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神医圣〕〔战国万人敌〕〔僵尸邪皇〕〔死亡骑士的归来〕〔冰魂王座〕〔港岛时空〕〔萌妻太甜:总裁不〕〔最强小白领〕〔非人邀请〕〔玄天武帝〕〔万界最强狂帝〕〔我不小心复活了神〕〔流年沉醉忆盛夏权〕〔全能仙师〕〔热力学主宰〕〔长宁帝军〕〔阎王相思谱〕〔扶明〕〔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女战神的黑包群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春色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从送礼谈起
    七月以来,京师断断续续下了几场雨。雨水一浇,天气就明显地冷了一大截,秋意更浓了。

    朱高煦得到召见,收拾打扮一番、穿了一身红色乌纱团龙服,便进宫觐见皇帝。

    一路从右安门进皇城,在宦官的带引下,朱高煦进了乾清门,然后走过一条斜廊,来到了东暖阁。这时他才渐渐发现,今天来面圣的皇子只有他一个。

    走过隔扇,果然见里面除了父皇和两个宦官,再无别人。

    “儿臣叩见父皇,父皇万寿无疆!”朱高煦行礼道。

    “免礼,高煦起来。”穿着蓝色五爪龙袍的皇帝,口气十分和蔼。

    朱高煦说了一句“谢父皇”,然后爬了起来。

    皇帝道:“凳子上坐,俺们父子说说话儿。”

    朱高煦又道谢,然后小心地在旁边坐下来。不一会儿两个宦官也出隔扇去了,朱高煦微微侧目看了一眼,这不大的屋子里就剩下他们父子二人。

    皇帝沉吟片刻,开口道:“年初你四舅的丧事,高煦去了罢?”

    朱高煦回想了片刻,点头道:“回父皇,儿臣去了的。儿臣到灵堂吊丧行礼之后就走了,没吃饭。”

    皇帝放低了声音,沉声道:“可有一个该去吊丧的人没去,他是徐增寿的妻弟、西平侯沐晟!俺亲眼看过徐增寿家的礼簿,沐晟不仅未亲自进京吊丧,全家一个人都没去,连礼也没送。”

    朱高煦听到这里,愣了好一会儿才附和道:“儿臣也觉得沐晟真是不应该,不管怎样,他姐姐既然嫁给了四舅,大家都是亲戚。”

    “嗯……”皇帝道,“‘靖难之役’时,徐增寿曾多次向俺密告建文军军情,也因此被俺那皇侄所杀。沐晟必是心向建文朝、责怪徐增寿,才做得如此过分!”

    朱高煦用试探的口气道:“建文已败,沐晟为何不审时度势效忠父皇?或因‘靖难之役’时,沐晟几番调云南兵与父皇为敌,于是他心中惧怕?”

    “俺现在不能断定是何缘故。”皇帝皱眉道,“户部给事中胡濙密告予俺,长兴侯的子孙因惧怕跑到云南去了,可俺并没说要治他们的罪,他们跑啥?胡濙正进一步核实,或许更多的旧臣、罪臣家眷也去了云南,那地方还真是藏污纳垢之地!”

    他看了朱高煦一眼,又低声道:“从溥洽那里得到的蛛丝马迹,建文本人也可能在云南!”

    “啊!”朱高煦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父子二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但皇帝的话显然还没说话。朱高煦不吭声时,琢磨着父皇此时想说的话、或许有点难以启齿?

    毕竟以前父皇承诺、要让高煦做皇储,也是在父子单独交谈之时;此时此刻,情形有某种相似之处。

    良久后,朱棣总算开口了:“俺已恢复了你十七叔的岷王王位,让他回到云南去了。不过岷王毕竟不是咱们家里的人,很多事儿俺不好与他说。岷王与沐晟旧怨很深,却不全是好事,他一门心思就顾着报仇了,反而忽视大事,不管是非黑白,将局面搞得像一锅粥……”

    高煦只顾点头,没有吭声。

    其实刚才提到徐增寿的丧事、说沐晟没去,高煦已经猜到了点什么。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父皇是啥意思了!

    饶是高煦早已对太子之位不抱希望,但明白自己的封地是云南时,他心里还是有点恼怒、失望!

    高煦早就知道,什么承诺不能当真。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云南在后世是个风景很好的地方,昆明更是四季如春的春城;但在大明朝就没那么好了,中原文明进入云南才二十年,开发不够,汉|人人口也不多,去的道路又远又难走,显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朱棣顿了顿,终于把话说了出来:“俺想让高煦去云南做王,看着沐晟究竟是啥意思,若能找到建文的下落更好。高煦是俺亲近之人,这种事只有交给你,俺才放心。”

    高煦良久没吭声,脸涨|得有点红。

    他抬头看父皇时,见父皇一脸诚恳的表情,完全是面不改色!当皇帝的人,当面食言、假装忘记了,做得还自然而然,果然脸皮是很厚的。

    “你母后说,太子让你大哥做更好,不然高炽无法自处。”朱棣语重心长地说道,“高煦怨俺?”

