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受尽白眼〕〔月崂传〕〔战神之王陈东阳〕〔斗罗之做个饲育家〕〔超完美神豪夏丘免〕〔一见总裁俱欢颜〕〔我当道士的那些事〕〔常春藤裁剪的天空〕〔上门女婿秦立〕〔我有要命外挂〕〔无敌小师兄〕〔武侠世界穿穿穿〕〔临界血线〕〔秀才无双〕〔超级小医生〕〔混在诸界〕〔仙魔编辑器〕〔提前五百年载入游〕〔警察的黑科技外挂〕〔妖女请自重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第十章 突变
    <b>最新网址:地中海拿着一个盅魂走进了学生们的视野中,上课铃适时响起,本来吵闹的班级霎时间变得静悄悄的。

    所谓“地中海”,因发型而著称的老师,本名是波鲁那雷,只是因为平日里在学校属于朝九晚五准时下班的“幽灵老师”——工作毫无干劲,所以名字便被人遗忘,哪怕曾经是个钻石等级的辅助者此刻也只能被叫做“地中海”。毕竟在噬魂师的世界里,不仅有尊者之类的等级划分,崇尚实力的普通噬魂师们也给职业划分了等级,吟诵者为上,辅助者为下,这一点在学生们当中划分的尤为明显。

    事实上,不论哪个职业,只要等级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其实力总是不容小觑的,但是这一点在学生时代似乎大部分人都不能明白,只是觉得高杀伤力的吟诵者是为最强,却不明白在吟诵过后总是需要辅助者和守护者的保护。

    言和看着那个被装在笼子中的盅魂,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异样。

    那笼子中的盅魂看上去实在太过怪异,地中海说那是绿色等级的盅魂,是为最低等级的盅魂,是这节课的上课模板。可言和却总觉得那团绿色的内核很难被看到,即便用灵力感知也觉察不出什么,没有隐藏的痕迹反而更加可疑。

    “那团东西,你们怎么看?”言和扭头看向夜矢和阿尔斯顿、

    “什么怎么看,绿色的杂碎罢了。”阿尔斯顿的脾气仍然很是暴躁,纵使夜矢说了他们三人要相亲相爱,阿尔斯顿还是不愿意正眼看言和,总觉得他是拖累。

    夜矢只是勾起嘴角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看着讲台上的盅魂,并没有说话。

    地中海开始在讲台上讲起盅魂和人类的渊源,不少人因为这个故事烂熟于心而开始做起自己的事情,言和对于盅魂的故事并不了解,所以还是认真听了部分。

    盅魂和人的渊源起源于人的诞生。正如神话中所说,人生而有七情六欲,于是罪恶的欲望便诞生成了盅魂,最浅显易懂的就是人的七宗罪,暴食,愤怒,嫉妒,等等,这些都是产生盅魂的原因。一直以来盅魂和人都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甚至于在早期是人的实力盖过了盅魂的影响,所以那段时期是和平时期。但渐渐的,随着人越来越多,一个人尚且可以产生多个盅魂,盅魂的数目急剧上升,能力也越来越强大,盅魂的实力终于超越了人的可控范围,于是天平倾斜,创世之战爆发。

    创世之战的产生,源于神赐予能力的一批人,这批人就是噬魂师。在某一天,这一批人突然拥有了绿色的眼眸,或者本来就拥有绿色眼眸的人突然拥有了看到盅魂的能力,随之,他们发现了灵力,并且学会使用灵力。再然后,拥有虚无苍瞳的人中诞生了类似于炼金术师的存在,他们学会了注入灵力并使用稀有的材料去创造武器。人类就此拥有了和盅魂抗衡的能力。

    和噬魂师分有五种职业一般,盅魂也分有五种等级,绿蓝紫橙红,它们之间可以同等级相互吸引诞生更高等级的存在,实力也会成倍增强,但是越高等级的存在越罕见,犹如十万兵马却只有一名元帅一般,一大批盅魂之中或许也只有那么几个是红色等级的盅魂。

