刚才热烈紧张地气氛也随之消散。

    掌声缓缓停止。

    大家也都一一坐了下来。

    现场,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但是……

    却没有真正的寂静。

    因为,一支支手臂再次高举在空中。

    这次。

    不只是钢琴系的人了,民乐系,其他各个魔音院系的学生也都纷纷举手了,还有诸多校外人士同样举起了手,想要提出自己的问题。

    这首古筝演奏,让所有人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情绪了,必须要说点什么了。

    只有第一排的一些校领导没有举手,其他的许多中老年教授都举起手来,想和王谦互动说两句。

    气氛,前所未有的热烈。

    王谦没有立刻再点名叫人站起来提问互动,而是看向孟欣蕊,问道:“这位同学,你觉得我刚才弹奏的这首古筝曲子如何?”

    孟欣蕊声音稍微带着一丝颤抖地说道:“王教授的曲子当然非常好,这是我听过的最近十几年里新创作的古筝曲子里,最好的一首。我想请问王教授,这首曲子叫什么?是你自己创作的吗?”

    孟欣蕊的问题,也是现场大部分人想要提出的问题。

    所以,大家都看着王谦,等待着他的答案。

    王谦也没有让大家失望,看向数千张面孔,数千双眼睛,很肯定地说道:“不错,这是我自己以前偶然写的一首古筝曲子。当时没有想具体的名字,就随意将一些古筝想法和其他乐器的想法集合在一起,取名弦索十三套。我刚才弹奏的这首古筝曲子,是其中的第九曲!所以,我心里叫这首曲子古筝九曲。”

    静!

    一双双眼睛都从期待变成了震惊,瞪的大大的。

    即便是如俞景若这种一直都很淡定,仿佛不在乎尘世间任何俗事的出尘仙子,都略微瞪大眼睛地看着那讲台上说出这番话的王谦。

    虽然,俞景若也同样是和王谦一样毕业于北影表演系,但是其家学渊源,现在还在浙大系进修,所以学识和艺术修养非同一般,远在李青瑶之上,基本上不弱于专业的艺术生了。

    所以,她也很懂得王谦说的这番话所代表的意义。

    这代表着,王谦在民乐领域有着非同一般的研究成果。

    只是……

    他一直没有对外发表公开过,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研究学习,直到这一首他自称的古筝第九曲的一鸣惊人,大家才知道。

    而只是从这首他自己命名的古筝第九曲当中就能管中窥豹,可见他在民乐当中的研究,以及他所提及的弦索十三套的信息。

    所以,大家都忍不住心中爆发的好奇心了,必须要问个清楚明白。

    同样,一直很内敛儒雅恬静的萧冬梅,此刻也是瞪大眼睛看着王谦。

    王景山直接对苏江生说道:“苏主任,您觉得王教授说的是不是真的?”

    王景山明显有些怀疑了。

    他是一个有些成就的年轻作家,很清楚要在一个领域内做出非凡成就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而王谦却是在钢琴和民乐两大音乐艺术领域内成为大师级的存在,而且或许在民乐还不只一个古筝大师,可能还有其他的乐器同样造诣非凡。

    这在他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更不用说,王谦在学领域上的作品成就和水平,更是甩开他一条街!

    王景山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就是自己的小说卖的比王谦的学作品多很多……

    而这是因为王谦的学作品就没上市过。

    学书法,钢琴,流行歌曲,都是国内顶级!

    再加上大师级民乐水准?

    王景山只感觉自己头皮发麻,当真是恐怖如斯。

    苏江生没有表态,只是说道:“不管如何,王教授刚刚弹奏的这首古筝曲子就很不一般了,说明他在古筝上的造诣很深,至于其他的民乐器,就要看以后王教授是不是会拿出来给我们分享了。”

    “王教授,是真正有大才的人。”

    苏江生最后夸赞了一句王谦。

    萧冬梅轻声说了一句:“以王教授的为人,他不屑于说谎。”

    萧冬梅没有说出自己从王谦身上,看出来的那种骨子里的骄傲以及自信。

    有这种骄傲和自信的人,是绝对不屑于去说谎骗人的。

    因为,她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她平时面对其他人也是谦逊低调而内敛,实则骨子里是极其的骄傲,对自己的才华极其的自信。

    只是,遇到王谦之后,她这种骨子里的骄傲和自信已经变得不那么自信和骄傲了,尤其是现在有王谦在,她有一种见到老师的感觉。

    骄傲?自信?

