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而为王〕〔诸天煅体诀〕〔诡怪快逃〕〔网游之战圣归来〕〔我在冥王星上做巨〕〔人生有诱惑〕〔电网大师〕〔炮灰女妖在西游〕〔雪狼出击〕〔火影之最强嘴遁〕〔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废婿当道〕〔木叶之最强嘴遁〕〔万界帝主〕〔建造狂魔〕〔在线修仙两万年〕〔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问丹朱〕〔我的武功无限升级〕〔木叶养猫人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第十五章 次旦的独白
    <b>最新网址:“次旦?”阿尔斯顿皱了皱眉:“怎么盅魂还会有名字?生命永固,他是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吗?”

    “这个名字很明显是藏族名字,而我们现在正在西藏。”言和仍未放松警惕,这是一年来的训练导致的结果,一个优秀的暗杀者只要在任务途中就绝对不能放松。

    “有没有这种情况,次旦是产生这个盅魂的人的名字,而那时它还只是个低级盅魂,但凭借着长年累月的吞噬,它成长为了现在这个等级,并且仍保留着原来的记忆。”或许是因为经历了中国高考的缘故,言和很快就接受了自己之前从未学习过的理论——盅魂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

    “不排除这种情况,这次的任务确实是个大发现,盅魂竟然会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并且能说话,这件事如果上报协会,想必我们很快就能全员提升一个等级。”夜矢点点头说道,她还是在审视这个盅魂,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头。

    在夜矢之前的任务中并不是没有过高阶盅魂,况且熊小队的第一个不成文的任务就是在教室里解决了一个紫色盅魂,但当时的场景夜矢还记得,那个盅魂只是凭借本能的攻击他们,从未有过什么聪明的举动,更别提说话。而之前她自己的任务中见到的红色盅魂也只是盘旋于空中,仍是凭借本能行事,从没有过类似思考的过程。这个盅魂显然是盅魂中的异类,如果它不是变异体,那就说明之前的那些盅魂就都在伪装。但是伪装能有好处吗?明明结果都是被清除掉。

    夜矢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一年前,教室的那场危机,其本源就是那个盅魂隐藏了自己内核的原本颜色,模拟成了低阶颜色,由此才有了机会冲破牢笼!

    盅魂真的有自己的思维!

    夜矢感觉自己的额角留下了一滴冷汗,她愈发想不清楚明明拥有自己思维的盅魂在面对噬魂师的时候大部分还是选择“装笨”,呆头呆脑的等待着噬魂师的清理。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缘由,难道盅魂也分智商的吗?那近一年来这些智商高的盅魂怎么会频繁出现,光他们遇见的就已经有两例,现在这例更是特殊,直接张口说话!

    夜矢想不明白,一时间陷入了自闭的状态,既不想清理这只盅魂,也不想再和同伴谈话。

    “荒谬!”盅魂再度开口,却是骂他们的说法可笑至极。

    “我本来就是次旦,何来寄主一说!”盅魂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它,又或者说是他——拥有独立思维并能开口说话这一点和人类有何区别,正在否定言和刚才的假设,他说他的名字与寄主毫无关系,甚至连寄主的存在都否定了。

    “你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言和问道。

    阿尔斯顿发觉自己一年前真的是小看了言和这个看上去柔弱不堪的男人,经过一年的修炼后他不仅实力大增,而且性格似乎也愈发稳重起来。一般青铜等级的噬魂师在第一次任务便遇到红色盅魂早就会吓得落荒而逃,即便是他出身于四大家族的阿尔斯顿,在第一次任务看到红色盅魂内心也会有说不出的紧张感,而言和此刻却能冷静的和盅魂对话,不仅很快就接受了事实,而且还在理性分析事实,这个言和,若是继续下去,以后必定会成为了不起的噬魂师。

    事实上,言和并不是不怕。在祭眼的注视下,任何盅魂都会暴露出自己最薄弱的地方,言和已经看到了瞬斩之线,他能清楚的计算出自己接下来的攻击路线,虽然并不知道红色盅魂到底拥有什么能力,但是既然有团队协作,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他现在和盅魂的聊天,不过是为了获取更多可能其他噬魂师前所未闻的情报罢了。

    “我是怨气凝聚而成的,这便是我的来历。”

    出乎意料的,这个红色的盅魂看上去并没有它的等级一般那么吓人,面对言和的发问它还是能好好地回答。由怨气凝聚而成的盅魂,又是一个从未听闻的说法。可仔细想来却似乎与任务不符,夜矢的猜测是这个盅魂能附身在车上吸取人的灵力,但是这个盅魂却是附身在里程碑上的。

    “怨气,从何而来的怨气?”言和大着胆子继续问道,这其中的疑点实在太多,若不问清楚,他们也无法轻易下手。

    “这个地方是事故多发路段,怨气大概便由此而来。”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本正在自闭的夜矢终于开口说话了,她想起来在做任务前对这个区域的详细调查,夫妻二人一起死在车中本就奇怪,而这个公路却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几乎每年这里都会有几起交通事故,即便这里人迹罕至。但是问题就是,人都死了,难道是人死前的怨气凝聚出的这个盅魂吗?那这个盅魂到底盘踞在这里多少年才能形成如此规模?

    盅魂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最后一个问题,你可曾伤过人?”令阿尔斯顿不解的是,言和竟然提出了这个看似异常愚蠢的问题。有没有伤害过人?这不是废话吗?阿尔斯顿在心里咒骂道。盅魂不伤害人那还叫盅魂吗?除非这个盅魂是盅魂中的和尚,才会不吃肉。

    可事实上,这个盅魂似乎真的是和尚中的和尚。众人只听闻次旦说了句“没有”,随即便收敛了身型,有再度依附在里程碑上的趋势。

    这是懒得和我们说话了吗?阿尔斯顿在心里想着,扛着大刀准备砍向里程碑,却被言和拦下。言和对阿尔斯顿摇了摇头,看着被黑雾笼罩的里程碑,继续问道。

    “次旦,你说你未曾伤过人,你可知你的本质就是要依靠人的灵气所存在的盅魂?”

    言和有言和自己的考虑,他对次旦的话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信度,并不是因为这个盅魂好说话,而是它的说法若是真的,那夫妻二人双双去世的事件就是应该和它没有关系。它是因怨气产生的盅魂,换句话说,怨气就是它的食物,它没有必要去吸收活人的灵气补充自己,毕竟这里是问题公路,怨气十足。

    “我只需要怨气就能存活。”次旦整个都收缩在了里程碑上,不愧是最高等级的盅魂,放大和缩小身型都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

    “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的话吗?”阿尔斯顿的大刀重重锤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次轮到夜矢拦住了阿尔斯顿,她和言和的所想差不多,都是觉得只靠怨气就能存在的盅魂确实没有必要去伤害他人性命,但是这个区域总是死人的问题也需要解决。

    “次旦,你知道是谁害这片区域经常死人吗?”夜矢冷声问道,她心情有点不好,一直以来她都把盅魂看做没有灵魂的产物,突然知道它们与人的相似度极高,有点颠覆了她的三观。仿佛她之前杀掉的那些不是盅魂,而是人类一般。

    次旦的身型已经完全收缩进里程碑中,但是它的脾气或许是真的不错,还是耐着性子和众人说了最后一句话。

    “人类。”<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