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传人〕〔受尽白眼〕〔月崂传〕〔战神之王陈东阳〕〔斗罗之做个饲育家〕〔超完美神豪夏丘免〕〔一见总裁俱欢颜〕〔我当道士的那些事〕〔常春藤裁剪的天空〕〔上门女婿秦立〕〔我有要命外挂〕〔无敌小师兄〕〔武侠世界穿穿穿〕〔临界血线〕〔秀才无双〕〔超级小医生〕〔混在诸界〕〔仙魔编辑器〕〔提前五百年载入游〕〔警察的黑科技外挂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带着面板重生日本 第二十二章 跟我回家吧
    东京足立区警察本部。

    在一间逼仄狭小而且灯光昏暗的房间,原野真吾见到了面容憔悴的福原爱。

    “真...真吾”

    坐在一张板凳上蜷缩着自己身体,把脑袋垂下都快要垂到自己肚子里面去的福原爱听到门口有动静就望了过来,看到原野真吾之后有些怯懦的叫着他。

    看到福原爱这幅可怜模样的原野真吾心里突然抽搐了一下。

    原野真吾走过去把福原爱拉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她,用一只手捂住了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肩膀上。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有我在呢,不用担心了。”

    “嗯。”

    福原爱用细不可查的声音回答了一下原野真吾。

    ......

    “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你就先把人带走吧。”

    原野真吾看着对面一身警服的铃木警部表情无奈的看着自己解释道。

    他对着对方鞠身表示感谢道:“真是麻烦您了,我会好好处理的。”

    走出警察本部的福原爱见到外人已经走远了,再也坚持不住一下又抽泣了起来。

    “对...对不起,真吾,我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别再哭了,再哭就不可爱了。”

    原野真吾伸出走摸了摸她的脑袋,帮她抚平了杂乱的头发温声说道。

    原来是福原爱和原野真吾一样,双亲都已经不在人世,而福原爱的父亲早年出了事故去世,母亲也因为此事而郁郁寡欢,在去世之前把房子之类的固定资产卖掉给她投递了一份保险。

    这份保险足够让福原爱的高中和大学期间的学费,也只有高中和大学期间所产生的费用才能够动用。

    然后福原爱的母亲又给了她的舅舅中村广岛一份不菲的金钱让她代为照顾。

    而她的舅舅则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赌鬼,不久之后就在赌场很快将那笔不菲的金钱和自己的钱输光之后就又窥视福原爱的那份保险,但是即使福原爱同意也没有用,他根本拿不到。

    无论是通过哪种途径他都无法获得那笔钱,所以对福原爱这么一个累赘当然是每天看的十分不耐烦。

    不仅每天酗酒让福原爱帮忙打扫家务做饭,更为过分的是还在自己输了钱之后把气撒在她的身上。

    前两年可以说是对福原爱非打即骂,福原爱生性懦弱,被欺负了也不敢吱声和报警。

    直到前两年有邻居看不下去之后报了警,几次整改之后打骂福原爱的这种情况才慢慢变少。

    但是仍然是每天不爽了就骂几句,只给她住最差劲的房间,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买过,更别说嘘寒问暖了,就连福原爱做饭所买的菜钱都是自己打工挣来的,可以说是被压迫到了极点。

    这次福原爱在警察本部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赌鬼舅舅因为赖账被别人报警抓了过来。

    然后让福原爱带着钱来保释,但是福原爱来到之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这么多钱。

    然后只能打电话找原野真吾帮她了,而她那个赌鬼舅舅在福原爱来到之后就跑了,只留下了一句我侄女会帮我处理的这样不近人情的话语。

    原野真吾在缴清了中村广岛所欠的费用之后,又带着福原爱去填了几张制式的表格,这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天已经黑了。

    原野真吾和福原爱走在足立区的某一处街道上,街道两旁的街灯忽亮忽暗,路面上的空气有些刺鼻。

    原野皱着眉看着不远处的垃圾桶翻到在地,里面的纸盒和袋子洒落在路上,依稀还可以看到上面有着几只蚊子飘荡。

    “我已经到了,真吾。”福原爱对着前方还在向前走去的原野真吾轻声说道。

    “啊,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吗?”

    原野看着眼前一座破烂的旧房不禁皱起了眉头,上下两层,底层的房间用石头砌了将近一米,上面是土墙,石头已经有点发黑,土墙已经斑斑驳驳,像是在诉说着年代的久远,房门看起来好像一推就倒的样子。

    福原爱正欲开口,突然听到了巷子口不远处某人的大叫声,一下子神色开始慌张起来。

    “喂!是我,哈哈哈,不用担心,我的债务好像被一个我侄女的朋友还掉了。嗯,对,我们明天继续啊!”

    原野转过身子,月光把他的身影拉的极长,挺拔的身姿像一把黑刀一般。

    “真吾,你先...先走吧,我已经到家了”福原爱拽着原野真吾的衣服,看着远方来的醉汉急忙说道

    可是已经迟了,对面走来的男子明显已经发现原野两人了。

    “喂,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昨天的衣服给我洗了吗?啊!”

    中村广岛拎着岛国清酒的瓶子刚快要走到家门口,突然看见了自己的侄女跟一个男人在鬼鬼祟祟的说着话,顿时大怒道。

    “还有你,就是你小子帮她还的钱吧,既然和我侄女在一起,那你怎么说也得孝敬一下我这个舅舅吧。”

    中村广岛有些肆意猖狂的大笑,并且用手拍了拍原野的肩膀。

    原野真吾有些嫌弃的拍掉了中村广岛伸过来的手掌,然后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你这混蛋,什么眼神,难道是看不起我吗?!”

    说时就把酒瓶高高举过头顶,正要顺着力度砸向原野真吾的脑袋。

    一把将福原爱往一旁推开之后原野真吾右腿往里一探,肩膀带动手臂的力量将中村广岛酒瓶推向了他自己的身上。

    然后对着中村广岛的肩膀一拉一拽,他整个人就突然飞了出去,滚落在地上,嘴里还吃了一口地上的灰尘。

    原野拍了拍肩膀上刚才中村摸过的地方,转身向福原爱走去。

    而在一旁的福原爱已经傻眼了,没想到事态竟然会发展的如此严重,突然神色焦急地大声喊到。

    “真吾,小心!”

    福原爱看见原野真吾身后的中村广岛拿着半碎的酒瓶向原野扎来,上面的碎渣子在光线的照耀下十分亮眼。

    原野真吾头也不回的侧了一下身子,然后右臂肌肉瞬间绷紧,利用腰部的力量转身,左手用合气道先是卸了一下对方的力然后右腿发力使出一记鞭腿。

    “砰!”

    中村广岛一下又被踢飞出去,这次到是真的倒在地上没有起来了,趴在刚才的垃圾桶旁边,脸上洒满了垃圾桶里面的纸盒和剩菜。。

    “真...真吾,他...他没事吧。”

    “没事,只是昏过去了而已,不用管他了好吗。”

    原野真吾看着对面脸上有些犹豫的福原爱说道。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那可能还仅存的亲情的福原爱,没有再为她的舅舅说话。

    “福原同学。”

    “嗯?怎么了?”

    福原爱站在街灯下面,还在刚才的气氛中惊魂未定,看着原野真吾说道。

    “跟我回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