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有恶人想害本宫〕〔长安多妖记〕〔我的老公来自漫画〕〔家有萌宝福妻嫁到〕〔泪之传说〕〔戏闹初唐〕〔你是银河赐给我的〕〔余生暖暖,我只喜〕〔皇后的品格〕〔顾太太又走桃花运〕〔豪门团宠:顾少情〕〔陌上故人来〕〔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冷焰火〕〔重生嫡女不好惹〕〔魔能星海〕〔鼠行诸天万界〕〔核渊〕〔龙腾傲天〕〔我!直播出个天帝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诸天次元公会 第五十三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不是未婚妻不满未婚夫废柴,以势压人,装逼打脸的退婚流现场吗?咋变成少女为了追求真爱,敢于同邪恶势力斗争了?”

    “不知道,但是我感觉这剧情应该更带劲。”

    随手抓起一把爆米花噻嘴里,回了霞诗子的一句,凌天也没想到剧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子。

    “纳兰昊,原著里有这人吗?”

    “不清楚,反正我没啥印象,话说,这剧情原著里也没有啊,这不会跟你一样是某个同人世界吧。”

    “看情况很有可能,当然,也有可能这家伙是个穿越者。”

    “系统,有没有办法确认一下?”

    凌天表示这事还是问问系统吧。

    “穿越者”

    紧接着,一道略带慵懒的声音就传到了他们几人的脑海中。

    “来个任务?”

    “呵呵,乐色,想得美。”

    事实证明,这种货色的穿越者,系统压根就不想理。

    而对于系统的嘲讽,凌天也不在意,他本来就是随口一问,毕竟公会这次来了几个新人,为新人谋求一下福利也算是他这个会长应该做的。

    “穿越者啊,你们有兴趣干点什么吗?”

    看了那家伙两眼,凌天突然眼前一亮,然后就把目光看向了身边这几个人。

    “英雄所见略同?”

    在听到穿越者的时候,旋涡鸣人就有些想法了,没想到凌天居然也一样,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个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你们又来了,就不能别打哑谜,直接说出来啊!”

    霞之丘诗羽对于两人总是来这种莫名其妙的对话感到很是无语,完全不懂他们怎么是怎么相互理解对方的想法的!

    “我觉得我得去跟黄少天学学。”

    对于两人之间这种莫名的默契,叶修也感到不解,他已经不止一次怀疑是不是自己沉迷荣耀,已经跟社会脱轨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感觉很有意思的样子。”

    药尊者:“会长,你们是打算过来了?”

    他暂时没法现身,就一直在公会里面跟凌天他们聊天了。

    天尘:“没错,刚好我去你们那个世界弄点东西,不介意吧。”

    他现在只有灵气修为,肉体方面可还未系统的修炼过,刚好借此机会去弄点材料过来。不过还是先问问药老的意见,他可不想给公会成员一种强盗的形象。

    药尊者:“无妨,会长看上什么尽管去取便是。”

    凌天给了他面子,他自然也得给他一个面子,况且,凌天真要来,他能阻止的了吗?而且,以他对凌天的了解,他也不可能将整个斗破的资源尽数取走。

    “演戏演全套,积分商城里有服饰类,接下来就是看咋默契的时候了啊。”

    没说话,鸣人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就去翻商城了。

    “准备好了没”

    “3.2.1,”

    看到鸣人再次比了个ok的手势,凌天就直接开始倒数了。

    “哒!”

    随着凌天的一声响指,两人的形象一瞬间发生了大变,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黑衣黑裤黑皮鞋。

    “你们这默契还真不是说说而已,所以说,你们到底是怎么互相理解的啊!”

    霞之丘诗羽算是对着两人无语了,这莫名其妙的默契她算是t不到了。

    “哇喔,你们这是要搞什么cosplay吗?好酷哦,能不能也带我一个啊。”

    看着眼前两人这一身的特工打扮,伍六七也有些蠢蠢欲动了。

    “你们这是打算扮演时空管理局?”

