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厉少宠妻入骨〕〔赘婿归来〕〔爹地你别跑安盛夏〕〔不败战神杨辰〕〔都市巅峰高手〕〔快穿之末世挣命日〕〔我只有亿种优秀死〕〔万界最强道长〕〔乡野透视小村医〕〔绝代医王〕〔一世狼王〕〔小司机闯都市〕〔重生空间娇娇媳〕〔前任无双〕〔我的悟性好到爆〕〔厉凌烨〕〔常笑〕〔马永宁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深藏不露 劝解
    ,。  春冬跑进来的时候太急,差点撞到了院门口站着的妙儿。她快步错开,喊道:“姑娘!姑娘不好了!”

    顾风简不悦道:“天塌了没有?”

    “天……天快塌了!”春冬冲到他面前,脸色一片苍白,“外面的人说,公子在街上与人打起来了!”

    顾风简抬起眼皮:“你说什么!”

    春冬点头:“是啊!闹得好大,还被金吾卫逮住了!”

    顾风简猛地站起来,椅子被他撞得晃了下。他沉声问道:“和谁打起来?”

    “据说是和范崇青!那里太乱了,金吾卫又已将人喝散,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打起来了。在前边最大的那间酒馆!”春冬深感头疼,“天呐,五公子怎么会打架呢?”

    春冬还想问,自己要不要去顾府找人打听一下详情,眼前的人已经没影了。

    顾风简连手上东西都忘了放下,直接冲出门去。

    春冬呆了下,又是急喊道:“姑娘!”

    ·

    客房打扫得很干净,一层的客房窗户外正巧对着一个花园。

    宋初昭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外头守着个士兵。对方扯开嘴角同她笑了一下。宋初昭回了个苦笑,然后将窗户关上。

    她走到床边坐下,将脑袋靠在床柱上,闭着眼睛细思。

    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顶多觉得方才失算,应该先打断那人的腿将他留下。

    至于傅长钧,她没见过,她娘也没说过。她都不知道对方还是她娘的义兄。

    宋初昭半睁开眼,目光迷离。

    要说端倪,也是有的。譬如她总想不明白,为何她母亲对京城如此抵触。又为何会嫁给她爹做一位继室。

    她相信母亲不是那样的人,也不觉得父亲有受到蒙骗。事情隔得久了,其中内情绝不是那个奴仆说得那样。那人措词字字往她母亲与傅将军身上引,恶意昭彰,不可相信。

    但她觉得或许宋老夫人真是这样想,否则对她不会同仇人一样。倒是解释得通。

    宋初昭不觉得生气,反而笑了出来。

    那老太太真是可笑又无知。

    独自待了会儿,宋初昭听见了个熟悉的声音。

    那人说:“我来找顾五郎。”

    宋初昭连忙推开房门,露出个脑袋往外看。

    拦在院门口的将士说:“姑娘,顾五郎如今是犯了事,叫我们将军给抓住了,不方便见人。”

    紧跟着,隔壁的房门也打开了。傅长钧同她一样从屋门里冒出了个头。

    顾风简同傅长钧打上照面,都是愣了一下。

    宋初昭转着视线对他二人表情进行解读。

    顾风简的眼里写着“真巧”,傅长钧的眼睛里写着单纯的“惊讶”。

    倒没什么猫腻。

    随后傅长钧挥了挥手,让手下将士放人进去。顾风简同傅长钧抱拳示意。

    这不是姑娘惯用的行礼方式。因宋初昭自幼长在边关,傅长钧当是习惯,也没有在意。

    顾风简直直走到宋初昭这边,闪身进来,再将门合上。

    宋初昭看着他,想起自己犯的错误,飞快坦白道:“我打他了。”

    她对着顾风简还是满腔愧疚的,毕竟因自己的私事给他惹了祸事,语气也低下去,说:“对不住。一时没忍住。”

    顾风简说:“你想打就打吧。”

    宋初昭盯着他的脸,见他眉头紧皱,这句话也说得急促,不知道是气急了说反话,还是真的不在意。

    顾风简往里走了两步,无奈门窗都给宋初昭关上了,光色不好,他看不清楚,只能问道:“怎么样了?”

    宋初昭朝着后方一指:“人在后边那屋子躺着呢。应当是没事的,我留了手,没打狠。他方才还活蹦乱跳的。”

    顾风简无奈说:“我是说你。”

    “我?”宋初昭摆了摆手,“我挺好的。就不知道你觉得自己……好不好。”

    顾风简眼睛一直落在她身上。宋初昭被他看得发怂,问道:“你现在是要我去同他道歉还是怎么?你说吧,我听你的。”

    顾风简叹了口气,指向床边,示意她坐下。然后自己搬了张椅子,坐到她的对面。

    他坐得端正,看起来很郑重,宋初昭也正襟危坐地与他对话。

    顾风简问:“为何打架?”

    宋初昭说:“听到了污言秽语,不高兴。”

    顾风简:“是范崇青说的?”

    宋初昭说:“倒不是他。”

    顾风简:“那人呢?”

    宋初昭遗憾捶腿:“好像跑了。范崇青非拦着我!”

    顾风简走向窗边,往院子里一看,问道:“是那个人吗?”

    宋初昭飞步过去,就见院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人,五花大绑地躺在那里,被塞住了嘴,跟虫子似地不断折腾。

    宋初昭点头说:“对!就是他!”

    顾风简又将窗户合上。

    知道人被抓住,宋初昭这心情瞬间就开怀起来。

    宋初昭说:“他不是跑了吗?”

    “京城里,鲜少有金吾卫抓不到的人。何况傅将军领着京城最精锐的铁卫。”顾风简说,“将人交给傅将军审问,你该放心了。”

    宋初昭想起那人嘴中说过的污言,不大想叫傅长钧知道。

    顾风简正好问:“那个人都说了什么,叫你这样生气?”

