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变声大佬 第314章 你是魔鬼吧?(求订阅)
    沈言这一言论出来,不少听众都呆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单纯的字面意思他们懂,要理解也不是难事,可是他们不明白好端端的沈言为什么会说这些啊。

    什么你以为男的就是男的?你以为女的就是女的?

    难道男的还能变成女的不成?

    咳咳……好像还真有几个男变性成女的成功例子。

    呃……抛开这几个特殊例子以及那个特殊邻国(太国)不谈,正常的人应该还是正常的吧?

    “……”

    貌似绕来绕去,这些听众反倒是自己把自己弄得头晕了。

    都是什么鬼?

    先捋一下。

    如果是在网上,那可能利用个变声器什么的,把性别混淆,但是这里是电台广播啊,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算了,还是不捋了,因为没什么必要,捋来捋去估计还是这么一回事。

    这群听众懒得再自己想,他们干脆听听沈言这边有什么高见,或者说有什么别的看法。

    按照之前的尿性,估计对方这次也不会按常规套路出牌。

    “所以……主播你想说什么?”无数听众在此刻等着沈言后面要说的话。

    节目今天是直播,并不是互动,所以这群听众也很难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告知沈言。至于总监夏怀鲁,他早已把自己的心提了起来,生怕沈言会犯错误。

    “你们听了我的声音,那你们觉得我是男的还是女的?”沈言忽然改口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

    “主播你别逗比了,你是男的女的,心里没有点abcd数吗?”

    “主播你不会去了太国吧?(表情:惊恐)”

    一群听众顿时露出了无语的表情,因为他们觉得沈言问出的这个问题很没有水准。

    沈言虽然听不到、看不到听众的回答,但他也能猜到个大概,所以就继续说下去。

    “大家放心吧,我还是个男的。”

    “正版原装,还有s9001认证。”小小地皮一下,开了一个玩笑话,让气氛变得更加轻松起来。

    事实上,听众确实也很喜欢吃他这一套,觉得很有意思。

    “沈言主播,你别解释了,我们都知道你去了太国。”

    “解释就是掩饰,完了,我心目中的男神就要一去不复返。”

    一群听众也都跟着开起了玩笑,只是可惜,节目没有互动,沈言也听不到他们的调侃声,这些人就只能通过写好了信件跟主持人联系。

    除非是一周两次的互动时间,这样才有机会通过电话热线跟对方联系上。

    “不过……”等大家都习惯了沈言之后,他又忽然来了个转折。

    “我于在黑夜之中绽放,亦如晨初的花朵。”沈言忽然模仿起之前虚构的助理‘苏陌’的声音。

    声音柔媚,酥到了骨子里,让人心里直痒痒。

    “那么大家觉得,她是男是女?”沈言终于抛出了这个问题。

    在台里下达整改通知之后,沈言就决定提前揭晓各个助理的身份,用听众的震撼来吸引话题,来吸引人气。反正那些助理后面的节目已经不能再用了,那么就干脆榨干他们最后的价值。

    这一下,沈言倒是问住了不少人。

    如果没有之前那么一大堆的铺垫,很多人脑海里第一个印象肯定就是这是个女的。

    但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铺垫,这群听众已经不敢百分百肯定‘苏陌’是女的了。

    “苏陌是女的吧?”

    “呃呃呃,别问我啊,我也不知道。”这是两个在宿舍里收听广播的童鞋,互相一脸懵逼。

    “主播营造了这么久的气氛……不会是想说苏陌是男的吧?mmp哟,要是男的,老子这不得被恶心死,要知道老子暗恋了苏陌这么久。”一收听《聆听的声音》节目的听众,顿时脸都绿了。

    “妈蛋,这下我可真的搞蒙了。”

    “声音是女的,肯定是女的!”

    很多听众这边的想法都不一样。

    但沈言没有这么快揭晓答案,而是继续说道。

    “像我这么拉轰的人,不用做自我介绍,想必大家都清楚我是谁了。”接着,沈言又模仿了‘王根基’声音。

    这是一群听众最喜欢的角色了,所以一下子就能听出这是谁。

    “哇塞,根基出现了。”

    “没错没错,这是根基的声音。”

    “哈哈,根基最帅不解释。”

    “……”

    “那么你们猜猜,我又是男是女?”沈言用‘根基’的声音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下听众就懵了。

    沃特了法克,这环节还没结束?

