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952章 ,糖一下
    史密斯第一个摇头:“不,还是不通,我承认你所的,偷存在,但死者精神上的不正常,或许还和这个跟踪她的偷有关,但你不能把一个偷成是杀人凶手,我们要讲究证据,视频大家都看到了,当时房间里只有死者自己,而拍摄这段视频的是死者房间里的笔记本电脑,随后会被发出,是因为凶手设置了成像时间,为的就是这段视频能在她死后出现在网上,她想让人们记住她,如果她不是自杀为什么要拍这么一段视频?从心理学上来讲,这是个有目的性的自杀,她想要得到关注,毕竟心里受了委屈,这样做才符合逻辑。如果真的是他杀,这段视频根本不会出现,即便是出现,也应该是凶手在房间里安了一些隐秘的来进行拍摄,可恰恰相反,拍摄的人是死者自己,是她打开的笔记本,除了她以外,没有谁在现场。”

    秦漠手指敲了一下侧腿,他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总会让人想起星际迷航的指挥官,高冷,俊美,充满了禁欲气息。

    他看着史密斯,像是笑了一下,眼底有些冷,接着慢条斯理开了口:“谁用笔记本拍摄只能在现场才可以操作?”

    史密斯并不是普通人,他也办过不少案子,纵然是没有抓到过z,但也有一定的这方面的常识。

    所有当秦漠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他的脸色都变了:“你是……”

    “远程操控。”秦漠的嗓音仍然没有多大的起伏。

    在他这句话的时候,少年已经调转了页面。

    这样一来,所有在场的人,都能看到那上面的变化。

    “受害者的笔记本遭受过网络攻击,防火墙也有被破坏过的痕迹,数据变化交给特殊部门来检测都能检测出来,那一晚,有人入侵了受害者的网络,并通过远程操控的方式,悄无声息的将笔记本的自带,调成了开启的状态,不仅仅如此,你刚才设定发送时间这是这个人做的。”

    骤然之间,史密斯还想话的嘴就像是被堵住了一般。

    周围的人则是哗然一片。

    自杀案变成了凶手案,还是以这种方式,记者们当然会不安,毕竟这样的作案手法,在她们看起来简直就是为所未闻。

    跟踪,换药,以及这种拍摄。

    怪不得受害者会展现出精神失常的动作来,她当时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却无法确定。

    史密斯看着节奏都被带走了,却总觉得还是不通:“凶手的杀人动机呢?如果按照你所,那么复杂的手法,普通人根本做不到,我无法理解会有哪个组织,会把这样的精力放在了一个寻常人身上,这不科学。”

    “史密斯先生似乎忘了。”秦漠在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很慢:“你手上就有一件案子,下手的人从来都不看对方是什么身份地位,并且案子的所有共同点,都是通过网络来进行,这个案子的名字,你应该也很熟悉,少女的祭奠,那场有预谋,计划很久的连环案件。”

    当“少女的祭奠”五个字一出来的时候。

    史密斯立刻跳了起来:“这不可能!”

    “给他看证据。”秦漠抬起眸来,警服加身的他,内外兼修,又不失绅士风度。

    这让记者们终于认清楚了秦漠那张脸,警帽之下,拥有完美弧度下巴的这个警察,不是别人,正是秦家大少。

    又是一阵哗然四起。

    薄九就是趁着大神转移别人目光时,手指飞速的敲着键盘,彻底攻克了之前查出来的那个网站。

    这一次她的手法才是真正黑客少主会用的。

    区别于其他黑客的攻击。

    实际上来自z的攻击,对方电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报警措施。

    毫无痕迹的入侵,再撤离,全世界没有几个黑客能做到。

    一般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薄九已经掌握了整个的运营。

    最显目的就是上面有关受害者的跟踪帖,一些视频的记录和下面的留言,让人们从心底里发寒。

    这到底是个什么组织。

    参与这种游戏的人,到底都在想什么。

    拿自己的生命开刀,还引以为乐。

    这些人难道都没有想过,他们的父母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心里会有多难过。

    一些人不过是因为在工作上遇到点挫折。

    还有一些人单纯就是觉得活着没有意思。

    最后那些人则是彻底的阴暗,伤害过别人之后,反咬对方一口,没有成功的,来在这里抒发自己的想法。

    当然,还有那种得不到公平的人。

    无论是哪一种,都逐渐的开始被人一步步的诱导成了现在的样子。

    那样子,他们自身不会觉得有什么。

    殊不知,那样的存在比鬼魂还有可怕。

    薄九的脸被笔记本挡着,声音一点点的散发出来,她的嗓音有种天然的叙事感。

    “经常在这里发言的人都非常危险。

    不是因为他们真的会自杀。

    如果真的扛不住压力自杀的,也是那种得不到公平的人。

    而其他的人则会变得越来越暴力。

    他们原本就没有底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熏陶,更是具有攻击性。

    所谓攻击性,就是当他们侵害到别人的时候,还觉得是别人的错。

    抢了别人的东西,得到了关注度,也觉得理所当然。

    这种价值观的影响,有多可怕。

    就像是病毒一样,一点点的侵入内心。

    有些不明是非的人,很快就会加入他们……这就是少女的祭奠。”

    是的。

    对方的目的并不是大规模的自杀。

    那些不过是前戏。

    而是有人想要通过这种模式。

    培养出一个又一个的没有底线的人。

    到时候这些人都会帮他们完成一次次的杀虐。

    史密斯在看到那个上的内容之后,脸色都变了,确实是少女的祭奠,他一直以来督办的案子。

    少女祭奠的可怕,也是因为它根本就是飘无虚渺的,它就像是一颗埋在心底里的种子,没有人清楚,它在什么时候会被诱发。

    因为是网络案件,才会在追查的时候,非常的难。

    并且史密斯很怀疑,对方用的是国外的id,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开很多部门的查找。

    在他心目中,只有他能拆穿对方。

    没有想到,少女的祭奠已经发生在他眼前了,他却连看都没有看出来,反而是让秦漠查出来了……这对他来,无疑就是被当众打了脸!

