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八年才出道 192.你哭了吗?这是真正的音乐艺术!(求订阅!)
    !

    大家都疑惑而好奇地看着一个人提着一把吉他就上来的王谦。

    貌似……

    这一幕刚才见过?

    稍微一想。

    大家都立刻想了起来。

    陈晓雯刚才不就是这样走上来的吗?

    现在,换了一个人,却是以同样的方式走上了舞台。

    现场安静了几秒钟之后。

    主持人大吉迅速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看着王谦,拿着话筒问道:“王教授,你的队伍呢?小月,姜煜呢?其他两个人呢?”

    坐在休息室内的赵威何福林两人都是苦笑,我们不配拥有名字么?

    王谦晃了晃手中的吉他:“这不是,有一把吉他就足够了。”

    大吉继续问:“所以,王教授接下来给我们带来的作品,依旧不是摇滚吗?”

    王谦点头:“嗯,今天突然就不想唱摇滚了。刚才听了晓雯唱的这首民谣,有所感触。突然想起了之前一首诗的灵感,借着今天这个舞台,这个机会,我想把这首诗唱出来,唱给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心里最重要的人?

    一首诗?

    在这个舞台上唱这首诗?

    好家伙!

    你知道这场比赛的重要性吗?

    大吉也顺着自己的心开口问道:“王教授,你知道这是好声音年度半决赛了吧?如果被淘汰了,距离最后的总决赛只有一步之遥,那就太可惜了。你不担心吗?”

    王谦对着镜头微微一笑,也对着四位看着自己的导师轻轻点头,接着摇头回答道:“不担心!”

    大吉:“为什么呢?”

    王谦:“我很欣赏晓雯的一点就是,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输赢了,她只想表达自己的音乐态度。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我只想唱我自己的歌,唱我想唱的歌。而我的每一首歌,都是一种态度的表达!”

    “现在,我是什么心情,我就想唱什么歌!至于是输还是赢,我也不在意,唱出我想唱的就足够了。”

    王谦的话音未落。

    四位导师就立刻鼓起掌来。

    王婧喻说道:“说的太好了!”

    崔文锋也赞叹地说道:“说的好,这才是真正的音乐人。”

    秦涵和刘军华也都跟着一起鼓掌。

    他们因为刚才对王谦的疑惑和不解而自责。

    他们觉得,相比于王谦,他们都不算是纯粹的音乐人了。

    这样的境界,这样的态度。

    才是真正属于最纯粹的音乐人。

    这才是真正属于艺术的高度。

    站在后台入口的陈晓雯听到这话也是轻轻鼓掌,对着秦雪荣说道:“王教授说的太好了,这就是我想说的。我从未如此享受过音乐的美好。”

    秦雪荣看了看陈晓雯,看到陈晓雯看着王谦的眼神满是崇拜和憧憬,点头说道:“你和王谦都是纯粹的音乐人,真希望你们都不要离开这个舞台。”

    陈晓雯对秦雪荣笑道:“无所谓了,就如刚才王教授说的,我已经唱出我想唱的东西了,输了也无所谓,我只是来唱歌的。在这里不能唱了,我还能在其他地方继续唱,比如录音室,我自己的卧室都可以。”

    秦雪荣笑而不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谦,眼神满是期待。

    现场的掌声持续了十几秒之后才逐渐消失。

    大吉最后说道:“所以,王教授,你这首诗是唱给谁的呢?”

    王谦看着镜头认真地说道:“听到的人,她心里明白就好。”

    大吉面对镜头大声说道:“好了,那我就不耽误王教授的时间了,观众朋友们肯定也不想看到我了。最后,王教授,这首歌的歌名叫做?”

    提示板上显示的名字是王谦在节目开始前报备的晚安北京。

    所以,大吉不可能跟着念,只能现场问王谦。

    这就是现场直播最难主持的原因之一。

    你永远不可能掌控所有的情况。

    能否主持好现场直播,也最是考量一个主持人功底的重要指标之一。

    下面节目组的人也都苦笑不已。

    周庆华对何东明说道:“你这个老同学,真是太难猜了。到演出跟前了,才换歌。要是搁在往年,就直接拉下来淘汰算了!”

