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30章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
    “岂止认识。”薄九的双眸越来越深,黑到了极点。

    唐装美男一笑:“看来仇恨值不低,这个组织曾经出现过,这一次再次出现,被人录下了这段视频,原本消息是要钱的,但是……”到这里,唐装美男顿了顿:“如果你能让我看到你穿军装的样子,不仅是这条消息可以免费,我还可以给你提供更多的内部讯息。”

    薄九真心无奈了:“你们唐家人的癖好什么时候能改改。”

    “z,不利用一切能利用上的资源去做事,就是蠢,这是你还没到15岁的时候,就冲朝着我的,即便是这么多年,我们没有见过,但我挺好奇,你这个外貌和发型是怎么回事?”唐装美男手指点了点薄九的头。

    薄九一笑:“总不能老是一个样子。”

    唐装美男倒是没有纠结于这一点,开门见山:“怎么样,要不要去部队?”

    “可以是可以。”薄九单手撑着桌面,身形向下压了压:“不过大叔,我一直以为你是混黑的,什么时候帮着部队招人了?”

    唐装美男拿出其中一块手表来,装腔作势的研究:“你也了,我姓唐。”

    “我以什么身份进去?”薄九谈事情向来切重点。

    唐装美男把手表放下,薄唇一勾:“三天之后,部队会在一些素质超高的特种兵里选出十个人来去境外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这项秘密任务就是和这个组织有关,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不只是铲除那么简单。就在三天前我得到了一个密报,上面写着之前部队派到那边的卧底已经全部叛变,在那个组织里有一个心理方面的专家,非常擅长揣测人心,在边境处,一所学校里百分之三十的学生,已经被他植入了心理暗示。这一次的行动,除了要摧毁对方的通信讯号之外,还要潜入到这所学校里,将这位专家找出来,不然根本没有办法进行营救,学校距离组织基地只有150公里,那边是境外,这边就是境内,而这一次对方的残暴行为,已经触犯到了国际法,只是那边局势紧张,我们华夏不能部署军队力量,所以……”

    “所以需要秘密潜伏。”薄九打断了他的话,那张脸仍然俊美的很:“我需要一个身份进入部队。”

    唐装美男勾唇:“可以,身份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只是有一点,你必须要在一百个特种兵里脱颖而出,记住,你的时间只有三天,在部队每一件事都会成为你的考核标准。”

    薄九闻言,顿了一下,抬头问道:“太帅的话会不会加分?”

    唐装美男:……

    “东西给我。”薄九对着镜子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太帅应该会减分,听部队里的人都特别黑特别糙,我这样似乎不太合格。”

    唐装美男伸手撑额:“是是是,你最帅,取个代号先。”

    “代号?”薄九侧过眸来,一勾唇:“可以让他们叫我金主爸爸。”

    走过来的旗袍美女店员:……你这么欺负人雇佣兵真的好么?

    谁知道他们老板竟在那点了点头,笑眯了一双眼,狐狸一样:“不错。”

    美女店员:……老板,你和z,你们两个这么欺负人真的好么!

    不管好不好,代号就是这么定了,要的就是这个特色。

    薄九也想了一下,等到那些人提起她的代号来,必定会叫她爸爸。

    先从称呼上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这向来是她的做事风格。

    第二天

    远在华夏的云海地带。

    一辆看似平常的军车,从草原腹地直趋而入。

    军用特装卡车的车斗里,每个人都是一身的迷彩作战服,身后背着的是负重十公斤的军用包,

    他们每个人长的都很正统,有一点奇怪的很,这些人的平均年龄都不是很大。

    按照道理来能坐上这种军车,来这种地方的人,一定都是部队里顶尖的人员。

    但即便是如此,其中一个也实在是面嫩了,坐姿和别人也不太一样,按照道理来都要是笔直的,可这人慵懒懒的靠在那,嘴上还叼着一根棒棒糖,挺拔着鼻梁,侧脸的时候就像是个还没有毕业的高中生。

    这个年纪,部队也收?