    这一身特工打扮,再加上之前的穿越者,叶修总算是反应过来这两货先干嘛了。

    “不错,你们有兴趣没。”

    凌天的确有这个想法,人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嘛。而且看着样子,退婚之事已成定局,萧家这次于情于理都不会拒绝纳兰家的请求,说不得还能得到纳兰家的友谊。

    “我就算了,我看看就行。”

    想了想,叶修觉得还是不去了,他的性子和年龄也不适合玩这种。

    “我也不去了,积分也不多了,还是省着点花吧。”

    “对喔,窝也没有积分,好像去了不了诶。”

    伍六七也是刚刚才加入公会,他只有签到得到70点积分,穿越的1000积分他可付不起。

    “没事,积分我包了,就当新人福利。”

    “不用了,窝在这里看看就好了。”

    “那行吧,saber要去吗?”

    凌天对于阿尔托莉雅的印象还是以两次圣杯战争为主,而两次她都是以saber出现的,所以,他就直接喊了出来,而且,除了这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叫,直呼姓名和亚瑟王好像都不太好的样子。

    “嗯?saber是叫我吗?”

    擦了擦嘴角残留的白色奶油,再伸出舌头舔了舔,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神色,听到凌天的问话,阿尔托莉雅才抬头疑惑的看向凌天。

    “嗯,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想到刚才那画面,凌天也是怪异的看着她,怎么总感觉有股涩涩的感觉。

    “不去了,不过,刚才的蛋糕还有吗?”

    今天绝对是她最幸福的日子,原本看了自己的记忆副本之后,她还有点小失望的,毕竟圣杯已经被污染了,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目标一样。

    过来这里也是本着缓解一下心情,顺便看看其他世界的风景,没想到居然能吃到这么多没吃过的好东西。对于一个热衷美食的王,这简直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有,我红包发给你。”

    然后,凌天就购置了100个奶油蛋糕发给她了。

    “那就咋三吧,走了。”

    紧接着,三人原本虚幻的身形开始变的凝实,不过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首位之上的萧战身上,都在等着他的答复。

    “也罢,若...”

    “哒!”

    未等萧战说完,凌天直接一个响指将时空冻结。

    “嗯?”

    原本听到萧战那一声也罢,纳兰昊总算是送了口气,抬头一看却发现眼前的萧战等人就像被定住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此景,他急忙向身边望去,然后一眼就看到萧炎的旁边站着两名穿着黑衣黑裤黑鞋,带着大墨镜的特工。

    而且,现在还能自由活动的好像只有他们四人。其他人好像都被定住了一样,不对,这样子更像是时空被冻结一样。

    因为他突然看到萧战刚才起身放下的茶杯中的水溅了出来,但是却诡异的固定在茶杯上空,而不是落入茶杯。

    “你们是时空管理局的人?”

    身为一名在红色政权下学习各种文化的人,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还猜不到对方的身份。

    “哟,挺有见识的嘛,还知道我们啊。”

    “我是时空管理局专员9527。”

    “4396”

    “这代号,他两真是时空管理局的吗?”

    还是说,现在管理局的专员都这么皮了嘛!

    “经我局调查,你涉嫌违规穿越,并违反穿越三大罪律,现我局对你实施逮捕,你可有遗言?”

    “等等等,是不是查错了啊,我犯了什么罪啊,还有,为什么直接就是遗言了啊!”

    他没干啥啊,穿越过来十几年,除了讨好纳兰嫣然,跟她打好关系,他都是在修炼中渡过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修为提升的特别快。

    “也好,让你死的明白点。”

    “干涉剧情,此为罪一,抢夺主角机缘,此为罪二,猥亵女童,此为罪三。”

    “够不够清楚?够不够明白?”

    罪?那当然都是凌天瞎扯的,反正身份都是假的,还不是随便自己扯咯。

    “剧情,什么剧情?抢夺主角机缘?谁是主角?我抢什么了啊,还有第三条,猥亵女童?苍天为证,我真没有啊!”

    虽然自己确实知道剧情,但是这时候肯定得装做不知道啊,毕竟不知者无罪嘛。后面两条他是真的懵逼了,他啥时候抢机缘了?虽然有着想法,但是小说里就随意提了一下,他就是想找也不见得找的到啊,还不如抱大腿来的轻松。

    “妹子就不是机缘了?不经历退婚打脸,你让主角怎么爆发,怎么喊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他们过来就是想看看萧炎喊这句话时候的场面,结果被这货给搅和了。

    “虽然不知道你们说什么,就算你们是对的吧,那第三条呢,我啥时候猥亵女童了?”

