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婿临门小说〕〔西游之天蓬归来〕〔颤栗俱乐部〕〔对不起,我摊牌了〕〔繁华落尽剑未央〕〔陈东阳和林诗曼免〕〔任务系统〕〔生而为王〕〔诸天煅体诀〕〔诡怪快逃〕〔网游之战圣归来〕〔我在冥王星上做巨〕〔人生有诱惑〕〔电网大师〕〔炮灰女妖在西游〕〔雪狼出击〕〔火影之最强嘴遁〕〔从千亿集团开始签〕〔废婿当道〕〔木叶之最强嘴遁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十六 任务完成
    <b>最新网址:人类。

    三人小队再度陷入沉默,次旦应该所言非虚,毕竟欺瞒他们对次旦来说并无好处,噬魂师与盅魂生而为天敌,无论次旦所说是真是假,按理来说他们都应该清除掉次旦。但所谓人类导致的人类的死亡,这一点即便是言和也想不明白,难道是此地有路匪拦截,趁着天黑便出来作祟吗?言和越想越肯定这个想法,扭头问向夜矢该怎么办。毕竟一个红色等级的盅魂,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知道了,是缺氧!”阿尔斯顿突然大声说道。

    就像刚才言和在半路上要死不活的样子,若非是见到盅魂提高了警惕,他的高原反应还会持续下去。爬唐古拉山的车队一直以来最怕遇到的事情并非路匪,而是缺氧。在密闭的高海拔环境里,最容易遇到的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就是缺氧。想必那一对夫妇大概是半夜在路边休息,结果遇上了缺氧的情况,最后死在了唐古拉山,而产生次旦的怨气来源,也是因为死在这个路段的人数过多所导致的。

    夜矢点了点头,出任务的平板一直在她手中,所以她也去搜索了一下这条路到底为何才会成为问题公路,最后的答案也是因为海拔过高而导致的缺氧。这一次,是阿尔斯顿先分析出问题结果的。

    “那现在该怎么办?放任次旦不管?”言和看着里程碑,上面寄宿着那个可以说话的盅魂,稍微感觉事情有些棘手。

    “清理掉。”夜矢的回答只有三个字,她仍站在远处保持着队形,示意言和发起新的攻击。

    这样的做法显得有点冷漠无情,但这正是一名优秀的噬魂师应该做的事。这段公路成为问题公路不仅仅是缺氧那么简单,还有可能就是因为次旦的存在,即便它本身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影响,但是盅魂负面的刺激确实会对人体产生影响,而为了这次任务能够圆满结束,他们就不得不清除掉次旦这个盅魂,无论它有理智也好还是会说话也好,无论它多么像人,它的本质都是盅魂,这点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言和拿起了他的幻刃,身体呈现出进攻的态势,阿尔斯顿亦扛起了他的大刀。总不能让言和一人出尽风头,他阿尔斯顿也是在一年里经历了许多磨砺的。言和双手持刀整个人如脱缰之马飞奔出去,仍是像方才一般旋转身体对次旦漂浮在石碑之上的黑雾进行了一击,次旦整个再度膨胀起来,似乎正在怒吼,而阿尔斯顿没有给他吼出来的机会,整个劈刀而上将里程碑劈成粉碎。丧失了依附体的次旦整个漂浮空中,口中怒喊为何要扰它清净,夜矢只说你是盅魂,不能存在于世上,随即命言和和阿尔斯顿四散开来。

    “黄泉·惊雷破!”

    空中霎时间开始乌云密布,接着是一道晴天霹雳自上而下贯穿次旦。次旦仍是怒吼,怨人类无情无义。言和有些惊愕它竟然有如此多想法,但是既然它是由人类的怨气所生,大抵也是和人类最接近的生物。祭眼看清了次旦身上的一道道瞬斩之线,言和如箭矢般射出,上一刀,劈它外衣,下一刀,斩它内腹,动作之快怕是要令旁人看的眼花缭乱。阿尔斯顿也没闲着,拿起大刀斜向整个劈斩而去,他没有祭眼,但是却有虚无苍瞳,能清楚的看到盅魂的内核,被惊雷破削弱了大幅实力的次旦此时与紫级盅魂无异,三人对付它应该绰绰有余,只是夜矢的情况才是至关重要,余光瞄去,只见夜矢正在凝聚灵力,大抵是要发动下一波进攻。

    “对不住了次旦,你是盅魂,我们是噬魂师,我们正邪不两立。”阿尔斯顿杀的尽兴,次旦或许真的如它所说从未伤及人类性命,所以此时的战斗它也只是会随意挥舞黑雾攻击,并不会变幻身型。若是正常的红色盅魂早就可以将黑雾变幻成其他样子作为武器攻击他们,断然不会像现在这般束手无策。阿尔斯顿心里也有些不忍,未做过坏事的盅魂被如此对待,简直就像他们在欺负人。

