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郭鹏〕〔云澈〕〔萧烈〕〔周凡〕〔黄婷婷〕〔郑原〕〔赵可琪〕〔吕家〕〔李丹〕〔叶唯〕〔林怀仁〕〔汪碧珍〕〔张易〕〔宋语瑶〕〔沈琦〕〔夜墨轩〕〔蒋雪菲〕〔林雨真〕〔林峰〕〔简惜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还有比你更废的系统吗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负人负天不负你
    <b>最新网址:“啊?怎么了?”

    李认真看了眼沐琼,跟了上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大姐头的话还是要听的。

    “亲爱的,我能一起去吗?”

    绮梦璃见李认真要走,赶紧站起了身,开口想跟着一起来。

    “大姐头可能说任务上的事情,在这里等我一....”

    “没事,让她一起来吧,这件事情让她也知道比较好。”

    沐琼打断了李认真阻止绮梦璃的话,表示绮梦璃可以一起,毕竟两人都是晓填田的老师,甚至关系比简单的师生情要高,更像是家人。

    “哒哒哒....”

    三人就这么漫步在走廊里,沐琼在前,李认真和绮梦璃手牵手在后。

    沐琼说是要聊什么事情,但却一直没开口,就那么沉默的走着。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实在不知道从何开口....

    “内个....大姐头?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么?”

    李认真看三人都已经走了半天了,终于忍不住问道。

    “....”

    “走就行了,该说了我会说的。”

    沐琼有些烦躁,不是因为李认真的追问,而是因为这件事情本身的难以启齿。对于沐琼来说,由她来报出晓填田的死讯,就和她亲手将李认真推进自责的深渊没有任何的区别。

    “.....”

    “看来不是什么好事啊.....是关于晓填田的么....”

    李认真从沐琼的犹豫中看出了什么,心中有了些猜测。但就在他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时候,他的心就猛地揪住了....呼吸困难,头晕目眩。

    沐琼没有回答,还是默默的走着,上了楼梯。他们已经走了好几层楼了,再往上,就是天台了。

    “亲爱的?晓填田他怎么了?他不在这里吗?”

    绮梦璃也意识到和晓填田有关了,本以为他就在这里,但看李认真和沐琼的样子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晓填田和李认真与绮梦璃生活了很长时间了,两人与他亦师亦友,甚至说是父母或是兄弟都毫不为过,此时绮梦璃知道晓填田疑似出事,顿时慌乱了起来,担心的看着李认真,双手有些颤抖的抓着他的胳膊,似乎想听到一个答复。

    “没事的....等下就知道了...”

    李认真此时也很紧张,但还是笑着揉了揉绮梦璃的脸蛋,柔声安慰。

    “哒哒哒...”

    一路无话,三人就这么沉默的上了楼,走到了天台。

    沉龙聆的总部足有几十层楼高,若是加上地下施设,恐怕就上百层了,覆盖面积更是十分的广袤。单单这天台,就有好多个足球场那么大,上面的人也没有几个,只有一些定时打扫卫生的大叔大妈们。

    沐琼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直直的走到了天台的边缘,站在几十层楼高的地方,望着远处的风景,沉龙聆的总部在全国最为繁华的中市,但却为了安全性而建在郊区,旁边就是深山,最近的市区也在几十公里之外。因此,沐琼放眼望去,皆是一片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呼....”

    她深呼吸了几口,纠结压抑的心情终于舒缓了一些。

    “大姐头....说吧,晓填田他怎么了....”

    李认真见沐琼不走了,知道对方打算开口了,于是主动开口问道,也算是给沐琼开个头。

    绮梦璃紧紧的抱着李认真,有些害怕,晓填田和他们生活了这么久,她早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家人了,若是晓填田真的出了事情,她承受不住的。

    沐琼最火看了眼远处的风景,平复了一下心绪。随后回头看向了李认真和绮梦璃。

    “晓填田他....死了.....”

    沐琼前四个字和后两字中间隔了足足有七八秒的时间,她很想说的委婉一点,但实在是没有什么更好的用词了,去世了?牺牲了?升天了?见如来了?下地狱了?真说出来这种话就太不是人了。

    “.....噗通!”

    李认真已经做好了一丝心理准备,因此在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虽然还是痛彻心扉,但却只是无助的闭上了眼睛,双拳紧握,没有崩溃。但绮梦璃就不同了,她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原本以为只是受伤什么的,她有极限治愈,无论是多重的伤都没有关系,但却唯独没想到,或是不敢想,传来的竟然是死讯。

    绮梦璃在沐琼开口的下一秒就双眼一黑晕了过去,面色惨白,倒在了李认真的怀里。

    “谁....告诉你的.....能确认真实性么.....”

    怒,盛怒,狂怒,勃然大怒,怒焰滔天.....

    李认真此时只感觉心底无尽的怒火一股脑的涌了起来,似乎要把自己整个人都烧的干干净净。他脑海里浮现出了亚瑟的脸,那张面孔,被李认真死死的刻在了心里,恨不得千刀万剐。

    说来也怪,以李认真现在的状态,平常的话,情绪增幅功能肯定是已经开启了,现在李认真心中的愤怒比之在紫天艳阳和云痕战斗时丝毫不差,但系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情绪增幅功能也不见有什么动静。与此同时,李认真感觉自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似乎被人强行加了一个“上限”一样。他很愤怒,但每次一旦到达那个上限的临界点,就会被一股不明的力量给强行压下怒火,就仿佛是有人给他在心中安了个自动灭火器,一旦快引火烧身了,就会一盆水泼醒自己。

    “好难受....”

