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而为王〕〔诸天煅体诀〕〔诡怪快逃〕〔网游之战圣归来〕〔我在冥王星上做巨〕〔人生有诱惑〕〔电网大师〕〔炮灰女妖在西游〕〔雪狼出击〕〔火影之最强嘴遁〕〔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废婿当道〕〔木叶之最强嘴遁〕〔万界帝主〕〔建造狂魔〕〔在线修仙两万年〕〔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问丹朱〕〔我的武功无限升级〕〔木叶养猫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第十二章 重逢
    <b>最新网址:一年后。

    今天是约定好熊小队再度见面的日子,所以一大早言和便早早的来到了圣希尔多学院的图书馆门口,等待着和自己队友的再度见面。说来也好笑,他们的队伍刚成立不过五分钟便早早解散,各回各家,完全没有团建意识。

    一年前,在经历了盅魂大闹课室的惊魂后,熊小队算是横空出世,虽然还没上报给噬魂师协会,但是口头上算是已经成立了。只是由于身为队长的言和在战斗方面几乎是个小白,所以其他两名队员夜矢和阿尔斯顿决定留出一年修炼的时间给三人一同进步的机会。而在这一年间,夜矢和阿尔斯顿跟随着校长以及教导主任两位尊者的教导不断的提升自我,言和也没有闲着,跟随尼德格夫这位上世纪最强暗杀尊者,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不断锻炼体能并且最终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刀。

    终于到了重逢的时间。

    言和总是会想起一年前在教室里的那场战斗,那是他们的初次合作,当时还不会战斗的他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祭眼去指挥大家做那些事,是一场留有遗憾的战斗。但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言和有信心这次不会让阿尔斯顿瞧不起自己。

    夜矢是第二个到达的人。

    这一年来,她相当于是闭关了一年。熊小队的成立书她交给了雷·希尔多,但是并没有让他立马就报给噬魂师协会立案,这也是朱莉迪亚的意见。在了解了三人在教室中的表现之后朱莉迪亚明白了三人那时实力上的差距,若是草率上报给噬魂师协会,怕是只会因为过早被安排任务而产生人员伤亡。

    噬魂师协会是噬魂师的核心,有负责管理噬魂师的管理部门,也有负责打造器械的工程部门,还有负责辅助的后援部门,是一个全方面、多功能的协会。其中,因为噬魂师的任务大部分都需要组队完成,所以管理部门也兼负小队等级。登记后的小队将会被协会委派任务,通过出使任务而提升小队内个人的噬魂师的等级。像夜矢那种一个人做到黄金等级的人并不多,而且大多是群体攻击的吟诵者才能做到,像辅助类的噬魂师是完全无法做到这样的成绩的,一旦遇到需要清除大规模盅魂的任务,还是需要小队才能稳妥完成。

    为了避免一年前的言和因为小队任务而过早受伤或者英年早逝,夜矢和朱莉迪亚一致认为应该将上报小队的事情推移到一年后。又为了避免小队因为夜矢的等级太高而过早接到不符合自身能力的任务,所以夜矢这一年基本就是在闭关修炼,一个任务都没有接取。

    所谓闭关,并非是玩了一整年,夜矢在这一整年中四处寻找古籍,背诵其中吟诵者的言咒,并试图自己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言咒。这一年她几乎每个月都有几天灵力亏损不足的情况,就是因为自创言咒对灵力的消损实在太大。一次性提供所有的灵力去与上天做交易,事后的脆弱程度可想而知。夜矢也知道这样不可取,讲道理在自创言咒之前她的灵力足够支撑她使用任何一种强大的言咒并且事后不会虚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实在是不符合夜矢之前的理念——夜矢之前从不认为吟诵者是脱离了小队就无法在战斗中存活的角色,可现实却在告诉她,她创造的这个言咒就是要倾尽所有的去战斗,而其威力,或许也是之前她使用过的言咒所无法比拟的。

    这个言咒在一个月前被创造了出来,而在使用了一次后,夜矢休息了整整一个月去调整自己,那是吾命系的言咒,消耗自身灵力的同时也在折损自身的性命,夜矢决定不轻易使用它。她给这个言咒起名为:“星云陨。”。实力强大到可以令星云陨落的意思。

    这件事夜矢决定暂时不告诉小队里的成员,除了雷和朱莉迪亚外,从没有人见识过星云陨的施术场景,也自然没人知道其威力。实验是在圣希尔多的实验区进行的,雷·希尔多开了小灶,让实验区提供了大量盅魂来进行试验,理由是他与教导主任要联系配合的战术。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四周墙体都是施加了灵力的隔离材料以防止盅魂外泄,等级分明的盅魂群体,其规模不亚于夜矢之前做过的年末大扫除,并非是数量上的优势,而是其中竟然有三只红色盅魂!

