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937章 第一千零六,打压九,九反打,四合一
    因为之前那个玩游戏的男射手也在这场宴会上。八一中文网w181zw

    比起薄九的西装来,他的穿着更具用心思,英式的燕尾服,剪裁得当,显得他本身很挺拔。

    那男射手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一听贺红花也来参加宴会,就冷嘲热讽的郭蓉口中的明星儿子,逸思火。

    当他知道安影后也要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机会要来了。

    毕竟都是同行,他多少也得到过一点道消息,最近安影后在国外拿了个大片资源,导演在国际上非常知名,目前正在全华范围内寻找具有神秘感的东方少年。

    如果他能得到安影后的推荐,参演这部大片。

    那他以后的身价可不就是三线明星的身价了。

    不混他们圈的人,大概不知道。

    只要在国外出演一部大片,国内的资源就会源源不断的来,除此之外,还会被分成演技派。

    所以今天对于逸思火来,真的就是一个往上攀爬的阶梯。

    至于真的演技好不好,又有谁在乎?

    现在是看颜值的时代,只要他演技好,一切都没问题。

    圈里也有人过让他去进修。

    开什么玩笑,他平时去上课都要挤出时间来,就是担心有狗仔他因为演戏耽误了学业,要做出榜样的效果来,哪有时间再去学表演。

    反正一些镜头用替身就行。

    只要有关系在,还怕火不了吗?

    而眼前,就是他抓住机会的最好时机。

    颜值,他自信没有人能比的过他。

    可让逸思火攥紧酒杯的是被人夺去的目光。

    原本在和他聊天的人,全部都顿了下来,视线放在了那个今天在游戏里盖过了他风头的人身上。

    逸思火还在讨论组里,当然也知道替那个坑玩的人是黑桃z。

    但那些人并不知道玩射手的是他。

    无论是他玩游戏还是平时和人接触,都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信息,最多个自己是一中的。

    毕竟他是个明星。

    只是他还从来都没有尝过这样的滋味。

    在游戏里被压过了一头也就算了。

    这个乡下来的暴户,凭什么到了这里,也敢抢他的风头。

    郭蓉也不待见贺红花他们。

    实际上这也不奇怪。

    一些经常出来交际的夫人都知道,郭蓉和苏玫相当要好,当初就看不上贺红花,还她都搞不懂那个又土有胖的村姑到底有什么好坚持的,难道看不出来她和苏玫之前的察觉吗,识相的就快点让位,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之类的话。

    所以,薄九和贺红花一走起来,她第一反应就是撇了撇嘴。

    不过她们这种人,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真实的心思放在脸上,这是她们标榜的优雅。

    也是郭蓉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原因,她本人就看不上像贺红花这种从农村来的人,什么地位也想加入她们。

    她的那个儿子更不用什么了。

    犯花痴不,还狼心狗肺的连他亲爹都对付。

    郭蓉也听苏玫过一些有关这个人的话。

    除了是电竞职业选手之外,身上没有一点好。

    不过电竞是好听一点,白了不就是打个游戏吗,真的是一些底层的人,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就咬人。

    郭蓉把目光从那两个人收回来,拿着酒杯一笑,她真的是连看都懒得看这种人一眼。

    “来,思火,多跟着你扬欢阿姨一点,一会儿也好让你阿姨帮你引荐,我记得你之前和安影后有过交集对吧?”

