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传人〕〔受尽白眼〕〔月崂传〕〔战神之王陈东阳〕〔斗罗之做个饲育家〕〔超完美神豪夏丘免〕〔一见总裁俱欢颜〕〔我当道士的那些事〕〔常春藤裁剪的天空〕〔上门女婿秦立〕〔我有要命外挂〕〔无敌小师兄〕〔武侠世界穿穿穿〕〔临界血线〕〔秀才无双〕〔超级小医生〕〔混在诸界〕〔仙魔编辑器〕〔提前五百年载入游〕〔警察的黑科技外挂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第二十一章 梦境
    <b>最新网址:“兄弟,你们有没有做过很奇怪的梦?”吃饭期间,张秋贤神经兮兮的说道。

    阿尔斯顿是个不合群的人,再加上身为噬魂师的敏感性,张秋贤身上的盅魂让他很是难受,所以刻意离席去隔壁麻将桌上吃东西,虽然他喜欢中餐,但是筷子的使用方式真的是让他头疼了好一会儿,再加上麻将桌这种令人尴尬的餐桌,阿尔斯顿的心情很是不好。或许是感觉到了阿尔斯顿的心情差,夜矢也陪同他一起坐在餐桌上吃东西,两个人偶尔说说小话,但是声音都很轻。

    “喂,言和,”吴宇翔抵了抵言和的肩膀:“你女朋友好像和那个外国人很亲密啊。”

    “啊?哦哦,”言和反应了一会儿才注意到他说的是夜矢和阿尔斯顿,不觉又想起来昨晚阿尔斯顿与他之间的谈话,突然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悲伤什么:“他们俩是发小。”

    人一旦说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场,言和本来是个很乖的孩子,因为甚少社交所以不必撒谎,但是由于夜矢的一个谎言,迫使他现在要不停编造瞎话来使谎言不被拆穿,这种感觉很是糟糕,可以说是糟糕透了。

    “发小也不至于要陪着吃饭吧。”吴宇翔对自己兄弟这个“假对象”很是不满。

    “哈哈……”言和有些尴尬,却只听到张秋贤还在讲述自己的梦境,大概是连续半个月都在做同一个梦,一直在困扰他。

    “我老梦见我走在一个深坑里,爬也爬不出去,里面全是骷髅,走几步就有几根断骨口绊脚,然后我面前有个骷髅头在滚啊滚,就在我面前滚,我走哪儿它滚哪儿,阴魂不散的。”张秋贤回忆道:“但是骷髅头也没对我做什么,它就是静静的存在在哪儿,也不走,怪渗人的。”

    同样的话还传到了夜矢和阿尔斯顿的耳中,杨清姝说你讲的好吓人,在场普通女生心里或许都有点发憷,但是三名噬魂师却听出了玄机,这是一种典型的被梦境困扰而产生盅魂的例子,只是凡事都有原因可寻,张秋贤不会无缘无故的开始做这个梦,一定是因为他去了什么地方,听到了什么事,心中才会心生芥蒂,从而导致噩梦不断,最后诞生盅魂。

    “你是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吗?”言和发问道。

    这不是什么传统的迷信观点,若是一年多前他大概还以为是什么鬼魅作祟,但是在知道盅魂的存在后言和无比清楚世上一切鬼祟都是邪念作祟,所以他现在想搞清楚张秋贤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才会被盅魂纠缠上,所谓噩梦大概也是因为盅魂的影响才会持续这么久。但是到底是他人的邪念影响了张秋贤还是张秋贤自身的邪念创造了盅魂,这一点就未从得知了。

    “兄弟,你别这么说行吗?我好怕。”张秋贤打了个寒颤:“我也没去哪儿啊,我就之前跑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老太太烧纸。”

    “肯定是你打扰别人送钱了,鬼来找你了。”杨清姝喝了口可乐,说实话,她性格再大大咧咧但是对这种超科学的东西还是会有些害怕,但是这是在言和面前,还有言和那个女朋友面前,她可不想认输。看看夜矢,夜矢倒是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张秋贤,好像完全不被这种鬼故事影响,这让杨清姝更是咽不下这口气,更是故作冷静起来。

    杨清姝在这种事上和夜矢较劲本来就显得好笑,在噬魂师面前一切灵异都可以用盅魂解释,而他们就是和盅魂战斗的人,且不论夜矢的实力还如此强劲,即便是最弱小的噬魂师,不怕鬼怪也是他们的必修课。夜矢听着张秋贤的讲述,心里已经有了点数,只是还有一事要确定。

    “你是从那天晚上开始就做噩梦的吗?你真的没做过亏心事吗?”