    在正常时期中红色盅魂是很难见到的,一般只有在战争期间才能见到,红色盅魂的实力完全可以和一整个噬魂师队伍抗衡,并且谁输谁赢还很难说。一般来说,正常时期的红色盅魂,其存在的时间必定是几十年甚至是百年以上的老盅魂,拥有自我意识不说,还拥有各种各样其他能力,很难进行活体捕捉。所以实验室中的这几只红色盅魂全是人工培育出的实验体,将同等级的盅魂聚集在一起令他们相互吞噬而产生新的高等级的盅魂。

    一年前盅魂泄露事件,大概就是在融合实验的过程中,紫色盅魂隐匿了自己真实的内核颜色,导致实验人员装错了笼子,才给了它外泄的机会。

    夜矢在试验区进行了第一次完整的新自创言咒的实验,经历了十一个月的反复训练琢磨,夜矢有信心让这次实验圆满成功。事实上,当她凝聚灵力以献祭的方式与天对话交接灵力与寿命的时候,在场的雷和朱莉迪亚都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灵压,完全不是一个十八岁少女应有的实力,但两人都心照不宣,她是夜矢,理应拥有这样的实力。

    强大的灵压如同一道气墙,自上而下的压迫在场的所有盅魂,由于在场三个人都不是容易被附身的存在,所以盅魂的大多数能力都无法施展。而星云陨是一个霸道的技能,按照夜矢的推算即便盅魂已经附身在谁的身上,星云陨也只对盅魂产生伤害而并非连人一同。

    “言咒,吾命·星辰陨。”

    夜矢集中精神和上天做了一笔交易,其结果就是在施展咒术之后夜矢直接当场昏倒,而实验室的盅魂几乎是在一瞬间,全部破灭,没人看到事情的经过,仿佛有什么黑洞瞬间将盅魂全部吸进其中一般,只肉眼都看不到经过的瞬间,盅魂全部消失,即便是红色盅魂也是全部不见。

    “你创造了一个了不起的言咒啊。”见证了整个过程的雷·希尔多有些发怔的说道。他虽身为尊者,却从未见过如此霸道的咒术,夜矢无疑创造了一个传奇,只是这个传奇的副作用太大,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夜矢已经昏倒在地了。

    第三个来的才是阿尔斯顿。

    他这一年并没有待在圣希尔多学院,而是选择呆在了希尔多家族位于美国的本宅里,那里毕竟是属于希尔多的地盘。和夜矢不同,阿尔斯顿才不顾虑自己的等级太高会给小队带来高等级的任务,他一心只想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提高自己噬魂师的等级。一年前在教室的那场战斗,唯独他阿尔斯顿没能看出来那个盅魂有和异样,这一点让他极其不爽,但不爽的同时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他对夜矢没有敌意,只因为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夜矢。但对言和,他心中俨然将言和当成了竞争对手。一年前,一个连刀都没有的新生竟然也能和夜矢一般看出那个盅魂的异样,阿尔斯顿不觉得那是什么祭眼的buff,他只认为那是言和的天资,天资上有差异,只能后天的努力弥补,所以这一年,他一直在利用希尔多家族的资源在给自己增加训练量,去噬魂师协会领取任务,斩杀盅魂,提升等级。

    阿尔斯顿一到图书馆门前,就见到夜矢正在和言和谈笑风生——他觉得那是谈笑风生,反正他看上去就是不爽。

    事实上,那是夜矢为了和言和打招呼而放了一个小型的“惊雷破”砸在言和脚边,吓得言和一蹦三尺高,这才逗得夜矢哈哈大笑。

    “你现在已经可以将言咒的威力大小都运用的来去自如了么?”言和还捂着脑袋,但语气是很是欣慰的。

    “这是我早就有的技能。”阿尔斯顿听夜矢笑道。

    或许是阿尔斯顿的气息被二人感知到,两人同时回头看向了他,然后一起露出了“你终于来了”的笑意。

    阿尔斯顿只是点点头,他虽然是雷·希尔多的亲儿子,但是在为人处世方面远没有他父亲那般厚脸皮。

    “能感知到我,看来你小子这一年来也成长不少。”阿尔斯顿挑眉说道,他来的时候特意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放在以前的言和是必定感受不到的,而且能和夜矢同步,这一年里言和也一定经历了不少磨炼。

    阿尔斯顿想象不到为了能练出这样的灵敏度,言和到底付出了多少。

    从一开始只是被巨石追着跑,到了能跑过巨石之后就是绑着沙袋去被巨石追着跑,进行类似跑酷的运动,强化自己的肌肉,学会用灵力辅助自己跳的更高,为了能训练感知能力,言和曾经连续一个月不间断的连续释放自己的灵力,每一分钟每一秒都不间断,这对灵力的消耗可想而知。而在这样的灵力消耗下还要训练自身的肌肉,那一个月言和过得简直是有苦难言。

    但不管怎么说结局是好的,阿尔斯顿表扬他了,言和心里很受用。

    “人都来齐了,那我们熊小队就算是正式解封了。”夜矢说道,拉过阿尔斯顿和言和凑近在她身旁:“队长,是不是要开始第一个任务了。”

    夜矢看向言和,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问道。

    言和这才想起来自己好歹还算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但是当时阿尔斯顿是不同意来着,所以言和又扭头看向阿尔斯顿,三个人大眼瞪大眼。