    郭蓉这样,无非是想抬高自家儿子的身价。

    逸思火也确实见过安影后,不过是他坐在台下,看影视圈的女神在台上领奖。

    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利用这件事炒作:“在国外的时候,我们碰过面。”

    “喔?”作为这次宴会的组织者,杨欢挑了下眉,笑道:“思火还挺厉害啊。”

    逸思火谦虚道:“没什么,就是有个出席场合的机会,跟着前辈学习。”

    “你现在不错了,好多人看到我和你的合照都在问呢,问我怎么认识的你,以后肯定会大火。”扬欢笑着:“到时候可别忘了来给你扬阿姨撑场子。”

    逸思火倒也自信:“肯定不会忘的。”

    可即便如此的对话,也没有把他想要吸引的目光吸引过来。

    因为旁边几位夫人讨论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个根本不配给他提鞋的暴户。

    “就是他吧,叫什么黑桃z?我女儿也不知道怎么的,特别喜欢他……我那个女儿除了做题,可没什么感兴趣的,这次居然要过他们学校的校草,这样才能做合格的粉丝,你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我儿子更有意思,最近剪了头要参军,他这辈子连个白脸都打不过,太耻辱。这孩子现在去参军倒是圆了我和他爸的心愿,以前总觉得全天下第一,嚣张的不得了,不过能把我儿子打趴下的,确实厉害了。”

    “有这样的孩子,倒是也好。”

    “看样子挺懂事的,也不像是以前苏玫的……”

    窃窃私语在宴会中不算少。

    但逸思火想的是这些私语应该都给他。

    母子几乎想法是一样的。

    郭蓉的心里也不是很舒服,毕竟她曾经参加的所有场合,只要有儿子在,别人的羡慕总会落在她头上。

    今天这么大的宴会,却没有按照她想的来进行。

    这让郭蓉眼睛眯了一下……

    作为被邀请的一方,肯定要和主办者打招呼,这是基本的礼仪。

    所以薄九一进来就带着贺红花走向了扬欢。

    如果是贺红花自己,确实是不太有自信。

    可有了薄九就不一样了。

    贺红花很自然的和扬欢打了招呼。

    对于扬欢来,维持社交场上的和谐,是她的基本礼仪。

    即便是邀请不邀请贺红花对她来都没有什么区别

    她也会礼貌的寒暄。

    在此之前,郭蓉也能做到这一点。

    但现在,她做不到,本来就是个不配参加这种宴会的人,还带节奏了是怎么的?

    “贺总,真是好久不见了。”郭蓉笑道:“令郎倒是越长越出众了,我看咱们俩处境挺像,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过思火他向来懂事,人也谦逊,从来都不在外面惹什么事,就算现在有了名气,人也没有膨胀。令郎倒是……”到这里,她顿了顿,拧了下眉继续:“负面消息一直没有间断过,其实咱们做父母的,也要为孩子全方面的考虑,成名是好事,但是还没有成名,这心就浮躁了,确实容易出事,还是得家里人看着一点,内外兼修最重要,我记得之前令郎不太适应这种场合,现在怎么样?喝红酒的姿势应该学会了吧?”

    薄九当然是还记得郭蓉的,不过对方的儿子,她并没有多深的印象。

    郭蓉现在提起喝红酒的姿势来,无非是在嘲笑这具身体第一次跟着苏玫去参加聚会时,别人和她碰杯,她就大口的喝,并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那时候原身还真把苏玫当成什么好人了,完全不知道苏玫带她出去,不过就是为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出尽洋相。

    而郭蓉就是参与者之一。

    贺红花当然也听出了郭蓉是什么意思,眸光沉了下去,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冲动就上了对方的当,还是忍吧……

    自己了火,再让她家九被人没家教,不值当得。

    如果按照薄九的性格,这种话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听就算了。

    但今天贺红花在。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

    你容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对薄九来,贺红花就是这样的存在。

    “我最近刚好对红酒有些研究。”薄九单手抄着西裤,嘴角带着笑,邪佞十足:“有劳郭总关心了。”

    在郭蓉的记忆中,少年还是那个什么都懦弱无能的暴户。

    现在听到少年的话之后,她先是楞一下,才笑道:“会了就好,我还想让思火教教你,你们差不多大,虽然在一些方面有着差距,但是沟通起来应该比我们方便,当然,你除了打游戏之外,平时应该不怎么做别的,不像我们思火,每天除了看剧本还要学习,这人都跟着瘦了。”

    薄九勾了下唇:“郭总怎么就觉得我平时不做别的?”