    “根基……应该是男的吧?”听众泪流满面地报出这个不是很确定的答案。

    众人被问得怕了,越发不敢肯定。

    沈言继续。

    “……”听众的心理防线在崩溃。

    第314章 你是魔鬼吧?(求订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众的心理防线在崩溃。

    不过最崩溃的还是要属综艺频道总监夏怀鲁,因为沈言已经在这个节目里,提到了通知里面要求整改的东西。你要说他违规嘛,人家似乎又什么都没提,没有在节目里提那几个虚构出来的助理名字;可是你要说他什么都没做,对方又在模仿这几个助理的声音。

    这算个什么事儿。

    他的心里又急又气。

    整张脸色都黑了下来,是中途打断,还是节目继续进行?最后一番心理斗争之后,他还是放弃了中断对方直播,选择继续让沈言把节目做下去。

    拼了。

    他这次也选择拼一下。

    目前整体来说,尺度还在把控之中,就算是台里问责,他也还有办法应对。

    沈言很快让模仿了所有虚构出来的助理说话,最后都只问观众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的性别。

    是的,就只是问性别。

    本来毫无疑问的答案,现在却是变成了什么可能性都存在的答案。

    “不猜了,我感觉我的小脑袋瓜都快晕了。”这是很多听众的心声,不少都选择了放弃自己去猜,都在坐等沈言公布最后的答案。

    “呃呃呃……不会都是主持人沈言一个人……呼呼呼……应该不可能。”其中有一个听众脑洞大开地想道,其实她猜测得完全正确,可就是这样一个正确的答案,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震惊了,以至于她都觉得太荒诞。

    “主播你快公布答案吧,我感觉我快受不了了。”

    “只求苏陌是女的!!!”有暗恋苏陌的男听众在对着收音机祈祷,他们可不想最后知道真相时……整个人都崩溃。

    沈言说的时间不短,嗓子都快说干了。

    他看了一下时间,距离今天节目结束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时间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该揭晓真相了。

    “想必大家的心里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真相了吧?”沈言轻笑。

    他拿捏住了这群听众的心理。

    “快说吧。”听众在心里怒吼。

    “我们要知道最后的真相。”听众正襟危坐地坐在椅子前,竖起了耳朵听着,除了收音机的声音之外,周围不发出一点声音,静的可怕。

    “其实真相只有一个。”

    沈言推了推自己的眼睛……哦,他并不近视,没有戴眼镜,所以就做了个虚晃的推眼镜动作。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经典坏笑。

    “所有的助理,都是我一个人虚构出来的。”

    “他们就是我,我就是他们!”

    这就是最终的答案,这就是最后的真相。

    咔嚓。

    在这一刻,气氛静得可怕,仿佛可以听到无数听众心碎的声音。

    因为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答案,这简直就是太离谱了,比抗日神剧还离谱,比看抠图不自赏还痛苦。

    这回答,你能信?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

    “主播,你特么是魔鬼吧?”

    “还我苏陌来!”

    “还我根基,我要跟你拼了。”

    “主播,你一定是魔鬼。”

    “卧槽,这个操作未免也太骚了吧,顿时给大佬跪了。”

    “主播不愧是配音界的大神,真的非常佩服。”

    无数听众情绪崩溃,这是他们最不想听到的回答,可偏偏就是这个答案。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人虚构出来的一群人。

    只有少数知道沈言身份背景的人,才知道这个其实是可以实现的。

    站在玻璃另外一边的总监夏怀鲁用手扶额,他可以想象得到一群听众崩溃的样子,或许……明天频道的信箱都会爆满吧。

    夏怀鲁从第一期起就一直看着节目,所以很清楚公布答案后,这些听众会有什么反应。再说了,他在这行工作也有二十来年的时间,对观众的心理活动还是能准确把握住。

    ……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收听《聆听的声音》,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沈言,咱们明天同一时间不见不散。”

    当沈言说完这句话之后,推送出音乐。

    直播到此结束。

    夏怀鲁用极为复杂的眼神看向刚刚摘下耳机的沈言,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对方那一直在作死边缘试探的做法,让他非常无奈。

    明明整改通知都发出来了,对方却还一意孤行,再次提及那几个虚构出来的助理。

    哎……算了,接下来还是自己想想怎么应对台里领导吧。

    既然他没有中途中断直播,那么就代表这个责任他得先扛起来。

    毕竟怎么说,他也是整个综艺频道的负责人。

    ……

    节目结束。

    但是听众这边,却是不买账。

    不少心理落差很大的人,纷纷给电台频道拨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