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徐逸〕〔徐灵〕〔真特〕〔杜立克〕〔克里夫〕〔韩帝〕〔吴天宇〕〔张扬〕〔雪飞霜〕〔陶茹雪〕〔韩斌〕〔开局获得签到系统〕〔今生不嫁有钱人〕〔从功夫开始强化万〕〔诸天大道宗〕〔穿越之误惹君心休〕〔锦冠天下〕〔超级生钱系统〕〔殿下,王妃又醉了〕〔重生之俗人修真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曾长大的九零后 第十九章:三方斗争
    我听二管说周鑫这小子是很坚决的站在他那一边,看来这小子也学会找靠山了哈...

    是呀;这小子现在是又机灵又硬气...!

    此时老轨把周鑫抬出来说的时候,刚才和三管稍严肃的气氛立马就散了。此时老轨的脸上也逐渐有了真实的笑容。开始对三管说起玩笑话来...

    其实这小子也是没办法!就以他和大管的关系如果不跟着二管屁股后面当跑腿,那么将要来的管事和大管绝对会先哪这小子开刀立威。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周鑫这小子也算跟我们一条心了。现在只要站队我和二管的人,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们都会帮他。

    在一旁听的三管也不傻,这老轨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讲给自己听的。此时三管先是沉顿了一下然后对老轨说道:

    “奥”我倒觉得周鑫这小子根本就不怕将要来的管事,毕竟周鑫以后并不想在船上工作,所以他没必要讨好谁更不怕得罪谁。现在又没结婚生子没什么经济压力,就算你现在开除他,让他下船他估计还能乐呵呵的,所以他没什么顾虑。而且周鑫看似脾气很好比较温顺,但是要是周鑫发起火来那可不是让他说骂两句的问题了。

    这倒是不假;记得上次在南京维修水泵的时候大管让周鑫拿工具,但是周鑫听不懂大管说什么话,一气之下就把整个工具箱都拿来了。之后大管好像骂了他一句让他听到了,这家伙马上就要翻脸,最好笑的是当时手里还拿着扳手指着大管用很客气的语气问大管说:大管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哈哈...哈哈…

    当老轨说到这里的时候老轨和三管两人同时都大笑了起来...然后老轨接着说道:

    当时就把大管吓的愣住了,硬是一句话没敢说。要不是你拉着周鑫这小子回机舱集控室,这大管可就真下不了台了。

    是呀;当时别说把大管给吓住了,连我和二管都整蒙了。修好水泵回去之后二管和我一想起来当时大管的表情就止不住笑。

    哈哈...哈哈...

    老轨和三管越是说起周鑫的事情就越不停的发笑。

    其实这小子就是个不怕惹事的主,你还别说我倒是越来越喜欢周鑫这小子了...

    就因为周鑫不怕惹事敢惹事所以二管才有意拉拢他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只不过最后二管也没降的住炸的毛的周鑫。

    此时周鑫和技工长老陈正在机舱储物间里细里慢条的准备着清洗滑油滤器的工具,周鑫两手拿着一整块大布,而技工长老陈手拿剪刀在一块块的剪开周鑫手里的大布。在船舶维修的时候不管维修什么设备都离不开抹布,因为有机器的地方就会有油,维修保养机器的时候周围肯定是充满各种各样的污油,这时候清理污油的时候在船上任何东西都没有比抹布擦得更干净。抹布不仅吸附性强最主要是价格低廉。

    ………………

    “对了老陈”,二管有没有找你说起他和将要来的管事的事情!

    “奥”...他倒没找我,老轨倒是找我谈话了。

    “老轨找你谈话了”...?那老轨这是站队二管的阵营了得喽。

    没错;老轨找我谈话的意思是向着二管。

    “那你怎么回的老轨”...?

    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不想掺和也没必要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保持中立!

    老陈你就这么回的老轨?你就不怕老轨给你脸色看。

    “不会”!他们双方都不会给我脸色看,首先我又不是他们公司的正式员工,我只是通过船务公司在他们公司的这条船上工作而已,所以我不需要讨好谁。如果让我不舒心我就直接打报告走人,想我这样的老技工长不缺好船上。其实我本来六月份就想走的,但后来老轨和大管看我在机舱干的不错,都不想让我走就让公司给我加了工资。不然我不会留在这里的。说实话我在船上工作那么多年就没见过其他船的事故比咱们这个船的事故还要多的,而且现在船上的整个人缘关系太差了。都是来工作的哪那么多勾心斗角。

    老陈还是你潇洒呀,对了你刚才下来跟大管一起的时候大管没跟你说起这件事吗?

    这到没有;我想大管现在应该还不知道将要来的管事是他的好朋友,毕竟他刚下来值班的时候手机才有的信号。估计晚上他就应该知道了。

    “对了”小周,我听老轨说你也站队二管了?

    “没错”我也没办法毕竟我和大管的关系全船人都知道,所以我只能靠着二管这条大腿了。

    什么大腿不大腿,咱们这些底层的人没必要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干的不舒服就下船。你现在也有八九个月资历的吧,现在在找船上就很简单了。可能你还在乎差几个月实习三管资历才在这耗着吧。

    是的;就差两个月,如果现在打报告下船那多可惜...

    这倒也是,那你在熬一个月半就可以打报告下船了,正好差不多也就一个航线的时间。

    “嗯”正好这次在厦门卸货,然后再去东南亚拉货一个来回的时间也就俩个月了。我准备在我们船航行到东南亚的时候打报告,其实现在我也只是暂时站队二管熬过这俩月而已。

    这也行,这样大管也不会借此机会经常找你茬。不过周鑫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些,虽然二管为人还算不错但是还是要注意不要被别人当枪使唤!

    这个我有分寸;

    你心里有数就行,“好了”咱俩剪的布也差不多够用了,是该下去清洗二号润滑油滤器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周鑫和技工长老陈非常利索就把润滑油滤器清洗干净了,之后技工长老陈清洗完手上的污油就先回了机舱集控室而周鑫并没有回去,周鑫先是把整个机舱里设备检查了一下然后才回的机舱集控室。

    此时老轨已经离开了机舱集控室回去休息了,回到机舱集控室的技工长老陈和三管也是聊起了关于二管和将要来的管事的事情。

    三管和技工长老陈都不太愿意掺和进去,都想尽量保持中立,所以他们俩聊起来就比较直接没有那么多心思。

    当周鑫回机舱集控室的时候,三管又下去检查了一遍。

    都忙完后;三人都在机舱集控室里聊起关于站队的事情,周鑫是迫于无奈没得选才站队二管,但是三管和技工长老丁不一样,他们就只想安安稳稳工作不想掺和进来,于是三管和技工长老陈商量后决定尽量把船上保持中立的人聚在一起谈谈,我们这些保持中立的人该如何安稳的度过这个多事之秋。

    两天后这些保持中立的船员们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该怎么办,但最后谁都没想到这些保持中立的船员居然也形成一个阵营,还成了这艘船上最大的阵营。而保持中立的带头人就是这艘船上的船长!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在这一个长200米宽30米的船舶上住着的这二十几个人开始上演了闹剧般的三方争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顾云黛赵元璟〕〔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爹地债主我来了免〕〔医药空间:农女夜〕〔娇妻还小,大叔宠〕〔星洛〕〔快穿之极品大丫鬟〕〔陆先生,你是我的〕〔龙游天下叶锋苏凝〕〔凌婧长孙无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