    这他确实狡辩不了,但是还得把自己受害者形象表现一下,自己绝对是不知道剧情的。那样的话,说不定还有点转机。

    “你敢说你跟纳兰嫣然没点身体接触?”

    “这也能算猥亵吗?他们还是小孩子吧。”

    听到凌天的话,霞之丘诗羽也看不过去了,总感觉凌天这罪名按的有点勉强啊,但是,看的莫名有兴趣啊。顺便为那个悲催的穿越者祈祷一下,希望别被整的太惨。

    “我也不是很懂会长的脑回路。”

    叶修确实不懂凌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些啥,明明都是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人,总感觉凌天像是那个偷偷上了补习班的人,读了个十年寒窗。

    “?????emmm......这也算猥亵?”

    他们当然有过身体接触,甚至修炼累了,还一起睡过,但是两个十岁左右的小屁孩能干啥?

    “你要知道,算不算,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凌天表示,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我.....算了,还请告知我的处罚情况,另外,还望各位看在小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能从轻处理。”

    他放弃反抗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明摆了就是想给自己定罪,还反抗啥。

    “来,告诉他,该当何罪。”

    “嘿嘿,三罪犯其一者,可视情况进行人道毁灭或者压往极乐深渊受刑,直至魂飞魄散。念你不知情,你自己选择一种吧。”

    “有没有第三条选择?比如说遣送回原来世界啥的。”

    这两条他都不想选,这跟诛杀啥区别吗。

    “嗯,这个提议好像也不错诶。”

    假做沉思状,顺便给鸣人打了个眼色,就是隔着个大墨镜,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

    “确实可以考虑考虑,那我们就选...”

    “对嘛,那我们就选遣送回去吧。”

    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这下不用死了,虽然有点可惜,刚刚收获的爱情就这么没了,但是,自己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希望她能忘记自己,另外找一个喜欢的人吧。

    “人道毁灭吧!”

    “人道毁灭吧!”

    事实证明,两个拥有莫名默契的人,即便不用互相打眼色,也能从对方的语气中领悟到其中暗藏的意蕴。

    “诶?诶!”

    “兄弟,一路走好,下次穿越记得来时空管理局登记啊。”

    说着,凌天伸出右手朝着纳兰昊的头拍去。

    “别别别,啊啊啊!”

    感受到凌天手掌带起的劲风,他终于忍不住开始惊叫了起来。

    “诶?没死?”

    等了好一会,却没感到疼痛,睁眼一看,自己依旧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

    “哥们,你这胆量不行啊,不经吓啊!”

    抬头一看,就发现凌天已经退回了原地。

    凌天的确是出手了,但是并不是对他,而是发现了一只小虫子,顺手捏死了。

    对于凌天的这一次出手,鸣人也挺吃惊的,他还真以来凌天打算杀了这家伙呢。不过等凌天将手伸到纳兰昊身后,然后穿过空间裂缝抓住一道黑影,并且瞬间捏碎了,他就知道并非如此了。

    “刚刚那是魂殿的人?”

    不止是鸣人,药老也在戒指里面看到了这一切,凌天冻结时空又没针对他,他倒是不受影响。所以,刚才凌天出手那一幕他也看到了,顺便就出来了问一声,毕竟魂殿也算是他的敌人。

    “药尊者?”

    纳兰昊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对的,他就不该跟萧炎作对,你看,这还啥都没干,就一堆人出来了,而且他的外挂居然提前上线了,药老居然提前两年苏醒了,这样的话,即便真来个三年之约,自己还真未必能胜了。

    “你不是不知道剧情嘛,这回咋又认出来了。”

    “嘿嘿,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嘛,你们都那么吓我,我当然不能认嘛。”

    他也明白过来,自己估计是被耍了,虽然不清楚这群人到底是不是时空管理局的人,但是自己应该是没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重生之投资大亨〕〔顶级富豪继承人秦〕〔凌婧长孙无极〕〔都市至尊狂少秦楠〕〔叶凡唐若雪〕〔神医小狂妃〕〔我宅在家里成世界〕〔我的弟弟叫漩涡鸣〕〔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绝世医帝云墨〕〔娇妻还小,大叔宠〕〔乡村万界交易系统〕〔百里绯月凌婧摄政〕〔冷先生的甜婚指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