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年哑巴秦立〕〔超级传人〕〔受尽白眼〕〔月崂传〕〔战神之王陈东阳〕〔斗罗之做个饲育家〕〔超完美神豪夏丘免〕〔一见总裁俱欢颜〕〔我当道士的那些事〕〔常春藤裁剪的天空〕〔上门女婿秦立〕〔我有要命外挂〕〔无敌小师兄〕〔武侠世界穿穿穿〕〔临界血线〕〔秀才无双〕〔超级小医生〕〔混在诸界〕〔仙魔编辑器〕〔提前五百年载入游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第十九章 你喜欢她吗
    <b>最新网址:言和整个人都惊呆了,惊呆了三个字还完全不足以形容他的震惊,他整个人都石化了,连带着石化了的还有阿尔斯顿。虽然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解围大作战,但是当夜矢出其不意的突然做出行动时难免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言和整个身体都僵硬着,阿尔斯顿气不打一处来,准备踢垃圾桶结果又忍住了,夜矢掐了掐言和的手臂,示意他配合自己。

    杨清姝终于有了些反应,她本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听到夜矢的话后才猛然抬起头来,眼泪似乎要溢出眼眶,但是又被强行忍住,最后挤出来一个难看的笑容来。

    “什么嘛,你小子在神学院还能找到女朋友?可以呀。”杨清姝说道。

    言和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杨清姝对他的执念很深,不然也不会产生盅魂这样的东西。所以再度见面时言和分外小心,实在害怕一不小心刺激到她令她再产生新的盅魂。夜矢刚才的行为实属胆大,但是出乎意料的看上去起了正面效果,杨清姝不仅没有产生盅魂反而似乎还打开了心结。言和感到轻松了很多,连寒暄都顺畅了。

    但说是寒暄,大概是因为夜矢的话,气氛一度有些尴尬,吴宇翔说商场快关门了他们要走了,夜矢说她的书还没有买,于是两批人就这么一拍即散。走在去书店的路上言和还心有余悸,等吴宇翔他们走开后两人同时撒开了自己的手,然后言和尴尬的看着夜矢,夜矢一脸得意的笑容看着言和。

    “夜矢你好过分。”最是哀怨的莫过于阿尔斯顿,阿尔斯顿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夜矢大于天,阿尔斯顿被这种观念洗脑了十年,十年来他已经完全形成了夜矢最大的想法,夜矢的存在甚至于比老婆还重要,事实上,让夜矢来当老婆才是最好不过。阿尔斯顿这么想着,理所当然的对夜矢好,虽然他还没谈过恋爱,也没有喜欢过人的经历,但是他始终相信对夜矢好就是对的。

    但是他没想到在刚才夜矢说她是言和的女朋友的时候他的心底竟然产生了嫉妒,甚至还有愤怒,所幸这份嫉妒与愤怒并没有达到产生盅魂的水平,不然他也要被终身监禁了。

    夜矢摸了摸阿尔斯顿的发顶,面对言和她总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喜欢捉弄他,但是对阿尔斯顿这个笨男孩,她实在做不出欺负他的举动。无论是雷的教育也好还是阿尔斯顿的觉悟也罢,夜矢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个男孩在倾尽所有的对他好,所以方才一定是嫉妒了吧?她只能摸摸他的头,以示安慰。

    “我看势头不对,如果不能让那个女孩死心,只怕又会有盅魂呐。”夜矢摸着阿尔斯顿的头说道。

    阿尔斯顿并不反感夜矢这么做,若是旁人这么对他,比如说言妈妈,早就被暴打的找不到头脑了,但是被夜矢这么做的时候他只有一种很心安的感觉,仿佛小时候妈妈在摸他的头一般,虽然即便是老妈摸头他也会因为难为情而不喜欢,但是现在就是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你要买什么书?”阿尔斯顿问道。

    方所是一家在中国极其出名的连锁书店,这一点夜矢也有所了解,听说这家书店和《岛上书店》里的书店一般只卖店主喜欢的书籍,是家很有风格的书店。在这里能找到很多原版书,夜矢以前来中国做长期任务的时候就是靠书店里的原版书过闲暇时光。说起书,夜矢喜欢的书不多,却偏爱于日本文学,更喜欢日本的推理小说,今天要找的书也是推理小说。

