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侯〕〔天王殿〕〔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都市之仙帝归来〕〔我真的长生不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八年才出道 181.第二位瘦金体书法大师?我现在就想得到你!(求订阅)
    李希言看着王谦略带期待地说道:“哦?王教授正准备挥毫泼墨?前段时间,我听圈子里流传,现在华夏书法圈子出现了一个了不得的新人,年纪轻轻,就已经自创一种书法字体,并且美观而潇洒写意,已经凝聚出了大师级神韵”

    “后来我才知道,那位新人就是王教授。我就专门研究了王教授的瘦金体字体,的确是非常好的一种书法字体,我最近也练习了一段时间,可惜年纪大了,力不从心。”

    “今日竟然能得见王教授亲自挥毫,真是一大幸事。”

    陶知善微笑着说道:“李教授还是京城书法协会的副会长。”

    好嘛。

    国家乐团的副团长,还是京城书法协会的副会长,还有啥?

    能去部里投票,估计还有什么体制内的身份……

    王谦反正不敢去问了。

    不然,他就知道的太多了。

    李希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就是闲职,我好几年没去过协会参加活动了。倒是听说,最近书法协会很活跃,都在讨论你的瘦金体书法字体,意见分歧很大。王教授你的出现,让本来一潭死水的文坛,都变得活跃了起来。”

    李希言是京城文化圈子的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所以也有资格说这个话。

    王谦的几首古诗词作品,以及几首现代诗作品,还有瘦金体书法作品,都让已经沉寂十几二十年的文坛,变得很是活跃,几乎大家都在讨论和他有关的事情,争论不止。

    王谦已经反应过来,瞪了姜煜和慕容月一眼,两人一幅很是乖巧地站在那里不说话。

    “哦?李教授过奖了。我看到一些评论,我的书法争议很大。支持我的人不多,但是贬低我的人数都数不清楚。”

    王谦很是谦虚地说道:“我还年轻,距离大师还远。”

    李希言:“时间终究会证明一些事情,今天我就亲自看看王教授的瘦金体书法,回京城了,我也好给书法协会的朋友们聊聊。”

    王谦站起来微笑道:“那我就献丑了。”

    秦雪荣和姜煜,慕容月三人迅速将餐桌收拾出来,铺上一层实木板,再将王谦的笔墨纸砚拿了出来,一一摆放好。

    磨墨的活儿,肯定是秦雪荣亲自来。

    姜煜和慕容月小心地将王谦的纸笔都准备好。

    一切就绪。

    王谦对着李希言,陶知善,何朝惠三人微笑点头致意,然后才走了过去。

    李希言和陶知善,何朝惠三人这才起身跟了过来,站在桌子跟前都不说话,就这么认真地看着。

    何朝惠最是随意,因为她对书法没什么兴趣,本身也不会什么书法,只是略带好奇和期待王谦的书法表现会不会得到李希言的认可。

    而李希言和陶知善可都是京城文化圈子里站在上层的人物,李希言更是书法圈子的老前辈,两人对王谦的认可,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京城文化圈子对王谦的一些看法。

    所以,姜煜才刻意提及此事,想让王谦当众写书法作品。

    李希言和陶知善两人看的最是认真。

    瘦金体书法,这两天在网络上最是火爆,他们都关注到了。

    因为,王谦在微博上赠送书法的活动引起的巨大关注度,即便是平时不怎么上网的人,都听到周围的人提及。

    而且,王谦的书法还引起了粉丝之间的出价争抢,传出卖出超过两百万超级天价的新闻。

    这简直是当代还活着的书法大师当中不可能出现的超高价格。

    所以,李希言和陶知善都想近距离地亲眼看看。

    王谦的书法水平到底如何。

    瘦金体书法字体究竟有何之美?