    等级越高,越意味着难以清除,也越意味着能做到的事越多。绿色等级的盅魂大多是可以影响人的心智,蓝色等级的盅魂便拥有了脱离寄主的本事,越到高等级,盅魂的实力越大,可以隐匿自身,可以控制人的行为,甚至可以夺人性命。

    所以噬魂师要做的,是不放过任何一种盅魂,无论大小,都要一并清除,消除后患。

    之后的内容言和也没听的太清,他一直盯着那个盅魂,背后总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尼德格夫的话他早就摘掉了眼镜,但是没有镜片的阻隔他还是很难看清那个盅魂的内部。不知为何地中海说这个盅魂是绿色等级的时候没人反驳,明明这个盅魂的内核如此能看清颜色!难道是他的祭眼出故障了?

    可后来言和就想明白了为什么众人对于地中海的措辞没人表示反驳,因为地中海上的课是如此无趣,以至于没人注意观察那个笼子里的盅魂!

    “这个笼子是科研部门根据盅魂的等级所特意定制的笼子,不同等级的盅魂拥有不同的笼子,子级对应红色,丑级对应橙色,寅级对应紫色,卯级对应蓝色,辰级就是现在这个笼子,对应绿色。这个很好记忆,是根据中国的十二生肖定下来的排列顺序。”地中海解释道:“高等级的笼子可以控制低等级和平级的盅魂,但是由于高等级的笼子制作的工程难度更大,而且高等级的盅魂数量亦稀少,所以一般都是用对应等级的笼子。”

    “老师,高等级的笼子低等级的关不住是吗?”言和举手发问道。

    他不举手不打紧,一举手,所有人的目光都从自己的小世界中抽离了出来开始看着地中海和他,仿佛他问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可言和就是要问笑话,他想让每个人都注意到这个笼子中的盅魂的内核到底有多难看清。

    可大家只是短暂的抬头,在听到地中海的肯定回复后又继续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言和有点心急,他揉了揉眼睛,却仍旧看不清盅魂内部的模样,所以只得散发自己的灵力去感知那个盅魂所带来的压力有多巨大。可不感知不打紧,当他的灵力触及到盅魂内部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强大的灵压几乎使他虚脱!

    这个盅魂,不对头!

    言和又扭头看向夜矢,视线直接掠过了阿尔斯顿:“我觉得这个盅魂不对头。”

    “我也觉得。”很显然,一直在看着讲台的夜矢也注意到了这点。、

    夜矢的眼睛当然没有祭眼那么优秀,但是那种违和感她也感受到了,从这个盅魂进入这个房间起,这个房间的灵压便发生了微妙的差异,仿佛被讲台压走了一些灵力,这并不是绿色盅魂能带来的压迫感。但是无论她如何去用肉眼辨认那个盅魂,所看到的不过是一片漆黑中带着一些绿色,并没有看出其他端倪。没有就是有情况,夜矢也是这么想的。

    阿尔斯顿显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得抬头看向讲台,这才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这个盅魂的内核怎么如此难看透?”阿尔斯顿喃喃道:“不对劲。”

    讲台上的地中海已经拿出了自己辅助系的权杖,对着笼子开始施加灵力:“绿色的盅魂是极其脆弱的,一旦承受了自己无法承受的灵压就会破散,所以我们也称它们为‘新生代盅魂’,刚刚诞生的,最脆弱的盅魂。”

    灵力以虚无苍瞳肉眼可见的形式注入了盅魂的内部,只见黑色的浓雾开始抖动,盅魂明显开始抵抗,越是颤抖,盅魂的内核就越是开始变幻。在一刹那间,言和清楚的看清了那个盅魂内部的模样。

    紫色!

    “老师!不能再施加灵压……”只言片语间,言和的大喊还没结束,只见笼子突然爆破,巨大的盅魂实体赫然呈现在讲台上!

