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12章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
    早在决定要绑大神的时候,薄九就料想过,一旦她动手,暴露掉细节的话。

    大神肯定会怀疑她的身份。

    不,不对,应该大神肯定会她的身份。

    因为在这之前,大神已经调查过她很多次了。

    那些特意派在她身边的人,还有无数次的试探,无一不明着,大神怀疑过她是z。

    只不过在华夏的时候,她占了重生的光。

    可现在……她要怎么解释她对newyo的街头这么熟悉。

    还有楼下停着的黑,那辆智能兰博基尼,以及现在的古堡。

    大神肯定不会相信,傅家会这么有钱。

    实际上,她也瞎掰不出来什么了。

    反正人都绑了。

    还怕什么。

    薄九此时倒是干脆了,被人压在墙壁上,一旦都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嘴角半勾了起来,声音里带着蛊惑:“漠哥,不是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

    “我让你自己。”秦漠的薄唇离着薄九的耳朵很近。

    近到薄九一偏头就能被亲到,只好维持着那样的姿势,抬起了眸,连带着睫毛都染上了睫毛的湿意:“我是z,就是你一直想要追捕的那个z。”

    秦漠手指一顿,像是停在了那。

    薄九欣赏着大神难得的停顿,伸手将秦漠的脖颈儿环住:“所以漠哥,你不要想着逃走,我也是会软禁人的。”

    秦漠居高临下的看着那颗闪着光的眼痣,接着手背一僵,将人一把推开,直接拉上了浴室的门。

    薄九被秦漠这么一推,差点跌到,站在门外,看着那扇关起来的木门,头颅垂下的去的时候,竟有那么一丝的落寞。

    反应这么大?

    被讨厌了呀。

    薄九看着自己的手,也是,谁会喜欢一个绑架犯。

    除了绑架犯,她和他之前还是宿敌。

    薄九有想过身份爆出来之后大神的反应。

    多少也能想到。

    抬起眸来,又朝着那拉起来的门看了一眼。

    听着里面哗啦啦的响动。

    顿了一下,才抬起沉重的步子,走出了房间。

    浴室里。

    秦漠闭上眼,就是某人缠着他的样子,薄唇微动时,像是在无声的邀请,水妖一样的惑人。

    然而很显然,现在不适合做一些事。

    渐渐的,躁动的呼吸停止。

    秦漠拽过白色围巾来,围在腰杆上,擦着黑色的湿发出来,才发现某人又不见了。

    秦漠的双眸沉了一下。

    看来他的“金主爸爸”一点都没有绑人的自觉。

    金主爸爸也是有金主爸爸的烦恼的。

    薄九从来都没有这么患得患失过,一想不开,就洗车。

    作为一辆顶级跑车,黑全身都写着拒绝。

    “主人,放下你手上的那桶水,我想我们应该先好好聊聊。”智能导航波动出了线条。

    薄九撑着下巴,意思是没心情聊。

    导航最清楚自己主人了,在那桶水泼到自己身上之前,提前开了口:“怎么搞定你喜欢的那个妖精,我有办法!”

    薄九把水桶一收,单手抄着裤袋,吊儿郎当的很:“你,怎么搞定?”

    “我刚用网络搜了一下,办法倒是很多,但是我经过计算机总结了一下,基本可以分成三步。”智能导航煞有其事:“吻他,抱他,上他!”

    薄九重新把水桶拎了起来,哗啦一声浇到了兰博基尼的车身上:“黑,以后别看带颜色的。”

    “主人,你等等,真的,再等等。”它真的不想再被洗了:“还有一种比较委婉的做法,第一步先告白!”

    薄九偏头想了一下,道:“还算靠谱。”

    “第二步,制造浪漫。”智能导航继续波动。

    薄九挑眉:“第三步呢?”

    “你们可以躺在床上聊聊心,聊的气氛好了就可以再进一步,用美人计把他拿下。”

    薄九闻言,拍了拍兰博基尼的车身:“不错。”

    黑:……他们主人真的被个妖精拴牢了,哎。

    薄九觉得自己确实应该越挫越勇,只要大神没有亲口让她走,她根本不用离开啊。

    即便是那态度有点冷。

    但是毕竟是被她绑来的,暖的起来才奇怪。

    薄九抬腿,重新上了楼。

    刚开门,就听到那低沉好听的嗓音又响了起来:“怎么?金主爸爸又有空来逗我了?”

