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勒坦汗

苏勒坦汗 第111章 额尔齐斯河水寒(下)
书页介绍 App文学部落 章节目录
    </br>敏珠回到自己的大帐后,唤来儿子鄂博堆乌朗海,“你立即收拢部众,后天一早便随我去鹰娑川投奔你妹夫”。</br></br>“额祈葛,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您为何要走?”鄂博堆乌朗海很奇怪。</br></br>“解决了?”</br></br>敏珠幽幽一叹,“不,麻烦才刚刚开始,若没有大势力撑腰,大欧沃(爷爷)、二欧沃他们怎么敢闹事?快,备马,我要找你二叔聊聊”。</br></br>说完,敏珠便去了二弟楚的鄂托克。八兄弟中,他和楚关系最好,乃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br></br>“二弟,咱们杜尔伯特部如今内忧外患、危机重重,留在这里太危险,跟我去投奔辉特部吧。我女婿一定会善待我们!”</br></br>“大哥,你忘了咱们在额祈葛面前发的誓吗?怎么可以背叛四弟、投奔他部?”楚台吉是个重情义的人,不肯走。293063229306</br></br>“哎呀,二弟,这可不是背叛,不过是避祸而已”,敏珠苦劝,楚坚决不从。</br></br>后天一早,敏珠独自率一千五百多户本部,踏上了投奔辉特部的路途。正赶着路,忽见一骑绝尘而来,枣红马、黑貂裘,马上的骑士英俊儒雅,正是杜尔伯特部大台吉鄂木布岱青和硕奇。</br></br>“四弟是来阻止我的吗?”敏珠冷冷地问,手不自觉地握住了刀柄。</br></br>“我若想阻止大哥,怎会单人独骑而来?这么多年的亲兄弟,我实在舍不得大哥,特来相送”,鄂木布岱青和硕奇的语气很真诚。这候 章汜</br></br>敏珠不由心里感动,叹了口气,“如此便有劳四弟了”。</br></br>一送便是三十里,鄂木布岱青和硕奇还欲再送,敏珠拦住了他,“四弟,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便到此为止吧”。</br></br>鄂木布岱青和硕奇双目通红,取下身上的黑貂裘披于敏珠身上,“今日与大哥一别,不知何日能再见。这件貂裘跟随我多年,送于大哥,留个念想”。</br></br>“四弟!”</br></br>“大哥”??</br></br>听说老丈人和大舅子来了,苏勒坦大喜过望,亲自出城三十里相迎,又吩咐妻子乌力吉巴雅尔相见,大摆宴席款待老丈人的部众,又将老丈人的鄂托克安置在裕勒都斯草原北部的水草丰茂之处。</br></br>??</br></br>敏珠猜测得没错,额尔克伊勒登、噶勒当哈哈勒代等人敢突然向部长鄂木布岱青和硕奇发难,背后的确是有大势力撑腰。这大势力便是准噶尔部的珲台吉巴图尔。</br></br>听说杜尔伯特部的大台吉达莱台什病故之后,巴图尔哈哈大笑,谓众人曰:“我兄弟是杜尔伯特,把杜尔伯特交给我”。</br></br>此话大有来历。准噶尔部和杜尔伯特部乃是同一个祖宗,都是天女和龙子的后代、孛罕的子孙,同一个姓:绰罗斯,说是兄弟,一点没错。</br></br>因为这个原因,巴图尔珲台吉将杜尔伯特部当成最好的吞并对象,大家同一个祖宗,杜尔伯特的贵族也许会有意见,普通的牧民却没有太大的心理障碍。</br></br>他派人拉拢达莱台什的两个哥哥额尔克伊勒登、噶勒当哈哈勒代,还有达莱台什第二子楚,被楚拒绝,额尔克伊勒登、噶勒当哈哈勒代却动了心。</br></br>自以为找到一棵可以撑腰的大树后,两位老人家以索要遗产为名骤起发难,失败后向巴图尔珲台吉告了刁状,不说遗产的事,只说鄂木布岱青和硕奇不肯臣服准噶尔。</br></br>“许久不曾亮兵刃,有些人都快忘了我准噶尔马刀之利”,巴图尔珲台吉冷笑,先命人制造事端、挑起与杜尔伯特人的矛盾,接着令五弟色楞领兵,率孔金、苏迈尔两员大将挥师西进。</br></br>准噶尔军来势汹汹,连败保伊勒登、伊勒登乌巴什、古木布、索诺木策凌诸杜尔伯特台吉。大伯额尔克伊勒登、二伯噶勒当哈哈勒代趁机倒戈,兼并侄儿们的部众。因为畏惧准噶尔部势大,达莱台什的五弟伊勒登乌巴什也率部众归降。</br></br>巴图尔珲台吉收拢归顺、掳掠的杜尔伯特部众,得一万帐、三万余众。为防这些人降而复叛,他将他们编为三个昂吉,迁往杜尔伯特人的故地阿尔泰山。</br></br>“昂吉”与“鄂托克”类似,不同的是昂吉为各台吉之户下,而鄂托克为汗之部属。礼崩乐坏的年代,各珲台吉、大台吉们都称自己的部属为鄂托克,包括巴图尔的老爹哈喇忽喇。可巴图尔却异常低调,将自己的鄂托克称为昂吉。不过,这只是表象,在争夺牧地、扩充势力方面,他比老爹更狠。而且锐意改革,提拔了大量平民出身的人才。正因为此,同为枭雄的国师汗才视其为可以共酒杯者。</br></br>上天似乎抛弃了杜尔伯特人,就在准噶尔部不断挑衅之际,北边鄂木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斡罗斯人也开始大举南侵。</br></br>事实上,由于受到卫拉特蒙古各部的激烈抵抗,沙俄一度改南下为东进。在鄂毕河流域建立纳雷姆、托木斯克、凯特三堡后,1618年,往东在托木河右岸建立库兹涅茨克堡;1619年,继续往东进入叶尼塞河流域,在叶尼塞河西岸修建叶尼塞斯克堡;1628年又建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堡;1628年,再次往东,于安加拉河口九十俄里的地方,修建了雷宾斯克堡,为进一步征服安加拉河和贝加尔湖铺平了道路。</br></br>然而,往东并不意味着不再往南。事实上,托木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两地一直是沙俄的南下基地,只要有机会,北极熊就一定会杀过来。如今杜尔伯特的大台吉死了,正是南下的良机。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托木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两地的督军派出军队,袭扰阿巴坎、伊尔库茨克多地,杜尔伯特人的北疆面临着巨大的威胁。</br></br>来自东边、北边的压力越来越大,将杜尔伯特人挤出了鄂毕河流域和额尔齐斯河中游。想当年,以额尔奇斯河中、上游为核心,辐射鄂毕河、咸水湖(亚梅什湖)、伊施姆河、托波尔河的庞大牧地,如今只剩下斋柔湖西南、西北一带的狭小地区。</br></br>额尔奇斯河水在呜咽,似乎在为这个多灾多难的部落而哭泣!</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