    言和的瞬攻割裂了不少次旦的黑雾,再经由阿尔斯顿的大刀整个一并铲除,不过十分钟左右次旦整个就只剩下丁点黑雾包裹着内核。而黑雾的多少也代表着盅魂的实力大小,次旦的内核像是被割离了般,只剩下星点紫色正在闪烁。次旦已成强弩之末,接下来只等夜矢的一击必杀。

    “吾命·净化之雪。”

    出乎意料的,夜矢竟然选择了一个折损自身寿命的言咒。阿尔斯顿大骂夜矢疯了,可夜矢只是笑笑。惊雷破的乌云尚未散去,此时更是聆听了夜矢的祈祷,从天空中下起九月飘雪。片片雪花落在众人身上,本因战斗而精疲力尽的两人此刻竟然得到了舒缓,好似被注入了灵力一般。阿尔斯顿反应过来这招的利弊,虽然是献祭自己的生命去召唤的术式,但是这招本来就有如同辅助者般给队友加成的功效,可以净化恶意,消减疲劳,是一种温柔的除魂方式。看来即便是号令发动攻击的夜矢对次旦也是心生怜悯,所以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净化它。

    言和感觉到自己的高原反应正在褪去,可夜矢却是一脸疲惫,次旦的身型正在逐渐消散,连它都在感慨这一切是如此温暖。紫色的内核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在飘雪中消散殆尽。言和大步上前扶住了将要倒下的夜矢,他也知道这招对身体的伤害有多大,但是既然是夜矢的决定,他也无从反驳,只口口声声道“你辛苦了”,随后看着次旦消失在空气中。

    “你真是疯了。”阿尔斯顿收起了大刀,将夜矢背在了背上。他本来就是力量系的噬魂师,背起夜矢简直是小菜一碟,只是他没想过夜矢看上去挺正常一少女,背起来竟然如此之轻,还不及他平常的百斤负重。看来平日里的战斗夜矢没少做过以命换命的事情,所以身体才会遭到反噬。他又开始愤愤不平,在心底咒骂自己的父亲,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学生如此乱来!

    “任务圆满结束。”夜矢咳嗽了一声,声音轻轻地:“这里是中国,是言和的主场,说吧,接下来去哪儿玩?”

    言和听到夜矢的话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已经虚弱成这样了还想着到哪儿玩耍,这不是在刻意搞笑吗?而且他们现在不是正经噬魂师吗,哪儿来的那么多时间游玩?

    “你想玩啊,可惜我没钱哦——”言和调笑道,他确实没钱,言铮一点生活费都没给他发过,在圣希尔多学院他也没领过奖学金,现在是个妥妥的穷光蛋。可夜矢只是笑笑,扬了扬手中的平板,他们刚做完一个消灭了红色盅魂的任务,一万美金的奖金难道还不够三人在中国玩耍一次吗?

    “那就去我老家吧,著名的妖都。”言和得知事实后也笑了,他可不知道做任务能赚这么多钱,说起到哪儿玩他一时也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家楼下的沙县小吃很是可口,便想带阿尔斯顿和夜矢一起去吃一次。

    “说起来,夜矢你不也是华裔吗?”言和提出了自己一年来都没想通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夜矢是中国人。可夜矢只是摇摇头,又开始说起自己是孤儿,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哪里人这种话。

    “那就决定了,目的地,广州!”

    太平洋,圣希尔多学院。

    “你将夜矢委派到中国,”朱莉迪亚将实时同步的平板扔到了桌面上:“你就不怕她遇上那群人?”

    校长室内静悄悄的,雷·希尔多在鞋面上抽打着一支雪茄,除此之外只能听到钟表走动的声响。雷用打火机点燃了被剪好的雪茄,深吸了一口,吐出窗外,脸上还是笑眯眯的神情,令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偷来的孩子,是要换回去的。”雷的声音淡淡的:“我们养了她十年,你觉得她会和谁亲近?”

    “血浓于水,你要懂这个道理。”朱莉迪亚叹了口气说道:“学院大赛已经要开始了,各方面都在上报这些年的盅魂不正常,怕是创世之战要开始了。”

    朱莉迪亚看着平板上夜矢发来的“任务完成,安心”的字样,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夜矢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她们在一起度过了几千个日夜,若是这么轻易的便被其他人抢去,她说什么都心有不甘,可是却又毫无办法,因为夜矢本来就不属于他们。只是学院大赛即将开始,夜矢那么优秀的学生若是临阵倒戈,对圣希尔多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双方面的损失一并袭来,连身经百战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也是场赌局啊,朱莉迪亚。”雷深吸了一口气:“相信那孩子吧。”

    若新的创世之战真的在这一代打响,养兵千里用兵一时,能做的只有相信这批孩子了。<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