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960章
    血脉鼓动的酥麻,随着一下又一下的深入,让薄九难捱不住的时候,只能将指尖陷入秦漠的后背。

    整个浴室的气温都跟着升高。

    连带着打在身上的水滴,都滚烫无比的很。

    雾气迷茫中,隔着磨砂玻璃,隐隐的能听到里面的响动。

    以及秦漠挺拔结实的背后留下的印痕,每一道都彰显着暧昧。

    也是那样的印痕,打破了秦漠身上所有的禁欲感。

    鼻息间都是甜美芬芳的气息,那只会让他控制不住力道。

    沾满水汽的银发湿漉漉的贴在薄九修长白皙的脖颈上。

    秦漠抵着她的额,某个部位的热度瞬间提高十几倍。

    那一瞬间,薄九瞪大了眸子,像是怎么都搞不懂,大神怎么能刚那什么之后,就能重新又来。

    热度一深一浅,又重重落下。

    这一次是床上。

    单人床的空间那么的。

    到两个人有任何的举动都会发出一阵阵的声响。

    那样的声响让薄九咬着唇,全身都泛起了红。

    秦漠倒是笑了,伸手替她拨开眼前湿漉漉的发,眼睛深邃的看着她:“怎么?害羞了?”

    这是什么地方,薄九还记得,时刻提防着有人会有进来,偏过头去,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埋在她身体里的东西越来越大,越来越烫。

    酥麻感是抵挡不住的,薄九又将脸转了过来,刚要开口。

    便被拉近了一阵狂风暴雨的欢愉。

    她甚至能感觉到尾骨处传来的强烈酥麻,比第一次的时候,还要让人想要忍不住发出声音来。

    手指抓着身下的床单,抓的都有些变形。

    此时,秦漠就在她的上方。

    那张清贵俊美,有着混血面容的脸,在那一刻染满了引人犯罪的性感。

    他就那样揉着她,动作却没有停,着让人羞耻满满的话,每一次的深入,都能带给人极致的酥麻。

    薄九再也忍不住了,低低的呻吟溢出来的时候,迎来了最深的抵入。

    像是有烟火从脑海中炸开了一般。

    脑袋里已经再思考不了别的。

    连带着脚趾都缩了起来,仿佛只要听到那人加重的呼吸,身体就能烧起来一般。

    薄薄的棉被,随着两个人的动作,荡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弧线,只看得见秦漠露在外面的上半身和野性有力的腰杆,拉长的曲线完美精悍无比。

    这一晚,薄九算是彻底知道了在部队待过的人,到底有多强的体力。

    拿大神的话来,那些引体向上和负重训练,从来都不是白练的。

    相对于秦漠来,那样紧绷的包裹也是一种折磨。

    他以前也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对谁这样的情难自禁。

    甚至在这一天,犯了个错误,将东西留在她的体内。

    薄九整个人都僵了一下,可是太累了,累的只来得及个“别”字。

    秦漠抱着她,亲亲她的眼角,低声了一句:“我抱你去洗澡。”

    薄九已经只剩下了一根线在活动,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外面的天已经开始朦胧的发亮。

    床单是不能用了,秦漠也知道,只是能让秦家少爷放下身段这么伺候一个人的,似乎除了薄九之外,真的没有第二个人。

    昏暗的房间里,怀里的这个人有着象牙般细腻的雪白,半睡半醒的她,比往常比乖了很多。

    怕她中途冷,秦漠干脆用自己的体温去将她捂暖。

    然后拽过来一条毛巾,打湿之后,动作轻柔的擦拭着薄九的头发和脸,再低眸的时候,亲了亲她的眉心。

    薄九动了动,显然是想要睡觉了。

    秦漠停下动作,用白色浴巾将她整个人都围住,将人拦腰抱起来,踱步走回了床边。

    单人床两个人睡,肯定会很挤。

    只是秦漠却觉得这样的亲密度不错,揽着那人的腰,将床单一撤,只剩下了一个薄薄的棉被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到底是怕她不舒服,手指按在腰上,轻轻的揉着,轻吻落在脖颈后的一块嫩肉上,再血气方刚,也没有继续折腾下去。