    夜矢的问题很是直白,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吴宇翔推了推言和,说你这女朋友有点不会做人啊,令言和只能尴尬笑笑。夜矢的问题是他们三人都很关心的问题,阿尔斯顿更是补刀说道,你总不会是踢翻了别人的火盆吧?或许是由于从事噬魂师这个行业,阿尔斯顿对各国的传统迷信也有些许了解。

    结果没想到阿尔斯顿一点即破,张秋贤的表情瞬间变得难以言喻起来,他有些颤抖,圆圆的脸颊也开始变得苍白,阿尔斯顿看着张秋贤,张秋贤看着夜矢,突然抱住了脑袋。

    “我没注意到,天啊,你们神了,你们怎么知道的?”

    夜矢对这件事已经完全了然,只吃了口菜抿嘴笑道:“我们可是神学院啊,怎么会搞不清这些事?”

    此话一出口,在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由于这三人从出现在大家面前起就表现的很是自然,自然到令大家都忘记了言和当初选择的学校是个让杨清姝发疯的神学院,而他的同学,自然也都是神棍。神学院对鬼怪,这不正好是专业对口吗?吴宇翔这才对夜矢刮目相看了些许,原来不是人家不会做人,只是人家一开始就看出了端倪。

    “大神救我!”张秋贤猛地站起来,作了个揖:“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在踢骷髅头,我真的要疯了。”

    夜矢看看阿尔斯顿,在看看言和,三人相互相视一笑,心里都已了然此事。张秋贤在夜跑的时候撞到了别人烧火盆,或许是生性胆小的缘故他记下了这件事,但是脚底又没注意,踢翻了别人的火盆,火盆在他面前不断滚动,看上去就像是谁的脑袋在滚动一般。从此心中种下了恐惧的种子,恐惧诞生了盅魂,盅魂影响着精神导致他一直做同样的梦,梦到自己在踢别人的头颅。

    “言和,怎么办?”夜矢问道,毕竟这是言和的同学,该怎么做还是交给他决定。

    张秋贤是不知道盅魂的存在的,为了保护这个科学主导的时代,盅魂的存在一般是不会告诉普通人的,所以即便要为张秋贤除魂,也要保护这个秘密。只是该如何解释接下来的除魂,就得靠言和的解释了。

    “吃完饭了,就拜托你了夜矢。”言和说道,他们三人中能悄无声息的除魂的只有夜矢一人,剩下两人都要掏出刀来,张秋贤连踢翻别人的火盆都会怕到产生盅魂,掏出刀来大概会把他吓晕的吧?不过夜矢之前刚使用过吾命类的言咒,言和实在是怕她灵力不足,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但是夜矢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问题。

    “我靠,神了,言和你们神学院到底学什么啊?”吴宇翔有些兴奋的问道,他们普通大学生每天的生活除了上课作业之外就是娱乐时间,实在想象不到神学院的学生到底是做什么的:“整天背诵圣经吗?还是佛经啊?”

    言和有些头痛,他从来都没看过圣经,更别提佛经,天知道他们神学院的学生到底学什么,他连理论课都没上几节,就被尼德格夫拉着去整天训练强化肌理,难道要告诉他们整天都是在打打杀杀吗?那不是疯了?

    “每天就是理论课,实践课,偶尔去去精神病院。”阿尔斯顿在麻将桌那儿说道。

    他说的不是假话,正常来说圣希尔多的学生每天确实是理论与实践双结合的课程,去精神病院也所言非虚,毕竟精神病人很容易因为胡思乱想诞生盅魂,所以精神病院也是盅魂的重灾区,经常需要噬魂师前去除魂。

    “太酷了吧!”

    众人开始兴奋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对阿尔斯顿和夜矢不合群的不满,只沉浸于自己的想象中,超酷的神学院学生,在精神病院跳大神,按照电影中的说法,还可能是拿着圣经对着精神病人不停诵读,然后祛除魔鬼之类的。

    “但是这世上真的有鬼怪吗?”席朵朵突然小声的问道。

    “有的。”包间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七十多岁的模样,满脸褶皱,却没有留胡子,满头白发,但身体还算硬朗,走路并不需要拐杖。

    在场三人开始警觉起来,这个老者一进来,张秋贤身上那盅魂立马缩进了张秋贤的体内,不敢再出来造肆,阿尔斯顿皱起了眉头,他见过这个老人,在每年四大家族的聚会中,这个老者永远是上席贵宾,子书武,三十五岁便成为尊者,四十岁领导了四大家族中势力最广泛的子书家族,十足的天才,十足的强者。他怎么会来这里?

    “老爷子你是谁啊?”张秋贤问道。

    “神学院的老师哦。”子书武呵呵一笑,但是看着的始终只有一人,夜矢。

    细心的人可以观察到,子书武和夜矢的身上有许多共同点,气质,长相,令人不由得怀疑他们是一家人。而这个怀疑也诞生在夜矢身上,从子书武进门开始,她便感受到了一股吸力,一种,同类相吸的感觉。她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个老头是个吟诵者,但是从前见到吟诵者时这种同类相吸的感觉也没有这么强胜过,仿佛,他们出自本源般。

    “夜矢,能跟我出去一下吗?”子书武看着夜矢,仿佛真的是她的老师般招呼道:“言和,希尔多也出来一下。”<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