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八年才出道 180.预定世界冠军?世界顶级乐团的邀请!(求订阅)
    这个采访视频的封面,就是亚当本人的形象,以此可以吸引更多的人点击观看。

    现在,亚当在北美就是流量担当。

    而且,看视频里亚当的穿着打扮,显然是刚刚参加演出结束。

    穿着的是一身很酷炫的装束,身上不灵不灵的东西很多,紧身皮衣皮裤,发型专门做过,就如开演唱会一样。

    不过,配上亚当那长相阳光帅气的面容,的确非常能吸引女性尖叫。

    可惜……

    王谦听到耳边传来秦雪荣的声音:“这个亚当打扮成这样,真丑。”

    王谦一转头,看到秦雪荣那嫌弃到骨子里的眼神。

    没有多想,王谦点开播放视频。

    记者问亚当:“亚当,你看到这期国际好声音平台上宣传的那位华夏选手了吗?”

    亚当摇头:“没注意,我很忙。华夏选手,不值得我注意。”

    秦雪荣在王谦耳边低声说道:“这个亚当,真嚣张。”

    王谦轻轻点头:“他们不是一向如此吗?别生气。”

    秦雪荣更用力靠着王谦的胳膊。

    视频中,记者继续问道:“亚当,这期的好声音把那位华夏选手谦排在了世界第四。”

    亚当脸上出现惊讶的样子:“哦?第四吗?我并不觉得他有实力真的排在第四。”

    记者微笑,挖掘的陷阱已经奏效了,继续问道:“那你看了油管上关于你的演出视频点击吗?”

    亚当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自豪,点头:“没注意,我看了推特的消息,大家说我的点击还不错。”

    记者的笑容更甚:“那你知道,华夏的谦选手,排在第一吗?”

    亚当的脸上出现了惊愕:“是吗?没注意到,为什么?”

    记者:“事实上,他不只是第一,还远远超过你和苏菲,这周末,他可能会成为这期好声音选手里的第一名!你会失去你的第一名。”

    亚当瞪大眼睛,保持了沉默,眼神之中有着明显的不相信,似乎记者在骗他开玩笑一样。

    但是,记者那笃定的语气和神色,显然不像是开玩笑。

    他虽然年轻,但是出身并不普通,应对这种尴尬的局面也丝毫不慌,知道自己保持沉默就足够了。

    但是,记者却不会放过他:“这次,华夏的谦选手唱了一首英语摇滚,很多北美的观众听了都表示很喜欢,亚当你听过吗?”

    亚当摇头,如实回答:“没听过,我很忙。”

    记者:“那你觉得,谦选手会有威胁你和其他赛区种子选手的实力吗?”

    亚当的脸上依旧自信和骄傲,微笑着说道:“我听说,华夏那边的好声音在比原创能力。我想,他们搞错了方向,这里是好声音,不是好原创。谦选手的实力,我并不清楚。但是他之前没有一次排在前十,这足够说明他的实力不行。而且,原创很容易被观众不理解,支持者更少。”

    “我并不觉得他有资格威胁我,如果他能来北美参加世界赛,我会让他们华夏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唱歌,什么是真正的实力!而不是靠着花里胡哨的东西博取眼球。”

    亚当为了挽回刚才的尴尬,目光正对着镜头,伸手指着镜头说道:“我,亚当,在北美等着你们,挑战者们。”

    亚当的语气和表达的意思,俨然是将自己当做了王座上的人物,其他去北美参加世界赛的选手,都是挑战者。

    极其的自信和狂妄。

    记者问到:“亚当,你是说,你已经预定了世界冠军吗?”

