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爱学习〕〔年有今日岁有朝〕〔夫人捂紧你的小马〕〔斗罗之从签到开始〕〔九江行歌〕〔老板的女儿想出道〕〔大佬马甲捂不住了〕〔云中子〕〔从灵吸怪开始的异〕〔李平〕〔猎妖高校〕〔赘婿〕〔穿书后我成了女主〕〔从盗墓开始打卡签〕〔韩四当官〕〔苏年〕〔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女尊之我可能是大〕〔王婿〕〔重生之我是皇帝赵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江绮心沈少杭 第八十八章 你有没有恨过我
    暖暖的太阳照在她的身上。

    牵着沈少杭的手,她仿佛觉得,自己这一生,圆满了。

    其实那些名和利,她都不想要。

    只要有沈少杭陪伴在身边,就够了。

    “你不是还要回家吗?”

    他们坐在石凳上,四周吹来和煦的风,她额前的碎发微微飘起。

    沈少杭的黑眸深邃无比。

    他不是一个特别会表达自己心意的人。

    但面对江绮心时,他恨不得将自己一颗心剖出来让她看清楚。

    “我刚遇见宁岚的时候,她特别温柔善良。”

    他错开了她的问题,缓缓叙述:“我们是在一场车祸中认识的,她救了我一命,如果没有她,我可能已经死了。”

    车祸……

    江绮心不由得握紧双手,目光游离。

    她该怎么跟他说,那场车祸,其实救他的人,是她。

    “我欠了宁岚一条命,这辈子都还不清。”

    他长叹:“不可否认,一开始我就被她的美貌和聪慧吸引,直到后来我们相爱都很顺畅,直到你的出现。”

    她神色一愣,嗫嚅嘴唇:“你还在怪我吗?”

    “如果没有你出现,我已经跟宁岚结婚。”

    这句话,他说过无数次。

    每一次,都能准确无误的刺中她的心。

    只是每次,她都要用无所谓的态度来表现自己的心情。

    “但现在,我很庆幸你的出现。”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侧脸,将她的头发别到耳后:“江绮心,你能不能,跟霍青离婚?”

    听到这话,她不禁鼻子一酸。

    “你喜欢我什么?”她呢喃着,眼泪落下:“我不知道我哪里好,似乎……哪里都配不上你。”

    “你要真问我,我也不知道。”他轻笑:“我之前已经习惯你在我身边,突然有天,你出车祸了,我以为你死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沈少杭当时的感受。

    当他第一次听到江绮心出车祸去世的消息时。

    他表现得非常冷漠,仅仅用一个词‘知道了’,来表现自己的心情。

    可也是在那一刻,他似乎读懂自己的心意。

    他……爱上她了。

    所以得知她死亡时,那种抓心的痛感便随之而来,犹如翻江倒海般在他心里游荡着。

    他甚至不甘心,去过案发现场,也找过人。

    但一无所获。

    就在他准备放弃一切,接受这个现实时,她出现了。

    那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在乎这个女人。

    哪怕她贪慕虚荣、哪怕她谎话连篇、哪怕她……根本就不爱他。

    都无所谓。

    只要这个女人在,他就算是用强的,也要把她留在身边。

    “我很认真的跟你说。”他加重语气,并铿锵有力:“跟霍青离婚,跟我在一起,你们的孩子,我可以抚养,我也不介意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世界上怎会有这么一个人,说出这样的话。

    就算是个普通人,也不可能接受一个生了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结婚。

    沈少杭身为沈氏集团总裁,身边的女人无数。

    怎会就为了她,这么卑微。

    她哽咽在喉,过多的话,已经说不出口。

    “少杭,我……我从头到尾,爱的人,只有你。”

    爱这个词,很微妙。

    它可以是利器、也可以是温暖人心的东西。

    她深深爱着沈少杭。

    从他资助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将他放在自己心中。

    这份爱,太沉重,沉重到她只能将这份爱深深隐瞒在深处,不敢和任何人提起。

    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无法再承受这种压力。

    她爱他。

    始终如一。

    沈少杭的表情略微有些诧异,虽然没有太过的震惊,却还是握住了她的手。

    风很暖,掠过她的耳畔时,她仿佛听到了鸟叫声。

    “不问过去,只求将来。”

    沈少杭说的这八个字,就像烙印一样,深深的烙在她的心中。

    她很认真的想过,如果自己这一次真的会死,也没有遗憾。

    只是在死之前,她希望能给江希然找个好归宿。

    “沈总,按理说这不行的,她是嫌疑犯,怎么能……”

    “你们可以申请让她戴电子铐,我给她做担保,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或者是离开,我一力承担。”

    “这……”

    当天,沈少杭让自己的律师团队跟法院申请了让江绮心戴电子铐,让她得以离开医院,离开他们的监视。

    他带着她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他们。

    “抱歉,目前的办法只能这样,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听着他温柔语气,她始终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她温柔的微笑:“谢谢你,少杭。”

    “斐言的死,来的确实突然和意外,不过我知道,你不是凶手。”

    江绮心垂下眼眸,收敛起笑容:“杨医生走的太早了,太可惜了,真不知道背后到底是谁在害他。”

    话音刚落下,鼻子间就传来淡淡的菜香味。

    她一闻,似乎是她最喜欢的烧茄子。

    “家里,还有别人吗?”

    “没有,是我一早就做好的。”

    沈少杭端着菜走到她面前:“知道你最爱吃这个,所以特意学的。”

    江绮心十分诧异:“你,做菜?”

    不能怪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所有人眼里的沈少杭,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掌控着所有经济命脉,坐拥沈家千亿资产。

    这样的人,怎会亲自下厨呢?

    “小时候跟三叔生活,他那里,不像沈家有保姆和保镖,再加上他很忙的缘故,我经常需要自己做饭。”

    说道这里,她小心翼翼的问:“一直都听说你小时候跟三叔生活,为什么,没有跟父母生活?”

    在整个沈家,几乎都是何俊雅在做主。

    之前听过沈少杭的父亲在国外这件事,但一直没有见过他的父亲。

    “我很少见我爸,他在国外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只是跟沈氏集团的利益纠纷太深,一旦离婚就会牵扯到许多,所以他们一直保持着没有离婚的状态。”

    这是她第一次通过他的话,了解他的身世和过去。

    那一刻,她真切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在融入他的生活之中。

    “少杭,我,可以摸摸你吗?”

    她小心翼翼的提出这个大胆的建议。

    话音落下,他握住了她的手。

    气氛,顿时变得旖旎。

    她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灼热的温度透过掌心源源不断的传过来。

    “绮心,你有没有恨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医药空间:农女夜〕〔娇妻还小,大叔宠〕〔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叶凡〕〔头号男秘〕〔靳总宠妻有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