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晟〕〔一品容华〕〔永恒圣王〕〔随身带个修仙系统〕〔他似暖风归〕〔芙蓉春暖〕〔命运之传说旧约〕〔清之韵〕〔到底是谁咬了我〕〔女神的上门狂婿〕〔白手当家〕〔影帝他婚后总在崩〕〔让全火影一起看广〕〔诸天万界典当系统〕〔爹你今天读书了吗〕〔我真的只是个守墓〕〔我师傅他又要摸鱼〕〔我是月卡党〕〔暮光之龙的日常生〕〔大唐逆旅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一个掌教 第三十九章:杀身堕魔(为还没想好更新)
    其实如果道士在正常情况下开棺的时候,需要在前方上一炷香。如果这香是正常燃烧的话,那么这棺材就能开,如果这香灭了,那就说明这棺材里的主已经不大乐意你在这瞎搅和了,赶紧出去吧。

    不过如今这情况,不管里面的主愿不愿意,他这棺材沈轻尘是开定了!所以也就不曾上香,只在心中默默祷告三清,祈求祖师爷保佑。

    当下看到那棺材自动打开来,暗道一声不好,大喊,赶紧退开!这道士屏气凝神之下喊出的声音是十分的响亮的,刚要碰到棺盖的人立马退开了。就在他们退开的下一秒,整个棺盖就飞了起来,砰的一声闷响,整个地面都被削出了一个大坑,要不是沈轻尘提醒,估计那几人的头颅就被削掉了!

    当那棺材里的手臂伸出来了的时候,天空突然暗了下去,沈轻尘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天上的月亮,嘴里喃喃道:天狗食月

    这种情况所有人都看到了,每个人心中都浮上了一股不安,尤其是沈轻尘。他隐隐约约像是抓到了什么,可这玩意儿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直接溜掉了。

    在那双手伸出来的一刻,早有准备的人将一张大扔了上去,手中的家伙全都往棺材里扔去,一时间符篆乱飞。

    沈轻尘目光呆滞的看着那些纸片片打在棺材里然后又被里面的主轻飘飘的吹出来,脸色瞬间阴沉的要滴出水。他不可置信的质问着毛麟龙:“这就是你所谓的精英?!你知道什么是龙脉嘛?不是你家门前那条小河!你以为这些纸片片能挡住几秒?完了,我们都要躺在这里了”

    顾不上听他说什么,拿起一捆拇指粗的麻绳往棺材里一扔,准确无误的套住了那只手,随即用力一拉直接就将里面的主给拉了出来。由于惯性那黑影一个踉跄,天狗食月也还没有过去,沈轻尘只能看出个大概模样。

    这棺材主动破开,证明地气早就被破了,这也是沈轻尘大意了,龙低头得主怎么可能还会被封印?当下不等那东西站定,抄起七星剑冲着绳子的另一头就冲刺了过去,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应该问题不大。

    “毛麟龙,抓住绳子给我拖延一分钟!”

    他的速度太快了!声音刚落下毛麟龙就看到一条黑影朝自己飞了过来,当下就一把抓住就地打了个滚使劲一拽。那位主见绳子换了人,立马就被毛麟龙吸引了,冲着他就奔了过去。

    这边千钧一发,那边沈轻尘也不含糊,从背后的包里再度拿出一捆麻绳,绑了几个绳结。然后跳到棺材上,看准时机一下子扑向了那位老干尸。双腿死死的卡住他的脖子,绳子往上面一套,趁着他抓脖子的时间迅速来一个倒挂金钩,在他的脚踝上打了一个“8”字形的绳结,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就地一滚再用力一拉,那巨大的身影就被他硬生生的拖了起来

    僵尸这种东西有两个厉害之处:一是无痛感、能够抗住各种物理打击二是强横的筋骨,尸体在地下的世界越长,身体失去的水分就会越多,皮肤随之会变僵硬,血管和筋会被皮肤牢牢的贴合在骨头上,组成了一副铜皮铁骨。

    所以沈轻尘这一系列举动看似威风,实则不能伤他分毫。沈轻尘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就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他才要争取时间先把这位主给困住,然后再实施他的方法。

    那尸体硬是被他生生的拖了一路,把手里的绳子往一颗粗壮的树上使劲儿一栓,那边的毛麟龙也会意,别看他年纪大了,但身手可不含糊。死死的拽紧了手中的绳子依样画葫芦也绑在了一棵树上,就这样,惊心动魄的血尸愣是被他俩给吊了起来。

    容不得半点含糊,沈轻尘依次从背包里拿出了香炉和长香,祭拜之后张嘴就念:“赫赫阳阳,现我神光,风火雷霆,守护吾旁,我奉命令,立斩不祥!请祖师爷上身!”

