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939章 第一千零八,大神的记忆,安
    模糊的记忆,就像是隔着水雾。八一中文 w1w8w88111zw

    他大概只有五岁不到的样子,坐在钢琴旁,怀里还坐着一个人,好像比他还要一点,脑袋动来动去的,非常的不听话,被他拿着手指,一个个认着琴键上的琴音。

    “漠漠,弹琴好无聊,我们去找威廉吧,他那条狗追起来很好玩。”

    “学完再去。”

    “学完时间都晚了,我还得爬墙回去。”

    “学完有咖喱饭吃,你自己看着办吧,是去找威廉玩,还是留在我这里吃咖喱饭。”

    他听到自己颇为高冷的让那人做选择。

    那人脑袋耷拉了一秒钟之后,又抬了起来:“我要吃咖喱饭,可是总弹琴不好玩。”

    “那我们休息一会儿,我陪你打会级玛丽,但是明天这个时候,你不能去威廉家,要过来学琴,哪有女孩子不会弹钢琴的,从今天开始,好好学,不许再去找隔壁的那群英国人玩,听到了吗?”

    最后是他的声音,由于太过于突然,脑袋传来的刺痛,让秦漠停下了动作,虽然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但那苍白俊美的侧脸,也让薄九意识到了他的不舒服。

    漂亮的一个收音,薄九侧过眸去,低声道:“漠哥?”

    刺痛只是一瞬间的。

    秦漠修长的手指在眉宇间按了按:“没什么。”

    语落,他便站了起来,挺拔着身形,也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少年那颗毛茸茸的头,就想要揉上一把。

    而秦摸也这样做了:“弹的不错。”

    突如其来的接近,让薄九顿了一下,头上的温度是那么的明显,就像时候他经常会对她做的动作,气息传过来,只感觉到了暖。

    薄九抬头,眼睛看向大神深邃的眸,接着一笑,用拳头抵了抵他的肩:“彼此彼此。”

    这一幕,实在是养眼的很。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好的不一般。

    就仿佛漫画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现场的人几乎都在鼓掌,为刚才他们的合奏。

    其中有一个英国人,手上端着酒杯,将目光放在薄九身上的时候,眼睛出了无法言的目光。

    他甚至激动的转过头去问身边的助理:“去查查这个东方少年是谁?太符合了!天!我感觉我遇到了剧本中的缪思。”

    “是,先生,我立刻去打听。”

    实际上,他们临时起意要来参加这次的聚会,原本不过是因为一家投资商的邀请。

    没想到会有这样意外的收货。

    助理很清楚,为了找到和剧本中符合的角色,导演已经去了华夏不下十几个表演类的学校。

    但是没有一个是他认为满意的。

    倒是有一个东瀛演员,导演把对方列为了备选里。

    那演员原本就是影帝级别的,但助理也知道,导演还没有很满意。

    直到这个少年的出现……

    那助理从来都没有见导演这么激动过,一定是太符合他心目中的人设了,所以才会如此。

    刚才安进来的时候他也看到了,那英国中年人想的是等到这次宴会结束,他在让安从中间牵个线。

    两人并没有去找谁,尤其是那个英国中年人。

    他们这次来本来就是悄无声息的来寻找角色的。

    就是为了不想让谁认出来。

    毕竟以导演在国际上的知名程度,如果一旦被媒体看到,无论是哪个国家的,都会宣扬。

    这反而不利于他们现他们心目中所需要的人。

    英国人这样想着,又朝着那嘴角勾着邪气的少年看了一眼,真的是太完美了,到时候上妆的话,让他染上黑,在穿上华夏民国时的长袍,神秘的东方少年,坐在钢琴前,给人一种时代的交错感。

    这个人,简直就是他一直想要寻找的。

    不仅是有着天使般的面孔,还有着恶魔般邪佞的气质。

    这样的人不来演戏,真的是太可惜了!