    倒是某人像只老虎一样,窝在他怀里的时候,还不老实。

    秦漠把人毛茸茸的脑袋扳过来,将吻落在了薄九的额头上:“好了,睡吧,漠哥不问了。”

    薄九这才满意,脸贴在秦漠锁骨的位置上,眼睛闭着,睫毛打下来,又浓又密,长的好看。

    那一瞬,秦漠好像又差生了错觉。

    好似,他曾经也抱着的她这样睡过一样。

    这怎么可能?

    秦漠下意识的否认,只是三番四次出现这样的错觉。

    让秦漠开始怀疑了。

    他是不是和时候的她有过接触。

    但仔细想想又不可能。

    她时候的照片,他也看过,并没有多大的感觉。

    秦漠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停留,因为眼前的人已经夺走了他大部分的思绪。

    看着那人安静的趴在自己身上的样子,秦漠侧身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抬高之后,按下了拍摄键。

    这样的照片他并没有发微博。

    有些东西,他更喜欢一个人看,尤其是有关于她的……

    第二天。

    薄九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人线条分明的侧脸,在晨曦的余光中,连带着胸膛都散发着一种不出的芒。

    懊恼是有的。

    譬如就算是想要转移话题。

    也不应该用力气这一点来话。

    同时,她意识到自己完了。

    她好像睡大神睡上了瘾,美色面前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将来只会更麻烦。

    她不确定,她如果要离开的话,他会做出什么来。

    最好的情况就是,他还没确定她的身份,她就走了。

    那样的话,她不至于被厌恶。

    如果让大神知道她就是z……

    薄九闭上了眼,再睁开。

    她总归是她。

    并不是傅家那位少爷。

    也不会顶着这样一个身份,瞒着谁一辈子。

    总有一天,她会告诉他。

    即便面对的是厌恶。

    但老实讲,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样的厌恶。

    不过,既然已经用z的身份回来了。

    她就做好了会被逮捕的准备。

    因为她很清楚,她的身份瞒不了对方多久了。

    在那一刻,薄九的想法也有了变化。

    那就是她不能在这样的时候,因为不心怀上大神和她的孩子。

    所以……薄九看着空处,她应该吃点药。

    手机铃声还在响。

    秦漠这时候才睁开了双眸,看见趴在他身上想事情的某人之后,嘴角一勾,直接吻上了薄九的耳。

    薄九轻颤了一下,原本是避开这份引人犯罪的亲昵,没想到磨蹭到了更尴尬的位置。

    而且那个位置,从一大早上就精神的很,这让薄九又记起了那种如同钢铁般的硬度和炽热,下意识的想要离远一点。

    秦漠眸子骤然沉了,按住了她的腰,嗓音暗哑:“它很喜欢你,尤其是喜欢你轻颤着,咬着它,不让它出来的时候。”

    晚上的时候,薄九已经见识到了大神语言撩人的功底。

    此时这样一提起来。

    身体自动的回忆起了,那容易让人深陷其中的欢愉。

    薄九知道他的是什么。

    第二次的时候,她寻求着本能,主动勾上了他的腰,只为让人难捱的酥麻,能更快的过去。

    他也是这样撩的她。

    薄九这次没有丧失理智,身形一转,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电话。”

    秦漠很显然,并不怎么喜欢这个时候,有谁来打扰他。

    只是看着某人的样子,觉得很是有趣,弯了弯嘴角,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是封逸,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由于你和黑桃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在媒体面前露了一个脸,还疑似是牵扯到了那么大的案子中去,从昨天上午到现在,公司的电话就没有停过,我知道那肯定是你们俩,不过别忘了,你们还是有很多黑的,现在俱乐部这边答应给一家媒体公司给的独家,也没有给,你们也需要一些别的东西来把这个话题降下去。媒体公司那边希望的是你能和黑桃一起给他们的产品拍个广告,他们做的是手机,原本找的是两个情侣来做这个广告,也不知道怎么就非想要请你和黑桃,大概是觉得你们能带动市场,我知道你不喜欢拍这种东西,不过怎么对方也是俱乐部的合作伙伴,而且我帮你问过了,暧昧的姿势很多,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我十点钟去接你,也省的在被媒体看到。”

