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娱乐超级奶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妖女哪里逃〕〔近战狂兵〕〔重生之狂暴火法〕〔慕少的千亿狂妻〕〔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时空之头号玩家 第640章 罗戒的坏心眼
    “你!”

    忧郁少女又惊又恼,刚叫出声却意识到这是人来人往的校门口,赶忙一把拉起罗戒的手腕,拖着他快步跑进附近一条偏僻的小巷。

    待稍稍平复了呼吸,少女咬着嘴唇狠瞪了罗戒一眼,焦急道:“你知不道你刚才做了一件蠢事?就算你是想搭讪,干嘛要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罗戒无所谓的笑笑:“我觉得这是一种礼貌。”

    “可我是不能随便叫出别人名字的!被叫名字的人都会死的!”少女懊恼的抱头蹲在地上,神情痛苦无比,“算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信的你走吧,这件事我自己解决。”

    “不,我信,而且我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

    罗戒蹲下来,无比认真的盯着少女的眼睛。

    夏目友人帐的原著没有女主角,而最像女主角的角色,就是眼前这个少女「多轨透」。。。

    她与主角「夏目贵志」同校同年不同班,本是一名活泼开朗的普通女孩,有着160的标准身材和偶像级的可爱外表。

    但由于年少无知,到处乱画祖父留下的「显妖阵」,被一只邪恶的妖怪下了诅咒在一年后取走她的性命,另外更是会先杀死最后十三个被她叫过名字的人。

    为不牵连其他人,善良的「多轨透」强忍着始终不与周围的人交谈,生怕不小心叫出名字牵连对方,更是不断的到处去画「显妖阵」,试图找到那只给她下诅咒的妖怪,靠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件事。

    在原著中,「夏目贵志」是接受了一个小胡子妖怪的委托,说是有人到处乱画让妖怪显形的阵法,才发现了「多轨透」的这个秘密。

    罗戒虽不知这一事件发生的具体时间,但毕竟那诅咒长达一年之久,只要「多轨透」还没有与「夏目贵志」相识,他就有机会提前在两人中间插上一脚。

    “你?”「多轨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震惊道:“难道你是退魔师?”

    普通人是不知道退魔师这个职业的,但「多轨透」家的祖上就是退魔师,虽因为后代没有人觉醒「灵视」能力而退出了这个圈子,但家中还是保存了不少退魔师时代的古籍。

    所以「多轨透」对于退魔师并不陌生。

    “不像吗?”

    罗戒微微一笑,向上卷起袖口,左手手臂上凭空显现出一个大写的“壹”字。

    “啊?是那个妖怪的诅咒!”「多轨透」看到罗戒手臂上的字迹,声音有些颤抖,“他说因为我看到了他,就要跟我做个游戏,在一年后取我的性命但在此之前,会先杀掉我最后叫名字的十三个人,你就是第一个。”

    “诅咒么”

    罗戒抬起右手,掌心中升起一团毫无温度的金色火焰。

    这是当初在范海辛世界中学来的牧师与圣骑士专属技能「神圣净化」,并在「gantz黑球」那里升到了d金级。

    左臂上的“壹”字,在金色火焰的烧灼下逐渐变淡,最终完全消失于无形。

    好弱

    原著中那个妖怪的诅咒,可是连猪猫「斑」都中过招,罗戒本还做好了遭遇强敌的准备,现在看来应该只是「斑」身为妖怪不擅长解除诅咒,并不是说这只妖怪有多厉害。

    “诅咒没有了!你真是退魔师!”

    「多轨透」抓着罗戒的手臂左看右看,忽然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这近一年来,她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不敢与周围的人说话,生怕无意中叫出名字牵连到无辜的人,以至于班上根本没有愿意接近她,都在暗地里传言她是个怪人。

    她也曾想过找退魔师帮忙,可从她爷爷那一代家中就已经不再与退魔师有联系,她也不知道正确的联系方式,在找到的基本都是骗子,懂得东西甚至还没有她多。

    如今居然有一个活生生的退魔师就站在她面前,以至于受尽了挫折的她许久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求求你,帮我赶走那个妖怪,我我可以付钱。”「多轨透」已经被那妖怪的诅咒折磨得快要崩溃了,看罗戒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

    “我可以帮你处理掉那只妖怪,但我不要钱”

    罗戒话还没说完,「多轨透」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连摆手道:“不不行!这个我不能答应你我连交往对象都没有过,円交什么的我接受不了,你还是换个条件吧!”