    何东明笑道:“今年不是不一样么?而且,就是因为有王谦这样的人,今年的节目,才能创造十年来最大的辉煌。惊喜,才是大家最想看到的。有才华的人都会有些个性,王谦,陈晓雯,茹可,刘胜男,马如飞都一样!这样的选手,才是观众最想看到的,因为永远都对他们充满了期待。”

    周庆华轻轻点头,笑而不语。

    虽然,惊喜是大家最想看到的。

    但是,对于一个导演来说。

    还是不要看到惊喜的好。

    按部就班,按照计划完成拍摄,才是导演最想看到的结果。

    综艺节目临时改台本。

    影视拍摄现场突然自己改台词等等。

    其实都是导演不喜欢的。

    除非你足够大咖,大咖到能让资本和剧组都妥协。

    否则,你都得挨骂,而且还必须改回来。

    而那些超级大咖也在一些坊间传说当中被吹的神乎其神,怎么临场发挥修改台词,让导演都佩服云云的,铸造了经典什么的。

    其实这些基本上都是吹牛逼,导演当时绝对是敢怒不敢言的,而且当时也肯定耽误了拍摄进度。

    而且……

    惊之后到底是喜,还是吓。

    不好说。

    如果火了,就是经典,或许会传为一代佳话。

    没火,那就必定有个背锅的,很大可能就是这个不按照计划拍摄的大咖,以后可能接到大制作的机会就少了。

    虽然。

    晚安北京这首歌,在场制作组的所有人也没听过。

    但是,王谦在好声音舞台上一直都坚持摇滚路线,演唱的几首摇滚歌曲也都是大火的上佳好歌,几乎以一己之力将没落的摇滚乐带成了现在的主流音乐之一。

    所以,大家对王谦的摇滚歌曲本能的就会有信心,就会期待。

    这次更换了歌曲风格!

    大家心中自然就有所怀疑。

    并且,听王谦说的话,周庆华等节目组的人都更加忐忑。

    临时突然更换的,而且还是要唱一首诗,唱给最重要的人?

    听着似乎很感动的样子。

    但是节目组的人,就感觉太儿戏了,太不靠谱了……

    今晚的收视率能不能上14都指望王谦了。

    如果王谦这一下搞砸了。

    那不只是今晚不能上14的收视率,而且最后的总决赛也不可能冲击春晚的收视天花板了。

    因为,观众朋友们每次都对王谦充满期待,而王谦每次都没有让大家失望。

    所以,下一次观众朋友们就会更加期待。

    一旦有一次让大家失望了,那么带来的就是大量的负面评价,后面演出带来的期待感也会大大下降,收视率自然就会下跌。

    节目组的人都神色严峻。

    现场的观众就是单纯的期待和好奇。

    四位导师都是满脸的兴趣。

    这时。

    王谦正要说出歌名的时候,看到台下一个人影从制作组的人群当中走了出来,站在了最前面,一双大眼睛,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

    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大衣。

    脸上是纯纯的素颜,没有任何修饰。

    额头的发丝有些散乱,后面的头发就用一根白玉簪子随便扎了一下,显得蓬松毛毛的。

    脚上甚至穿着一双白色的拖鞋,没有穿袜子,能看到雪白精致的脚指头。

    一股居家慵懒的风格在其身上溢出,和其出尘绝世如仙子一样的容貌气质显得格格不入……

    但是。

    王谦一眼就认出了。

    这就是俞景若。

    俞景若看到王谦看向她,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王谦也轻轻点头回应,没有回以微笑。

    主持人大吉看王谦发呆了一下,再次问道:“王教授,还没想好歌名吗?”

    王谦收回心思,不过目光依旧落在俞景若身上,仿佛在对着俞景若说话,轻声说道:“当你老了!”

    主持人大吉稍微楞了一下,确定地问道:“王教授,歌名就叫做,当你老了,是吗?”

    王谦点头肯定地说道:“对,当你老了!”