    等级越高的盅魂,所能展现的实体也就越大,全班同学都看到了一个三米多高的盅魂突然膨胀在讲台处,瞬间就将地中海吞噬其中,附着在了地中海身上。地中海手中还拿着他身为钻石级辅助系噬魂师由噬魂师协会所配送的权杖,此时保护人的权杖已然成了攻击人的凶器,盅魂的根粘附在地中海身上,实体的浓雾幻化成的双臂还在四处挥舞,敲打着墙面,顿时间教室里变得烟雾横飞起来。

    “果然。”夜矢笑了起来,她杀心大起,盯着那个盅魂盯了半天被迫听地中海讲了那么多无聊的故事,她的心情本很是不好,如今这个盅魂果然有问题,倒是成了她撒气的好东西。

    阿尔斯顿也显得有些兴奋,他这十年来,自从出现了夜矢的存在后,自己的父亲雷·希尔多就开始对他进行严酷的训练,就是为了让他能成为可以匹配上夜矢的勇敢者,今天来上课之前也是一如既往的经历了一番痛苦的训练,此时正想找东西磨刀。

    唯独言和显得稍微有些严肃,紫色盅魂是等级为中的盅魂,一如夜矢的等级是噬魂师的中等等级黄金,中等碰中等,胜率还犹未可知。现场还有很多学生,况且盅魂的根还依附在他们老师身上,所以一定要认真对待这件事。

    可还没等言和开始分析战场,阿尔斯顿就操着大刀直冲了上去,同时夜矢开始吟诵,凝聚灵力的速度可见一斑。

    问题是紫色的盅魂哪里是阿尔斯顿这种青铜可以战胜的,盅魂卸掉了黑板直接劈头盖脸的砸在了阿尔斯顿的脸上,同时辅助系的权杖又施加了辅助在盅魂身上,盅魂刚被阿尔斯顿的大刀砍裂的伤口迅速复原,而掉落在地上的黑雾则形成了小的绿色盅魂,宛如它的分身!

    得想个办法一击致命且不伤害老师的性命,言和如此想着,扭头看向夜矢。从灵力的集中程度来看夜矢很快就能发动第一次攻击,但是对待一个紫色盅魂所要消耗的灵力需要多久才能复原,这件事言和心里没把握。他只能叫停夜矢。

    “我们得想个办法一击制胜,阿尔斯顿!”言和对阿尔斯顿大叫道:“先解决那个绿色的盅魂,不要攻击紫色的本体!”

    阿尔斯顿本来很是不爽被言和命令,但是又一刀下去之后换来的还是一个绿色盅魂,他突然明白了在辅助系的强力灵力支持下,无论他砍再多到,紫色都不会变成蓝色,反而绿色会越来越多。

    “夜矢,这个盅魂的特点是可以分裂,所以我们一定要一击制胜。”言和又重复了一遍,随即开始感知起这个盅魂身上的薄弱点,寻找着瞬斩之线。这个过程并不漫长,灵力灌输到眼部之后,言和轻易的就看清了那个盅魂身上歪扭曲折的线条们。

    可恨自己没有刀。

    言和知道自己的速度这段时间已经有了显著的提升,但是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尼德格夫还是没有给言和配刀,所以言和在这场突变中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攻击力。他能做的只有在远处分析战况并选择出最优的战斗方法。

    首先,得将盅魂引离地中海的身体。

    “阿尔斯顿!释放你的灵力,勾引紫色离开老师的身体!”言和大喊道,班里的同学已大多逃离了现场,所以教师的位置还是比较空旷的。

    阿尔斯顿一刀斩断了绿色的盅魂,虽然很不爽被言和指挥,但是他能明白言和的意思,并且能意识到这是正确的做法。

    盅魂会被强大的灵力所吸引,此时的夜矢已经听言和的话放弃了凝聚自己的灵力,所以阿尔斯顿是最好的引子。

    果不其然,在阿尔斯顿边后退边佯攻的时候,盅魂的根部逐渐离开了老师的身体,开始寻找灵力强大的寄主。而言和则在其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冲到了讲台上,将老师的身体推开,彻底与盅魂断开联系。