    “呃你想多了,我接下来可能要在八原待上一段日子,想在你家借住一段时间而已。”

    「多轨透」这才意识到自己闹了个大乌龙,本就红扑扑的脸颊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急忙转过身强作镇定,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走在前面。

    “那那就麻烦你了!跟我来吧,我家有点远。”

    原著第三季第五集中,「夏目贵志」与朋友「田沼要」在外面避雨时,曾经无意中躲到了多轨家大宅的门口。

    两人当时就震惊于多轨家大宅的气派并不是说多轨家多么富有,而是祖上留下的百年老宅的那种世家底蕴。

    那种感觉,大概就跟去京城的女同学家做客发现对方住的是三进的四合院差不多。

    钱不钱是次要的,关键是那个逼格特别唬人。

    “夜魇君,请进吧这宅子已经传了很多代了,不少地方已经非常老旧了,还请不要介意。”

    「多轨透」推开大门走进庭院,不时偷眼看身旁罗戒脸上的表情。

    然而罗戒终究是连天守阁都住过的人,在旁人看来气派的大宅,在他眼中不过就是个小院落而已,自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与诧异。

    “这里只有多轨同学你一个人住吗?”罗戒随口问道。

    这句话让「多轨透」顿时紧张起来,虽说对方已经声明除妖的报酬价只是借住,可毕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又不是那种长得特别安全的女孩,谁也不敢保证对方住得时间长了会不会突然兽性大发。

    “嗯,我还有个哥哥在读大学,有时还是会回家来住几天的。”

    罗戒笑了,没戳穿「多轨透」这个谎言。

    看过原著的他其实知道,「多轨透」确实有个叫「多轨勇」的哥哥,但却很少会回家。

    “多轨同学,你是不是很怕我?”

    “这”「多轨透」不好意思的挠挠脸,支支吾吾道:“抱歉,虽然我相信夜魇君你没有恶意,但毕竟是独居女孩子家里住进一个陌生男人”

    “不用解释,我理解静香。”

    罗戒挥挥手,裹着浴巾的「鞠川静香」从德古拉披风的异空间中掉出来,不满的冲罗戒嘟起嘴。

    “小夜你下次再召唤我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我连头发还没吹干呢”

    对面的「多轨透」看傻了眼,伸手摸了摸之前异空间开启的位置,震惊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式神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等等,不对,我没有「灵视」,是不可能看得到式神的啊!”

    无论是喰灵的世界还是夏目友人帐的世界,「灵视」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

    没有「灵视」天赋的人,即便有灵力也无法成为退魔师,很多古老的退魔师家族不惜在小范围内互相通婚,就是为了提高后代觉醒「灵视」的可能性。

    即便如此,还是有大量像多轨家这样,由于连续几代人没有「灵视」天赋,而只能被迫放弃传承的退魔师家族。

    「多轨透」很清楚自己是没有「灵视」天赋的,不然也不会为了见到妖怪,而到处去画爷爷留下的阵法图形了。

    “这是「鞠川静香」,身份有点特殊,你理解成式神也可以。”罗戒当然不好说是“坐骑”,只能含糊过去。

    多了一个女性在场,倒是让敏感的「多轨透」安心了不少,两眼好奇的打量着身材好得让人嫉妒的「鞠川静香」,道:“式神?你确定这位姐姐不是人类吗?”

    “我是人类啊,不过我还有几个别的形态。”

    「鞠川静香」抚脸微笑,头顶的金发抖了抖,一双三角形的尖耳朵从中弹出,一根毛茸茸的金色大尾巴在身后左右摇摆着。

    “啊好好可爱!”