    在王谦面前,不值一提。

    安静了几秒之后。

    随之而来的就是更为热情的举手提问。

    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包括萧冬梅,都举手想和王谦问两个问题。

    俞景若和李青瑶两人也都举起了手,她们现在只是单纯的想和王谦说两句话。

    姜煜,慕容月,以及茹可等鲍家街乐队的人,也都举起了手。

    民乐系的师生们,更是高举着手臂差点都要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钢琴系的师生们同样是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都举起了自己的手臂。

    大家都疯狂的想和王谦互动,疯狂的想知道王谦说的这番话代表着什么意思。

    孟欣蕊震惊的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也是迅速被现场突然再次举起的数不清的手掌惊醒了,然后急忙追问道:“王教授,您说的弦索十三套,是十三首曲子吗?而且,是十三首民乐曲子吗?是不是都是古筝曲子?还是有其他乐器的曲子?您能给我们展示一下吗?”

    这同样是现场绝大多数人都想知道的问题,孟欣蕊也是问到了核心之处。

    王谦看了看孟欣蕊,接着看向座位上数千的好奇宝宝们,轻声说道:“弦索十三套,只是我几年前临时起的一个名字,不能代表什么。其中有些只是我单纯的一个想法片段,不能称之为曲子。当然,其中也的确不只是古筝。”

    “我的爱好比较广泛,对民乐器当中的古筝,琵琶,扬琴,埙,笛子,箫,二胡等等,都略有研究,练习的时候,偶尔也根据这些乐器写了一些灵感碎片记录下来,但是大多也只是碎片,不成体系,我还没有去整理补充。”

    “所以,今天给大家演奏的这首古筝第九曲,其实就算是里面比较完整的曲子了。至于其他的内容,因为都太散乱,今天就不一一展示了,时间上也不允许,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孟欣蕊和在场大多数人听了王谦的话都很遗憾。

    遗憾没能继续听王谦演奏其他的民乐曲子。

    但是,没有人去强迫王谦。

    王谦看了看孟欣蕊,说道:“这位同学,你可以带人把这把你们民乐系的镇系之宝拿下去了,小心点,别弄坏了,这把古筝真的非常好,是我用过的最好的。”

    孟欣蕊收拾心情,对王谦露出一个微笑,说道:“王教授对古筝有如此研究,如果您喜欢这把古筝的话,我可以做主把它送给您!”

    两人的对话不是悄悄话,是当着现场数千人的面说的。

    大家听到孟欣蕊的话,都是吃了一惊。

    尤其是魔音的学生大多都知道这把古筝的来历,就连姜煜和茹可这些央音的高材生们几乎都知道这把古筝是孟欣蕊的母亲陈曦教授用了多年的乐器,在国际上诸多大型顶级演出场合都用过,往大了说,在国外几乎已经是一个华夏元素的化符号了。

    而且单就价值来说。

    这把古筝也至少价值百万以上。

    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越来越值钱,以后说不得就会成为古董收藏品。

    孟欣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把古筝就送给了王谦?

    最重要的是,孟欣蕊本身就是练习古筝的,也被称作是母亲陈曦教授未来的接班人,她怎么能把这把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古筝送人?

    很多魔音的师生校领导们,都很不解孟欣蕊的选择。

    王谦深深地看了孟欣蕊一眼,他暂时还不知道孟欣蕊的身份。

    但是他听孟欣蕊说的如此笃定,就知道她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不然哪有资格将魔音民乐系的镇系之宝一句话就送人了?

    现场这么多魔音的领导们,都没人站出来反对……

    那说明,这些领导们,也没资格去反对孟欣蕊,或者也同意了孟欣蕊的选择?

