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念今生之邪剑归来〕〔魔尊是我徒弟〕〔觅仙迹踏天路〕〔北方有二哈〕〔这个地球有点凶〕〔召唤万界之祖龙万〕〔超勇的我随身带着〕〔灵毅传〕〔鲲鹏大陆之盛世逍〕〔我真不是反派大佬〕〔金庸绝学异世横行〕〔从执掌鸿蒙开始垂〕〔九境化神〕〔我被困在同一天五〕〔来到地府开酒馆〕〔直播之我是修仙者〕〔神器大道〕〔猎天争锋〕〔无限童年系统〕〔剑主八荒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诸天次元公会 第五十五章 药尊者 药尘
    将鸣人送到魔兽山脉之后,凌天也独自离开了萧家,去找寻他需要的材料。

    “小家伙,可愿陪老夫聊聊?”

    凌天他们两人走后,药老也看向了趴在座位上揉着屁股的纳兰昊,他原本是想等过两年再带着小炎子去纳兰家解除一下婚约,而到时候他自会送上一些高阶丹药作为赔礼,这事也算是揭过去了。

    没成想,纳兰家的人居然先一步上门了,这一点着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呃,药尊者有事请吩咐,晚辈一定做到。”

    “不用紧张,老夫只想问问,你可愿拜老夫为师,学习炼丹之法。”

    凌天将他弹飞出去的时候,纳兰昊下意识的用处了斗气,同种体系之下,他的感悟自然比凌天更清晰,火属性中夹杂这一丝木属性,这可是绝佳的炼药师苗子。

    而且,刚才凌天和鸣人两人对他的戏弄,也让他看到了这孩子的心性,重情重义,不是那种为了力量就抛弃一切的性子,而且从他知晓剧情却依旧没有太多的贪婪的心思,反而表现的极端稳重,或许他未来的成就更甚于小炎子了。

    更何况,凌天都对纳兰昊表达了他的善意,他自然也不介意卖个人情。

    “您说的可是真的?”

    惊讶的抬起头来盯着药老,他现在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这算啥,自己的金手指老爷爷也要上线了嘛!

    “怎么,你不愿意?”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没的说,直接双漆跪地行了一个拜师礼。单膝跪地磕头这种事难度太大,纳兰昊表示真的干不来这个。

    他本来还想去到杯茶的,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这样才算是正规的拜师礼,不过想到药老现在还是灵魂体,他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嗯,此间事了,我会带着小炎子去魔兽山脉历练一番,到时候你也随之一起,随为师学习炼药。”

    “弟子谨遵师命。”

    “所以说,这退婚流又变成同门师兄弟的爱恨情仇了?师弟抢了师兄的未婚妻,还带着未婚妻来师兄家里退婚,这剧情变化的也太戏剧性了吧!接下来还会怎么变?”

    看着眼前这戏剧性的变化,霞之丘诗羽感觉哪怕她写的言情小说都没有这么离奇的事情。

    “唔~不知道,但是窝觉得很有意思诶,窝们看下去就完事了。”

    “saber你这么吃这么多甜食不怕发胖吗?”

    她就是吐槽一下,也没指望伍六七他们能给他答复,但是转头看向任在蛋糕的小山之上大吃特吃的阿尔托莉雅,她是真的感到惊奇和羡慕,吃这么多还不用怕发胖,这体质简直就是每一个女性梦寐以求的啊!

    “她是英灵之躯,身体好像是不会发生变化了。而且,我记得自从她拔出石中剑之后,身体就定格了。”

    沉浸在美食世界的saber早已不再关注外面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回答霞之丘诗羽的疑问,不过,好在叶修对她还是有点了解。

    “真羡慕啊。”

    对于saber的无视,她也不是很在意,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是听不到外界的声音的,她写小说的时候也是一样,能够理解。嘟囔了一句之后就继续关注场中的事情。

    “老师,那这婚约的事情你看要怎么解决?”

    纳兰昊也反应过来了,这没关系还好,这自己也拜了师之后,他跟萧炎就成了同门师兄弟了,他这就是师弟抢了师兄的未婚妻了啊!

    “解除婚约之事,为师就代替小炎子答应了,不过,你可不要辜负了人家小丫头。”

    “老师放心,弟子一定不辜负老师的期望和嫣然对我的感情。”

    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纳兰昊的品性他也算放心,不然也不会选择收他为徒。

    “嗯?冻结之力开始消散了吗?”