    只见。

    王谦拿起毛笔,没有直接写,而是站在桌子跟前,心中不断的酝酿两首卜算子咏梅的内在意境,以及一个个瘦金体字体当中的韵味。

    书法字体要具有精气神,就要书法大师真心的集中精气神去投入其中。

    像那种花里胡哨的所谓大师,除了卖丑,没有任何书法精神,写出的字更是丑陋不堪,最多就是只得其形。

    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

    王谦的精气神逐渐变得潇洒飘逸起来,仿佛世外高人一般,而且身上还有一股寒冷的孤傲。

    仿佛世外高人,又好像是冬天在冰雪中盛开的冬梅……

    李希言和陶知善都是深谙书法之道的,尤其是李希言更是练习书法三四十年,一只脚已经踏足大师级门槛,只是一直没能踏入这道门。

    所以,两人此刻心中都稍微震撼。

    因为,这正是他们两人都追求向往的境界。

    这就是大师级的书法境界。

    李希言已经琢磨了十几年,都没能真正的踏足这一境界。

    陶知善则是距离更远,虽然这辈子都不可能达到了,但是依旧向往。

    现在……

    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却是有着极其浓郁的精气神气息,融入到书法当中。

    李希言原本因为年老而有些浑浊的双眼之中,这一刻也绽放出了慑人的精光,目光炯炯地盯着王谦,注意着王谦的一举一动,以及身上每一个神态的变化。

    他在这一刻将王谦当做了一位老师,正在用心的学习老师的言传身教。

    王谦手中的毛笔轻轻地在砚台上蘸墨,动作自然写意,仿佛拿着一把浮尘,要拂去这尘世间的烦恼一般,每一笔都随心而动。

    然后,王谦神色专注,整个人都与毛笔融为一体。

    毛笔落在白纸上的时候。

    仿佛,不是毛笔在动。

    而是王谦整个人都在动。

    卜算子,咏梅。

    此刻。

    大家已经没有注意王谦所写的内容是什么了。

    即便是刚才一直好奇想知道内容的慕容月和姜煜两人,这一刻都被王谦身上的气息所吸引乃至是着迷,根本没注意写的内容,只是看着王谦,以及王谦落笔时写下的一个个文字,似乎那其中有着极其美好的事物。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第一首卜算子咏梅,王谦一气呵成的写完。

    每一个字,都是他用自己的精气神浇筑而出。

    所以,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潇洒如风,瘦而美,一个个都如得道高人一样孤傲寒冷。

    写完。

    王谦休息了一下。

    将毛笔放在砚台上,活动了一下浑身上下的关节肌肉。

    虽然,仅仅是站在那里弯腰写字。

    但是,王谦却是感觉自己像是连夜搬砖干了一晚上一样的疲惫劳累。

    而房间内依旧安静无比。

    没有人说话。

    李希言住着拐杖,整个人的精神都显得很亢奋,双眼依旧一眨不眨地盯着王谦所写下的瘦金体文字。

    陶知善同样如此,眼神之中有些震撼。

    他们之前都看过如吕春湖和唐河鹏等人对王谦的极致推崇,将王谦评价为近现代书法第一人。

    他们虽然没有像某些人一样站出来喷吕春湖等人,但是心中也是不以为然的,觉得言过其实。

    可是,现在亲眼看王谦写完一幅书法之后。

    他们才知道,或许,吕春湖等人说的是真正的心里话。

    王谦稍微休息了十几秒,调整了一下状态之后,就再次拿起毛笔,蘸墨水之后,迅速进入状态。

    继续写下第二首。

    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依旧是一气呵成。

    王谦已经彻底掌握了大师级书法境界的实力。

    所以,写的越来越熟练轻松。

    但是,消耗依旧不少。

    写完。

    王谦的额头都出了一层汗珠。

    秦雪荣看的心疼,见王谦放下毛笔了,才迅速拿起提前准备好的毛巾,轻轻的擦了擦王谦额头的汗,眼神满是担心和心疼,很想说出让王谦休息不写了。

    但是,她知道还没结束。

    如果只是姜煜和慕容月、何朝惠当观众,秦雪荣刚才第一首写完就可以立马让王谦休息了,等一两小时再写,或者过几天再写都可以。

    可是,现在还有李希言和陶知善这两位京城文化圈子的大佬在场,秦雪荣就不敢擅自决定了。

    李希言和陶知善已经从震撼当中逐渐回过神来。

    不过,李希言似乎更加激动了,右手都有些颤抖。

    因为,他看着王谦写字的时候,似乎领悟到了一些大师级书法境界的东西。

    如果,这次他回去能消化理解,融入自己的书法当中。

    说不得。

    他能在晚年成为大师级书法家,圆了他的一个梦想。

    本身就是大师级钢琴家,还是乐团指挥家。

    再成为大师级书法家的话。

    李希言感觉自己这辈子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哪怕,他立刻去世。

    他觉得自己也是含笑而去的。

    李希言刚想轻轻鼓掌。

    陶知善也刚想开口称赞王谦的书法。

    却是见王谦写完第二首卜算子咏梅,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秦雪荣将这张写完书法的白纸拿起来放在另一边晾起来,再次铺上了一层白纸。

    所有人都是满脸疑惑!

    还有?

    不是据说只有两首作品吗?

