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之王陈东阳〕〔斗罗之做个饲育家〕〔超完美神豪夏丘免〕〔一见总裁俱欢颜〕〔我当道士的那些事〕〔常春藤裁剪的天空〕〔上门女婿秦立〕〔我有要命外挂〕〔无敌小师兄〕〔武侠世界穿穿穿〕〔临界血线〕〔秀才无双〕〔超级小医生〕〔混在诸界〕〔仙魔编辑器〕〔提前五百年载入游〕〔警察的黑科技外挂〕〔妖女请自重〕〔战斯爵宁熙免费阅〕〔战斯爵宁熙小说免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曾长大的九零后 第二十四章:到达厦门
    次日中午两点左右......

    正在午睡的周鑫被突然启动“主机”的声音给震醒了,船舶主机启动前首先把“空压机”启动,然后往“空气瓶”里压缩空气,到达一定压力后先启动双“发电机”开始并电,然后启动“锚机”开始起锚。“同时进行的还有用“空气瓶”的里的压强空气启动“船舶主机”当达到发火转速时喷油运行。主机启动后先备机空转一段时间才开始正式航行。“因为启动船舶主机的时候声音是非常剧烈的,所以一般启动船舶主机的时候整个船舶都会有震感。”

    醒来的后的周鑫先看了下手机,刚要起身的时候,突然全船的响起了广播的声音:

    “全船人员注意了,刚接到港口通知我们进港了,大约两个小时的航程就可以到达港口码头。”

    周鑫起身先伸了个懒腰,然后就去了卫生间洗了一下脸,然后喃喃自语道:

    不是说好明天要才港吗;不过现在看来是提前了。

    “周鑫刚拿着毛巾要擦脸的时候,突然外边有人敲了周鑫房间的门......”

    谁呀...?

    “我”

    “周鑫一听是“张洪宾”的声音,就匆忙擦了下脸后就走到门前给张洪宾开了下门。”

    周鑫刚打开门,张洪宾就看到周鑫的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水珠。然后开口道:

    你是不是刚睡醒..?

    “周鑫先是打了个阿欠然回张洪宾道:这不刚被主机的声音给吵醒了,你中午没睡觉吗?”

    “奥”我就在床上眯了一会。

    张洪宾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进了周鑫的房间,然后就非常自然的坐在周鑫房间里的座椅上。

    周鑫又拿起了毛巾擦了下脸上少许的水珠,然后开口对张洪宾说道:

    “不是说好明天才进港的吗?怎么突然提前了..?”

    “奥”这个我就不能知道了,估计是前面进港的船卸货卸的比较快,所有提前就走了。

    张洪宾刚把说完,周鑫就紧跟随口道:

    “还不如抛锚抛个十天半个月那,至少抛锚期间我们都轻松,这一靠港我们就有的忙了。”话说回来我看你现在穿着工作服,手里还拿着安全帽,刚才你是不是去做什么事情了...?

    “我们不是马上要靠港了吗;但是我们的船要靠“厦门港”就必须要有当地港口的“领航员”引领船舶靠港才行,刚才“拖轮”来送“领航员”来我们船上。

    然后“大副”叫我们水手到右旋甲板开起自动旋梯让“领航员”登上我们的船。”领航员又叫引水、领港,引航员等,主要职责就是负责将来港的船舶引领到码头。

    张洪宾和周鑫说话间,周鑫就从抽屉里拿了些零食,然后也没问“张洪宾”吃不吃就扔了过去。

    张洪宾接过来后,也没客气直接就撕开吃了,然后嘴里吃着零食还对不停对周鑫说道:

    “既然今天就到“厦门港”停靠港口了,那我们明天值过班中午就一起去厦门转一转吧。”船员一般最开心的事情是船舶到达港口后去陆地上转一转、玩一玩,毕竟很多时候都是在海上漂泊一个月之久才下陆地。

    张洪宾说完,周鑫先是叹了一口气道:

    “如果停靠时间短,那我们机舱人员都很难有时间去厦门转一转了,毕竟“副机”要修理,我们肯定都要先忙着修机器。”

    “那好吧;但~不是说公司会派专门的修理工来维修吗;这好像也不需要你们机舱人员加班跟着维修吧。”

    “没错”但是毕竟是修理机舱的机器,我们机舱人员肯定要跟着帮忙的。

    此时张洪宾已经把一袋小零食吃干净了,然后又开始撕开另一袋的零食接着吃着零食对周鑫说道:

    “到时候你中午下班后,如果没有人喊你下去帮忙修理机器,那咱们直接给岸边的司机打电话接我们去厦门玩一玩。”到时候别管这么多,直接下岸了,他们下午修理机器的时候找不到你帮忙,也就找别人帮忙了。“如果你太勤快了,他们就觉得你好说话,然后有点事找你帮忙。所以做事不能太勤快。”

    “当张洪宾把最后几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周鑫瞬间觉得这几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然后就非常爽快的对张洪宾说道:

    “行”明天下班如果老轨他们不直接喊我,我们就直接出去玩。

    一个小时候后周鑫所在的船舶已经开始靠港了...

