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17章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
    这里不能再住了。

    如果只有她没有关系。

    但是这里还有管家爷爷。

    对于黑客世家来,永远都不能暴露在人前是基本,更何况是薄家本家。

    薄九坐了起来,低头将昨天的衣服全部都穿上,再抬眸时,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神情。

    她必须要通知管家爷爷先做撤离。

    至于大神这边。

    手已经治好了。

    她不会再拦着他。

    只是……她本来以为在一起的时间会更长一点。

    少年站在穿衣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过了大概十几秒的时间,才伸出手去按住了自己的刘海。

    嘴角虽然是上扬的,却丝毫没有笑的意思。

    多少沾染了一点落寞。

    只是那份落寞在她推开房间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因为客厅里还有老管家。

    这个时间点,作为一个合格的管家正在冲泡他的红茶。

    英式的茶杯,带着漂亮的花纹,老管家是个非常精致的人,尤其是在吃喝方面。

    如果识货的人,肯定会认识他手上金色的勺子,还有放在餐桌上的那一台手冲,用来冲咖啡做合适不过。

    只是很显然,虽然他是一个本土人,但是他更加钟爱茶。

    随着茶香的散开,餐桌上的芝士蛋糕也准备完毕。

    老管家看到薄九之后,拿着茶壶,就像是十九世纪的吸血题材电影里,才会看到的管家一般,伸手拉开了木椅:“少主,你一定饿了,先吃点茶点。”

    “好。”薄九从不拒绝她的管家爷爷,叉子拿起来,切了一口芝士蛋糕,塞了满满的一大口,鼓着一张脸,朝着老管家竖了一根大拇指。

    顿时,老管家就笑了:“起来,这个高中生到是和少主长的非常像。”

    “有不一样的地方。”薄九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口齿还有点不清楚:“这是黑色的。”

    “喔对,之前少主的眼睛泛灰。”老管家看着薄九,点了点头。

    薄九喝了一口茶,把东西顺下去,清澈的是嗓音才跟着出来:“我看过原主的照片,她之前眼睛边上并没有泪痣,也挺奇怪的,换成我之后,泪痣越来越清楚了,我挺担心被人看出不同来的,好在回来的早。”

    倒不是怕暴露,而是她没有办法向贺红花解释,她并不是她的女儿。

    老管家给薄九的杯里添了些茶,声音有些沙:“能回来就好。”

    薄九放不下第五道的原因,就是因为管家爷爷还在。

    以前她并不经常回来。

    这是她在本家时间最多的一次。

    在这里集中了许多的人信息。

    不能有丝毫的差漏。

    “最近出了一个案子。”薄九没有把原因按在秦漠身上,而是起了少女的祭奠:“是当年那个组织弄出来的,那一年很多消息都泄露了出去,这一次,不能在重蹈覆辙,这里的东西需要收拾一下,管家爷爷也要去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老管家闻言,眉头皱了起来:“没有什么地方比本家更安全不是吗?”

    “这一次不一样。”薄九放下了茶杯:“这次,他们利用的是人心,我们没有办法去预测人心,我担心有人会走漏风声。”

    同一时间。

    就在第五道,一个公寓里,女孩坐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一双眸子溢出了毒意:“不要这么刚硬,只要你告诉我,z到底在哪里,你的女儿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当然你也可以告诉z我上了你,但是你女儿可是会动手杀人的,呵呵。”

    “你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吗?”电脑那头的人并没有放弃。

    女孩嘴角一勾:“能有什么后果,你的女儿还站在我这边,你们这些人就是不懂她们呢,玩就让她们玩,不要管她们做的事有没有意义,你偏偏要管,让她好好学习,你的女儿会成为我的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不会告诉你,z在哪里。”胖男人咬牙。

    女孩的眼沉了下去:“那你就等着看着你女儿杀人吧。”

    那胖男人也是黑客的一员。

    只是就像女孩的那样,他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是真的不懂。

    他也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会长成连他都不认识的模样。

    胖男人的电脑上还留着女儿的网上预览记录,她的留言甚至都让他这个父亲的觉得可怕,喜欢别人的东西,就当成是自己的,被揭穿之后,还不觉得自己有错,只认为别人不够大方。

    这是最开始的时候。

    越到后面,越是让人心惊。

    觉得有人维权就是在炒作,就是想要火,就是为了钱。

    却从来都不曾想,别人失了性命,只为一个公道。

    而她做的事,是在扼杀。

    后来干脆开了个号,去网上黑人,只是因为她喜欢的人,没有按照她的想法去话。

    就颠倒黑白,信口开来。

    胖男人有些后悔,他后悔这些年来,闷头做事,只想让女儿过更好的生活,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这个样子。

    qq再次传来了消息。

    那是一张图片。

    图片中,他的女儿在一个网络环境里,正在侃侃而谈。

    “我只需要让她帮我去做一件事,就能完成整个杀人的流程,不得不你的女儿真是我的好帮手,这次我们的目标是维权者的母亲。”

    胖男人双眸一紧,放在键盘上的手都攥的有些紧。

    下意识的,他就想要联系人。

    “我劝你不要动,你的所有网络都在我的监视之中,老实讲,想要找到你们这些黑客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要不是你的女儿,我还真是找不到突破口。”女孩在这句话的时候,眸光还是阴沉的,那个传中怎么都突破不了的防御网,她确实进不去,但是哪有怎么样。

    不能让人死。

    更不能让女儿成为凶手。

    胖男人手指攥起,又松开,满眼的痛苦:“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本家在一座古堡,非常的隐蔽,在树林里,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很多年前,你应该也知道,现在是我们的少主当家。”