    秦雪荣看了几人一眼,看出大家的疑惑,低声解释道:“这两首咏梅,是王谦当时写给萧冬梅的,看到萧冬梅有感而发。另外还有一首……”

    大家恍然。

    姜煜和慕容月以及何朝惠三个女子更是对萧冬梅产生出一丝羡慕嫉妒的情绪来。

    这两首古词咏梅作品,明显也是佳作级别,几乎不比她们知道的其他古人写的咏梅作品来的差。

    以后,说不得也会流传下去。

    那么,这两首作品的来历也会成为一段佳话。

    萧冬梅,或许会因此而被后人所铭记。

    历史上,有不少人因为被大文豪的作品所书写,从而成为千古名人,甚至比一些影响历史走向的大人物更有知名度。

    这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

    对普通人而言,青史留名的机会是绝对的千载难逢。

    就连李希言和陶知善也因此露出一丝羡慕的情绪,不过随后就消失了,他们都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

    并且,王谦此刻调整呼吸状态,稍微休息了一分钟左右,再次拿起毛笔。

    蘸墨!

    挥毫。

    比前两次更加的顺畅而迅速。

    但是,写出的瘦金体字体更加的具有飘逸的精气神神韵。

    那一个个书法字体,和此刻的王谦简直融为一体,字体和王谦几乎一模一样。

    这就是传说中大师级书法家真正的顶级境界。

    人如其字!

    字如其人!

    很多人都说,见字如见人。

    但是,实际上这是需要顶级书法家才能达到的境界,将自己的精气神和人生理念融入字体当中。

    这是何其的艰难?

    寻常人练字,都是照着字帖练,怎么可能做到字如其人的境界?

    只是大多数人从字体的工整程度来判断一个人的喜好以及性格而已,觉得写字好看的人人品也好,写字不好的人人品不好,这是很武断粗糙的想法,也并不是真正的字如其人。

    想练出工整的字体,只需要花些时间,有点耐心的人基本上都可以做到,但是这样的字是不能代表其人所蕴含的精神的。

    王谦现在是真正的做到了字如其人,人如其字。

    人,潇洒飘逸。

    字,同样潇洒飘逸。

    超然世外。

    瘦而美。

    美而隐。

    越看越美。

    所有人这一刻都不敢出声,甚至连呼吸都刻意的降低了,生害怕打扰到王谦,或者是害怕打扰到那一个个似乎要活过来的书法字体。

    一双双眼睛都瞪大了看着那从毛笔之下钻出来的瘦金体字体。

    清平调。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笔一划,随意自然,仿佛高山上留下来的水,其流经的痕迹自然而然,没有任何刻意的痕迹,浑然天成,是大自然的选择。

    王谦的字体,此刻也是这种的表现,每一笔仿佛都是自然的结果,没有多少人为的痕迹。

    写完。

    王谦放下毛笔,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仿佛身体被掏空。

    秦雪荣没有其他几人那么投入,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王谦的身上。

    所以,当王谦放下毛笔的时候,她立刻上前一步,一把扶住了王谦的胳膊,满脸的关切。

    姜煜和慕容月也马上清醒过来,一起来帮忙扶住了王谦,三人两前一后帮忙将王谦扶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秦雪荣再次拿着毛巾给王谦擦擦汗。

    姜煜则是端着水杯,亲自将水杯递到王谦的嘴边,眼中也闪过一丝心疼,动作很是小心翼翼,害怕伤害到王谦。

    慕容月的脸上也有些心疼,双手轻轻的揉着王谦写字的胳膊,低声嘟囔道:“累了,你就别逞强继续写了,下次再写嘛。”

    三人,这一刻仿佛都成为了王谦的女朋友一样。

    这让王谦都有些愣住了。

    这三个,干嘛呢?

    王谦本能的喝了一口姜煜递过来的水,看了姜煜一眼。

    姜煜立刻清醒过来,马上脸红的起身端着水杯离开了。

    慕容月揉着王谦胳膊的手也停顿下来,轻轻咳嗽了一声,起身去了桌子跟前,和李希言三人一起欣赏王谦的三幅书法。

    秦雪荣瞪了两个发小一眼,然后使劲揉了揉王谦的头发,又轻轻揪了一下耳朵,再次去给王谦倒了一杯水,塞到王谦的手里,让他自己喝水。

    这时。

    李希言和陶知善两人转过身看,从那幅书法上移开视线,目光看向王谦。

    陶知善对王谦竖起了大拇指,赞叹地说道:“我之前听说有人评价王教授为当代年轻书法家第一人,是近几百年来第一个开宗立派的书法大师,我当时是嗤之以鼻的。今日一见,我才知道是我见识狭隘了。”