    主持人大吉略带佩服地说道:“不得不说,这个名字一听就很有诗意,非常有意境。不愧是大诗人王教授,我现在都迫不及待地想听了。好了,我真的走了,接下来将舞台交给王教授。”

    说完,主持人大吉对着大家轻轻鞠躬一下,接着转身离开了,并且还和一个工作人员一起帮忙将刚才陈晓雯用过的椅子以及话筒都拿了上来,再次给王谦使用。

    王谦将椅子高度调了一下,对着大吉和工作人员轻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才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将两个话筒的高度也调好。

    没有将吉他连线。

    就是用话筒收音,收录最真最纯的吉他音。

    或许音效不会那么清晰,但是却会另有一番感觉。

    王谦前世在另一个世界身为娱乐圈内的老油条,几乎看过所有的知名和不知名的综艺节目,以及诸多烂和好的影视节目,从其中吸收营养和信息。

    而水木才子老李翻唱的当你老了这首歌。

    是王谦最喜欢的一个版本,可以说是超过了原版的,也因此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首极其感人的民谣歌曲!

    那干净醇和而饱含温暖情绪的声音,一听就深陷其中,能感受其中的那种意境,仿佛不是在唱歌,而是在读一首诗。

    当然,这首歌其实本身就是一首诗改编而来的。

    所有人听到王谦说出当你老了这四个字的时候,就都满是期待!

    因为……

    就如主持人大吉所说。

    当你老了,这个名字真的太有诗意和想象空间了。

    一听就感觉自己的心都变得柔软了起来,心里出现了一些幻想。

    现场再次变得寂静无比。

    俞景若脸上的笑容没有消散,一双纯净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王谦,只想笑!

    看着王谦,她就开心的笑。

    王谦轻轻呼出一口气息,心中情绪迅速到位,双眼都变得极其温柔了起来,轻轻看了俞景若一眼,嘴角含笑,手指轻轻拨弄着吉他,对着面前的话筒轻缓地唱出心底的声音。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王谦的声音如那位老李一样,娓娓道来,纯洁醇和而温暖,情绪没有太过,恰到好处,仿佛就是在讲述自己平凡的生活。

    仅仅开场两句。

    许多人就忍不住心中一紧,仿佛一根刺扎进了心底深处,将心中深处最柔软的东西暴露了出来。

    而秦雪荣和俞景若两人,此刻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她们白发苍苍的坐在椅子上,王谦也同样白发苍苍的坐在她们的对面,她们都幸福的笑了笑,然后就眯着眼睛想睡觉了。

    有王谦在面前,她们很安心。

    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画面感十足。

    而且情绪代入感更是饱满无比。

    两人的眼角同时出现了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那种幸福的感觉。

    她们完全无法抵挡的。

    几乎是王谦一开口,她们就沦陷了。

    站在秦雪荣身边的陈晓雯也是突然身体变得僵硬起来,盯着王谦的身影,眼睛依旧一眨不眨。

    坐在椅子上的四位导师们,此刻也都面色变得平静向往起来。

    三位男导师都结婚了,而且年纪也很大了,所以嘴角含笑,这种日子,他们都快拥有了。

    而四十多将近五十岁还单身的王婧喻,瞬间就眼眶湿润朦胧起来。

    年轻时候谈过两个男朋友都没能走向婚姻的殿堂,到现在依旧是孤独的一个人。

    前面听了王谦和刘胜男的因为爱情,王婧喻的心就已经有些破防了,变得脆弱感性起来。

    现在听到王谦的这首当你老了。

    同样是王谦一开口!

    王婧喻几乎瞬间就泪眼朦胧,然后一滴眼泪迅速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她迅速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只是一双红彤彤的眼睛依旧盯着王谦,眼神之中满是向往和憧憬。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

    可是,她已经要老了。

    头上已经有几根白发了。

    却没有人陪着她白头变老。

    越想,越是心酸,越是心痛,越是向往,越是渴望。

    王婧喻的泪水越来越多。

    这时候,镜头给了王婧喻一个特写,然后又迅速继续回到王谦的身上。

    只见王谦脸上的神色温柔而含蓄,继续轻轻的哼唱。

    但是,大家仿佛听到的不是歌声,而是一幅幅温暖而泛着淡黄色的画面。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