    “少主,呵。”女孩打着字:“你最好的都是实话。”

    胖男人打看一行字过去:“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敢骗你吗?”只是胖男人有一点做了隐瞒,就是他知道准确的方位。

    这样,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但如果一点都不,对方肯定会察觉到他在谎。

    “米国古堡不少。”女孩冷笑了一声:“不过,你以为我找不到吗?喔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的女儿已经行动了。”

    那一刻,胖男人啪的一声,摔掉了自己的键盘。

    最后他双眸发红着,在那上面打着字,那是一串代码。

    不是入侵也不是通知谁。

    而是系统自毁。

    一旦系统自毁,就意味着他的身份会被脱离。

    也就是,他在用自毁的方式来传达信息。

    而这一点,女孩并没有想到,她拿着自己得到的消息,通知了下面的人:“搜索这周围所有的古堡,两天之内把有可能是z的人给我筛选出来。”

    “是。”回答她的是一群雇佣兵。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只要给钱就会做事,经常活动在境外。

    而那女孩也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成功脱逃的繁嘉。

    她过她会回来。

    只是这一次,她选在在这里动手,是这里的环境对她来更方便。

    z三番两次破坏她的计划。

    甚至差点让她死于非命。

    如果不是这个碍事的z,少女的祭奠早就完成了。

    之前她以为按照哥哥的计划,z已经被除掉了,没想到那个人竟然还活着。

    除了哥哥之外,没有人见过z的样子。

    她也不例外。

    这一次,她非要亲眼看着z死。

    还有,华夏那边的那个不知好歹,抢走她男人的少年,她也会让对方知道她的厉害。

    本来以为很快就会得到傅家父子的消息,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慢。

    不过这些都不着急。

    等找到z她,再去做她的私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古堡内。

    就在薄九刚要出去的时候,手机的某个软件,突地发出了一阵响。

    那阵响动,瞬间让她和老管家两个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因为太不寻常了。

    上一次听到这样的响动的时候,还是在黑客界遭遇危险的时候。

    而这一次……

    薄九看着那闪动不停的红点,第一反应就是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

    手指飞快的敲在键盘上,进入她建立的系统之后,接着锁定住了自毁的红点。

    红点会在一分钟之后消失。

    所以在这一分钟之内。

    薄九必须要搞清楚对方在自毁之前发生了什么,

    当薄九尝试调取资料的时候,手指顿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入侵记录还有防火墙?

    薄九左手一晃,避开了这条路,代码打上去,开始寻找这其中的漏洞。

    找到了!

    qq

    这个很危险的入侵途径,如果速度不够快,就会被对方察觉。

    但还是那句话。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黑客的入侵也是一样。

    手速快到整个房间只能听到那噼里啪啦的响动。

    在网络上幻身为蝙蝠的她,避开了所有的危险,接着攻破漏洞,数据复制,这些并不是重点。

    而是她必须要在漏洞修复之前,迅速的出来,不然的话,将会彻底暴露自己的位置。

    六秒钟。

    还有六秒钟。

    薄九的手指起落的更快了,银色的碎发打下来,只能看到那张俊美干净的侧脸。

    如果胖子在,看到这一幕,肯定会紧张的攥起双手。

    虚拟网络闸门,正在关闭。

    唰的一声。

    逃过了第一道。

    眼看着第三道就要关闭。

    一但关闭,薄九就会被锁定在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虚幻的蝙蝠一个提速,低身而冲,剩下的只有腾起的黑羽。

    ko!

    没错,不仅仅是窃取成功。

    在那一瞬间,薄九还留了一个标记在对方不被察觉到地方。

    所谓标记不过是窜改了对方源代码中的一个的代码。

    这是z的特有手法。

    很少有人会用。

    也就是,如果对方再有行动。

    薄九这里会得到反应,届时她在入侵,就会锁定对方的位置。

    只是,这并没有让薄九的心情跟着放松下来。

    因为每个黑客但凡有一点办法,都不会自毁。

    自毁是最下下策的传递消息的做法。

    也就是,接下里她注定不会得到一个好的消息。

    最让薄九担忧的是,对方的安全。

    “少主。”老管家踱步走了过来,神情也跟着严谨了起来。

    薄九没话,手指点开了那份窃取出来的源代码,然后进行还原。

    那是一段聊天记录。

    而那段聊天记录,让薄九越来双眸越黑。

    老管家则是皱起了眉头,长叹了一口气:“少主你的没错,这一仗我们不会打的很轻松。”

    “必须先把人保护起来。”薄九闭上眼的时候,脑海中还能回忆起那位母亲,走在地铁站附近,卖烟的的身影。

    她站了起来:“我现在就联系星野。”

    楼上,秦漠就站在拐角处,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过,一出来就会听到这句话。

    这一次,他只站在那。

    以为少年会像以往一样发现他。

    可是并没有。

    那人像是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其他的事情上,拿起了手机,声音越渐越远,带着从来都没有过的信任:“星野,我需要你……”

    秦漠握着扶梯的手紧了一下,那一下有些疼,但比起这种感觉来,更多的是钝意,牵扯着心脏。

    秦漠的眸光深的有些沉,胸口的闷意让他收回了脚步。

    他告诉自己。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解决事情才是关键。

    秦漠走回了房间,在窗边站了一会儿,打开了接听器:“你们去查一查黑客界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对,让胖子去打听,我要立刻知道消息,还有……我今天晚上会回去。”

    影子们:……少爷那声音听上去,好像有点不太对,是他们想多了吗?这不应该啊,按照道理来少爷不是很高兴吗?毕竟昨天九少似乎又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低这么落寞?

    题话:合章,谢月票,宝贝们安……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