    高煦摇头毫不犹豫地说道:“儿臣真不想当太子。不过……”

    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想了很多,大多想法很凌乱,其中有对父皇心态的一些揣摩……

    大明天下十几个省级地区,数不清的城,为何非得是云南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可能父皇口头上的理由,并不完全是假的,那也算考虑之一;但高煦认为远远不止这些理由。

    父皇这样的成功人士,正因无数次英明正确的决策,才能成功。所以在反复验证了自己的决策结果后,父皇应该非常自信。自信、大权在握的人,坚信自己的判断,想要掌控一切!包括掌控住几个儿子,让他们都听话。

    高煦已经表现得很听话了,可是人往往不自觉地得寸进尺!否则,如果高煦不那么听话,父皇还不是得尽量忍着?而现在,父皇下令他去云南,是想进一步试探他、究竟听话到甚么地步?

    连高煦也不反抗朱棣的意志,会让朱棣掌控全局的欲|望更满足吧,会让他非常受用吧?

    ……高煦觉得,适当地表现自己的不满、真实的情绪,是有好处的。不然太隐忍了,父皇可能会猜忌他憋着怨恨。

    于是高煦便道:“不过……为何我要去云南那地方?苏州、扬州、杭州不是也可以吗!”

    朱棣听到那几个地名,似乎翻了一下白眼,口上却好言道:“高煦要为俺分忧,你先去云南,等事儿办好了,俺一道圣旨不就给你换地方了?”

    “父皇所言当真?”高煦问道。

    “当真!俺乃天子,说话还能儿戏?”朱棣一本正经道。他言下之意,对以前的承诺绝口不认账、当作儿戏,是因为那时他还不是天子?

    高煦闷闷不乐地没吭声。

    朱棣见状,便道:“高煦可以过一段时间再离京,俺叫人把云南的王府给你修得又大又好,在京师再找个地方修一座王府,等你回京的时候住。”

    “谢父皇恩。”高煦依旧闷闷的。但他从不让父皇感觉到、皇帝的意志被反抗了。

    朱棣接着说道:“一会儿高煦去见见你母后。你成婚之后,你母后就念叨着高燧的婚事了,相中了徐章的女儿,你估计还来得及看你三弟成婚。

    还有你们三妹、四妹都要嫁给宋晟的儿子,这是俺决定的。”

    高煦拜道:“儿臣领旨。”

    朱棣打量了高煦一会儿,便道:“你母后在坤宁宫。出东暖阁,叫郑和带你去。”

    高煦起身拜道:“儿臣告退。”

    “去罢。”朱棣轻轻点头,目送高煦走过隔扇。

    走出东暖阁,朱高煦偏着头看了一眼廊芜上面灰蒙蒙的天空。今天雨倒是没下了,可老不见太阳。

    说是要升亲王,他显然没有一点愉快的感觉。

    但有多不高兴,还真没有。就算是云南边陲,他还是亲王、在当地地位超然的存在,能有多差?

    最多算是有点失望罢,没想到封到了最差的地方之一。正所谓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原来高煦以为父皇没给他太子位、他又那么听说,父皇会有点补偿心理。

    显然是想多了。

    “这天儿还得下雨。”郑和的声音忽然道。

    朱高煦转头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好像是哩,全是云。”

    郑和又抱拳道:“奴婢提前恭贺王爷受封为汉王。”

    “汉王?”朱高煦脱口说了一句,又看了郑和一眼,顿时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封地、封号,不是今天才决定的,郑和已经提前知道了。

    朱高煦露出一丝笑容:“好说。我从郡王做了亲王,感觉还行,就是封地远了点。以后想进京看父皇母后、京师的亲朋好友,便没那么方便了。”

    郑和道:“等到皇爷、皇后娘娘太念想王爷的时候,或许会改封近一点哩。”

    “希望如此。”朱高煦道,“我确实不太喜欢云南那地方、眼下的云南。”

    乾清宫矗立在宽阔、空无一物的砖地上,二人便从乾清宫一侧往北走,到了坤宁宫的台基下。这时朱高煦看见妙锦站在石阶上。

    “未想小姨娘还在宫里。”高煦招呼道。

    “高阳王。”妙锦先款款执礼,接着说道,“皇后身子弱,我留在宫里一段时间,为皇后调养。”

    因有郑和在侧,朱高煦不便多说,只道,“我要去云南了,父王要给我的封地在那边。”

    妙锦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问道,“何时走?”

    朱高煦道:“不知道,或许还能呆两三个月。父皇叫我等三弟成婚后再走。”

    “哦。”妙锦应了一声,便不吭声了。在别人眼里,她似乎不太关心、所以问得少,但她的眼睛里却深藏着忧伤。

    人有时不想说话,却并非因为没有话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雷电秩序掌控者〕〔万鬼吞噬系统〕〔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都市第一战王〕〔未两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