    亚当神色自信地反问:“为什么不呢?还有人可以威胁我吗?或许有人对我有威胁,但是一定不是在亚洲。”

    记者想了想,虽然他想挑事儿制造新闻,但是却也不认为华夏选手有资格威胁亚当,哪怕是那位岛国令人惊艳的女选手中森美雪,他觉得在亚当面前也显得很普通。

    亚当已经被北美诸多媒体冠以第一届世界好声音冠军的称号,似乎他已经在全球总决赛上击败了所有人。

    同时,亚当也被许多媒体称作是最近十年来,在唱歌领域天赋最令人惊艳的年轻人,将来有可能会成为一位划时代的歌手,是真正将实力派和偶像派都做到极致并且融合在一起的新人,未来非常可期。

    所以,亚当的确有自信和狂妄的资本。

    至于那位华夏选手,记者也觉得没资格威胁亚当,这一次的表现或许只是一时的运气,恰好创作了一首得到认可的英语歌曲罢了。

    在唱歌领域的硬实力上,差距依旧很大。

    记者也顺着说道:“那肯定不在亚洲,很期待你在世界赛上的表现。那么,你怎么评价这周的华夏谦选手有可能拿下世界第一呢?”

    亚当耸耸肩:“你也说了,只是有可能。他还没有拿下这周的世界第一。而且,就算他偶然拿下了一次世界第一的排名,也不能说明什么。谁还没有好运气的时候呢?等他冲出华夏,来到北美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有多么渺小。”

    记者微笑:“我想,你说的很对!”

    两人一唱一和。

    采访已经结束。

    这段视频也在油管网站上,并且播放点击以及留言数量都非常高,千万点击,超过十万发言数量。

    下面的留言绝大多数也是支持亚当的。

    “亚当说的很对,或许有威胁亚当的选手,但是肯定不在亚洲。我看过几场华夏的比赛,唱歌实力太弱了,没有爆发力,没有力量感,也没有长气息的炫技,他们几位种子选手竟然在比原创,简直不能理解。”

    “亚当自带后期音效,华夏和岛国的选手怎么比?阿三国?算了吧。所以,亚洲选手只是来北美旅游的,我们会好好招待他们的。我很期待法国的苏菲选手……”

    “岛国的中森美雪长的很漂亮,唱歌也很有感情,但是比格林都差一档,更别说是亚当了。”

    “难道我们不应该为格林遗憾吗?她实力那么强,只是因为和亚当一个赛区,所以可能没有资格参加世界赛了。”

    “你们听过华夏的谦选手唱的thephoenix吗?这首歌简直好听到爆炸好吗?没听过就在这里叫嚣,你们真无知。”

    “你们的确应该去听听谦选手的thephoenix,我专门下载了华夏软件千千静听,还充值了一美元,就是为了下载这首歌,非常好听。”

    “难道不是北美赛区已经预定了冠军吗?我认为,北美赛区的冠军,就是世界冠军!”

    “这个谦选手的演出视频那么高的点击,超过亚当很多,是不是官方给刷了数据?就为了捧一个对手和亚当对立好炒作话题吗?”

    “华夏好声音都唱原创歌曲吗?因为他们没有好歌可以选了吗?”

    …………

    王谦和秦雪荣一起看了一些留言,就随手关掉了视频。

    北美这些年反智主义流行,自大已经是他们的本能。

    所以,王谦丝毫不奇怪这些言论,也没有生气。

    只是……

    秦雪荣有些生气:“这些人都没听过你的歌,就在这里说你,真是不可理喻,一群键盘侠。你觉得这个亚当的实力怎么样?”