    “别看我啊,你不是队长吗?”阿尔斯顿扭头说道。

    言和这才点点头,对着夜矢说 :“具体情节我也不懂,但是既然小队已经成立了,那我们就出任务吧。”

    夜矢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个平板,上面是他们熊小队的资料,夜矢在二人的注视下将这份资料发给了噬魂师协会上报,寓意着他们熊小队成为了正式的队伍。

    “言和,你还是得加油才行,”夜矢拍了拍言和的肩膀:“我们一个白银一个黄金,唯独你还是青铜哦。”

    “啊啊啊!”言和叫苦连天,他真的不想再经受魔鬼训练了。

    校长室。

    尼德格夫已经记不清这是时隔多少年他再度踏入这个房间,但里面的陈设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简约的奢华,说不出品牌却出自北欧大师之手的沙发,梵高的油画,米开朗琪罗当年练习用的雕塑……因为世界是一个轮回,创世之战的五大家族中的四大家族都在用轮回的记忆去为自己敛财以便壮大家族,他们知道一切相对于世界轮回初始时期的人们来说超前的知识、概念、甚至是科技,所以四大家族在如今的世界的各个领域基本都是出于主导或者领先地位,比如希尔多家族在美国的nasa就有很强的势力。

    尼德格夫看着坐在长桌背后的男人,和站在男人身旁手持文件的女人,虽然大家都是尊者等级,但他还是出于职位等级之别,给两人行了个礼。

    “不必多礼,尼德格夫前辈。”雷对尼德格夫很是客气,他从不觉得尼德格夫是个问题老师,纵使在这方面朱莉迪亚的态度与他完全相反。雷一如既往的温和笑道:“一年了,您将言和,我们优秀的言家后代,培养的怎么样了?”

    “是优秀的祭眼吧。”尼德格夫的话很是不留情面,虽然雷对他好言好语,但是尼德格夫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永远是个笑面虎,心中在乎的不过是利益。况且,带走夜矢的也是面前这个男人,这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厌恶。

    夜矢还在学校这件事言和早已讲给尼德格夫听了,也知道夜矢这些年一直是雷和朱莉迪亚在教导,但是尼德格夫下意识的认为这其中绝对有阴谋,只因为教导夜矢的人中有圣希尔多学院的现任校长,雷·希尔多。

    雷·希尔多的事例在噬魂师界何人不知?身为勇敢者,本该一心一意为吟诵者服务的勇敢者,竟然在升级任务中让吟诵者丢掉了性命,而且那名吟诵者还是另一大家族子书家族的嫡长女,这件事当时在噬魂师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两大家族的关系也一时间尴尬不已,甚至一度结为仇敌。希尔多家族声称那只是意外,是身为勇敢者的雷在向前杀敌,身为守护者的朱莉迪亚正在奋力抵抗之际,被盅魂偷袭才夺走了吟诵者子书睿瑞的性命,这只是一场遗憾的意外。而真相却永远不得而知,子书家无论在协会如何大闹,在尼德格夫看来,朱莉迪亚和雷沆瀣一气,真相将永无见天之日。

    尼德格夫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件事,虽然新生代的噬魂师知道的不多,特别是没有四大家族背景的人,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所以雷这个校长才坐的如此稳当。但是尼德格夫认为,当时的情况是两大家族组成的队伍,雷和朱莉迪亚是同校友人,与外校的人结成队伍本就奇怪,而对方还是另一大家族的人,朱莉迪亚和雷极有可能是借此机会除掉子书家的继承人罢了。毕竟子书家的族长年岁已高,而子书睿瑞是当时选定的唯一继承人,谁知道当当代家主驾鹤西去,群龙无首的子书家族会乱成什么样子。

    会这么想,是因为当初尼德格夫在子书的清夫学院曾受到子书家族的恩惠,子书于他有恩,他自然站在子书家那一边,所以难免就对雷和朱莉迪亚有偏见,而且偏见程度还不一样。在他看来朱莉迪亚想不出这个点子,只有从小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学习了大量厚黑学的雷才能想得到。故此,对雷的偏见也就大上许多。

    雷一直都能察觉到尼德格夫对他的不满,也心知肚明到底是因为何事,但是雷从不挑明,毕竟那件事说破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听到尼德格夫说在他眼中言和只是祭眼,雷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我们最优秀的祭眼被您培养的怎么样了?”

    尼德格夫没想到雷会坦白的如此爽朗,一时间竟然有些发怔,但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干咳一声:“言和的进步很快,他在经受了体能训练后,现在已经能拿刀杀敌了。”

    “那就好,毕竟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已经来了。”雷打了个手势,朱莉迪亚沉默着将手中的文件递交给了尼德格夫,随即又站回自己原来的位置。尼德格夫打开了文件,却只见其等级是白银等级,不觉皱起眉头。

    “他们不是应该从青铜等级开始做起吗?”尼德格夫问道。

    雷摇了摇头:“三人中有两人不是青铜等级,所以任务的最低等级是白银。”

    尼德格夫看了眼任务内容,眉头更是紧锁,这案件错综复杂且诡异万分,恐怕对言和来说,不是一个简单的初次任务。<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