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而为王〕〔诸天煅体诀〕〔诡怪快逃〕〔网游之战圣归来〕〔我在冥王星上做巨〕〔人生有诱惑〕〔电网大师〕〔炮灰女妖在西游〕〔雪狼出击〕〔火影之最强嘴遁〕〔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废婿当道〕〔木叶之最强嘴遁〕〔万界帝主〕〔建造狂魔〕〔在线修仙两万年〕〔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问丹朱〕〔我的武功无限升级〕〔木叶养猫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曾长大的九零后 第四十三章:前奏
    周鑫在岸边码头转了一个钟头左右后回到船上已经五点左右了,这个时候正好是船上开饭的时间。

    周鑫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能从周鑫的面部表情感觉得到周鑫还没有降下来的怒气值,所以也都没有像以前一样和周鑫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其实这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知道今天周鑫踹门的事情,心里也都清楚管事就是在故意刁难周鑫,但是这种情况在职场太常见了,所以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有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思。

    今天很多船员都下了船离了港跑到厦门岛去玩了,所以今天下午吃饭的人比往常少了许多,在吃饭的时候周鑫就和张洪宾说了几句话,简单的吃了几口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周鑫这种状态大家都看在眼里,但是在心里各有各的想法。

    说也奇怪大家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鑫和管事的缘故,也可能是今天吃下午饭的人太少的原因,在场吃饭的人都不怎么说话,都选择了安安静静的低着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今天船长和老轨、管事还有大管坐在了一起吃饭,面对这么安静的场面船长非常聪明的说了两句:咱们船上的人今天怎么都学会安静吃饭的美德,虽说安静也是一种气氛,但是万一这一个个都成了闷葫芦,这吃起饭来可就不香了。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非常委婉的暗示了管事最近折腾的有点过分了,其实管事也注意到了自从自己来到这艘船上后这船上的气氛明显非常低沉了,甚至集体打牌和打球的事情也没有了。原本自己并没有当回事,但是今天下午船长提醒自己后,自己也明白了刚来就实行高压管理确实有点不合时宜。

    饭后船长并没有提醒管事不要太刁难周鑫,但是船长却把大管叫到自己的房间狠狠说了几句大管不要过分刁难周鑫。

    船长通过批评大管而告诉管事不要过分刁难周鑫,这样做不仅不会得罪到管事,还会让管事认为这是船长在给自己留面子。

    周鑫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打开电脑开始玩起了穿越火线,还没等周鑫玩几分钟老轨就来找周鑫谈了谈中午的事情,并把管事明天可能要开个机舱会议的事情告诉了周鑫。

    这次老轨在和周鑫谈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比以前柔和了许多,也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批评周鑫,毕竟老轨也清楚管事这几天着实有点过分,而且在这段期间自己和二管为了大局也确实没有充当后台而帮到周鑫。

    在老轨和周鑫谈话期间周鑫全程板着脸,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老轨每说完一段话周鑫只是回复老轨两句话:好、行、除了这两个字周鑫多一个字都不想说,周鑫这个态度着实让老轨觉得有点异常。

    如果此时周鑫在自己的面前指责管事如何如何过分,甚至是抱怨自己和二管不管用不照顾,这些都很正常,唯独这不抱怨和不吭声最让老轨意外。

    老轨心里也很清楚出现这种情况无非是两种情况,第一是这个人特别的老实、可以咽的下这口气,第二那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老轨说完后起身刚离开周鑫的房间,周鑫直接就把自己的门给关了起来,这一举动无不表达着对老轨和二管的失望。

    老轨走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张洪宾就来找周鑫了,这时候的周鑫心情才稍稍好了一些,张洪宾来找周鑫也是想喊着周鑫一起出去逛逛,本来今天张洪宾还是要值19点到0点班的,但是三副刚从岸边回来,张洪宾也想晚上可以去厦门市中心逛一逛,所以就让三副帮忙值一下今天的夜班。然后张洪宾就想喊着另一个水手和周鑫一起去厦门市中心去逛逛夜市。

    张洪宾还没找周鑫之前就已经跟岸边的司机打了电话,估摸着二十来分钟左右司机就会来接他们了。

    张洪宾一说要去厦门市中心去玩周鑫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自己正好也去散散心。之后周鑫和张洪宾三人就等了十分钟的样子,司机就来到了码头把他们三人带了出去。

    来到厦门岛内三人就开始在市中心疯狂的吃喝玩乐,周鑫也一扫之前的不悦,心情也逐渐开始大好起来。

    可能是因为玩的太过尽兴了,周鑫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但是周鑫并没有特别的着急匆忙,先是把从超市买的零食放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不急不慢的换上工作服就下了机舱去接替小江值班。

    周鑫来到机舱集控室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2点20分钟左右了,周鑫刚进门就对小江连声说了几句不好意思,小江虽然嘴上说没关系,但是心里想的却恰恰相反,周鑫也觉得不太好意思还特意拿了两瓶饮料给小江表示歉意。

    而小江先是客气了一番,然后看似很大方的接受了周鑫的饮料,可是小江心里却很清楚自己属于谁的阵营,所以小江就故意留了下来和周鑫聊了一会天,然后小江还特意问了下周鑫都是和谁出去玩了,然后都去了厦门什么地方,周鑫也没刻意隐瞒也都讲了出来。

    随后两人越聊越多小江就开始有意说起管事和周鑫的事情,周鑫本来是不想说起的,但随着小江的刻意的引导、周鑫就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了,逐渐开始表达自己对管事的不满,甚至说到兴头上都骂了几句管事的话。