    “江户川乱步与中村明日美子联名出版的这套书是我的真爱,”夜矢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封面是漫画风格的女人躺倒在一个烟雾缭绕的椅子上,上面写着《人间椅子》四个大字:“中村明日美子的表现力,和江户川乱步不同作品的特点结合在一起,是一套非常具有收藏价值的书。”

    “江户川乱步?我知道他。”阿尔斯顿点了点头,他对日本的了解不多,但是名家还是知道几个的。

    “《帕诺拉马奇谭》,看过没有?”言和在一旁冷不防的插话道:“将身体钻入烟囱,在属于自己的宝藏上留下最后的绚烂。”

    “我倒是更喜欢《芋虫》中的人性,我原谅你,我选择自杀但是我原谅你。”夜矢扬起了嘴角,她没想到言和竟然和她一样喜欢看江户川乱步:“说实话,我本格推理看的不多,却唯独喜欢江户川乱步的作品,明明是本格但是又有异常的怪异。”

    “新本格推理我倒是觉得京极夏彦很有意思,他写的妖怪奇谈在某一时刻我曾经思考过妖怪与盅魂的联系。”言和接话道,他高中时期看的书不少,大概是因为平日里太闲的缘故,那段时间为了写作文杂七杂八的书都看,日本文学亦涉猎不少,只是没想到现在竟然能以此和夜矢和平的聊天。

    “妖怪或许也是当初的人们看到盅魂后的幻想,毕竟一切传说有有源可寻。”夜矢笑道,将那本《人间椅子》收入怀中。

    “你们在说什么?”阿尔斯顿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若论推理难道不是我们欧美的小说家才出名吗,爱伦坡,柯兰道尔,你们谈论日本文学就是在排挤我。”

    夜矢和言和听着这话不由得一起笑出声来,只因在书店里不能捧腹大笑,咬紧嘴唇不让笑声泄露,却忍的肚子都痛了。阿尔斯顿的话显得无比委屈,夜矢只得转身再摸摸他的头,说我们没有排挤你,只是正巧聊到了这里。

    “说起来,日本是齐藤家族的管辖地吧。”言和回忆起之前学到的理论知识:“至于欧洲,是……卡帝亚家族?”

    夜矢点了点头:“没错,七大洲八大洋都有属于其的管辖家族,为了能够更好的掌控盅魂的影响。”

    由于第一次创世之战已经给人们的发展定下了一定的模板,所以四大家族的人在某一时间内迁徙到相应的区域并开始为下一次创世之战做准备。有人可能怀疑美国至今不过几百年历史,难道希尔多家族在此之前是不存在的吗?事实上并非如此,正是因为创世之战已经提供了模板,所以希尔多家族才可以在美洲大陆被发现之后迅速迁徙到北美,并在此发展势力,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轮回,为了在下一次创世之战前准备好一切的工作。

    “说实话,那个盅魂会说话让我至今有些发毛。”阿尔斯顿突然开口说道:“我甚至怀疑盅魂其实都是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的。”

    “有思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会团结。”夜矢低声喃喃道:“我总有一种预感,在见到次旦之后,我觉得盅魂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夜矢的一个顾虑,也是一种大胆的猜测,不知道为什么近些年盅魂齐聚的现象开始频繁发生,仿佛就像是在密谋什么事件一般。在此之前夜矢不知道盅魂能独立思考所以一直没有过分放在心上,可遇到次旦后,她总觉得自己之前那么快清除掉大批盅魂是一种错误,她应该仔细聆听盅魂们的计划的。

    “喂喂喂,我们不是来广州玩的吗?为什么还要谈论任务的事?”言和拍了拍夜矢和阿尔斯顿的肩头,虽然他心中也有顾虑,但是一看气氛突然如此沉闷他总是不舒服,便试图调节一下氛围,没想到阿尔斯顿转头就要过来揍他,仿佛他做了什么越位的事一样,男人的肩头碰不得吗?我们不是好兄弟吗?言和在被锁喉的时候还在心中哀嚎,不住的拍阿尔斯顿的手臂示意他放手。

    终于到了集体睡觉的时间。

    从到了西藏起三人便是一路奔波从未停息,在西藏也因为高原反应而没能好好休息,对言和来说好不容易花大钱住上这么好的酒店当然是要享受一把。结果刚一进门就被阿尔斯顿勒令今晚睡浴缸,让言和很是抗争了好久,才同意两人一起挤一张床。夜矢的态度倒是随和,“怎么,想和我睡吗?”,她撩开被子很是故作妩媚的说道,让两个男孩心中一紧,背后一凉,赶紧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入夜,夜矢睡得很熟,两个男孩却各有心事。阿尔斯顿听说过雷讲夜矢生物钟的毛病,只要一睡着不到点就绝对不会醒,天塌了都不会醒,所以他现在可以大胆的哔哔赖赖甚至可以叫 言和起来打盘游戏,他知道言和也没有睡着,但是他现在不想找言和打游戏。