    “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

    呜呜呜……

    一道低声的抽泣声传来。

    却是坐在导师椅上的王婧喻听到这里,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忍不住哭出了声。

    几句歌词,一切都唱到了她的心底深处。

    好像就是为她而唱的歌一样。

    年轻时候的王婧喻,追求者无数。

    她是个洁身自好而且非常有个性,并且很理智的人,拒绝了绝大多数人,只和两个人交往过,也是非常谨慎的交往,但是都没有走到最后。

    然后,二十多年来她就将自己的心封锁了起来,专注于音乐和生活。

    她以为自己是个很坚强,很自立的人,可以自己过一辈子,谁都不依靠。

    可是,听到王谦的歌声,她坚强的心里防线是那么不堪一击。

    心里被封闭起来的一切,都暴露了出来。

    她也渴望真正的爱情,她也渴望有一个人能陪她到老,她也渴望有儿有女……

    所以,她忍不住了。

    双手捂着脸,趴在面前的桌子上,轻轻的哭了出来。

    镜头给了王婧喻一个特写,然后再次迅速回到了王谦的身上。

    王谦的眼神看着台下的俞景若。

    似乎,俞景若就是他在唱的那个人。

    俞景若也是一只手轻轻捂着嘴,害怕自己哭出声,眼睛也和王谦的眼神对视着,任由一滴滴的眼泪滴落下来,也不去擦一下,更舍不得眨一下眼,害怕眨眼之后,就看不到王谦了。

    站在王谦背后的是秦雪荣。

    秦雪荣嘴角含笑,即便眼泪止不住的流,笑容也没有收敛,那是幸福而憧憬的笑容。

    因为,王谦对她说过,这是唱给她的一首诗。

    此刻,连陈晓雯都对秦雪荣滋生出一些羡慕嫉妒的情绪。

    ……

    魔都!

    李青瑶此刻也哭成了泪人。

    双手依旧抱着王谦和她的结婚照。

    “呜呜呜呜……”

    “呜呜呜……”

    李青瑶只感觉整颗心都被撕裂了一样的痛楚。

    当你老了!

    多么幸福的四个字。

    她本可以和王谦一起走到头发白了,走不动路的时候……

    可是……

    她亲手将这一切幸福美好的憧憬都撕碎了。

    “呜呜呜呜……”

    李青瑶的哭声更加大声了,哭的浑身颤抖,眼泪鼻涕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再滴落在衣服上,她也丝毫不在意这些了。

    她伸手颤抖地将手机拿出来,看了看通讯录里王谦的名字,知道现在打不过去不可能打通的,王谦正在电视画面上直播唱歌。

    她打开微信找到了王谦的名字,强行停止了哭声,却是依旧带着轻微的抽泣,按下了语音消息,轻声而颤抖地说道:“王,王谦,我,我,呜,我,我后悔了!对不起,我,我后悔了。呜呜,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我后悔了……呜呜呜……”

    忍不住哭了几声。

    她心中的一切情绪更加汹涌的爆发了出来,随手放下了手机,双手抱着头,再次放声的大哭了出来。

    耳边,依旧传来电视的声音,那正是王谦的声音。

    “只有一个人还爱着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

    李青瑶的哭声越来越大,双手抱着头,更加的用力,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仿佛回到过去,王谦紧紧拥抱她的时候。

    可惜,现在那个怀抱不属于她了。

    ……

    同样在魔都,另一座别墅内。

    秦雪鸿也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泪眼朦胧地看着电视画面上的王谦,听着王谦的歌声,满脑子里都是上次几天时间和王谦相处的每一个画面。

    虽然忐忑,却很幸福兴奋,让她享受到了女人能享受到的一切美好。

    可是……

    她再次想到了秦雪荣。

    能陪他到老的那个人。

    可能不是她了!

    如果这首歌是唱给她的。

    这是多么美好幸福?

    秦雪鸿第一次对自己的妹妹滋生出了一丝嫉妒的情绪。

    随后,她迅速将自己的嫉妒之心打碎,泪眼之中,嘴角又溢出一丝笑意。

    不管怎么样……

    享受现在就好了!

    反正,以后自己老了,也能见到他这个妹夫的吧?