    “王教授这一手自创的瘦金体书法,让我大开眼界。难怪能引起上百万人哄抢,每一个字都是难得的佳作,人如其字,字如其人,其中的自然神韵,让我向往。”

    “非常厉害。”

    陶知善虽然没有如李希言一样练习书法几十年,但是也闲暇时候偶尔也练练书法,陶冶情操,所以书法水平还算可以,而见识水准却是极高,家里收藏了不少近现代书法大师的作品,古董级别的书法作品也有一两个。

    所以,他的高评价极其难得,也具有一定的权威性。

    李希言直接对着王谦轻轻鞠躬。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

    王谦和秦雪荣更是急忙上前伸手扶住了李希言,承受不住这大礼,更是害怕李希言的身体坚持不住,在这里出个意外,可就罪过大了。

    “李教授,您这是干什么?我受不起,受不起!快起来,您快起来……”

    王谦急忙说道。

    陶知善和何朝惠几人也都是震惊疑惑地看向李希言,然后都迅速上来一起搀扶李希言。

    毕竟,李希言可是和他们一起来的,如果在这里出个好歹,他们回去可都没脸见圈内的人了,对其家人更是不好交代。

    李希言神色郑重地看着王谦,顺势站了起来,重重地说道:“王教授,我这辈子也见识过不少书法大师现场挥毫,但是唯独你让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意境。让我受益匪浅,这次回去,说不定过段时间,华夏就要再多一位书法大师了。”

    “而这,都是拜教授今日所赐,我李希言,即便以后进棺材了,也可以含笑而去了,多谢了……”

    李希言最后对王谦诚恳地说了一声谢谢,语气之中有着激动的情绪。

    大家这才明白为何李希言的情绪会一下子变得如此激动。

    原来……

    是在王谦的书法意境影响之下,李希言领悟了书法大师的境界。

    打破了阻碍李希言十几年的那层障碍!

    这换做任何一个真正热爱书法的书法家,都会激动的,而且也一定会对王谦感激不已。

    这在古代,就是授业之恩。

    朝闻道,夕死可矣。

    李希言此刻就有这种感觉。

    陶知善和何朝惠都没想到,这次带李希言过来,竟然会有这样的收获,都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王谦却是急忙说道:“李教授,您千万别这样说。您能领悟更深层次的书法境界,那一定是您的积累足够多,我能帮上的很少。您别这样,我承受不起。”

    李希言拍了拍王谦的手:“你这是谦虚过头了,王教授。谦虚是难得的品质,但是有时候也会是一种枷锁限制。”

    王谦笑而不语。

    几人再次坐下来,寒暄了两句。

    然后,才注意到了王谦三首作品的内容。

    李希言说道:“王教授所写的两首咏梅,都是难得的佳作,我见过萧冬梅,这两首作品和她的确很契合。萧冬梅这丫头,肯定恨不得把这两首作品珍藏起来。这首清平调,写的很美,想来那位女子一定是仙女一样的人物吧?”

    秦雪荣轻声说道:“她叫俞景若,也是北影毕业,和王谦是老同学,的确像是仙女一样的。”

    李希言眼睛一亮:“哦?是景若?那的确是了,这首诗倒也和她非常契合。这孩子从小就性子清冷,长大去学了表演,我也没想到。前两年还见到她了,远看的确像是下凡的仙女,可惜年纪大了,还没有成家。”

    王谦稍微惊讶:“李教授认识俞景若?”

    李希言点头:“见过几次,我和她爷爷是至交好友。”

    王谦不再多问了。

    他对俞景若的家里不想多问。

    李希言也是点到即止,没有多说。

    几人再次欣赏起了王谦的这三幅书法。

    一幅比一幅更具神韵。

    这也是王谦状态精气神的不断积累结果,到最后一副清平调,就是巅峰。

    但是,这也是王谦的极限了。

    写完清平调,差点站立不稳,再多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了。

    或许后面几天,他都不想动笔了。

    陶知善和何朝惠都看着三幅书法,神色蠢蠢欲动,欲言又止,两人都想要这三幅书法当中的任何一幅拿回家收藏。

    陶知善本身就鉴赏能力顶级,而且本人也喜欢书法,所以非常喜欢王谦的书法作品,并且心中也笃定,将来王谦的书法作品肯定会成为价值极高的收藏品,现在收藏一两副,可以充实自己的收藏库。

    他不图钱,图的就是自己收藏库里的文化底蕴,简单地说,就是以后可以在圈子里凡尔赛一把。

    而何朝惠,则是看着李希言如此推崇王谦的书法,所以也想收藏一幅挂在家里,也是为了提升自己家里的文化底蕴。

    但是,两人都不好开口。

    因为,他们这次来找王谦,本身就是有求于人的。

    现在临走了,还拿东西走?