    薄九笑了一下,跳上了床,眼睛看着秦漠,洒脱的很。

    秦漠预料不到这家伙的动作,那人离自己极近,近到呼吸可闻。

    他靠着床头,而她就在他的手边,如果不是门边总有一个管家来回再走。

    他大概早就废了这手铐,让某人好好体会一下,撩他的后果。

    “下去。”秦漠的嗓音很淡,眼睛却没有看眼前的人。

    薄九单手压在了他的腿上,嘴角一勾:“漠哥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是z”

    "问了你会真话?"秦漠将脸侧过来,没有丝毫的情绪波澜。

    薄九嘀咕了一句:“起来也有点长,我醒过来就换了身份,成了傅家的少爷,我也不是要故意要骗你的。”

    “你的意思你成为了另外一个人?”秦漠都已经知道了这些,现在话,不过是为了能让少年维持这样的姿势久一点。

    薄九抬眸:“我知道有些不可信,可事实确实是这样,好了,我们不谈这种让人不高兴的话题,要不漠哥你问问我为什么要绑你。”

    老管家就在外面守着墙角呢,听到自家少主这句话之后,心道怎么哪壶不提不提哪壶,这天能聊下去才怪吆。

    果不其然。

    秦漠的嗓音淡了下去:“为什么。”

    “因为太喜欢你了。”薄九眼睛亮着,笑的清澈:“控制不住自己。”

    秦漠心脏一震。

    这家伙,又犯规。

    通过秦漠那张俊脸,薄九根本看不出来他现在是什么情绪,趁着他失神的空隙,偏过头去,吻上了那微凉的唇。

    薄九是想亲一下就闪的,不然被推开的话,就太尴尬了。

    可就在她想要后退的时候。

    只听哗啦一声响。

    是铁链滑动的声音。

    手腕被人按住,就连吻也变成了让人浑身燥热的存在。

    不断的被进攻,像是被吮走了所有的空气,酥麻感从舌尖炸开,腰被人揽了去。

    呼吸间,是他错开的气息,落在她的耳后:“你是觉得我会乖乖让人调戏?”

    薄九等着力气汇拢,有点怕对上那双眼,偏过头去:“不会。”

    “不过……”秦漠搂着怀里的人,将脸埋入了她细嫩白皙的脖颈里:“也看心情。”

    薄九眼睛一亮,这是有商量的余地?

    “首先你这样锁着我,我很不舒服。”秦漠的口吻很淡:“给我开锁。”

    薄九觉得大神太狡猾了,根本就是在用美男计。

    没有得到回应。

    秦漠又开了口,嗓音泛着冷:“你把我绑回来,把我往这里一扔,想管的时候就管,不想管就不管,不开锁不过去,还是你不相信自己的身手,觉得留不住我?你不是给我下了药,药效还在持续不是吗?”

    “我开锁。”薄九抬头:“但是漠哥,我给你开锁之后,你别走,管家爷爷能治你的手,你要是真想走,等治好了,我会让你走的。”

    秦漠手指抚上了她的脸,了一句对不上来的话:“有的时候,你真像个笨蛋。”

    薄九刚要反驳。

    “我答应你。”秦漠将手收了回来,贵公子的模样,清仙禁欲。

    薄九手指一动,指尖多出来了一把钥匙,接着就听,哐当一声,铁链开了。

    秦漠倚在那,长腿半曲,扭动了两下自己的手腕,眼睛还是深邃的很。

    “没力气,扶我起来。”

    薄九一听,更加确定了现在的大神确实不那么危险,手跟着搭了过去。

    倒是站在外面的老管家眉头皱了皱,难道真的是他给少主的药量太多,所以才导致这人力气还没有恢复。

    老管家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决定好好观察观察。

    从某些方面来讲,秦漠很的不愧是安影后的儿子,半靠在薄九的身上,还不改淡然,仿佛他是真的没有力气。

    薄九想到了什么,问道:“刚才洗澡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累?”

