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受尽白眼〕〔月崂传〕〔战神之王陈东阳〕〔斗罗之做个饲育家〕〔超完美神豪夏丘免〕〔一见总裁俱欢颜〕〔我当道士的那些事〕〔常春藤裁剪的天空〕〔上门女婿秦立〕〔我有要命外挂〕〔无敌小师兄〕〔武侠世界穿穿穿〕〔临界血线〕〔秀才无双〕〔超级小医生〕〔混在诸界〕〔仙魔编辑器〕〔提前五百年载入游〕〔警察的黑科技外挂〕〔妖女请自重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噬魂师传 第二十六章 子书德铭
    <b>最新网址:“让我进去!”正当言和还在怀念自己的尊师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接着是一对男女直接破门而入,那男子直接撞过守卫冲了进来,那女子倒像是被迫被带入大厅的,言和看了一眼,那男子约莫有二十五六岁的模样 ,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七几左右,长相倒是很冷峻美人的类型,m型刘海因为闯入挣扎的缘故而稍显的有些乱。女子身着一袭白色收腰长裙,眉眼很是温婉可人,水灵的眼睛,眉头正皱在一起,似乎在阻拦这名男子。

    “大哥,族长二伯父亲们正在讨论事务!”女子的话语验证了她的身份。

    来着这是子书德铭和他的堂妹子书薰,子书安人,夜矢的大爷爷的儿子以及子书富纲,夜矢的二爷爷的女儿。

    女人的年龄往往是难以从外表上看出来的,子书薰长相十分甜美可人,但到底也有二十五岁的年纪,论年龄,夜矢确实是子书家直系血脉这一代人中最小的那个。

    子书德铭的性格没有他的长相那么冷峻,倒不如说是截然相反,子书德铭正在子书薰的劝导下不断挣扎,表情很是愤恨不满,张口就是“为什么不让我进来”这种话,说什么他是长子,没道理不让他进来。

    子书武的表情很是严肃,从子书德铭说出来他是长子这句话时老爷子就开始蓄力了,子书武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因为夜矢的回归导致族内地位的变动,很多人由此心生不满,不光是子书德铭这个直系“受害人”,连带着还有子书家族内部为下任族长是谁而站队的那批人,无论是子书薰派还是子书德铭派,他们发现自己做的美梦或许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当然还是会怨天怨地。只是没想到子书德铭竟然这么沉不住气,在他吩咐过不能打扰这场见面后还是一股脑冲了进来,简直是没有成为族长候选人应有的大气和沉着。

    夜矢看着眼前的闹剧,突然扬起了嘴角。她很快就搞清楚了眼前来者的身份,并且很快就分析了当下的形势,行事暴躁的人总是把心事写在脸上,相比较之下反倒是子书薰的态度她难以看透。但不管怎样,眼前的这处戏就像是猴子在跳舞,夜矢笑了起来,没有发出声音,她想看看老爷子的态度。

    “谁说你是长子?”子书武沉声说道:“我可不记得我还有个儿子。”

    此言一出,场内四下霎时间一片寂静。子书安人倒还是一脸冷冰冰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儿子的闹剧又或是子书武的话而皱一下眉头,平静的冷脸旁观。倒是子书富纲,当下就吩咐子书薰快带着自己的堂哥离开现场,好像很怕子书武真的生气一般。

    长子一说,是在子书安雅死后族内为了选择新的继承人,扶持子书德铭的那一派突然喊起来的,平日里子书武在的时候不敢喊,但是子书武不在的时候大家都是“长公子”长啊短啊的。以至于子书德铭十年间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长公子,如今在子书武面前喊了出来,算是踩了子书武的痛楚——让老爷子想起真正的长女子书安雅。

    “外公,您确实没有长子,但是您有外孙女呀。”夜矢扭头看着子书武,突然甜甜笑道。

    言和看着夜矢那笑容,明明是个漂亮姑娘在笑,但是在他的眼中就显得特别诡异,那副笑容以夜矢的个性绝不是什么甜美的天使在笑,而是恶魔的绝地反击。子书德铭刚才就被子书武的一句话堵的说出来,如今更是被气的不知从何反驳。夜矢说的没错,子书武说的也没错,他的长子身份本就是不成立的,不是族长的直系后代,何来的长子之说,他顶多算是子书安人的长子,可不是子书家。

    “对,我有外孙女,哈哈哈,”夜矢的一句话把子书武弄得哈哈大笑起来:“长子是没有,长孙倒是有一个,哈哈哈哈。”

    这下大家都看得出来子书武是真的稀奇眼前这个被捡回来的外孙了,能让子书武走出失去了子书安雅的伤痛的目前全世界或许真的只有夜矢一人,不仅仅是靠与子书安雅相似的长相,还靠自身的才智。轻而易举化解刚才的尴尬,让子书武转气为笑,确实是夜矢的本事。

    “小舅舅也别生气,”夜矢扭头朝子书德铭说道:“夜矢初入家门,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还请小叔叔担待。”

    阿尔斯顿看着眼前的一场戏,只觉得夜矢对人作揖真的很是稀奇,但是为何接受作揖的那个人似乎并不高兴而且脸还有点绿呢?在扭头一看言和,言和的唇角颤抖着,明显是在憋笑的模样,现在的场合如此严肃他竟然还笑的出来,真的读不懂气氛吗?