    王谦看着秦雪荣,无奈笑了笑,然后点开了亚当的演出视频。

    说实话,他前面只是粗略看了看,也没仔细看这期亚当的演出视频,所以他也不会轻易评价。

    不然,那样他就和亚当一样狂妄了。

    不过,他之前看过亚当的演出,实力的确强悍。

    而这期亚当的演出,唱的依旧是一首比较经典的老歌,编曲方面稍加改编,变得更加的现代,加入了很多电子乐元素。

    亚当一开嗓子,就仿佛自带后期混音效果,非常具有冲击力,气息的爆发力也绝对冲击耳膜。

    技巧也流畅自然,在实力上的确是独一档的存在。

    唱歌爆发力方面,欧美歌手几乎都是压制亚洲歌手的。

    这一点,无可置疑。

    流行音乐领域里,亚洲歌手,尤其是华夏歌手里,大多都是走的抒情路线,唱歌婉转缠绵,或是娓娓道来,即便是快节奏歌曲,也没有很强的爆发力。

    而欧美的实力派天后天王级歌手,不管是唱什么歌,大多都喜欢一开嗓就一鸣惊人,令人惊艳。

    王谦记忆中的那几位都是如此,如玛丽亚凯莉,惠特妮休斯顿,席琳迪翁,迈克杰克逊等等……

    几乎都是这类代表。

    一听就停不下来。

    最近十几年的新生代实力派歌手,虽然融入了大量电子元素,但是那嗓子和肺活量同样都很强。

    这位亚当,也有类似的实力天赋。

    简直天生就是为唱歌而生的。

    同一首歌,有些人唱的就一般,有的人唱出来就会很好听。

    这就是天赋!

    亚当就有这样的天赋。

    他唱的这首歌虽然经典,但是却不是很火的老歌,当年最火的时候也没有登上公告牌前十,算是一首比较普通,却又有一些代表意义的经典老歌。

    但是,他唱出来却是极其的好听,比原唱更好听,让这首歌焕发了第二春,现在在北美火了起来,或许会比当年发布的时候更火。

    王谦听完,心中再次赞叹这位亚当的实力的确强。

    他或许需要发挥出全部实力,才有资格与其一较长短。

    秦雪荣看完,也有些担忧地看了王谦一眼。

    她也能听出,这个亚当的确实力强大,在纯粹的唱歌实力上,比王谦在之前好声音舞台上表现出的更强。

    但是,秦雪荣很支持地说道:“也就这样吧,我没觉得他唱的多好听。”

    王谦揉了揉秦雪荣的头发,再次笑了笑,他知道以秦雪荣的音乐底蕴,肯定能听出其中的差距。

    但是,为了支持他,秦雪荣放弃理智。

    这样的女人,是爱他爱到骨子里的。

    “没事,等我上国际赛的时候,好好收拾他。”

    王谦也顺着秦雪荣说道。

    秦雪荣:“嗯,用北美的话说,踢他的屁股。”

    两人都笑起来。

    这时,姜煜和慕容月走了出来。

    姜煜急匆匆地出门了,对王谦和秦雪荣说道:“我妈到楼下了,我去接一下,你们准备一下。”

    王谦和秦雪荣两位地主急忙起来,将房子稍微收拾了一下。

    这房子终究有段时间没常住了,所以显得比较脏。

    慕容月也帮了一把手,一边帮忙还一边问道:“王谦,你写给萧冬梅和俞景若的作品,到底是什么?”

    刚才慕容月就在网络上搜索这类消息,但是都是同样提问想知道的,没有找到一个回答的,可见那两位得到作品的都没有想过发布出来分享。

    王谦一边擦桌子,一边说道:“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慕容月眼睛一亮:“你等下就写?”

    王谦:“嗯,等下写吧,免得你老惦记,晚上会睡不着觉。”

    慕容月的好奇心是绝对的重。

    这一点,王谦很清楚,如果不告诉她,这丫头离开这里肯定还会一直惦记在心里,晚上可能真的会睡不着。

    刚好,休息了一会儿,状态正好。

    王谦打算等下就写出来,挂在自己的房间里。

    虽然,不会发表出去。

    但是,作为自己搬运过来到这个世界的作品,王谦也想写下来留存一份。

    总不能他这个原作者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吧。

    没一会儿。

    姜煜带着三个人走了上来。

    何朝惠,以及一位老者,和一位中年男子。

    何朝惠走在后面和姜煜一起扶着那位拄着拐棍的老者,后面的中年男子走路也落后老者一步。

    显然,这位老者地位很高。

    一进门。

    王谦和秦雪荣,慕容雨三人都站在门口迎接,表示地主之谊。

    先走进门的老者身穿一身中山装,雪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干净的脸上满是皱纹,但是能看出平时休养的很不错,精神头十足,修长的双手十指也有些苍老了。

