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婿临门小说〕〔西游之天蓬归来〕〔颤栗俱乐部〕〔对不起,我摊牌了〕〔繁华落尽剑未央〕〔陈东阳和林诗曼免〕〔任务系统〕〔生而为王〕〔诸天煅体诀〕〔诡怪快逃〕〔网游之战圣归来〕〔我在冥王星上做巨〕〔人生有诱惑〕〔电网大师〕〔炮灰女妖在西游〕〔雪狼出击〕〔火影之最强嘴遁〕〔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废婿当道〕〔木叶之最强嘴遁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第十三章 唐古拉山
    <b>最新网址:中国,西藏,唐古拉山。

    或许是因为入秋的缘故,来任务点的路上四处都是一片金黄,高海拔地区加上初秋的暖阳别提有多么舒服。只是言和从踏入青藏高原起就开始有一系列的高原反应,即便经历了一年的艰苦训练他的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这就又成了阿尔斯顿的笑点,一路上都在问“言和弟弟你要不要吐啊?”。

    “明明我才是最大的好吗?!”言和愤愤不平,却无力争吵。

    出生在中国消费者保护日的言和是三月份的娃,是随着樱花的花苞诞生并逐渐凋零而诞生的孩子,且不提最小的夜矢,同年入学的阿尔斯顿年岁和言和一样大,只是他出生在和言和完全相反的秋季,算起来,也快过生日了。几个月的年龄差也是年龄差,言和心里想着,身体却愤怒不起来,高原反应让他头昏脑涨,还有想呕的趋势。只恨队里没有辅助者,夜矢也不会辅助系的言咒,只能让言和这么扛着。

    “说起来,夜矢你今年也十八了吧?”言和问道。

    阿尔斯顿还算良心,既然已经认可了言和成为他的队长,那大家就是至亲至爱的人,他看言和实在干不了路了便扶住了言和——这种事他可不想交给夜矢来做。言和问的问题阿尔斯顿也很好奇,虽然雷经常在他耳边提及夜矢,但是私生活方面雷还是会保护夜矢隐私,关于夜矢生日的事雷几乎未曾提及。

    “嗯。”

    夜矢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上面是标注了这次任务点的地图,图形并不复杂,只要按照爬山的路一路向上攀爬,总能到达事发地点。只是并不能乘车,所以言和此时才会如此难受。

    提及生日,夜矢的心中总会流经一道暖流。她对自己见到雷之前的事情毫无记忆,在孤儿院的生活也都如过往云烟从未记住,来到圣希尔多学院之后她才算开启了人生。是雷·希尔多给她定下的生日,就是夜矢加入圣希尔多的那一天。那是一个刚入秋的日子,夜矢还记得圣希尔多学院正门口偶尔会落下几片落叶,纵使群岛在赤道带附近,基本都是常绿林。雷·希尔多和朱莉迪亚站在她的左右两边,一人牵着一只手带她走进了这个学校,又带她走进了黑森林。

    黑森林的地形复杂,朱莉迪亚用针穿着线,隔一段距离就在一棵树上钉上一根针,就这样连通道了夜矢现在的住处,黑森林中心的白色房屋。那时候那间屋子的墙壁上还没有全部爬上藤蔓,但是房屋的年岁看起来也不算年轻。雷说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的生日就是这天,8月29日。夜矢便记住了,自己是新生于八月的新生儿,那片被黑雾笼罩的林子便是她的家。

    从那以后夜矢经常靠在树上钉针的方式在黑森林里乱逛,直到记清了所有路线之后才放弃了这种做法。而黑森林也成了夜矢的训练基地,纵使里面一个盅魂也没有,但是在那里寥无人烟,施展言咒也不会被人察觉。

    夜矢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被限制只能生活在黑森林里有什么不对,在她看来雷和朱莉迪亚就像她的再生父母。每年八月二十九号无论雷和朱莉迪亚再忙,他们都会一起在黑森林里庆祝她的生日,即便没有派对,也不存在高朋满座,但是鲜花,蛋糕,庆祝语一样不缺,这对夜矢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今年的生日也是如此度过的,虽然不存在惊喜,但是长时间的坚持才最为人感动。一大清早雷的祝福语便以视频的形式传送到了夜矢的电脑上,接着是捧着鲜花到来的朱莉迪亚。每一年,朱莉迪亚负责送来的花都是不同品种的,用不同的花语来表达对夜矢的祝福。