    「多轨透」对毛茸茸的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原著中把猫咪老师盘得都快掉毛了,此刻看到「鞠川静香」的半狼化形态立刻双眼放光,不受控制的扑上去将「鞠川静香」抱紧,整个人完全陶醉在自我的世界中。

    “哈,真是个热情的小姑娘呢。”「鞠川静香」似乎也很喜欢「多轨透」,很开心的任由她抱着自己的尾巴。

    三分钟后。

    「多轨透」脸色微红的跪坐在地上,向罗戒与「鞠川静香」不住道歉。

    “对不起,我从小就是这样,一看到可爱的东西就控制不住自己想抱在怀里。”

    「鞠川静香」不以为意的笑道:“其实我也很喜欢抱可爱的东西,尤其是喜欢洗完澡后抱着小夜”

    “咳咳。”罗戒干咳几声打断了「鞠川静香」的话,再说下去估计就是少儿不宜的内容了,转过头对似乎明白了什么有些脸红的「多轨透」正色道:“闲聊结束,接下来我们来处理那只妖怪吧。”

    “这么快?”「多轨透」对罗戒的工作效率感到吃惊,手足无措道:“可可我不知道那只妖怪在哪啊?他说要跟我玩个游戏,让我在一年之内找到他,可却连个范围都没有给我”

    罗戒摇头笑道:“我们不去找它,而是让它主动来找我们”

    说着,他起身走到房间的书桌前,拿起纸笔写下了一张字条。

    “来,照着这个念。”

    罗戒把字条递给「多轨透」,少女扫了一眼便愣住了。

    “这这是”

    “别管,想除掉那只妖怪就听我的,照着念。”

    「多轨透」咬了咬牙,展开字条开始读起上面的内容。

    那是足足十三个人的名字。

    “的场静司名取周一土宫雅乐谏山黄泉饭纲纪之神代利世芳村功善四方莲示入见萱”

    凌晨,多轨家。

    “我去年买了个表啊!「多轨透」你给我出来!”

    厚重的宅院外门被无形的力量炸得粉碎,一只身高足有四米,单是脑袋就占了一半的灰色大头妖怪随着一股妖风冲进庭院。

    尽管出场气势十足,但妖怪的扮相却是狼狈不堪,海带般的长发湿淋淋的搭在脑袋两侧,右臂和大半个肩膀都莫名的不翼而飞,身上的布袍更是多处损毁,如同碎布片般挂在身上。

    “怎么回事?”

    听到院内巨大声响的「多轨透」,只披着一件外套慌慌张张的从房间内跑出来。

    在罗戒的提醒下,庭院内各处都被画上「显妖阵」,因此「多轨透」一眼便看到了那只用诅咒折磨了她近一年的罪魁祸首。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小丫头,我真是低估了你你居然连这种缺德的主意都能想出来,人类果然是最狡猾的生物。”

    「多轨透」完全懵了,怎么看这只妖怪都是奄奄一息的模样,可问题是她除了念了几个人的名字,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做啊

    “你就是那只诅咒人名的妖怪么?”

    一个黑色的人影背着皎洁的月光由屋顶跃下,悄然无声的落在静逸的庭院中。

    “夜魇君”

    「多轨透」紧张的跑到罗戒身旁,抬头却对上一双黑白反转的诡异眼眸,不由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别怕,这是「鬼眼」,是可以代替「灵视」的一种法术。”

    罗戒示意「鞠川静香」保护好「多轨透」,转过头望向庭院中的那只妖怪,笑道:“你居然能活着回来,还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了”

    “又是退魔师?!”

    大头妖怪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中了退魔师设下的圈套了,毫不犹豫的扭头就逃。

    只可惜已经晚了。

    一道刀光如闪电般瞬间划破幽暗的庭院,大头妖怪应声而倒,硕大的头颅由鼻翼处斜向断成了两半。

    「雷之呼吸壹之型斩魔霹雳一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