    老者一进门,就看着王谦,目光之中有一些审视和欣赏,然后缓缓深处苍老而修长的右手,对王谦说道:“王教授,你好,老头子冒昧来访,希望没有打扰你。”

    王谦伸手和老者握了握手,带着尊敬地说道:“前辈言重了,进来坐吧。”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能让何朝惠和姜煜如此尊重的,肯定是前辈没错了。

    而且,刚才姜煜给他悄悄打了个眼色。

    王谦也表示接收成功。

    老者轻轻点头,走进了屋子。

    何朝惠对王谦介绍道:“王教授,这次来的唐突,见谅。这位是我的老师,央音退休的钢琴系老教授,国家乐团的退休钢琴家,李希言教授。这位是我的领导,央音副校长陶知善。”

    王谦马上再次和李希言握手:“李教授您好。”

    然后和陶知善握手:“陶校长您好!三位请坐……”

    伸手邀请三人坐下来。

    秦雪荣迅速给几人倒上茶水。

    等李希言坐下了,陶知善和何朝惠才坐下。

    很显然,李希言不只是一个退休教授那么简单。

    刚坐下。

    李希言直接看着王谦说道:“王教授,你在魔音的课,我已经看过了。非常精彩,可惜错过了,没能在现场听你的课,没能现场听你弹奏野蜂飞舞和将军令,真遗憾。”

    李希言的脸上满是遗憾,看着王谦的目光更加的欣赏了:“我没想到,我临到老了,还能见证你这样一位天才在华夏出现。我听说朝惠要来见你,我临时起意,让她带我一起来了。”

    何朝惠轻声说道:“王教授,我这次着急来见你。目的很单纯简单,就是想亲自邀请你到我们央音上几节课,大家对你的钢琴曲都非常喜欢,想听你讲讲。看你安排,什么时间都可以。”

    浙音,魔音都讲过了。

    轮也轮到央音了。

    不过,这话何朝惠没说出来。

    因为,那样显得央音太卑微了。

    毕竟是世界前五十的古典音乐名校,该有的架子还是要有的。

    陶知善开口说道:“王教授,我这次来是代表了上面的意思。上面部里正在讨论,将你的几首曲子加入到正式钢琴教材里的可能。我这次来,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王谦轻轻点头。

    而姜煜,慕容月,秦雪荣三人都不敢坐下,乖乖滴站在王谦的身后。

    王谦看着何朝惠开口说道:“去央音讲课的事情,我肯定答应,这是应该的,毕竟我也是央音钢琴系的教授。不过,具体的时间肯定要延后,具体什么时间,到时候再说。可能要到下学期去了。”

    何朝惠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失望,尝试地说道:“王教授,据我了解,你最近是有时间的,距离你下次演出,至少有半个月左右的休息时间。最近可否去京城一趟呢?我们学校会给你安排好一切,最多耽误你一天的时间。”

    王谦稍微想了一秒钟,还是摇头了:“抱歉,何主任,这个真的不能,等我专心忙完好声音的事情再说吧。我先争取去世界上参加国际赛,你也不想我在国际赛上拉跨,丢华夏的人吧?”

    今天这堂课讲下来,王谦就想好好休息一下,下次讲课必须越久越好。

    他有预感,下次讲课肯定会更累。

    所以,他肯定不答应这几天就去。

    何朝惠苦笑了一下,这个大帽子扣下来。

    谁敢说个不字?