    言和确实没有睡着,他还在怀念下午被女孩挽住手的触感,隔着衣服其实感觉不到什么,但是那种异性突然靠近的感觉,说实话,会让心里产生激荡。他不是没被异性靠近过,当初杨清姝可是拽着他的领子靠近他,但是可能是气氛不对,可能是不是对的人,言和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情感,只是觉得心里发慌。难道说下午的气氛就很对吗?言和也想不通,只是知道夜矢在拽住他的手臂说是他女朋友时,他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是真的悸动了。

    说起来夜矢和他的交情也没有特别深,私下的接触无非是入学申请书那次和在黑森林的那次,说实话真的没有很亲密的接触过,但是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连那浅浅的接触也开始在脑中回放,夜矢总是会笑他,会捉弄他,但是那个女孩又很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强,从来不因为自己没有父母而悲伤,从来都是一击毙命的那个。夜矢,啊,给人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做什么事都是随心所欲的,无牵无挂所以才如此放肆吗?真是个难搞的女孩啊。

    言和没有发现,从来没有搞定过别的女孩的他竟然开始觉得夜矢难搞了。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他心底蔓延开来,又被他自己抑制住,劝自己赶紧睡觉,明天还要见老同学。

    “言和?”阿尔斯顿的声音传来,声音不大,大概还是在顾虑怕吵到夜矢睡觉。

    “嗯?”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用担心夜矢,夜矢一睡着就醒不了,”阿尔斯顿的声音淡淡的:“你怎么看夜矢?”

    “嗯……没心没肺?”言和实在没想到阿尔斯顿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仿佛心事被看穿一般,言和不敢转身看阿尔斯顿,只把自己刚才的结论说了出来。夜矢确实没心没肺,这个回答应该不会被看出什么吧?

    “你喜欢她吗?”阿尔斯顿直击主题。

    对于阿尔斯顿来说,事实上他还不懂什么是爱情,只是在长年累月的被洗脑一切以夜矢为优先之后,他对夜矢产生了一种不可割舍的拥有感,他不懂这是不是也是继承的一种,他怀疑自己的父亲喜欢上了他的小队中的吟诵者,而他自己对自己小队的吟诵者也有着异样的情感,仿佛是遗传一般。夜矢摸他的头,他毫不觉得反感,只觉得一种舒心感和一种独占欲,他不希望夜矢摸别人的头,他也不懂这是不是爱情,但是他知道现在唯一的竞争对手只有言和。

    阿尔斯顿的问题问倒了言和,突然一下子提什么喜不喜欢,言和的理智在一直叫嚣no,不可能因为这么短暂的几次私下接触就喜欢上一个女孩,但是夜矢吃烤肉时的模样,那被他评为“狰狞又可爱”的模样确实在萦绕不散,这就是喜欢吗?哪儿有这么便宜的喜欢!

    “夜矢只是我的队友,是朋友。”言和开口说道,他不知道这个回答对不对,但是这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回答。

    “那就好。”阿尔斯顿安下心来,转身背对言和准备睡觉。他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只要确定了言和不会和他竞争就一切都好说。

    言和有点云里雾里,他一时间有点搞不懂阿尔斯顿的意图,但是转念一想,这不就差点是情敌间的宣战吗?但凡他回答他喜欢夜矢,方才可能就不是这么简单的结束话题了,阿尔斯顿很可能直接在床上把他杀了。原来阿尔斯顿喜欢夜矢啊……言和在脑子里琢磨了一下,发现阿尔斯顿确实是一直都对夜矢言听计从,从小的教育能影响一个人的情感吗?言和说不清楚,但是与夜矢初见的那场画面又开始在脑中回放。

    那时候他被杨清姝拽着领子,那时候他还会惧怕低级盅魂,那时候他正是孤立无援的时候,是夜矢从天而降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当她站在包间门口的时候,有一瞬间,言和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扛着大刀而来的天使。

    不想了,到点了还是睡觉吧,感情的事,不是现在该考虑的事。言和心里想着,却难得的失眠了一晚。<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