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龙婿楚萧〕〔大罗金仙〕〔存储诸天〕〔神级龙婿〕〔炼气五千年方羽唐〕〔我是系统管理员〕〔九星炼体诀〕〔厉少,你老婆马甲〕〔娶一赠一,娇妻有〕〔总裁大人,又又又〕〔三国之无敌召唤〕〔厉少夫人又作妖了〕〔偏执总裁强势宠〕〔破天录〕〔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重生之狂暴火法〕〔末世神魔录〕〔娱乐超级奶爸〕〔超级锻造师〕〔网游之九转轮回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卫宫士郎的成神之路 第六章 共同体与魔王
    映入眼帘的便是凑近过来的一众孩童。如此多的孩子突然出现在士郎眼前。即便是经历残忍厮杀的士郎也不仅下了一跳。

    明明之前他还在园藏山中,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而且,士郎并不认为恩兹华斯放过他这个破坏他们多年计划的家伙。但他此时却身处于这个陌生的地方。

    “难道,是那封信?”

    士郎突然想到,那封莫名其妙的信件。明明园藏山被恩兹华斯监视着,却能够躲过他们的监视直接送到士郎面前。想必送信之人一定拥有着强大而又神奇的能力。

    联想到在士郎失去意识之前,突然出现的失重感。看来那封信件竟然还拥有着类似传送门的能力。

    这么分析下来,士郎有大量了一些周围的孩童,在那群孩童中,士郎看到了那五位不管是着装、样貌和气质都与他人不尽相同的少年。

    士郎对着那站在最前面的黑兔微笑着说道。

    “请问这里是箱庭吗?”

    士郎的声音中充满了温柔,言语间又透露出他那远超同类人的成熟气质。

    只是一句话语,黑兔就能感觉到,卫宫士郎与自己身边那三位问题儿童完全不同。对于已经受够问题儿童的黑兔来说,面前礼貌而又成熟的卫宫士郎。简直就是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总算是来了个正常人。”

    黑兔如此想到,她那俊俏的面颊因为内心的激动,而被染上一抹绯红。她蹦蹦跳跳的说道。

    “yes!yes!欢迎士郎先生来到箱庭世界。我们将向你送上只有恩赐拥有者才允许参加的恩赐比赛资格,并由此将你召唤而来。”

    黑兔张开双臂,似乎是在像士郎展示这个世界一般,然而在士郎的视野中,只有一望无际的荒野和废墟。

    “这里就是箱庭吗?”

    看到眼前的场景,士郎不仅皱起眉头。他当然知道这里不过是箱庭的一角,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黑兔似乎也发现士郎的所看的地方,她连忙侧身将士郎面前荒废的地区挡在身后。背后的兔尾巴抖动了几下,一双蓝色的兔耳也有些心虚的低垂下去。

    “恩赐比赛?那是什么?还有恩赐又是什么东西?”

    士郎没有去追问这片废墟是什么情况。反而是“恩赐”这个新名词勾起了士郎的好奇心。

    “yes!想必士郎先生也知道吧!自己并非普通人。那种特殊的能力就是由各种修罗神佛、恶魔、精灵或者星灵所赐予的恩赐,而就是使用这些恩赐,又或者以恩赐作为赌注互相竞争的比赛。而箱庭世界就是为此而诞生的舞台。”

    “哦!是吗?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坐下来谈话的地方,我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而且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士郎指了指这个为自己准备的坟墓。此时他还坐在这个坟墓之中。黑兔也终于发现这样太不礼貌了。她连忙道歉起来。她对士郎鞠了一躬,身体几乎折叠成一个标准的直角。

    “实在抱歉!我叫黑兔。实在是招待不周。”

    在黑兔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不远处唯一还算完整的房屋中。黑兔遣散了孩童们,和那三名与士郎差不多大小的少年,连通那个身上衣服完全不合身的孩童,一起坐在类似会议室的地方。

    正当众人刚刚落座,一名身材矮小,穿着日式围裙的狐耳少女,端着茶水进来。趁着狐耳少女为众人倒茶的功夫。黑兔一一向士郎介绍众人。

    “这位是我们共同体的首领——仁·拉塞尔。对了共同体就是箱庭世界对势力的称呼。”

    黑兔指着坐在正位的孩童说道。仁也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而这三位是和您一起被召唤而来的新同伴。这名金发少年叫逆回十六夜,坐在中间的是久远飞鸟,其次是春日部耀。”

    黑兔指着坐在士郎对面的三位少年说道。士郎一一和他们打了声招呼。然而这三位的反应各不相同。

    逆回十六夜看向士郎的眼神充满了好奇,他的脸上一直带着充满邪气的微笑。就好像是不知从那条巷子里称王称霸的地痞流氓。

    久远飞鸟只是略微傲气的点了点头,她好像不太习惯黑兔那种极为简略的介绍。她给士郎的印象就是一名大小姐。

    春日部耀也是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了,而她怀中所抱的三色猫却叫了几声,像是在对士郎打招呼。春日部耀感觉像是遗世独立的文静少女。