    ……

    西湖市。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两在沙发上靠在一起,目光一起看着电视画面上的王谦,听着王谦那柔软倾述一般的歌声。

    徐文文有所感应,伸手擦了擦妹妹脸上的泪水。

    徐笑笑急忙自己也擦了擦脸颊,低声说道:“王教授的歌唱的太好了。”

    徐文文点头:“嗯,是很感人!”

    徐笑笑看着王谦的眼神,充斥着灼热和向往,对姐姐徐文文说道:“姐,世界上,怎么会有王教授这样的人?”

    徐文文没说话,只是沉默,眼中也有些伤感。

    徐笑笑继续喃喃自语一般地说道:“为什么,我遇见王教授的时候,他已经有了雪荣?”

    徐文文还是没说话,只是伸手将妹妹搂在怀里,一只手再次擦了擦妹妹脸颊上的泪水,心中说道:妹妹,我们都一样呀。只是,我比你更晚一些。

    ……

    西湖市另一栋公寓内。

    鲍家街乐队的几人此刻也都安静无比地看着电视画面上的王谦,倾听着那如倾如诉的歌声。

    “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一段唱完。

    画面当中,王谦轻轻的继续弹奏着吉他。

    吉他的声音略有些不清晰,但是却增添了一种真实感以及温暖画满之感,更加动人心神。

    几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感动情绪。

    几人的眼眶之中都有些湿润,不过大家都忍着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杨子萱首先擦了擦眼睛,声音略带颤抖地说道:“我差点就哭了。这首诗写的太好了,王教授唱的也太好了。我都嫉妒秦雪荣了,为什么她能被王教授选中?她是何其的幸运,何其的幸福?”

    “这世上,为什么会有王教授这样的人?”

    杨子萱看着茹可几人认真地说道:“茹可,颜如,你们知道吧。王教授几乎满足了我对男人和爱情的一切幻想!我想不出会有任何女人,可以抵挡王教授的魅力和才华,除非她不是女人。”

    “现在秦雪荣一定幸福的要死了。”

    茹可轻声说道:“那肯定,谁被王教授写成一首诗,一首歌,会不幸福的要死?王教授今天没有唱摇滚,没有摇滚那种现场震撼的感觉,但是比现场冲击感更加动人心魄,他唱的是生活,是爱情,是幸福。我现在都不想和王教授做对手了,只希望能和他一起同台演出一次,就足够了。”

    淘汰王谦?

    参加比赛?

    茹可觉得,这是对王谦,对音乐的一种亵渎。

    王谦唱的是真正的诗,是音乐艺术!

    她们呢?

    却是将唱歌当做比赛,将音乐当做工具……

    茹可的话,让几人都感觉有些自惭形秽。

    王教授才是真正艺术家的境界呀。

    每一首歌……

    都是艺术!

    都有她们不能企及的思想。

    今天晚上的两首歌。

    给她们诠释了。

    什么叫做爱情。

    什么叫做幸福。

    什么叫做中年回忆。

    什么叫做白头到老!

    一段遗憾。

    一段圆满!

    她们只要想一想。

    就觉得浑身发麻。

    那是她们理解其中最核心思想而感动的颤抖。

    境界高度上,她们就差了不止一筹!

    凭什么和王教授去比?

    不过……

    她们选择了这个节目,这条路。

    她们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

    只是……

    她们这一刻,争强好胜的心思少了许多。

    将心思几乎全部都专注于在自己的音乐思考上面了。

    能做出这样的音乐。

    才是她们想要的呀。

    ……

    王谦的歌声没有停止。

    或者可以说。

    他所讲的故事还没有完。

    就如同幸福的画面,永远没有尽头。

    电视里,传出王谦的吉他声和歌声。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

    “炉火旁取暖,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

    “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萧冬梅已经将一张纸铺在了茶几上,手中的毛笔在白纸上迅速走动。

    一个个独具风骨的瘦金体文字写了出来。

    白天刚从山城赶来的弟弟萧冬诚站在一边安静的磨墨,不敢说一个字,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萧冬梅手中的毛笔迅速游走,白纸上所写的文字正是王谦所演唱的歌词。