    “你们电竞选手不就是打打游戏嘛。”郭蓉言谈举止间虽然没有什么大毛病,但谁都能听到来那里面的隐喻不屑。

    薄九看着她,嗓音很淡:“我想郭总对我们的职业有些误解,我们从来都不只是打打游戏,一个电竞职业选手,每天在线时间至少要八个时,其中四个时的基础练习,反应,手,走位,以及团队之间的磨合,都要不停的反复练习。还有,郭总,尊重每行每业的人,我认为是一个做老板的基础,郭总觉得呢?”

    郭蓉被噎的根本没有办法回答。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土包子会变成一个让她丝毫没有招架之力的人。

    不声不响就这么把她带到了阴沟里。

    在场这么多人,做什么行业起家的都有,她当然知道自己犯了个什么错误。

    扬欢是不想让宴会上有什么不愉快的事生,毕竟一会儿安姐还要来。

    所以,在看到有什么苗头出来的时候,她立刻道:“现在的孩子们,倒是比我们那会想的多,郭总没有那个意思,来,都碰个杯,话都在酒里。”

    扬欢这话的不算公平,但是不管怎么郭蓉也是她经常交际的,贺红花毕竟是个外来。

    请她来参加宴会也就凑个数,两者相比,她肯定是偏向于郭蓉。

    “哎呀,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扬欢着,看向了逸思火:“音乐没有选好,思火来给我们弹一段?”

    其实这样的彼此对待,也就相当于把贺红花和薄九冷在了一边。

    薄九之前并没有和贺红花参加过这种场合,但是看着贺红花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双眸的温度撤去了不少。

    一个人到底被排挤过多少次,才会成为习惯。

    她很清楚今天这场宴会贺红花下了多大的功夫。

    或许对方并不在乎。

    只是,就算不在乎,也不应该是这种姿态。

    这样的宴会不参加也罢。

    薄九刚想开口。

    身侧就传来了一道嗓音,那嗓音还有点熟:“扬姨提的,当办得到,不过我刚听了傅少的话,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如我弹一段,让傅少也来弹一段,不用弹什么名曲,基本的钢琴基础,傅少应该懂吧?”

    薄九抬眸,朝着逸思火看了过去,眉头挑了挑。

    这是……今天那个大坑男射手?

    逸思火并不知道薄九擅长伪装,对于声音极其的敏感,在加上逸思火那音调里看不起人的尾音根本没有收敛。

    薄九自然会听出来他是谁。

    “还是傅少连最基本的都不会?”逸思火继续问着,很显然并不打算让人有退路,这个废物他平时虽然并没有接触过,但多少还知道一点,别是弹钢琴,他连摸都不见得摸过。

    在游戏里那么嚣张,盖他的风头?他就让他尝尝这事到了现实中是什么后果!

    虽然家里弄了一台钢琴,但是贺红花从来都没有听她家九弹过,她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个摆设。

    毕竟她家九喜欢炫耀这些东西。

    对方是故意的,故意想让她家九出丑。

    贺红花手指一紧,就要点什么。

    薄九却比她更快的开了口:“我先弹,还是你先弹?”

    贺红花一顿,下意识的抬眸,眼里都是担忧。

    逸思火笑道:“你先弹吧,我怕我弹了之后,你没心思再弹,毕竟我是专业的。”

    话里面的嘲弄很明显,摆明了是在踩低人。

    “喔?原来是专业的?”薄九漫不经心的向前走着,长身玉立的站在了钢琴旁,接着一个抬眸,邪佞肆意:“那一会要是没有我这个业余的弹的好,事情就尴尬了。”

    逸思火呵了一声:“这话,还是等你弹出音来再吧。”

    这废物脸还真大,比他弹的好,他知不知道他是什么出身?

    面对这样的嘲弄,薄九还是漫不经心的很。

    人们眼看着身着西装的银少年,坐在了灯光最璀璨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