    对于这三位略显冷漠的回应,黑兔也只能尴尬一笑。她实在是拿这三名问题儿童没办法。而士郎却完全没有将他们冷漠的态度放在心上。

    毕竟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人本能的会对周围的人或事警惕,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

    士郎端起狐耳少女倒好的红茶,轻轻抿了一小口。那股属于红茶的甘甜和芬芳瞬间弥漫在士郎的口腔之中。士郎惬意的舒了一口气。

    “你泡的茶非常好喝。请问你叫什么?”士郎对狐耳少女称赞道。

    士郎从小便展现出在家政方面的天赋,不管是在厨艺还是泡茶的功夫,几乎都达到世界一流的水平。因此他的口味也是很叼的。平时在外面很难吃到和他口味的东西。今天终算是碰到一名在泡茶方面能令他满意的家伙。他也忍不住称赞了一下。

    “谢……谢谢,士郎大人。我叫莉莉,是共同体内年长组的成员,负责各位参赛大人的生活起居。”

    听到士郎的夸赞,莉莉低着头,脸红的说道。随后莉莉便退了出去。

    “黑兔,能麻烦说一下,这个共同体的情况吗?之前听你所言,箱庭应该是非常繁荣的地方,为什么你们这个共同体会是这个样子。”士郎一脸正色的说道。

    黑兔听到士郎所说的话语,心情立马低沉下去,兔耳无力的垂落下来。仁和黑兔一样,眼神中流转着伤感的神采。

    “士郎先生,你知道魔王吗?”黑兔在说道“魔王”二字时,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畏惧着,那名为魔王的存在。

    “魔王?箱庭不是连修罗神佛都存在吗?怎么一个小小的魔王就令你们怕成这个样子。”

    在士郎的印象中,魔王就是恶魔们的首领。谁说很强大,但在这个连修罗神佛都存在的箱庭世界中,魔王应该不算什么。但黑兔和仁却怕成那个样子,显然这里的魔王并非是他印象中的样子。

    “魔王是箱庭世界中宛如天灾一般的存在。在箱庭世界中,恩赐比赛的规则很简单,胜者将获得比赛主办方提供的奖品。”

    “主办方,一般是由谁来担任?”

    士郎突然打断黑兔的话。毕竟箱庭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个陌生的世界,多知道一些终归不是件坏事。

    “主办方多由为了彰显自身强大的共同体来举办,但也有修罗神佛为考验人类,而以试炼之名举办的比赛。前者参加需要准备赌注,参赛者战败时,按照规则,赌注将算作捐赠交由主办者所在的工会。”

    “后者则大多是自由参加,但因主办方是修罗神佛,恩赐比赛危险得多,甚至会出现丢失性命的状况。但相对而言回报也是极为丰富,即使是得到新的恩赐也绝不是梦想。”

    “那照你这么说,箱庭世界随处都可以见得到修罗神佛。”

    士郎抚摸着下巴。听到黑兔的解释,士郎对那个名为魔王的存在更加感兴趣了。

    “这两种形式都是参赛者凭自身的意愿是否参加恩赐比赛。但在箱庭世界中还拥有者一种特殊的游戏权限,。一种可以无视参赛者意愿,强行举办恩赐游戏的。而魔王就是这么一群滥用这种特权的修罗神佛。”

    “这么说……”听到黑兔的话,士郎惊呼道。

    “没错。我们的共同体在三年前被魔王所袭击,被迫参加恩赐比赛,最终落败。所有的主力成员,连同共同体的名号、旗帜全部被夺走。”说道这里,黑兔的眼圈都有些红了,声音也有些哽咽。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

    “所以说你为了能够将共同体重新发展起来,才召唤我们来到此地吗?”士郎的语气突然变得冷漠起来。

    “实在抱歉。黑兔不是故意欺骗你们的。因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共同体内现在仅剩下一百二十二名成员,能够参加恩赐比赛的,除了黑兔就只有仁少爷,剩下的就只是十岁以下的孩童。”

    “真是糟糕透顶!”一旁的三人附和道。

    “而我们的共同体因为被魔王夺走重要的名号与旗帜,只能被蔑称为‘no name’。在箱庭世界中失去旗帜将相当于失去作为共同体的骄傲,旗帜承担着展现共同体实力的重要功能。”

    “所以说失去名号和旗帜的你们连参加恩赐比赛都非常困难。”士郎再次端起红茶,又抿了一小口。

    “没错,要不是黑兔作为‘箱庭贵族’而经常担任恩赐比赛的裁判,我们的共同体早就无法坚持下去。”

    仁的双拳紧握,身体也因用力过大而颤抖起来。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和自责。明明自己作为共同体的首领,却只能让黑兔来背负支撑共同体的担子。他恨自己太弱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顾云黛赵元璟〕〔虎婿杨潇全文txt下〕〔医药空间:农女夜〕〔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爹地债主我来了免〕〔娇妻还小,大叔宠〕〔星洛〕〔快穿之极品大丫鬟〕〔陆先生,你是我的〕〔靳总宠妻有度〕〔煞妃归来之绝杀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