    李认真一手抱着绮梦璃,一手死死的按压这胸口,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高压锅,满腔的悲愤却又没地方释放,只能狠狠的憋在心里,十分的窝火。就好像有几十个喷嚏憋在鼻腔,但偏偏就是差了那么一点,每次快要喷出来了,就莫名其妙的归于平淡,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忍着。

    “屌老板告诉我的,让我转告你们.....他倒是会安排,自己躲在后面,脏活累活交给我干....”

    沐琼呼了口气,看向了李认真以及他怀里的绮梦璃,眼神有些复杂。她知道李认真此时十分痛苦,需要安慰,只是因为绮梦璃在,他才没有表现出脆弱的一面。

    男人就是这样,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能哭多大声就哭多大声,身边有别人的时候,能装多坚强就装多坚强。

    “没事的亲爱的....没事的....”

    李认真一边喘着粗气,死死的压抑着愤怒,一边温柔的拍打着的绮梦璃的脊背,轻声安慰。沐琼很想搂着李认真,看他声嘶力竭的大哭出来,帮他一起承担悲痛,最后为他拭去泪水,彼此相拥,一同面对无情的现实。但....她没这个资格,天底下,只有绮梦璃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依靠在李认真的怀里了,沐琼真的有些羡慕。

    “谁杀的.....怎么杀的....什么时候的事情.....在什么地方....”

    绮梦璃还在晕着,李认真不打算用极限治愈让绮梦璃醒过来,有时候,逃避也是面对困难时的一个好办法。

    他呆呆的瞪着地面,一边愤怒的发抖一边一字一句的问着。李认真不想看沐琼,不是因为讨厌她,而是不想将这份怒火带到别人的身上。

    沐琼听到李认真那压抑到骨子里的声音,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撕扯着他的内心,有什么东西,被困在他腔腑的深处,嘶吼着,咆哮着,想要冲出来,但却被死死的压制着。沐琼一阵心疼,但却无能为力。

    “是亚瑟....枪杀....在联盟....刚刚发生的...”

    沐琼回答了李认真的每一个问题,随后就默不作声了,不知该说些什么,如何开口。

    “.....”

    “是我.....是我没能保护好他......说到底.....是我害死了他啊.....是我啊.....”

    李认真那沉寂的内心猛地出现了一阵波澜,他想起了很多事情,很多很多。

    “老师,我遇到麻烦了,帮帮我。”

    “嗯....这次....谢谢你了....”

    “给你养老?切,给你送终还差不多。”

    “李老师,我...原谅你了。”

    “老师......谢谢你。”

    .......

    过去的种种,一幕幕,每一分每一秒,快速的浮现至李认真的心头,从一开始的小混混,到之后的家破人亡,与自己的隔阂,到亲如兄弟.....直到如今的生死两隔。

    “哈啊.....哈哈哈....啊....”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心脏要碎掉了,眼睛快爆开了。

    李认真死死的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睛一片赤红,红的快渗血了,眼泪快出来了。

    “啊....亚瑟.....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觉得自己是个人渣吗!”

    就在李认真双要落泪之前,他抬起了头,伸手直指蓝天,破口大骂。一方面是为了让眼泪停在眼眶里,一方面是真的需要吐一吐了。

    “你个贱人!吃人不吐骨头的!他于你萍水相逢!却待你不薄!你却亲手取他性命!”

    李认真大声的咆哮着,伸出的手死死的抵这胸口,似乎想要压制住胸中的狂怒。

    “我发誓.....亚瑟....如果让我再看到你!我定把你脑袋拧下来!这是我给他的承诺!如果毁约!我会让联盟所有人为他陪葬!”

    李认真声嘶力竭,大声咆哮着,眼望青天,似要看穿那无尽的云雾,看到那比天穹还要更高的地方,看到晓填田所在的地方。

    “晓填田!你听到了吗!你给我等好了!我迟早!送他去地狱,炼他个千百万年!迟早!”

    李认真说到这里,胸前的手猛地举起,狠狠一攥,手臂青筋暴起,指节一阵咯叭作响,就连手掌都被指甲刺破,鲜血汩汩流出,滴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在这里立誓....负人....负天!不负你!”

    于此同时,远在天边之外,联盟总部内,亚瑟当着众人的面,完成了对晓填田的枪决。

    没有办法,此次损失太大,必须给各部门一个解释,既然亚瑟不能死,那就只能让晓填田这个“战俘”代替他成为联盟此次的出气口了。

    “哼!”

    众人看到了晓填田胸口的血迹,虽然不满,但却还是离开了,尤其是异能军的总领,冷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瞪了亚瑟一眼,随后说了些什么,转头就走。

    “对不起....”

    亚瑟看了不远处死去的晓填田,喃喃的说了一句,随后就走向了晓填田的尸体,将其抱了起来。

    在他的上衣领带里,有着一枚铜令,熠熠生辉,一枚未被使用过的铜令。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医药空间:农女夜〕〔娇妻还小,大叔宠〕〔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穿越之兽世种田记〕〔爹地债主我来了免〕〔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叶凡〕〔头号男秘〕〔靳总宠妻有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