    自古正邪不两立,沈轻尘毕竟还是个旱魃之体,若使用太多的道术恐怕对方还没倒下他就先一步被反噬死了。如今唯一的方法就是请祖师爷上身对付那位主,那请的这祖师爷是谁呢?自然就是三茅真君,别说三茅,哪怕是其中一位来了也就能与这吸收了龙脉精华的血尸相抗了,但是真身降临,沈轻尘绝对会承受不住,因此请来的来的只是一道分身而已。

    在沈轻尘请祖师爷完毕之时,那天狗食月也渐渐散了开来,隐约能看到有一丝赤芒出现,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那血尸怒不可遏的冲着沈轻尘飞奔了过来。

    天狗食月,吉少逆多,赤星现,血成河!

    这个过程是短暂的,也是十分漫长的,那些所谓的精英并没有出上什么力,顶多是撒了一些纸片片而已。不管毛麟龙是出于什么心思带了这些精英,但对于沈轻尘来说没什么区别,无非不是他要分心来照顾这些人的性命而已。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就如同各位等待最后一个掌教的更新一样。时间的流逝,沈轻尘终是感到了体力有些不支,他毕竟还不完全是旱魃体质。而龙低头的血尸则如同是吃了炫迈的超人一样,此时他们两个身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沈轻尘更为严重。

    事件的发生总是是戏剧化的,就在毛麟龙以为沈轻尘坚持不住准备上去帮忙的时候,那血尸突然倒在了地上。“旱魃!你这是趁人之危,大不了这群人的性命我不要了,都给你!你不能过河拆桥!”

    僵尸,集天地怨气,取天地死气和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这么厉害的僵尸,大胆的设想一下,如果僵尸跟人一样有了智慧,那么会比之前的有多难对付?

    在那位主张开嘴的那一刻,沈轻尘就知道他一直不安的是什么了,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眼皮直跳。看了看天上的嘛一丝猩红的光芒,在看了看地上的血尸,赤星现,血成河,这如同是给他开了补药一般源源不断的输送能量,怎么可能会被自己打倒?

    而他嘴里说出的这些话就更加的让人遐想了。

    “沈轻尘,你骗老夫!?”毛麟龙是第一个质问的。在听到他是旱魃并且这两个邪物都互相勾结的时候,那群所谓的精英个个如临大敌,手中的法宝直接对上了刚刚还救了他们一命的人。

    血尸不甘心的看着沈轻尘喊叫:“旱魃,你比我厉害多了,上古时期就存在,怎么可能会被我吊着打?不要装了,我不要他们的性命了,全都给你!”

    这种情况解释已经没用了,这个存在了才几天的二人组已经没有了信任。沈轻尘绝望的说道:“你很早就在关注着我对嘛?就为了等待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把我除掉。”

    “你不要血口喷人!”那血尸突然愤怒的看着毛麟龙,“老杂毛,他骗了你!你知道他是旱妖!这个村子里的树木统统都是不结果的,就是因为它的干旱能力太强!还有他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个孽种,还有我们在你来的第一次天就商量好了要除掉你,却没想到你带了这么多人,他就起了贪心想除掉我独占鳌头!”

    沈轻尘冷漠的看着面前的所有人,对于血尸的喋喋不休毫不关心,却让那群精英自以为是默认。

    “沈轻尘!你这个妖孽,我们今天就替天行道除了你!”毛麟龙死死的看着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问:“为什么骗我?”

    “骗你?”

    沈轻尘轻笑了一声,紧接着就是哈哈大笑,像是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毛麟龙罢了罢手对那群精英说道:“把他妻子带上来,跟血尸对峙!”没有让他等待多长的时间,沈轻尘就看到了那个女人被他们连拖带拽的带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他眼睛都红了,嘶哑着喉咙冲着毛麟龙吼道:“她是个孕妇!”

    “那又怎样?”有人不屑“还不是个孽种而已。”说罢就用脚往她的肚子上踹了一脚,那女人痛的直接扭曲了整个脸庞,却没有哭,冲着她的男人坚强的摇了摇头,她的意思大概是我没事。

    沈轻尘只觉得眼睛发热,鼻子也很酸,用了全部的力气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和悲哀。而在外人看来,只看到他的眼睛泛红,紧接着越来越红,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沈轻尘整个人都扩大了一倍,而此时天空中的赤芒也全部展露了开来,杀身堕魔,他终究是没有躲过去。

    在看到有人用刀剑等影舞开始戳她的肚子时,沈轻尘再也忍不住了。狂风一阵一阵的吹着,等到那女人颤颤巍巍扶着肚子站起来的时候就发现整个地面上全是残肢断臂,那个一向仙风道骨的男人在一瞬间就将五个人像破布一般生生的撕碎了,紧接着就是那血尸惊恐的叫声:“我不想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天庭做主播〕〔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的爱情在奔跑〕〔仙人来此〕〔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煞妃归来之绝杀天〕〔红腰破阵行〕〔戏精王妃〕〔绝世医帝云墨〕〔文明序列密码〕〔我的岁月待你回首〕〔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