    “嗯。”秦漠应了一声。

    薄九又道:“先让管家爷爷帮漠哥治手。”

    秦漠没话。

    薄九心想,一会儿她还得去找黑,让她用什么美人计,结果中了美人计的却是她。

    好在从某些程度上来讲,大神还不能离开。

    薄九没有忘记把大神绑来的主要目的,直接带人来到了老管家的面前。

    在老管家打量秦漠的时候。

    秦漠在尽量收敛锋芒,薄唇还带着苍白,这为他增添了不少脆弱的色彩。

    “少主,带这位客人来地下室吧。”老管家拎着油灯,率先朝着里面走了去。

    薄九爽快的架着人,也看不到秦漠在低眸时,那隐隐勾起的唇角。

    至于为什么秦漠要这么做。

    很简单。

    一来是他享受现在被某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二来,他想了解她。

    显然,呆在这里,才能做到。

    还有一点,也是至关重要的。

    她对他,从来都没有彻底放下过防备,也就不相信,即便是她替他开了锁,他也不会走。

    咔嗒一声。

    老管家按亮了灯光。

    这才看出来,地下室就里有着完整的做手术的设备,甚至还有各种仪器以及泡在是容器里的一些人体器官。

    “请。”老管家严肃起来,确实让人发憷。

    能做到在他面前也不动神色的,估计也只有秦大少了。

    秦漠挑眉,话是对着薄九的:“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们不是想要解刨我,而是要治疗我的手。”

    “研究你没意义。”老管家的声音很平:“秦少爷,你是少主带来的朋友,信任这个古堡的主人,是你现在唯一的处境。”

    秦漠将目光收回来:“我要是不配合呢?”

    老管家把怀表一收:“我也不是很乐意给您医治。”

    薄九看着这两个人莫名的就怼了起来,又看了看秦漠的侧脸,想起大神失忆的事来,突地的开了口:“漠哥,你是不是怕就这样躺在病床上?”

    秦漠手指一顿,偏开头:“笑话,有什么是我会怕的。”

    和大神相处,就要学会逆向思维。

    不怕,那肯定就是怕的。

    薄九伸手握住了秦漠的:“漠哥,我在这看着你,而且我的古堡很安全,不会有谁来。”

    秦漠的视线从少年的脸上扫过:“你要是敢离开一步……”

    “你就把我隔着窗户扔出去。”薄九这话茬接的好。

    秦漠像是笑了一下。

    薄九不确定,毕竟这里的光线有点暗。

    “好。”

    听到这个字之后。

    薄九抬眸,朝着老人看了过去:“管家爷爷。”

    老管家哼了一声,开始准备工具,一边动着手,一边问:“伤的那只手之前有没有做过手术?”

    “有。”秦漠此时礼貌的很。

    老管家伸出手去朝着他缠着白色绷带的手腕按了按。

    瞬间。

    秦漠的额上就布了一层薄汗。

    老管家双眸一沉,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薄九观察着老人的神情,心也跟着往下坠了一下。

    老管家最终不想看到少主失望,摆弄了一下手术灯:“虽然伤的厉害,后来修养也不够,但是也不是完全治不了,躺下,我先做麻醉。”

    秦漠依言照做,躺在手术床上的他,还是穿着之前的白色衬衫,就像是个贵族一般,连姿势的优雅的很。

    只是老管家刚一做手术就遇到了问题。

    因为他已经用了很多和安眠的成分在那一针里,可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却一点要睡着的意思都没有。

    老管家的眼睛眯了起来,一抹锐利闪过他的眼底。

    接着,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道:“抱歉,秦先生,我有点事要和少主单独谈一谈。”

    老管家并没有给秦漠拒绝的机会,伸手将薄九拉到了旁边,声音压的低,低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少主,你觉得他真的是药效还没退?”

    薄九垂眸,又去看自己的手:“早退了,他的抗药性很强,我都知道,管家爷爷,漠哥是为了让我降低戒心的同时,想着好借机走。”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