    那脸皮就太厚了。

    至于李希言,虽然也想要王谦的三幅书法,但是他绝对不会开口。

    因为,他觉得自己在王谦的影响下,踏出临门一脚,夸过这道门,领悟出了大师级书法境界,已经是天大的收获,心中已经欠下了王谦天大的人情。

    还要王谦的书法作品?

    李希言自认为还要老脸,所以直接熄灭了心中的想法,只想回去好好沉淀领悟练习一下。

    而且,他觉得,自己对王谦的瘦金体书法也有了深层次的领悟。

    毕竟,他是观摩王谦写瘦金体书法领悟出的书法意境,本身就受到了王谦瘦金体精气神的影响,所以将来他真正踏入大师级书法境界之后,也会自然而然慢慢的写王谦的瘦金体书法,因为这就是他领悟到的精气神。

    或许,他将来就是瘦金体书法领域内的第二位大师级书法家。

    秦雪荣仿佛没有看到陶知善和何朝惠的表情,自顾自地将王谦的三幅书法作品小心翼翼地收起来,打算后面找人装裱起来,作为自己和王谦的收藏品。

    这下子,陶知善和何朝惠两人都略显失望,但是也收起了心思,喝了一杯水,又聊了两句,就向王谦提出告辞了。

    他们还约了魔音的人谈事情,现在已经时间不早了,必须得尽快赶过去。

    李希言经过刚才的兴奋之后,现在有些疲惫,被王谦和姜煜两人搀扶着下楼,送上车。

    王谦对着三人挥手告别。

    李希言对王谦说道:“王教授,下次来京城,来我家里坐坐。你的瘦金体书法,我非常喜欢。下次我也请你指点一下我的书法。”

    陶知善也说道:“今天我大开眼界,王教授年轻一代书法第一人的地位,实至名归。”

    何朝惠地位最低,只是微笑着对王谦点头,轻声说道:“王教授,期待你下次来访央音。不过希望你提前和我沟通一下,我会给你安排好一切。”

    王谦满口答应下来。

    反正,他到时候都要去京城,那就都答应下来呗。

    债多不愁。

    虱子多了也不管痒不痒了。

    送走了三人。

    王谦四人都有些累了。

    但是,慕容月和姜煜两人也顺势告辞。

    她们可不想留下来当电灯泡,王谦的房子没有别墅那么大,她们能躲避的空间也不够,所以索性告辞,去原先的别墅住了。

    秦雪荣亲自去送她们。

    王谦一个人先回到自己房子休息一下。

    所有人都走了……

    王谦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由。

    一切都随风而去。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好像回到了以前单身的时候。

    王谦闭上眼睛,慢慢地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今天,他实在是太累了。

    又是讲课,又是写书法作品,都是极其耗费心神体力的事情。

    不知道睡了多久。

    王谦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和秦雪荣有些像……

    但是……又不是雪荣!

    比秦雪荣更多了一些书香气息的沉淀和一丝女强人的独立气质。

    是……

    秦雪鸿?

    王谦立刻清醒过来。

    瞪大了眼睛,看清楚了坐在沙发跟前,自己面前,一只手正轻轻揉着自己脸颊的人影。

    正是秦雪鸿。

    秦雪鸿身穿灰色风衣,里面穿着白色衬衣,头发随意扎在头顶,变成简单的丸子头,知性美丽的脸庞上带着笑容,看到王谦醒了,笑道:“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王谦点头:“雪鸿姐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进来的?”

    秦雪鸿眼睛一眨不眨地继续看着王谦的脸:“我刚来,上次问雪荣要的钥匙。我偶尔会过来你这里住几天,在小房子里找找生活的灵感。”

    好家伙,大别墅住的没灵感,来一百多平的小房子找灵感,体验小老百姓的艰苦?

    可是,房子也是几百万的,不算小老百姓的生活了……

    不自然的开始了凡尔赛文学表演。

    王谦哦了一声。

    秦雪鸿继续看着王谦:“我知道,是雪荣追的你,是吧?”

    王谦想了想,点头。

    秦雪鸿笑了笑,略带遗憾地说道:“如果是我先认识的你,我也会追你,而且不追到,我不会罢休。这一点,我和雪荣很像,我们姐妹两都随我爸,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成功。想要什么,就一定要想办法得到。”

    “我现在很想得到你,怎么办?”

    秦雪荣的双眼带着强烈的占有欲望,直盯盯地看着王谦,一只手依旧轻轻地在王谦的脸颊上滑过。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