    没有多想,王谦就摇头拒绝了:“算了,我不要了,我看你这么喜欢古筝,这肯定是你的心爱之物,君子不夺人所好,我不会要的。”

    孟欣蕊略显失望。

    她心中其实有一股想拜师的冲动,这把古筝,就当做是拜师礼了。

    如果王谦收下了,她就会等这节课结束了,去找王谦拜师,想来王谦就不会拒绝。

    可惜,被拒绝了。

    她稍微失望了一下,心中却是更加的认可了王谦的为人,随后就微笑说道:“那好吧,今天多谢王教授的赐教。刚才那首古筝曲子,等下能请王教授给我们一份曲谱吗?还有,王教授能取个正式点的名字吗?”

    古筝第九曲!

    叫起来太学术范儿了。

    没有致雪荣这样的名字通俗易懂。

    王谦看着那边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民乐系师生们,点头答应了:“好,等会儿有时间我就把谱子写给你们,没时间的话,你们就等我在千千静听上传吧。”

    停顿了一下。

    王谦继续说道:“至于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将军令吧。”

    将军令三个字,说的掷地有声,传遍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仿佛有一种金戈铁马碰撞厮杀的声音一闪即逝。

    孟欣蕊赞叹道:“好名字,这个名字太契合了。”

    现场数千人听到这名字,也都是纷纷赞叹,并且响起了一片掌声,显然大家都非常喜欢和认可这个名字。

    将军令,一听就非常有气势,而且还有一种战场金戈铁马肃杀气息就扑面而来。

    而孟欣蕊对着民乐系那边挥挥手,几个学生迅速上来将这把古筝搬走了。

    孟欣蕊离开的时候,也对着王谦轻轻鞠躬,面色诚恳地对王谦说道:“谢谢王教授给我上了一课,我叫孟欣蕊,一日为师终身为师,王教授以后就是我的老师了。如果以后我在民乐方面有什么疑惑,我还会找王教授请教的。”

    说完,孟欣蕊不待王谦回答,就转身看向现场数千人,目光很是坚定坦然地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许多不满的钢琴系师生们,见到这一幕,也都淡定下来,心中对孟欣蕊和民乐系的师生们不是那么排斥了。

    掌声!

    再次响起。

    大家知道。

    这一幕,以后说不定也会在民乐领域内,传为佳话。

    可是……

    王谦听了却是看着孟欣蕊的背影有些无语。

    我这就多了一个学生?

    你以后还要来请叫我?

    你问过我这个当事人了吗?

    我同意了吗?

    王谦决定以后尽量还是少来或者不来魔音了,就不会碰到孟欣蕊了。

    目送民乐系的镇系之宝被送走了。

    王谦正想再讲点什么,然后顺势结束这节课呢。

    突然现场数千人再次齐齐的举手了。

    其中,还有刚刚坐下,还没坐稳的孟欣蕊。

    大家和王谦互动的热情依旧高涨。

    王谦无视了孟欣蕊那边的民乐系学生,目光扫视了一遍,看到了后面举手的俞景若,眼中稍微一亮,对其微不可查地微笑了一下,接着又对姜煜和慕容月几人笑了笑,又看到了人群中雀跃伸手的徐笑笑,也轻轻点头。

    还看到了陈晓雯和孙晶两人,同样给了一丝微笑。

    当然还有第一排的秦雪荣,也是踊跃的举手,看着王谦满脸笑容,额头上写着叫我叫我……

    不过,王谦不会从这些认识的人当中点人提问,对秦雪荣给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让秦雪荣笑的更开心了。

    目光扫了一圈。

    王谦看到了前排的朱丽叶和于中亚也再次举手,依旧略过,目光注意到了一位气质恬静和雅的女子,气质和俞景若有点像,但是多了浓郁的书香气息,以及一种内敛恬静,没有俞景若那种如仙女一样的出尘。

    稍微楞了一下,王谦指着这位举手的恬静女子说道:“这位同学,就是你了。”

    这时,他才看到恬静女子身边坐着的中年男子是他认识的。

    而且,就是刚刚认识不久,亲自前来魔音邀请他去讲课的双星大学系苏江生。

    那么……

    这位女子可能是双星大学系的学生?

    王谦心中稍微后悔叫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