    果然,几息时间之后,凌天冻结的时空已经恢复正常。

    “若我还执意拒绝,那就显的我萧战过于心胸狭隘了,不过,希望此事不会影响到萧家和纳兰两家的情谊。”

    时空恢复正常,萧战也终于把憋在嘴里多时的话给说了出来。

    “纳兰肃在此多谢萧族长成全了,也请萧族长放心,以后,我们两家的关系自当更加亲密才是。”

    “老师?”

    “昊哥?”

    一连两声惊呼出现,瞬间吸引了大厅中所有人的注意力。

    “老师您怎么突然出来了?”

    恢复过来的第一时间萧炎就看到药老就在自己眼前,自然惊讶无比,药老可是一直嘱咐他让他不要暴露他的存在的,结果他现在居然自己出来了。

    而纳兰嫣然则是感到不解,纳兰昊刚才一直站在纳兰肃身边的,结果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她连忙四处张望,刚好在萧炎的那个角落里看到了纳兰昊,不由地喊了出来。

    “嘿嘿,嫣然,你可真是我福星啊!”

    听到喊声,纳兰昊也是瞬间跑到纳兰嫣然的身边,一把将其抱住,脸上的笑容那可谓是灿烂无比,他两辈子都没有这么好运过,结果因为听了纳兰嫣然的话,来萧家退婚,才会遇到凌天和药老。

    虽然对于他而已,跟凌天的遭遇不是什么友好的经历,但是耐不住人家实力强,而且出手大方啊,随手就丢了自己一本天阶功法,更何况,他觉得,若不是凌天他们的戏弄,药老也未必会收他为徒,他又不是不清楚药老收徒的标准。

    “昊哥,你没事吧,突然之间,这是怎么了?”

    大庭广众之下,纳兰昊突然这一抱,也是让她羞红了脸,不过也没过多挣扎,反而关心起纳兰昊来了,毕竟这表现的跟他平时太不相符了。

    “昊儿,大庭广众之下,不得无礼,还不快放手!”

    看到纳兰昊这一举动,纳兰肃顿时火冒三丈,干啥呢这是,挡着人家前亲家的面之间搂搂抱抱,这是打人脸啊!

    不过,那人是灵魂体吗?能以灵魂体存活,必然是个灵魂力异常强大的强者了,刚才萧炎好像是叫他老师,难道是不满我纳兰家退婚吗?麻烦大了啊!

    “炎儿,还不给为父介绍一下这位老先生。”

    纳兰肃能想到,萧战自然也想到了,虽然不清楚自家儿子什么时候遇到了这么一位神秘的强者,但是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还是先把人伺候好再说。

    “老师,这...”

    “小炎子,你退下吧,为师自己来吧。”

    “老夫药尘,是一名炼药师,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小炎子,发现他是个炼药师的好苗子,便收他为徒,这次出现也是为了两位小家伙的婚约而来,不过既然你们都已经谈妥了,想必也不需要老夫了。”

    “真的,炎儿,这么说你已经是一名炼药师了?”

    炼药师啊,可谓是斗气大陆最高贵的职业了,一想到他们萧家出了一个炼药师,还是他儿子,他萧战怎么能不激动。

    “是的,父亲,炎儿已经是一名一品炼药师了。”

    听得萧炎肯定的回答,众人原本怜悯的目光瞬间就变了,变得羡慕和嫉妒。

    “老夫萧战代炎儿多谢阁下教导之恩了!”

    感受到身边三个老家伙身上散发出的嫉妒之意,萧战就笑的更欢了,这一次,不仅不会打击他族长的威严,说不定还能借此更进一步,看着萧炎的神色也略发满意了。

    “呵呵,不必了,教导徒弟本就是为人师的责任。”

    “外面那位朋友,在外面躲躲藏藏的多不好,何不进来一叙?”

    药老这一句话,让的原本处于欣喜和失神中的众人都是一脸懵逼。而后,反应最快的萧战立马喊来萧家护卫搜查。

    不过,还未等他们行动,一道黑影突然从厅外进来,瞬间出现在古薰儿的身前,摆出一副防守的姿态,护住身后之人。

    “熏儿!”

    “萧炎哥哥,不用担心我。”

    “阁下可是药尊者药尘?”

    未等两人交谈完,凌影直接出言打断了,他对这个四岁就钻小姐房间猥亵少女的没什么好感,更何况,眼前还有个不清敌友的强者,他可不能分心。

    “药尊者?尊者?他是斗尊!”