    宋初昭迟疑片刻,说:“不想让你知道。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

    顾风简:“好。那我不问了。”

    宋初昭闻言,反而诧异地抬起头。

    “你不想知道吗?你不好奇吗?你不追问一下?”

    顾风简说:“我宁愿不知道,好过你想办法骗我。”

    宋初昭似保证地说道:“我不骗你!”

    角落里摆着个木架,上面放着个铜盆。

    顾风简走过去,发现里面的水是刚换上来的,还带着点温热,此刻已经差不多凉了。

    他扯过挂着的毛巾,用水打湿,拧干,走到宋初昭面前。

    “手。”

    宋初昭说:“我方才洗过手了。”

    顾风简指着道:“你手上有个口子。”

    宋初昭抬近了一看,发现还真有。或许是打斗时被木屑划伤的,也可能是被那人抓伤的,两道红色的长线。

    之前不明显,现在泛出血丝,还红肿起来,反而变得很严重一样。其实她并不觉得疼。

    顾风简拉过她的手,用帕子在边上按了一下。

    冰凉湿润的布帕拭过她的手背,倒是将一直蠢蠢欲动的痒意给压了下去,舒服了不少。

    “你真的不生我气?”宋初昭观察着他的神色,“我打人了诶。”

    众所周知,顾五郎平素儒雅知礼,谦恭退抑,连生气都很少显于人前。哪会同自己这般气急败坏。

    “他打不过你是他活该。”顾风简理所当然道,“想来他也没脸来找你麻烦。京城里更不会有人因此说你坏话。”

    “为什么?”宋初昭嚅嗫道,“若是换了我父亲,该派人来抽我了。”

    她说起自己父亲,又如同喉咙被哽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风简笑了一下,睫毛上下起伏:“因为你如今,是顾五郎啊。”

    宋初昭说:“顾五郎不要面子吗?”

    顾风简:“不,因为顾五郎是个男人,男人互相切磋而已,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顾风简抬起头,通透的瞳孔里倒映着她的脸。

    宋初昭看见自己如今是一张男人的面孔,那张脸俊秀、清隽,嘴唇微张,带着点迷茫。

    “许多事情本不该是你错,错只因为你是个女人。可你如今不是。”顾风简说,“你看我四哥,再看范崇青,他们有百般活法,可以万般肆意。世人会说他们错了吗?错在哪里?”

    宋初昭张了张嘴,有许多想说的事情,最后只小小声道:“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可说出来我会挨骂。”

    “我不骂你。”顾风简失笑,“事实确实是如此,我明白。错不在你,在世俗。但你只能对我说,不要和别人说。”

    宋初昭胸腔有股难言的热意要涌出来,将她原本那些酸涩的心情给挤了出去,连眼眶都带上了湿热。

    世上绝不有第二个人对她说,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就没有错,所以是世俗错了。

    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这样理解她、鼓励她,把天下之大不韪的想法,不以为奇地说出来。

    顾风简在她眼中的形象变得无比光辉。

    “顾五郎!”宋初昭由衷道,“你人真好!”

    怎么会有你这么好的人呐!

    顾风简顿了下,说:“很少有人说我人好。”

    宋初昭眨了眨眼,把里头的水汽憋下去:“那他们可真没长眼睛!”

    顾风简:“……”你又知道我对别人好?

    顾风简见她这般,收敛起笑意,叮嘱道:“我没有哄你去打架,打架总归还是不好。小心伤了自己。”

    “我也不是随意打人的。”宋初昭忙说,“不讲道理,实在过分的我才动手!”

    顾风简好笑问道:“那如果我犯了错,你也要打我吗?”

    “不!不不!”宋初昭摆手,“我不打你!我只与你讲道理。我怎么会打你呢?”

    他二人在谈话,没注意到外面,也就没注意到已经来了屋前,直接将门推开的顾夫人。

    顾夫人心痛地喊道:“我儿啊!”

    宋初昭惊住了,顾夫人也惊住了。唯独顾风简还是一派淡定。

    宋初昭才发现二人的手还握在一起,连忙将手抽了回来,背到身后。

    顾风简的双手就空落落地停在了半空。

    宋初昭又抬手一按,让他把手摆在两侧放好。

    当着顾风简的面,宋初昭喊话显得有些局促:“母亲。”

    顾夫人动作却比她更快,她“噌”得后退了一步,将房门用力拉了回去。

    宋初昭:“??”

    随即,一阵和缓的敲门声响起。

    “五郎,你在吗?”

    宋初昭正要回话,又听顾夫人自问自答:“你不在呀?屋里没人吗?那娘先去旁边看看范二郎,问两句话。”

    宋初昭:“……”您可真有意思!

    宋初昭被她弄得更为窘迫,好像他们两个真有什么一样。

    顾风简也被逗笑了。

    宋初昭急说:“我也去旁边看看。”

    隔壁那厢,范尚书也到了。

    他提着衣摆推门进去,一看见范崇青便骂道:“你这逆子,你疯了吧!你竟敢打顾五郎!你也下得去手!”

    前面范崇青转过身,露出一张略带红肿的脸,委屈叫道:“爹,我没打他,是他打了我!你看!”

    范尚书凑近,仔细对着他的脸看了会儿,片刻后更加愤怒道:“你个没用的东西!连顾五郎你都打不过!”

    范崇青:“??”你个无理取闹的人,我怕不是你亲儿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顾云黛赵元璟〕〔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爹地债主我来了免〕〔娇妻还小,大叔宠〕〔医药空间:农女夜〕〔星洛〕〔快穿之极品大丫鬟〕〔陆先生,你是我的〕〔龙游天下叶锋苏凝〕〔凌婧长孙无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