    “就是现在,夜矢,封住这个大家伙!”言和的膝盖因为快速跑步的突然止住而重重跪在地上,但是他来不及喊疼,只能立马喊出下一个行动。

    “黄泉·六月雪!”夜矢的瞬间攻击,在阿尔斯顿的掩护下,立于远处的夜矢悄无声息的汇聚完了灵力,甚至于盅魂都尚未反应过来,一场冰封突然降临,整个巨大的躯体被冷冻在一个冰块之中,难以再度行动。

    “阿尔斯顿,它的弱点是根部,由根部自下而上直劈内核是最快的途径!”战斗还没结束,刚使用完一个言咒的夜矢还没法迅速给予致命一击,只得由阿尔斯顿来解决这个盅魂。

    “你很吵啊,我知道!”嘴上这么说,可阿尔斯顿其实并看不到瞬斩之线,但下意识的顺着言和的说法由下自上斩了上去,冰块连带着盅魂的身体一齐破碎,又随着内核的破裂而消散的无影无踪。

    致此,学校的安全警报才开始响起。

    夜矢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讲台上的言和和还扛着大刀的阿尔斯顿,突然觉得有个小队也不赖,总是紫色的盅魂她一个言咒就可以解决,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祭眼确实好用,言和的分析能力也确实不错。

    阿尔斯顿这才收起了大刀,背靠在破碎不堪的墙上扭头问言和:“你早就看出来了它是紫色内核?”

    “不,只是在挣脱前的一瞬间……”大脑在两分钟不到的战斗中迅速的转动,言和有些虚脱的坐在地面上。

    “你要是早就看出来了却还打哑谜,我就砍了你。”阿尔斯顿的声音淡淡的,他回想起言和和夜矢的对话,这才明白自己原来才是三人中“最弱”的那个。

    稍微有些不甘心。

    言和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知道噬魂师中施展了言咒的吟诵者其实是最脆弱的,赶忙前去问询夜矢要不要紧,他自己不重要,毕竟只是体力的丧失,远比不了灵力的大幅消耗。

    夜矢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他面前蹦了蹦:“我好得很,不必担心。”

    朱莉迪亚带着她魔杖般的武器走来了,尊者级别的守护者,单枪匹马解决一个紫色盅魂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并没有校工大部队的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朱莉迪亚的魔杖一挥,一个屏障出现在地中海身上,夜矢知道这是在给地中海灌输灵力。

    地中海清醒了过来,但是身体还没有恢复,只能躺在地上一脸迷茫。

    “从实验室拿来的盅魂,不知为何冲破了牢笼。”地中海,波鲁那雷揉了揉脑袋,却还是想不明白:“我刚才,好像被盅魂附身了……”

    突然间,波鲁那雷的表情一滞,整个脸色变得刷白。

    “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才会被钻了这种空子!”朱莉迪亚的语气很是强硬。

    言和看着地中海被逼的说不出话来,本想上前为地中海说两句这只是教学事故之类的话,甚至想把责任都推到实验室头上,却被夜矢拉住了衣袖。夜矢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上前。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每天都在上班,朝九晚五的下班,我是幽灵员工,没人记得住我……我是地中海。”波鲁那雷的话断断续续的,还有点语无伦次。朱莉迪亚的神情却缓和了一些,随即宣告了波鲁那雷的职业生涯结束。

    “你知道噬魂师被附身会有什么下场。”朱莉迪亚说道,随后带走了地中海。

    言和这才想起来自己母亲的经历,因为噬魂师是这世上最不容易被附身的人,所以一旦被附身也是最危险的人。波鲁那雷的想法众人未曾可知,但是波鲁那雷极有可能已丧失了心智。

    “噬魂师被附身后的下场是什么?”言和问道。

    “终身监禁。”阿尔斯顿说道。<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