    写着。

    写着。

    白纸上出现了一滩水渍。

    萧冬梅的手也停滞了刹那,随后就继续写。

    萧冬诚依旧不敢说话,看着白纸上已经滴落的十几滴水渍,又看了看电视画面上的王谦,遗憾地摇摇头。

    王谦的歌声变得低缓起来。

    仿佛真的变得垂垂老矣一般。

    “当我老了。”

    “我真希望。”

    “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萧冬梅写字的手突然停了下来,眼泪也立刻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一滴一滴的不停的滴落在白纸上,白纸上写的瘦金体毛笔字已经不成样子了。

    但是,萧冬梅依旧不说一个字。

    萧冬诚也不敢说话,一张擦眼泪的纸巾都不敢给,害怕被姐姐发现自己还在这里,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放下毛笔。

    萧冬梅自己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脸颊,转身坐在沙发上,继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画面上王谦那俊秀之中带着成熟的面容。

    萧冬诚蹑手蹑脚地走向自己的房间,一只手捂着嘴鼻,让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下来,害怕有任何一丝的动静让姐姐发现自己的存在。

    以他多年的经验,可以想象到,自己发现了姐姐的一些秘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不过,他心中也有些开心和担忧。

    开心的是,姐姐单身三十年,终于有喜欢的人了。

    担忧的是,那个人已经有女朋友了。

    ……

    现场。

    王谦的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吉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暖,眼神也还看着台下的俞景若。

    两人对视了几分钟。

    整整一首歌的时间,视线都没有挪动一下。

    王谦缓缓地唱着。

    “我留不住所有的岁月。”

    “岁月却留住我。”

    “不曾我为停留的芬芳。”

    “却是我的春天。”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

    “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当我老了,我要为你。”

    “唱起这首,心里的歌……”

    王谦弹着吉他的手停止了。

    只有最纯粹的声音。

    “当我老了。”

    “我要为你。”

    “唱起这首,心里的歌!”

    声音缓缓停止……

    没有戛然而止,王谦的一丝气息在话筒上绵延了好一会儿,仿佛没有停止一样。

    就如歌曲当中表达的幸福延续了一辈子一样。

    回味不绝。

    现场。

    依旧保持着安静。

    王婧喻已经停止了哭声。

    可是,她脸上的妆容已经被哭花了。

    眼泪依旧顺着脸颊在缓缓流淌。

    她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王谦,眼神有些空洞而恍惚,完全沉入到了歌曲所描绘的幸福当中了。

    她不愿意清醒过来。

    因为,那就是她最渴望得到的。

    台下的俞景若一边流着泪,一边对着王谦露出笑容,一只手时不时地擦擦眼睛。

    她希望,自己在王谦面前,永远都是微笑着的,永远都是美好的一面,不给王谦增添任何烦恼和负担。

    站在王谦后面的秦雪荣,也是如此,一边幸福的微笑,一边擦着眼泪,神色满是幸福和向往。

    她心中有着如钢铁一样的信念。

    不管以后发生什么。

    她都要和王谦一起走到白头。

    过这首歌当中描述的生活。

    休息室内。

    刘胜男,姜煜,慕容月三人也都眼神之中带着泪水。

    但是,休息室内人很多。

    不管她们三人多么感动,多么想哭出来,此刻都忍住了。

    何福林想说什么,赵威看到了急忙一把按住了何福林的肩膀,摇头让他闭嘴。

    何福林看了看,三个盯着电视画面上王谦,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刘胜男三人,顿时明白了什么,急忙捂住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想逃离这里。

    ……

    现场,就这么保持着安静。

    安静了足足十几秒,依旧如此!

    观众席上的上千观众,没有动静,不过有不少人在擦眼睛。

    四位导师,也都没有动静,只有王婧喻也在时不时地擦擦眼睛。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也都安静无比,大多数工作人员都清醒着,但是却不想打破这个安静,因为这也是非常好的节目效果。

    所以,周庆华没有用话筒指挥主持人和气氛组来打破这份安静幸福的氛围。

    而同时,全国大多数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此刻也都保持着安静,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向往。

    王谦,也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依旧抱着吉他,微笑着看着俞景若。

    这一刻……

    仿佛时间被冻结了一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