    如果按照平时周鑫说话绝对不会这么随意和鲁莽,而现在周鑫说话之所以肆无忌惮,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今天晚上周鑫几人在市中心玩的实在太高兴了,随话说得好大喜易失言。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晚上出去玩的时候,周鑫突然觉得离开船的那一刻心情立马就变得无比舒畅起来,这让周鑫一下子就想通了许多,于是就在心里做了个决定,自己明天就告诉老轨和船长、老子要下船回家,你们赶紧通知公司找替代自己的技工。

    周鑫突然的决定或许就是因为在岸上的开心自在和在船上的郁闷压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毕竟最近在船上实在是太受气了,当一个人发现左边的选择和右边的选择形成强烈对比的时候,这个人很可能就不会选择利益最大化的那一边,所以当周鑫发现没有什么比自己开心还重要的时候,心里的选择就非常明确了。

    当时周鑫就在心里很愉悦的告诉自己,现在老子已经不管什么差几天的资历就不能换证书了,老子不跟你们玩了,老子本来就不想干这行,所以老子绝对不会因为差十几天的资历而忍气吞声,现在谁在敢整老子,老子马上翻脸,不服咱就干。这时候的周鑫就像孙猴子解了紧箍咒,天不怕地不怕。

    此时的周鑫既然敢说出有忌讳的话、就不怕小江说出去,因为这个时候的周鑫根本就不在乎和任何人再闹矛盾,甚至还很乐意被管事直接开除。

    小江见周鑫说话毫不忌讳,甚至到了大言不惭的地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第二天早晨就把周鑫晚上跟自己讲的全部内容都告诉了管事,当场就让管事暴跳如雷!直接就决定今天就要开机舱部门会议,就算把二管和船长都得罪了,今天自己也要把周鑫好好的整一顿。

    上午九点钟左右,还在睡梦中的周鑫就被广播喇叭给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周鑫一听是管事的声音,管事在广播里重复不停的说道:“全体机舱人员再九点半之前都要准时去机舱集控室开会。”

    一般情况下船上除了重要的事情上午是不允许打扰值凌晨0到4点班的船员休息的。但这次是全体机舱会议,周鑫还是起了床,准备收拾一下就下机舱,虽然知道管事会在会议上让自己难堪,虽然自己已经决定今天就打报告告诉船长和老轨自己要离职下船,但是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

    周鑫穿上衣服洗了把脸才刚吃了两口零食,然后就有人极度不礼貌的连续重重敲了周鑫房间的门。

    砰砰砰、、、砰砰砰、、、

    周鑫并没有生气,心里还以为是谁有急事才这么急促的敲门。此时周鑫没有问是谁,直接就起身开了门。

    周鑫一开门打眼一看居然是管事,周鑫的脸上立马变了味,这时还没等周鑫开口问管事干嘛,管事就气势汹汹的对周鑫说道:

    你在干嘛!我不是在广播里说了要全体机舱人员在机舱集控室里开会吗?你为什么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

    这时候才九点十五分钟左右管事就来敲自己的房间门,然后不分青红皂白质就开始质问自己,面对明显找自己茬的管事,这时的周鑫可不管你是谁,还没等管事把接下来的话说完周鑫就大声怼管事道:

    “管事你先等等、先让我说两句,首先就算你是我的上司,也不能这么敲别人的门吧?你懂不懂礼貌?还有你在广播里说是九点三十分钟在机舱集控室里开会,但你自己睁大眼睛看看现在是几点。你想找茬也要找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理由吧,你这就是明显找事!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这艘船上的老大了,想搞谁就搞谁。”

    周鑫这些话直接就让管事上了脾气,当场就带着脏字大声对周鑫说道:

    “谁教的你敢这么跟上司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呀,还敢跟我这么说话!我就是想找你的事!怎么不服气吗!我今天就是要治一治你的不服气,不服就他娘的给我混蛋。”

    管事和周鑫说的声音是越来越大,此时周围的人都能听的见周鑫和管事的对话,直接就把二层船员居住区的三副、三管、水手长、机工长和几名水手都吸引了过来。

    尤其是三管赶紧走过来化解矛盾,此时周鑫整个人都已经炸毛了,如果现在管事在敢骂周鑫一句话,周鑫直接就有可能揍他一顿。

    走上前来的几人赶紧把管事拉倒一旁,然后三管直接就把周鑫拉倒了外边说道:

    “你怎么就和管事抬起了杠,就算他是故意的,但他毕竟是你的上司,你怎么这样跟他对着干,你就不能忍一下吗...?”

    “忍...?我忍不了了!他妈的上来就敲我的门,我刚开门他就趾高气扬的说我一通,根本不讲道理。我今天还就把话放在这了,我可不是软柿子,想什么时候欺负就欺负,我明摆给你们说了,老子不干了,他要是在敢找我的事,我非揍他娘的!”周鑫故意提高嗓门大声说道;

    看着怒气冲冲的周鑫,三管知道此时的周鑫就像被点燃的炸药桶,谁敢靠近就炸谁。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先让周鑫离管事远远的,不然等会就是针尖对麦芒指不定闹出什么矛盾来。三管赶紧拉着周鑫一边往岸上走着一边说道:

    “你先消消火,等会机舱会议你也别出了,你现在就去溜达溜达,放松一下心情,等会老轨和船长哪里我替你说。”

    “我今天那也不去,我就看看今天管事能把我怎么样,这几天天天找我茬,今天我就看看他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周鑫说完也不顾三管拉着直接甩开三管的手往机舱方向走去;

    三管见拉不住周鑫,赶紧往船长的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