    何朝惠当下沉默了,眼神看向姜煜,姜煜则是撇过头去,仿佛没看到老妈的目光一样。

    见何朝惠沉默了,王谦这才看向陶知善说道:“陶校长,关于我的钢琴曲编入教材的事情,我肯定是同意的,如果需要我授权的话,那一份授权书给我签字就可以了。”

    之前,王谦对几所学校是公事公办的,要使用的话,那就要授权费,公开透明。

    王谦不会免费给所有人使用。

    但是,对更上一层,站在国家层面来讲。

    王谦是愿意付出的。

    如果牺牲自己一点利益,能提升更多的人对音乐的兴趣。

    王谦肯定愿意去做。

    陶知善轻轻点头,语气和善地说道:“王教授,你放心,我们会给你授权费用的。这点费用,上面不会克扣你。现在,国家重视知识产权,重视原创版权,不会占你的任何便宜,该你得到的,会给你。如果你同意,上面讨论也通过的话,可能明年就会有专门的人带律师来找你。”

    “我和李教授都在讨论组里,我是投赞成票的。”

    李希言坐在那里,双手按在红木拐杖上,说道:“我也投了赞成票。王教授的这几首曲子,以我演奏了几十年钢琴的眼光来看,将来可能会成为世界传世名曲。据我了解,几首曲子在北美已经开始有了传播流行的趋势,几所北美的音乐学院已经在教了,还有一些私教机构也在尝试教了。”

    “王教授是华夏人,我们自己当然要走在世界前面,我是支持的。”

    语气一顿。

    然后李希言看着王谦认真地说道:“王教授,我来见你,其实还有一件事。”

    客厅变得安静下来。

    陶知善和何朝惠都不说话了,安静地看着李希言和王谦,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王谦被气氛感染,也严肃认真地看着李希言,说道:“李教授您说。”

    李希言的目光依旧看着王谦,说道:“本来我还想再看一段时间再说。但是,择日不如撞日,我这次来,就想邀请你加入国家乐团,暂时担任钢琴替补。”

    王谦瞪大眼睛。

    他没想到李希言竟然会提出这样的邀请……

    国家乐团!

    那可是国家级别最高的交响乐团。

    里面的每一位乐器演奏者都是世界大师级的演奏家。

    同时,这也是世界顶级的乐团。

    是以一国之力,聚集了国内几乎最顶尖的演奏大师们组建起来的国家级乐团,代表的是国家古典音乐在世界上的门面,在国外各大著名区域演出过多次,具有很高的世界知名度。

    王谦自认为自己绝对远远不够资格加入这样级别的乐团。

    次一级乐团的话……

    他觉得自己可能勉强够。

    何朝惠低声给王谦说道:“李教授现在还兼任着乐团的副团长之一,之前是乐坛的钢琴,现任钢琴也是李教授教过的学生。”

    王谦恍然,目光尊重地看着李希言,严肃地轻轻摇头:“李教授,我感谢您这么远来见我,还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李希言轻声问道:“所以,你拒绝了?”

    王谦点头:“嗯,我只能拒绝,别无选择。”

    李希言微笑:“你怕?”

    王谦也坦然笑了笑:“我很怕,我怕自己资历不够,实力不够,拖了后腿,那就给您,给大家在国际上丢脸了。”

    姜煜和慕容月,秦雪荣三人都俏脸上出现一丝焦急,真的想自己替王谦答应下来。

    加入国家乐团,这是姜煜最高的理想。

    可惜,她知道自己这辈子估计没啥希望了。

    一旦王谦加入了国家乐团,在古典音乐领域的地位瞬间就会不一样了。

    李希言轻声说道:“我亲自来邀请你,自然是认可了你的实力。至于资历什么的,以后再慢慢积累就是了。我和团里几位通了气,他们都同意了我的邀请。”

    停顿了一下,李希言继续说道:“我研究过你的每一首曲子,现在我心里还在研究你的野蜂飞舞和将军令。我能感觉到,你的才华极其惊人,你在钢琴演奏上,已经不输给我当年最巅峰时期了。不论是实力还是才华,你都是最佳人选,而你的年轻,我觉得恰好是你的优势,将来你可能还会有更高的成就,这也是乐团需要的。”