    不知道是谁突然喊出这么一句话,瞬间,整个大厅中的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药老,斗尊啊,在这斗宗不出的加玛帝国,那就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有一天居然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萧战也感到惊讶无比,他已经尽力往高处去猜想药老的实力了,但是他的想象之中也是斗王斗皇之类,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斗尊这种传说中的强者。毕竟,斗尊强者,恐怖如斯,那种强者,听都很少听,又怎么会联想到一起呢!

    “凌叔叔,不用紧张,药老先生不会对我不利的。”

    话虽如此,但是凌影依旧没有放松一丝一毫的警惕,即便是药老现在只是一个灵魂体,生前实力恐怕十不存一,但是依旧给他一副莫大的威胁之感。

    “老先生可是号称斗气大陆第一炼药师的那位?”

    古薰儿这平淡的一语再次震惊了众人,斗尊的实力就已经够让他们吃惊的了,这大陆第一炼药师的身份则让他们更加难以置信了,成为炼药师就已经是万中无一了,而成为大陆第一人的难度就更加艰难了,单单这份名号就值得无数的斗尊甚至是斗圣强者与之交好了。

    “老师居然还是大陆第一炼药师,不过,看起来熏儿的背景也不简单啊!不仅有如此强者守护,对于老师的身份也这么了解。”

    他虽然拜药老为师,但是对于药老的情况,他也是知之甚少,所以,听到药老不仅是斗尊强者还是大陆第一炼药师的时候也是惊讶无比。

    转头看向四周,继而就发现,原本那些嘲讽和厌恶的眼神几乎消失不见,几乎都是羡慕和嫉妒的神色了。

    “这群人,还真是现实啊!”

    经历过那一年多的人生低谷,他自然不会在因为这些羡慕和讨好的神色而高兴了。

    “以你的身份,知道我倒是不奇怪。”

    身为远古八大族的古族大小姐,古薰儿能知道他,他的确不奇怪。毕竟,在中州,他好歹还是有点声望的。

    “不过,大陆第一人不敢当,都是那些老前辈相让而已。”

    如果以前,对于这大陆第一人的名号,他倒是不否认,但是看过剧情之后,他自然知道,凭借他目前的能力,还欠缺几分,这大陆隐藏的炼药高手可不少。

    “药前辈谦虚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没想到药尘居然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暴露的?

    古薰儿的疑惑,药老自然不会知道,即便知道他也不会说出来,总不能说我看过剧本吧!

    “作为一名护卫,你可有点失责了啊,居然让魂殿的人在你眼皮子底下溜进来了。”

    “什么!在哪?”

    这可不是小事,万一让魂族之人发现小姐的身份,而他一无所知,那就糟糕了,哪怕族里不会那他怎么样,他也不会心安的。

    “人已经死了,不过,希望你下次可不要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呼~多谢尊者大人出手了。”

    听到人一已经死了,他也是送了一口气,不然他罪过可就大了。

    而此时纳兰家的众人就有些不是滋味了,原本他们对于此次退婚是十分支持的,毕竟萧炎早就废了,而纳兰昊比之丝毫不差,甚至更优秀。

    但是现在,形式居然瞬间逆转了,突然冒出个斗尊级别的老师,而且还是大陆第一炼药师,这他们纳兰家拿什么争,萧家也有些人对他们投来了怪异的眼神,就像是在说,让你们神气啊,这下子看你们后悔不后悔。

    “昊哥。”

    纳兰嫣然自然也感受到了萧家那群人的眼神,但是她可不会因为一个斗尊和第一炼药师的名头就轻易的改变自己的想法。

    “我没事,你别担心。”

    纳兰昊也是摇了摇头,萧家这群人真的没救了,先前是萧炎,现在又变成了他,至于吗!

    “对了,纳兰家的那个小家伙现在也算是老夫的弟子了。”

    此言一出,刚才用眼神嘲讽纳兰家的那群人,脸色顿时变的尴尬无比,也万幸他们还有些分寸,没有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去,只不过,在场的都心知肚明罢了。

    纳兰昊对于药老这一手,也挺无语的,您老啥时候也变得这么腹黑了,非得让我被人眼神鄙视一番才道出来这事,怕不是跟那两个人待久了,人设都变了?

    “哟,都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重生之投资大亨〕〔顶级富豪继承人秦〕〔凌婧长孙无极〕〔都市至尊狂少秦楠〕〔叶凡唐若雪〕〔神医小狂妃〕〔我宅在家里成世界〕〔我的弟弟叫漩涡鸣〕〔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绝世医帝云墨〕〔娇妻还小,大叔宠〕〔乡村万界交易系统〕〔百里绯月凌婧摄政〕〔冷先生的甜婚指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