    好吧,就算收了。

    也应该是大院里的吧。

    可这个人他们完全没有见过。

    他们这些人,要么是从就跟着自家老爷子在部队里锻炼,要么就是各个军区各部队被精挑细选出来的尖子,然而来了这儿,却立刻就什么都不是了。

    毕竟能来这里的人,

    都是龙之中凤,可这个家伙从来都没见过是怎么回事?

    不过黑成这样也是挺少见的。

    这子家里怕是卖煤的吧?

    “哥们。”其中一个浑身军气的太子爷时的人忍不出开口了:“你哪个部队的?老实讲,你黑的真的挺有特色,我也像你一样,找个机会晒一下,无奈没机会,陕西的吧。”

    少年想了想,吐出了两个字:“江城。”

    “江城?不可能!”那人直接道:“我可是混迹整个江城的,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是哪个大院的?”

    少年换了个坐姿:“我家是做生意的,不在大院。”

    “那就奇怪了。”太子爷大概是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机会和他们坐在一起。

    再加上对方也太了一点。

    这时候刚好军车停了。

    此处,是个荒凉的站,除了满站台的新兵蛋子,再也没有其他的人

    放了人,军装卡车又轰隆隆的开走了。

    夕阳缓缓沉了下去,天阴阴的,黄土飞扬中,只听到远处像是有军用飞机的声音。

    少年抬眸,遁着那响动看了过去,别看那嘴角上还带着慵懒,但是她的眸子里却闪过了一道光。

    兵王部队果然名不虚传。

    这么特殊的方式,是第一轮测试吗?

    旁边站着的太子爷还在东张西望,刚要把胳膊搭在少年的肩上问问对方叫什么。

    毕竟他观察了一圈,就这辆车而言,他们两个的年纪最接近,一定谈的来!

    哪里成想,他的手臂刚刚放上去。

    少年一个用力,直接将他往左侧一拽,在向前一推。

    还没等太子爷发火,就听上空传来了一阵响。

    那是枪响!

    军用飞机的两侧,分别滑下来两个人,子弹就响在他们的脚边上!

    “我靠,什么情况!”太子爷一脸懵的啃了一嘴的草,抬起头来就对着上边喊:“哥们,看清楚,是自己人,我们是来报……”

    嘭!

    第二道枪声跟着响了起来。

    直接打中了一个人的后背。

    太子爷站起来就要和人对着刚。

    “你们没听清楚吗!是自己人!”

    少年伸手将他往后一拽:“是你没搞清楚,看看中弹人的后背。”

    “红色的雾气?枪也是演习枪?”太子爷估计也和林风属性一样,是个傻白甜,这时候才琢磨过味来:“这是来试探咱们的?”

    少年没有时间和他多。

    枪声再度响了起来。

    能躲避的地方始终有限。

    再加上坐以待毙向来不是她的性格。

    先是一个翻滚,避开长枪,紧接着长腿蹬着旁边的灌木,直接往上一跃。

    只听唰的一声响,那是随身军刀被打开的锋利。

    紧接着,太子爷就见那边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在抬眸朝着那树顶看过去。

    只见原本那上面的叶子少了一大半,倒是多出来一个人。

    而少年手上的军刀侧面,就抵着那人的脖颈:“这种迎接新兵的方式倒是很猎奇,不过我这个人挺害怕飞机的,要不让头上飞的那些人,都先下来,谈一谈,以后都是一个部队的,这么武力,不太好吧。”

    “我靠!”原本还在飞机上横扫的人,看见那场景之后,把特质的挡风眼镜一摘:“四眼怎么被发现了?!那个拿着军刀威胁四眼的人是谁?刚躲开了我的致命一击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要和我们好好谈谈,这个新兵蛋子怕是太嚣张了吧!”