    周鑫所在的船舶要停靠的是六号码头泊位,因为此时六号码头泊位的前后都有船舶停靠,所以此次停靠码头比较麻烦,要用两个“拖轮”协助停靠。拖轮是指用来拖动驳船和轮船的船舶,它主要作用是拖、带、推、各种船舶包括军舰航母等。

    此时的张洪宾和周鑫已经在船舶尾甲板和大厨、三副还有不值班的水手长老丁等几人在使用“船舶绞缆机”协助码头工人靠港口,当然船头也有“大副”领着几名船员协助靠港,而“船长”则是在最高层的驾驶台,拿着对讲机指挥着全船人员协作靠港。而船舶的另一则是两个“拖轮”在协助船舶靠港。

    不知什么时候对面偌大的码头停靠了四五辆汽车,还有两辆标识警车的车。张洪宾就对周鑫开玩笑道:

    “你是不是走私了几个亿的物品,这排场真够大的,不走私几个亿的东西绝对没有这排场。”

    “周鑫笑了,然后开口说道:我要有那本事我还当什么海员,自己早就当船东了。”

    在码头看见标识警车的车并不稀奇,因为其他国家的船舶停靠本国码头的时候经常第一个登船的是“海事局”部门的人员来检查。部分特殊船舶也是要有警察或武警协助上船检查的。“至于本国的船舶从其他的国家航行回国靠码头的时候就没那么严格了,当然该有的检查还是有的。”

    周鑫几人在船尾是有说有笑,只有水手长“老丁”站在哪里一动不动面如死灰,双手好像开始出现了不自然的抖动,额头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汗水。

    可能是“三副”眼睛看的比较远,看到了那两辆黑色大众车上好像有贴着“检察院”三个字。就对旁边的几人说道:

    “哎”你们看那两辆黑色的大众车车门上贴的是不是“公务用车检察院”几个人字...?

    周鑫几人先是瞅了一眼,可能视力都不如“三副”的好,都说看不清。“但老丁还是一动不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岸边,感觉整个人都僵硬在哪里。”

    周鑫看了一下沉默不语一动不动的“老丁”。就走到老丁面前轻轻拍了下老丁后背开口说道:

    “老丁”怎么了...?

    此时老丁好像失了魂一样完全没有反应。周鑫见状立马又接连对着老丁说道:

    老丁、老丁、老丁、没事吧...?

    周鑫连问了三遍,老丁才反应过来,然后连声对周鑫道:

    没事、没事、

    周鑫这时候才发现此时“老丁”的额头上全是汗水,整个人好像突然憔悴了许多。立马问道:

    “你额头上怎么都是汗,老丁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此时惊魂未定的“老丁”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然后仰天长叹了一口气道: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然后对周鑫说道:

    趁现在我还有点时间我要回自己房间给家人打几个电话,等会你要是想送送我,就在我们船舶靠岸的那一刻送送我就行了,然后等会我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

    “老丁刚把话说完~还没等周鑫的回话,就直接上了三层甲板的走廊~并往自己房间方向走去。

    老丁说的这几句话着实让周鑫是一脸懵逼,然后马上就问旁边正在操作“绞缆机”的三副道:

    “顶替老丁的水手长是不是已经在码头对面了?”

    三副也是一脸疑问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对了;老丁刚才给你了什么...?这还正在靠港那,他就回自己的房间干什么去...?

    “奥”他说他马上就要下船了,可能是公司方面已经通知他可以下船了吧,估计顶替他的水手长就在岸边。

    “周鑫说完后,三副也没在多问。就专心一致的那着对讲机随时等待着“船长”的指挥。”

    随着船舶越来越靠近岸边,周鑫几个人在仔细的看着~岸边的那几辆黑色的车,确实有“检察院”三个字。而且岸边的正对面除了十个左右码头工人外,剩下的都是穿着警服的警察和穿着黑色西装的等十几个人在岸对边笔直着站着。

    “周鑫和全船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群人,每个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应该不是找我们的吧,就算找我们的,我们不就是“副机”失个火吗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随着船长的指挥和船员的操作,十几分钟后船舶终于安全停靠码头了。

    “周鑫先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脱下安全帽和工作服后~就想直接去老丁的房间找老丁,但是周鑫又想了下,现在老丁肯定在自己房间里收拾东西或者还在和家人通电话,现在去找他可能有点不太方便。”

    “现在都靠码头了,就在靠岸的那一侧甲板等待老丁收拾完下来就行了。然后自己在送送相处半年的良师益友。”

    当周鑫走到靠近码头的右旋甲板的时候,从岸边码头缓缓先走来的不是码头工人或者是“海事局”的工作人员,而是十几个穿着警服和西装的人。“此时大副和三副等几人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一群人上了船,周鑫赶紧走了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还没等“大副”询问他们情况,穿着警服的警察就已经散开,开始往船上各个位置走去。生怕船上的人逃跑似的...!

    走过来的周鑫立马问旁边的三副道:什么情况...?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三副也只是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别说三副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连大副和船长都没见过这阵势。”

    大副毕竟是甲板部门责任人,这平白无故的上了一群人,就算是警察也得问个清楚,就开口对其中一个比较年长领头的人说道:

    你们是干什么的...?“大副刚问这句话同时,船长和老轨也都纷纷过来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只见那个领头的人开口说道:

    “你好”我们是检察院的,请问你是本船的船长吗?还没等大副回答,旁边已经过来的“船长”回答道:

    我才是本船的“船长”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你好;我是某某检察院的处长,你们船上的水手长:丁某某,牵扯一场贪污刑事案件,我们现在需要他回去协助调查。”请问他现在再哪里?

    当这个领头人刚说完,顿时大家瞬间都懵逼了,尤其是周鑫瞬间感觉到脑子一片空白。

    “船长”迟疑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他现在应该在自己房间里吧。”

    “船长”刚说完,领头的人马上就说道:“请你马上带我们去他的房间。”

    行;那你们请随我来,船长刚说完这句话,还没等船长带路上老丁的房间,就忽然传出一个声音:

    不用了;说出这句话的正是老丁,此时老丁从二层甲板缓步慢慢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