    陶知善点头赞同地说道:“的确,王教授在钢琴演奏上的实力,已经是世界顶级,加入国家乐团是足够的。”

    王谦稍微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了。

    他可以在几所大学讲讲课,刷刷学术知名度。

    因为即便是那样翻车了,也就是他自己丢丢人,几所学校损失一点声誉。

    大不了以后自己不混音乐圈子就是了。

    后果是他能承担的。

    可是……

    加入国家乐团,可就不允许翻车了。

    一旦翻车。

    王谦觉得自己背不起那口锅。

    一个不好,他就成民族罪人了。

    所以,王谦摇头说道:“李教授,陶校长,谢谢你们对我的认可。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够资格。或许,再等十年八年的,我会考虑答应下来,现在嘛,我真的不敢答应。”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八年,王谦都没有认真的去做过什么事情。

    而让他专心练习几年钢琴的话,他有那个自信去国家乐团。

    现在,他是真的不敢去。

    李希言看着王谦,略带严肃地问道:“你确定现在拒绝?以后,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不知道还能活几年,我走了之后,那几位没我这么重视年轻人。现在团里的几位年轻人,都是我邀请来的,你不需要担心因为年轻被排挤打压,我还活着,就不会有。”

    何朝惠帮腔说道:“王教授,你可以先答应下来,不参加演出,慢慢积累资历和实力,以后再参加演出。”

    王谦急忙摇头:“还是算了,真的非常感谢李教授的登门邀请。我不是怕被打压排挤,我是怕自己搞砸了,我在这里小打小闹的可以,但是在国家乐团里,我不敢。李教授,多谢您的看重,只怕我要辜负您的信任了。”

    李希言看着王谦略带失望地说道:“那好吧,我虽然欣赏你,希望你能加入进来,但是也不会勉强你。看你这么不自信,或许真的需要更多的历练和积累。自信,是乐团每一位演奏家都必须有的精神面貌。”

    王谦点头:“是是是,多谢李教授教诲,我以后会锻炼自己的。”

    李希言依旧说道:“好吧,如果哪天想通了,有自信了,可以联系我。”

    王谦感激地回答道:“谢谢李教授,谢谢。”

    李希言只是轻轻点头,然后不再说话。

    三个人,三件事。

    都说完了。

    王谦当下说道:“晚上我请三位吃饭吧,尽尽地主之谊。”

    何朝惠和陶知善都看向李希言。

    李希言摇头:“算了,不麻烦你了,我要去魔音逛逛,见见老朋友,在那边吃饭吧。”

    何朝惠也顺势说道:“王教授,不麻烦你了,下次来京城,我请你吃饭吧。”

    陶知善也微笑着说道:“对对对,下次王教授来京城,我们请客。今天呢,我们就先告辞了。”

    王谦:“再坐坐休息一会儿吧。”

    何朝惠:“不了,我们去魔音还有些事情。我们先来见你了,现在谈完了,魔音那边还在等我们。”

    何朝惠的潜意思是说:你比魔音重要!

    王谦笑了笑:“那好吧,李教授,陶校长,何主任,你们慢走……”

    姜煜突然开口说道:“李教授,陶校长,何主任,王教授等下要写几幅书法,是他今天在魔音写的新作,还没有对外公开发表过,你们不留下来看看吗?我记得,李教授的书法也很好的。”

    姜煜从小就认识李希言,知道李希言除了音乐,唯一的爱好就是书法了,所以此刻出言提醒了一句,想让李希言留下来看看王谦的书法。

    她也不知道是为了李希言,还是为了王谦……

    王谦楞了一下。

    而正其身准备离开的李希言也楞了一下,然后再次坐了回来。

    陶知善和何朝惠两人已经准备去扶着李希言,此时也重新坐下。

    三人再次一起看向王谦。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