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剑仙〕〔星佑纤古〕〔辽辽天地间〕〔寄生情缘〕〔神洲异事录〕〔剑耀九苍〕〔我要成为老爷爷〕〔替天行盗〕〔我有五十四张英雄〕〔那小厮〕〔无敌从氪金开始〕〔九九为凰〕〔质天传〕〔重生之至尊天帝〕〔灵武封神〕〔网游之王者再战〕〔恶食之门〕〔诸天万界是这么来〕〔剑破河山〕〔盖世魔少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诸天次元公会 第二十七 人间炼狱
    本来因为凌天出手和鸣人上千分身带来的压迫感,众武林高手都显得凝重无比,现场的气氛也变的凝重。

    然而鸣人的这一波操作,使得众人开始都有些蒙圈,接着就以一种无比怪异的眼神看着张三丰和少林众人。

    就连凌天也不例外,我勒个去,兄弟,你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飙戏啊!这镜头你都抢!还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波风水门亦是如此,当时看漩涡鸣人的记忆副本的时候就感觉这家伙不是一般的皮,但是没亲眼见到,终究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但是,先是在公会里,自己稀里糊涂的跟他拜了把子,认了兄弟,接着他又来了这么一出。

    就连他也不得不感慨,这倒底是个什么玩意?这家伙真的是他和辛久奈的孩子?真是为那个世界的自己操心啊!

    顺带一提,这次公会首战,他直接被公会从死神体内拉了出来,以灵魂体的形式存在。

    霞诗子:“虽然从记忆副本中知道了这家伙骚操作一大堆,但是我是真没想到他还能这么玩。”

    药尊者:“这位小友.....很有意思。”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关于鸣人的记忆副本他并没观看,实际上,见到鸣人的时候他还以为真是水门的儿子加进来了,后来才得知不是一个世界,活了这么久,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皮的人。

    君莫笑:“少林寺的人脸这下子都黑了!”

    可不是嘛,特别是空性,虽然他的确是这么想的,这话也不假,但是你这大庭广众之下就说出来,那就是踩他少林寺的脸啊。

    “阿弥陀佛,小辈,为何如此欺辱我少林!”

    虽然有个神秘莫测的强者在圆真的身边,但事关少林脸面,众少林弟子还是怒目看向了漩涡鸣人。

    压根懒得搭理他们,皮完之后鸣人就感觉爽快多了,直接解除了变身术和影分身,回到了四代的身边。

    此举更是让少林众人感到愤怒无比。

    懵逼之中的张三丰这时候也是回神了,鸣人刚才那一出一时之间把他也弄懵逼了。

    “张三丰参见仙长大人!也见过诸位了!”

    反应过来之后,他直接向着凌天的方向行了拱手礼,然后对着身边的群员也是点头问好。

    无论是功法的传承还是那关于阴阳道意的感悟,还有刚刚那神乎其技的手段,都算的上仙人之流了。

    “张老爷子,不用多礼,尽快处理好这里的事吧,事情的发展恐怕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了。”

    公会将他传送过来之后,他就一直在动用神识搜寻深渊的下落,而且这方世界的压制明显比他所处的世界要小,所以他的神识范围也近乎扩大了一倍。

    而刚刚,他的确查探到了深渊的踪迹,但是那场面可称得上是人间炼狱了。

    虚空塌碎,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方圆数千里都充斥着血色。

    所以,他脸上一直以来保持的微笑也消失了,换上了一副沉重的脸色。

    他虽然无惧杀人,更亲手杀死了何太冲,但是这等凄惨的一幕,即便是他都有些不适应。

    药尊者:“会长,可是找到了那深渊的踪迹?”

    天尘:“没错,人间炼狱啊!”

    霞诗子:“突然有点害怕了!”

    天尘:“加入了公会,这些东西总归是要熟悉的,以后这种场面只会越来越多的,不想死最好还是习惯它。”

    凌天没有说什么害怕就别去了,呆在他们后面享受他们的保护就行。这根本不现实,面对深渊的讨伐,公会是强制所有人参与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出来一波即便是自己都感觉棘手的怪物。

    到了那时候,谁来保护她?只有提前适应,尽快学会战斗,之后的战斗之中才能发挥出作用,保护自己,而不是拖后腿的。

    四代目火影:“战胜恐惧的唯一方法就是直面恐惧。”

    霞诗子:“明白了,我会努力的。”

    她不是傻白甜,从凌天的话里她也明白现在不是退缩的时候,她能避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

    “诸位,关于翠山一事,贫道也留言于此,谁若再不知好歹,想要逼问那谢逊的下落,我武当必以兵刃代之,望诸位好自为之。”

    言罢,压制的气势再一次释放出来,在场的武林人士再一次脸色聚变,跟上一次不同,这一次张三丰刻意用气势压他们,所以感受也更强烈。那种方面泰山压顶的气势压的他们抬不起头。

    凌天的话让张三丰也明白事情可能已经变得很糟糕了,不然他不会脸色这么沉重,而公会中的聊天消息也证实了他的想法。

    所以,他也懒得再跟这群人纠缠下去了,若真不知好歹,他真的要动手了。

    “师父,三师弟真的站起来了!”

    恰巧此时,宋远桥带着伤势痊愈的俞岱岩过来了。

    “如此便好,远桥,你来的正好,提为师招待一下各位,前来祝寿者,好好犒劳一下,但是,若有闹事者,杀无赦!”

    对于药尊者的能力,他还是清楚一点的,这点小伤,对于他来说痊愈的确不是难事。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会长所说的深渊魔物要紧。

    “是,师傅!”

    “走吧,乘早解决任务吧。”

    看着张三丰将事情交代完,俞岱岩恢复过来,张翠山应该也不会再因为愧疚自杀了,这边的事情算是后顾无忧了。

    凌天直接撕开了通往深渊所处的地方的空间通道,带着众人前往战场。

    而这一手撕裂空间的仙人之法,再一次狠狠的刺激了在场的众人,彻底压下了他们的不甘。

    .....

    东瀛

    整个天空被一个黑色的旋涡覆盖,不断有着长相恐怖的怪物从中掉落到地面之上,这些怪物所过之处无一不是尸横遍野。

    突然,一道裂缝出现,随后,凌天众人从裂缝中走出,立于虚空之中,俯视着这边土地。

    “呕....”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这冲天的血腥味,还有那遍地的残肢断臂还是深深刺激到了霞之丘诗羽的神经,忍不住呕吐起来。

    叶修也被这场景刺激的反胃,还好忍住呕吐的感觉,而即便是见惯了死亡的张三丰和药老等人也是感到触目惊心。

    “这里是岛国?乖乖,这还有人活着吗!真是替未来的那些男性们默哀!”

    其他人不知道,但是作为岛国的“友谊之邦”的种花家人,漩涡鸣人还是能从这熟悉的建筑和大致的地形轮廓看出这里就是未来宅男们的天堂。

    不过,现在看来未来那些名作估计是不会再有了!

    “不错,不过,现在整座岛上已经没有活人了。”

    从神识扫到这里的时候,凌天就已经仔细查探了一下生命气息,但是一点都没有查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重生之投资大亨〕〔顶级富豪继承人秦〕〔凌婧长孙无极〕〔都市至尊狂少秦楠〕〔叶凡唐若雪〕〔神医小狂妃〕〔我宅在家里成世界〕〔我的弟弟叫漩涡鸣〕〔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绝世医帝云墨〕〔娇妻还小,大叔宠〕〔乡村万界交易系统〕〔百里绯月凌婧摄政〕〔冷先生的甜婚指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