    就在他还想点什么的时候。

    对讲机那边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嗓音:“这一批怎么样?”

    “。”那人立刻拽了拽旁边的绳索,笑呵呵的道:“都不错,挺有前途的。”

    “是么?”那嗓音不冷不淡,却给人一种压迫感:“我怎么听你们是开着军用机出去接人的?隐蔽不做,只为给新兵一个下马威?”

    那人不话了,朝着旁边的人挤着眼睛,那意思是,你们谁把今天的消息透漏给的。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心道他们是疯了吗,还会把擅作主张的事告诉。

    “你们的事,回来在。”富有磁性的嗓音再次响了起来:“哪个人中枪了,让哪个人回去,按照规矩来。”

    “是,!”

    这个时候,他们怎么敢把一个新兵察觉到他们,甚至识破了他们整个计划的事告诉。

    这简直就是在自取灭亡。

    再不带这一批新兵去部队,肯定会让人查。

    这一查他们这边都得露馅。

    “降落。“

    左思右想只能这么做。

    少年看着那越降越低的飞机,纯黑色的碎发随着飞机旋浆机带出来的风凌乱的打了下来。

    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既有一种不出的帅劲儿。

    太子爷在旁边嘀咕着:“一定是我眼瞎,这不就是个包公脸,现在最不流行的肤色。”

    猎人看少年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对方的肤色,这也太黑了一点,而且年纪看上去就的黑。

    他们的计划居然是被一个黑子拆穿的,想一想真是……

    “我是这次来接你们去训练部队的指导官,也是你们这段时间的队长,代号猎人。”

    在他这句话的时候。

    少年将手上的军用刀挪开了位置,一个利落的甩刀入鞘动作,让猎人眯了眯眼。

    这子是故意在他面前耍帅是不是?

    事实证明,少年并没有那个意思,从树上跳下来,落地轻盈,嘴上还叼着那根棒棒糖,只不过气质在这个时候已经凸显了出来。

    “你是怎么发现这里有人的?”

    猎人的嗓音很淡,这一招也是他从身上学来的,身为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即便是心里懊的要死,表面也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少年抬眸,嗓音清澈的很:“这里有两个最佳制高点,其中一个光秃秃的没有人,另外一棵树的枝叶要比其他树的枝叶要茂盛,再加上子弹射过来的角度不同,第一声枪响并不是从军机上来的,从位置上判断,这里应该藏着一个狙击手,如果我是一个狙击手的话,也会选在这个位置,下车之后人们的防御心是最弱的,如果这里安排一个狙击手的话,不定能干掉一票人。”

    太子爷在旁边听着,一张嘴都瞪大了,这……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么多事的!

    他不是一直都在和自己寒暄吗?

    哇靠,难道认真聊天的人只有他自己吗?

    “观察能力不错。”猎人踱步朝着少年走了过去:“不过想要真的留下来,只靠着观察能力还不够,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新兵。”

    少年笑了一下,嘴角勾起,带着那么点慵懒懒的感觉。

    猎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黑子那抹笑之后,竟然会想到他们家

    开什么玩笑。

    笑起来,那才真的是腹黑极致。

    这个黑子估计就是表面装装。

    哪里成想,他的这个想法刚落地。

    擦肩而过间。

    就听少年嗓音含笑的在他耳边了一句:“本来想给我们新兵一个下马威,结果发现没下成,队长,看来以后布置计划还是要详细一点的好。”

    我靠!这他奶奶的到底是哪个部队里面选出来的,怎么这么难对付!

    “哎,也不知道如果训练营地那边的其他队长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会怎么想。”

    少年完把棒棒糖一吊,勾着唇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在这一刻,猎人几乎忍不住想打电话告诉自家,有个新兵吊的让人想要揍扁他!

    给读者的话:四合一,住在稻城,蹭了客栈老板美女很多水果,我码字的时候,她你今天晚上吃什么水果,果然人美心善,老婆们安。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