    英国人还在为自己的现而感到兴奋。

    他并不知道在这个地方有人曾经看过他的照片,也在一些场合想过办法要和他搭话,却怎么都没有搭上过。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逸思火。

    那两个人演奏完之后,他如果再上去根本就是在自找其辱。

    所以在钢琴声还没停下来的时候,逸思火的人早就离开了那周围。

    就是因为他从人群中撤了出来,才看见了他一心想要见的导演。

    那感觉就像是从地狱直接到了天堂。

    就算安影后那边的路断了又怎么样。

    现在导演本人就在,只要他跟紧了对方,然后毛遂自荐,一定会有机会!

    逸思火是个行动派,想到这一点之后,他就遁着英国人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而另一边,和导演很熟的安影后在演奏刚一开始的时候,就有意的站在了贺红花的身边,现在趁着余温未退,笑着道:“我这个儿子以前眼光高于顶的很,自从遇到了九之后,人都变了,还是贺夫人教的好,能养出九这样的孩子来,一点都不怕我儿子那个冰块,以前也有不少人想和秦漠做朋友,只是那些人或多或少都带着目的性的,九不一样,那天我看秦漠带九回家时,还吃了一惊,毕竟我这个儿子很少和谁这么要好过,九是个例外,不过像九帅的这么招人喜欢的,估计我这个儿子当时还在想,怎么会有另外一个人比他长的还要好,不定这就是那两个孩子会成为朋友的原因,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神奇。”

    贺红花在安影后第一句话的时候,脸上就露出了震惊,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眼前这一位影后,竟然会是秦漠的母亲。

    紧接着,贺红花越听,越觉得安影后和她之前接触过的那些夫人太太们都不同。

    怎么,这个人是真正的礼仪周到,优雅不失大度,并不是做出来的而是一言一行都透进了骨子里,让人相处起来非常的舒服。

    安影后有意要把自己儿子的惨一点,长叹了一口气道:“贺夫人别看我那儿子现在长的人高马大的,以前还是个早产儿,我照顾的也不得当。”

    这一,两位母亲瞬间找到了共同交流点。

    贺红花立刻道:“我家九也是早产,那会儿皱巴巴的就那么一点,我都担心我自己养不活她,整天提心吊胆的。”

    “是吧。”安影后伸手,主动将贺红花的手握了过去:“以后咱们得多交流交流,这俩孩子没一个让人省心。”

    贺红花敞快:“谁不是。”

    “对了,贺姐姐,你的事我也听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可以和我。”安影后也是个能人,不动神色的直接把贺夫人上升到了贺姐姐。

    这要是别人,贺红花一定会防着,眼前这位看人眼神真诚不,长的美。

    最重要的是在她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对方所惦记的。

    就这热乎人的劲儿,贺红花就觉得能和对方一见如故,一点都不造作。

    实际上,安影后也确实是这么个人:“我早就想找贺姐姐话,也想过要登门拜访,就怕太唐突,今天就是知道贺姐姐也会来参加这个宴会,所以才特的过来,想要结交贺姐姐。”

    这话,安影后不仅是在向贺红花坦露真诚,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给站在她们旁边的郭蓉听的。

    因为刚才对方让九离开钢琴旁的态度,简直可以是明明晃晃的看不起人,对于这种人,安影后不觉得有给对方留面子的必要。

    那一刻,不仅仅是郭蓉,就连扬欢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脸色都白了。

    不得不,安影后这番话的效果,真的是实力打脸不留一点余地。

    倒是贺红花最为大气爽朗:“你早啊,你早咱们就在家里见,我这人不会别的,就会做个家常菜,到时候你来我家,来了,贺姐给你做好吃的。”

    “那就太好了,我最喜欢吃,无奈当演员就是这点不好,好多想吃的不能马上吃到。”安影后的口气中还带着撒娇:“就拿今天来,我就想吃个西红柿炒鸡蛋,外面都吃不到那种家常的味道。”

    贺红花实诚啊,一听立马道:“这个容易,你想吃,明天来家吃就行。”

    “今天晚上可以吗?”安影后问完之后,又觉得不够礼貌:“还是太打扰贺姐姐了,我等到明天再吃吧。”

    贺红花看美人如此,于心不忍:“哪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就是准备食材需要时间,这个点倒是也不晚,你要是真想吃,咱们就回家。”

    “那就有劳贺姐姐了。”安影后握着贺红花的手就笑了,还有那么一点鸟依人的味道。

    走过来的薄九重重的挑了下眉头。

    她听到了什么?