    “今年的花是金盏花,代表一路顺风。”

    所谓一路顺风,不过是指一年时期将满,很快夜矢就要组队出使任务这件事。如今他们已经在出使任务的路上,时间简直快的令人恍惚。生日那天,雷又是最晚才到的那个,但是看在他带了蛋糕的份上夜矢还是原谅了他。只有三个人的生日派对就是如此简单且随性,想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到,人齐了也就寓意着派对的开始,而任何一人的离开也都代表着派对的结束。

    夜矢从没嫉妒过别人的生日多么热闹非凡,她每年都觉得自己的生日是这世上最棒的生日,但她从不说出口来。她就是这么一个容易满足,但不善表达的别扭家伙。

    不过夜矢也注意到了,她这么个别扭家伙,在面对自己的小队成员时,竟然也会情商高出许多。在一年前阿尔斯顿和言和还是见面就要针锋相对的时候,唯一的调和剂便是她,而她竟也顺利的调和到现在队伍组成的地步,怎么想都是令人不可置信。而且在组队成功后,她明显的发现自己爱笑了许多,这难道就是友情的力量吗?夜矢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把阿尔斯顿他们当不当朋友。毕竟她从有记忆起到现在,一个朋友都未曾有过。

    “为什么我们不坐车啊!”叫苦连天了半天,言和终于忍不住咆哮道。

    “有空哀嚎不如省点力气等着接下来的战斗。”夜矢撇撇嘴。

    不能坐车是有原因的,本次任务的盅魂或许就是与车有关。夫妻二人驾车翻越唐古拉山,却在半路中双双离世,这件事震惊了路过此地的人,但是经过警方尸检却觉察不出任何异样。夫妻二人同时寿终正寝显然不太正常,现场又未曾发现有任何疑似他杀的痕迹,这件事以自杀草草了之,噬魂师协会却发觉出其中的异样并将这个任务派给了言和他们熊小队。

    这个团队,虽说分析能力最强的应该是言和,但是论战斗经验言和却是最差的那个。根据经验最丰富的夜矢的分析,这件事情大约是唐古拉山的那个路段出现了一个可以依附在车上的盅魂,被它选中的倒霉蛋将会在车内“意外死亡”,神不知鬼不觉的悄然离世。但至于手法如何,总得见过后才知道。

    步行了将近两个小时后,夜矢他们终于到达了事发地点。

    或许是因为这条路人迹罕至的缘故,事发车辆在此留下的痕迹还很清晰,看地上的车轮痕迹确实看不出任何异样。但凡人在车中因意外死亡,脚一旦蹬到油门或者刹车,地上车轧出的痕迹便不会是如此平稳。只见这地面因为车辆长时间逗留而留下的痕迹平稳不见丝毫波澜,和警察一样,熊小队的成员很快便排除掉了人类他杀的可能。

    那非人类的他杀呢?

    既然用眼睛看不出来一二三,那便用灵力去感知。祭眼虽是最优秀的眼睛但到底不具备自动分析的功能,有时候言和也希望自己如神探夏洛克一般只靠视觉便能分析出一个人的经历,但是这到底是不可能的事。夜矢刚想招呼言和散发灵力,却感知到言和的灵力早已遍布这片区域,不觉在心中感叹一年的时间言和确实进步不少。

    粗枝大叶的阿尔斯顿到底没搞懂言和和夜矢的哑谜,看两个人都默不作声的,不自觉开始打破这宁静。

    “你们看出什么了吗?”

    阿尔斯顿很有自己身为勇敢者的自觉。一般来说,勇敢者并不属于团队的核心,团队的核心永远属于吟诵者,而勇敢者的任务便是保护吟诵者,仅此而已。至于上前杀敌,是最好的弓这种说法也都是基于保护吟诵者这个目的上。所以阿尔斯顿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分析能力,也不需要经常动脑,他只需要听从吟诵者的安排就好了。而不经常动脑的后果就是现在他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四处分散的灵力不仅环绕了三人一周,连带的还攀伸了数百米,一个可以依附在车上的盅魂,也就意味着这个盅魂是可以高速移动的。说实话,对于能不能找到它,言和心里很没谱,毕竟它极有可能依附在其他车上早就离开了此地。<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