    秦漠听完封逸的话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开了口:“不用去大院接我。”

    “?”封逸挑眉,这应该不是不同意的意思吧。

    秦漠站了起来,偏头点了根烟,徐徐的吸着:“我在某人家里,你直接来这就行。”

    某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能让他们在外面的,除了黑桃真没别人。

    可这个点,就在?

    八点半?

    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除非……封逸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意识到他家这是在傅家留宿了。

    八卦是每个人的天性,封逸也不例外,并且知道队员之间的感情问题,是他当经纪人的必修技能:“所以……黑桃她……”

    “她现在就在我旁边。”秦漠淡淡的一句话,已经明了一切。

    封逸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直觉反应:“恭喜,看来是没问题了,原本对方找的就是情侣,你和黑桃现在也是。”

    听到情侣那两个字,秦漠眉头挑了一下,唇间隐约的带出了笑。

    被打断好事的心情,也没有刚才那么坏了。

    原本抽着烟的他,突然之间发现某人正盯着他的后背看,耳尖隐约还有冒红的趋势。

    嘴角扬了一下,将人抱了过来,低声道:“昨天晚上你挠的。”

    薄九当然知道是她挠的,大神为什么要出来,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情趣。”像是故意在欺负她,秦漠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着:“是不是当时力气太大,你受不了了,嗯?”

    薄九知道这个答案,如果她不给,又是一阵折腾,偏过头去“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秦漠并没有放过她。

    薄九喃喃的了一句什么。

    秦漠嘴角勾了起来:“原来除了大还太深。”

    薄九觉得今天的大神根本就是一个恶魔,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不把衣服穿上,他们是不能好好聊天了。

    这毕竟是傅家。

    秦漠没有做的太过分。

    如果是秦家。

    早就把人抱住,抵了进去。

    享受那让人着魔的滋味。

    毕竟看某人那双眼睛明亮狡猾的很,一点都不像是累到的样子。

    可这是傅家。

    秦漠将烟掐灭,没有管自己,让她坐在怀里,拿过布条来,将那对让他爱不释手的柔软缠上之后,又低头亲了一下。

    薄九一个战栗。

    秦漠却低笑出了声:“好像大了一点。”

    薄九一副我听不懂你在什么的样子。

    秦漠继续给人穿着衣服。

    先是背心,然后是t恤衫,最后是下面的长裤。

    原本等到把人穿戴好,就带着人进去洗漱。

    没想到怀里的人突的一个转身,将他按在了墙壁那,接着邪笑着往他腿间一撩,嗓音拂过他的耳边,一点点的撩拨:“你好像也大了一点。”

    简直是在找收拾!

    秦漠最先反应是享受那柔嫩的手给自己带来的触感。

    第二反应,就是把人抱起来扒了裤子,直接狠狠的要。

    只是显然,少年是有备而来,撩完人之后,跳了老远,那动作轻盈的帅气,直接跳到了门边,朝着他一个勾唇,接着就是木门被甩上的声响。

    最后只剩下了被撩到全身发热的秦漠半躺在了床上。

    他是想要把少年抓回来,但他却是这个状态……

    黑色的子弹内裤拢了很高,似乎没有哪一个男人,能像秦漠这么帅,即便是在这种时候,闭上眼睛,全部都是少年昨天晚上仰着脖颈,被他一遍又一遍疼爱的模样,勾在他腰上那双白皙如玉的长腿以及那双盈满他身影的眼。

    随着画面的产生,秦漠睁开了双目,等到下一次,看他怎么要她!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