    回家吃饭?

    这什么情况?

    什么时候她妈和大神他妈这么要好了?

    就她弹琴的功夫,这两人已经姐妹相称了,并且眼里完全没有她和大神。

    确实如此。

    两人在那一句我一句,就把行程敲定了。

    虽然薄九也认为这样的宴会不参加也罢。

    但是这么快就被她妈塞上车,还是觉得有点懵。

    侧过眸去看了看坐在她旁边的大神,那张脸不动神色的很,一如既往的帅气清贵。

    难道是她太大惊怪了?

    薄九的眉头又挑了一下。

    四个人坐的车是安影后来时的座驾,一辆加长宾利,就连开车的司机都是秦家的旧部,气场无疑是前来参加宴会的嘉宾最雍容的。

    扬欢亲自出门来送,实际上她并不想让安影后走,只是有一点,她必须要提:“贺夫人,这次是我怠慢了,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扬欢为什么这么,贺红花很清楚,这一切只不过是看在她安妹子的面子上。

    所以贺红花并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以后这种宴会,她也不会在参加,扬欢这个人她也不会交罢了。

    仅此而已。

    扬欢出来还有情可原,毕竟是和安影后认识。

    只是郭蓉也跟了出来,她是生怕这个姓安的走了,她的儿子就没机会了,想也没想,就按住了车窗:“安女士,我有点私事想找安女士谈谈,不知道安女士什么时候有时间?”

    郭蓉这样的举动已经很没有礼貌了。

    偏偏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自我为中心的强调了一句:“是有关我儿子的,请安女士务必抽出时间来。”

    安影后听了那话有点莫名其妙,嘴角勾了一下:“我们不熟,我也没有义务为了你儿子的事,抽时间陪你谈,开车。”

    郭蓉一瞧那宾利要走,忍不住的恼怒了:“这人怎么这样。”

    声音通过车窗飘进了车子里。

    纵然是安影后对这样的人也有些不喜。

    总认为全天下的人都该帮她,不帮她就是不好。

    比起这么一个徒有其表的两面派来,还是她的亲家好,有什么什么,人也大气,就算大大咧咧却十分懂大局。

    安影后越来越觉得儿子和九在一起没什么不好的。

    即便性别这方面不如意。

    但其他方面却没得挑。

    亲家也是个好相处。

    安影后想接下来,就是要想办法攻克对方,问一问对方是怎么想的,争取尽早也让对方接受。

    薄九是不知道安影后怎么想的,不过就今天来看,安影后确实对她妈太热情。

    那一口一个贺姐姐叫的亲密。

    难道西红柿炒鸡蛋的魅力就这么大?

    薄九不明白安影后的举动。

    不代表秦漠不明白,但有些事,还不是时候点破,毕竟周围还有人。

    尤其是他身边这个还在打着逃跑主意的人,也不适合知道用意,到时候再把人逼的更紧,直接给他走掉,反而麻烦。

    秦漠的做法很直接,把人办安生,哪里都不让她去。

    等到整个人都是他的了,再去别的。

    想到这里,秦漠伸出手去,在座位下,不动神色的抓住了薄九的手,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情绪。

    但那双狭长的眼睛,在看向薄九的时候,分明在,让她安生一点。

    薄九也不会把手抽回来,因为那样一动的话,势必会引起前面两位家长的注意。

    只能任由大神攥着她的手,十指交叉,摩过的酥麻,总会让人的心跳都跟着有些泛甜……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