    “噗。”

    一声轻微的爆破音从某人口中喷出,接着便是停不下来的“哈哈”声,言和不敢笑出来,但是却有人替他笑了出来。那个哈哈大笑的人是子书薰,因为看到自己堂哥吃瘪而忍不住笑出声来的夜矢的小姨,子书薰。

    其实不只是他们,连子书武,子书富纲心里都有一种想笑的冲动。一直以来,子书德铭因为自己的身份,这个其他人给的“长公子”的头衔,行事特别嚣张跋扈,从来没人敢要求他“担待”过。之所以说是要求,是因为这场见面会本就是为全世界引荐子书家族下任族长子书夜矢而组织的预热会,夜矢的身份本就比子书德铭高,而现在却说什么“担待”,表现上是小辈对长辈的寒暄,实际上却是赤裸裸的挑衅。

    可挑衅归挑衅,他子书德铭又没什么能反驳的。

    “大哥吃瘪了,哈哈哈。”子书薰笑的停不下来,捂着肚子也要不停“哈哈”,丝毫不给子书德铭面子。言和看着眼前这名白衣姐姐,忽然想到一句话,说“女人的外表取决于心态”。单凭子书薰的长相确实看不出年龄,再加上行事的幼稚,总让人误以为她才十八岁。

    子书德铭扭头狠狠瞪了子书薰一眼,神情很是狼狈。

    言和看着夜矢的这位小姨,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家族内斗本就是一场大戏,但是没想到身处其中的子书薰竟然也是抱有看戏的态度,这样的话,关于族长的继承之位或许就只有子书德铭会产生不满,对夜矢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言和松了一口气,看来来者不善的只有一人。

    “你就是言和吧?”子书薰笑完了,突然蹦蹦跳跳走到了言和面前,一本正经的看着言和的眼睛,大大的眼睛里写着满满的“我对你感兴趣”。言和有些尴尬,点了点头,上次他离女生这么近还是夜矢挽住他手臂说是他女朋友的时候。

    “如果对我们清夫学院感兴趣的话,现在转学还不迟哦。”子书薰说道,随即对言和做了个wink。

    言和有些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就知道被邀请到子书家没什么好事,本来只是担忧夜矢会在族长确定仪式前吃亏才一同前往了b市,奈何自己也被卷入了这场纷争,就是因为他的这双眼睛。噬魂师的世界原来真的如此看重实力和眼睛的吗?言和突然觉得有点头大,他一直都是个不擅长拒绝的人,何况对面还是个长相如此甜美的女孩。

    “哈哈,开玩笑的啦,你们都已经是独立的噬魂师了,学校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啦。”子书薰又开始笑起来,看起来很是欢乐。

    “不得嬉笑,薰。”子书富纲严肃说道,这毕竟是在子书武面前,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就算了,在族长面前还如此爱开玩笑,总会让人显得有些脱线,虽然他这个女儿的脱线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

    子书富纲有些头疼,子书薰自幼的性子便是如此欢脱,不论他劝诫了多少次都没办法做到贤淑端庄,若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沉着一点也是极好的,但是越长大这姑娘似乎越返老还童,脾气更加像小孩子了。当初在子书安雅死后,家族为选择下一任族长而私下站队,子书薰的支持者少就是因为她的脾气不适合当族长。子书富纲倒不是真的希望自己的子嗣能成为族长,只是身为当时最有可能成为族长的二人之一,子书薰确实得有相应的样子才对。

    或许是因为子书富纲的训斥,薰闭上了嘴巴,但还是瞪大自己的眼睛,眉眼弯弯看着众人。夜矢看着自己这个姨妈,不免觉得有种亲切感,虽说这种一直搞笑的人物极有可能扮猪吃虎,但是就目前状态来看,无论是有勇无谋的子书德铭还是眼前这个擅长嬉笑的子书薰,都不会成为未来欺负她的对象,对此她有信心。

    “小姨真可爱。”夜矢诚恳的评论道。

    “薰可以带夜矢多熟悉熟悉家族的内务。”子书武发出了号令:“明天就是夜矢的引荐会,我不希望这当中出任何岔子。”言毕,顺带还瞪了眼子书德铭。

    子书德铭发觉了自己的大爷爷对自己的不满,或许是因为那是来自尊者的凝视,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简直像是要将他压迫至地面上。子书德铭背后突然一阵恶寒,冷汗瞬间充斥背部。子书德铭点了点头,姑且委曲求全是他的战略,来日方长,只要夜矢是族长这件事没有被完全敲定,一切就都还有转机。

    走着瞧,子书夜矢。<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无上龙神陆鸣〕〔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头号男秘〕〔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