    他以后还怎么面对,特聘心理犯罪专家这个称呼。

    当镜头转过来的时候,史密斯的脸都绿了。

    有的记者则站了起来道:“这样的案件不加修饰就让大众知道,如果造成负面影响怎么办?毕竟这件事的负面信息太多。”

    “负面信息?”秦漠嗓音很淡:“或许有,不过,如果只有不加修饰的让大众知道,才能帮人伸冤,我们为什么不做?在国内,有太多的事情,人们不,并不是因为它不存在,而是了之后,一些人总会冒出来找麻烦,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人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动物。

    是因为人不是畜生,在我们内心深处总有那么一个东西在坚持着。

    我们要变成更优秀的人,哪怕今天遇到的这个坎,你可能过不去。

    我们要学会面对一些玷污,因为正义还在某个地方等你去。

    我们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坏人,更有生活在灰色地带的人。

    我们或许成为不了多么正直的人。

    但我们永不侵犯伤害别人。

    我们学会自尊自爱的同时,也会尊重他人。

    等待正义的过程本来就艰难。

    知道会黑暗,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哪怕到了现在,警局门外,还是有一群人在为受害者坚持。

    我以为这才是,我们要传递的。”

    到这里,秦漠眉头挑了一下,看向那个记者:“如果连帮人伸冤,人们都能觉得这是负面影响,我怀疑我们没在同一个三观内。

    这一句,完美的堵住了那记者的话。

    那一刻,薄九都停下了动作,看向了站在正中央的那道修长的人影。

    这大概就是华夏军人的不同。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他们都能挺拔的像是风雨吹不到的白杨树。

    她看在眼里的事,大神也会看在眼里。

    大概没有什么比这种默契,更让人觉得心里泛暖。

    秦漠带着警帽,眸光直视着镜头,不偏不倚:“是时候给受害者一个公道了,无论是杀人凶手,还是夺走她梦想的侵权者,都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

    当这个画面出现在电视机上的时候。

    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隔着便利店的玻璃看到那个屏幕时,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旁边的几个妹子赶紧去扶她,她们还在:“阿姨,你别这样,总会有办法的,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示意她们去看屏幕。

    那是一个有着完美轮廓的刑警,他的头上戴着警帽,警徽泛着芒,却抵不过他眼底的深邃。

    他“是时候给受害者一个公道了,无论是杀人凶手,还是夺走她梦想的起秦暖着,都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

    在听到那句话的一刻。

    妹子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极而泣。

    而是去询问旁边的人:“这条新闻是真的吗?”

    直到店家点头。

    妹子们才反应了过来,先是高兴的抱在了一起。

    接着。

    一道又一道的哭声响了起来。

    那种很细的,很低沉的哭声,像是压抑了很久,终于释放了出来。

    薛瑶瑶和封尚以及殷大叔就站在这群人的身边,短短半个时,他们看到了这些妹子的疲惫,也看到了疲惫下更多的不屈服。

    终于可以放下身上的重担了。

    “还,还是队,队长有办法。”封宝宝偏过头去,绝对不承认自己眼睛红了。

    殷无药没有话,因为他看到了视频上那一闪而过的身影,端着笔记本的那一个,虽然一身警服的队长已经吸取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但是那头银发和打字的双手,还是能看出来那就是队长。

    这个案子,果然有队长的插手…

    可即便是如此。

    李雪也不觉得有什么。

    她们家有专门的人会给她来打这一场官司。

    大不了她再出来赔礼道歉呗。

    反正讨论组里还有那些人是她这边的。

    然而,李雪并不知道。

    出了警局之后,薄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转了一笔钱到了那些妹子的手里以及……李雪过的所有话,这其中还包括刺头青年发给她的铁证。

    “希望你们能赢。”

    这或许是唯一一次,薄九没有通过网络来解决的案件。

    因为值得托付的人去完成。

    史密斯的脸被打肿了,所谓的架空秦漠的权利,根本就没有取得什么实际性的目的。

    李雪的下场不会马上出来。

    这需要走程序来办。

    只是已经有一些人觉得,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再做谁的帮凶,即便是年龄,也要有最起码的是非观。

    做完这些事之后。

    薄九接到了龟姐来的电话:“她的尸体火化了,走的很安详,阿姨虽然还是很伤心,但是眼底却充满了更多其他的东西,那些妹子算了一笔账,你给的钱太多,她们会把打官司剩下的钱,捐给其他想要维权的原创者,还有,谢谢你,大黑桃。”

    “她以前帮过我。”薄九突的开了口:“我也是刚知道,所以不用谢,我是在还恩。”

    龟姐轻笑,看着好友笑着的照片:“我决定重新开始写文了,把这段经历写成故事,你觉得呢?”

    薄九向来没有文艺细胞,不过想想:“不错。”

    “你当主角。”

    “啊?”

    “哈哈哈,我大黑桃真萌。”

    挂了电话,薄九还拽了一下自己的银发。

    秦漠挑眉:“什么情况?”

    “粉丝要给我出一本书,让我做主角。”薄九还留在之前的状态。

    秦漠看了少年一眼:“官方不是已经有了?”

    “官方有?”她怎么不知道。

    秦漠一笑,单手扶着方向盘,压了过去:“你和我的竞技文……”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