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33章 第一千四百零一
    不过在这之前。

    她要解决一下洗澡的问题。

    正这样想着,旁边的太子爷就把腰带一抽,迷彩作战服的外套脱了,只剩下了里面的汗衫,肩上还搭着一条白毛巾,手上端着脸盆:“金主……”太子爷叫到这里卡壳了,怎么也叫不出后面那两个字,干脆话音一转:“走,一起去洗个热水澡。”

    薄九头也不回,依旧是慵懒懒的嗓音:“不去。”

    “今天在丛林里蹿了一个多时,你不洗澡?”太子爷瞪圆了眼,以前他在的宿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连续三天不洗袜子。

    但他没有想到高手也这样。

    怪不得这么黑。

    不洗澡能不黑吗?

    太子爷摇了摇头,无奈的走了。

    狼牙似乎对周围的事完全不感兴趣。

    薄九用脸盆打了水兑着暖壶里的热水,脱掉军靴,坐在下铺泡了个脚。

    泡脚的时候,她就在想,该怎么能见到大神,还不被大神发现……

    新兵报道第一天。

    按照道理来,晚上肯定只是修整。

    但那是普通部队。

    在这里,显然不一样。

    凌晨一点,这是就在所有人都沉睡的时候。

    突地哨声骤响。

    狼牙是第一个睁开眼睛的。

    从他的思维上来看,他应该是第一个收拾利落的人。

    哪里想到还有一个人,一个利落的挺腰,迷彩服的外套就挂在了身上。

    灯光骤亮。

    猎人站在门前,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拍过去:“三十秒,楼下集合,慢了的人,你们知道后果。”

    这样一句话,仿佛比集合哨的威力还要大。

    每个人都在用最快的速度穿衣。

    狼牙看着少年身形一转,只是一个反手,军帽就被他戴在了头上。

    实际上能留下来的人,速度都不会特别的慢。

    包括太子爷整理起来东西的时候,都快的很。

    可是周围的人再快,好似也没有少年来的快,对方穿衣服仿佛是常年练出来的,不过是眨眼间,少年已经低下头去系鞋带了。

    就是有一点,对方的军用被好像没有叠。

    三批新兵由三个人来带。

    在他们的预计中,这群人既然是从各大队甄选出来的。

    最起码的时间观念应该有。

    但三十秒真的是太要求速度了。

    能达到这个速度的人也只有一半。

    少年是第一个下来的,实话,猎人这时候竟然觉得这个黑子在自己队也不错,最起码给自己争脸。

    就这样又筛选掉了一半人员。

    然而。

    这时候却出现了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318挨着门的下铺是谁的?”

    318?

    这不是他们队的吗?

    猎人刚一皱眉。

    就见最先下来军装最笔挺的少年,往前一站:“报告,是我的。”

    检察员上下打量了少年两眼:“被子怎么没叠?”

    被子没叠?

    还有人会犯这么低等的错误?

    “不会叠。”

    少年的回答,让四周一片的静。

    连军被都不会叠。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来的!

    除了猎人带的这批兵,其他队的人,都朝着薄九看了过去,那样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什么仗着势力加塞进来的。

    检察员把手上的本一合,都开始怀疑是不是他们的入选系统出了问题。

    他眼睛眯了一下,再看看少年自从甄选以来的所有资料。

    陆军里最能打的,不仅仅如此,枪法也是第一,最关键的是资料上还写着一条,擅长网络攻击。

    这样的人竟然是以技术兵的身份通过的审核。

    可为什么,对方连个军被都不会叠,这不是最基本的吗。

    检察员静了五秒钟左右,第一次遇到了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的问题,干脆把负责队长猎人叫到了一边:”这个人表现怎么样?”

    “洞察力一流,应该很擅长丛林作战,并且…”猎人的声音很低:“很特别。”

    检察员手指敲了敲记录本:“那我该怎么向打报告。”

    “照实,这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看看今天的选拔,如果不达标直接让这子走人,如果出色的话,再报给。”

    检察员听完猎人的话之后,点了点头:“只能这样了。”

    “一下今天的任务。”检察员偏过头去,双眸扫过了站在前面的这排兵,眼光在少年身上顿了顿,那意思是这件事先放在一边。

    可是,他们才刚来,就有任务?

    所有人都被这措手不及的命令,给弄的楞了一下。

    毕竟他们能接受这么早起来训练。

    他们也预料过,加入了这样的部队,肯定和原部队不一样。

    可一上来,就有任务?

    这正常吗?

    “每个人只有一把手枪以及一副地图,这一次交代给你们的任务不是去对付罪犯,而是一场军事演习,在距离咱们训练营一百公里处,还有一个驻扎部队,你们必须要在今天日落之前,完成摧毁任务。”

    “摧毁任务?”还是有人忍不住的发出了声响。

    检察员的眸光从对方身上掠过:“没错,是摧毁任务,在这之前我方已经泄露给了对方入侵信息,也就是他们的警惕性要比平时还要高。”

    那他们还摧毁个p

    主要是他们才多少人。

    那可是整整一个部队!

    太子爷是在部队里呆惯了的人,一听这话就意识到了其中的差距。

    “现在开始对表。”猎人抬起自己的手,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威严:“由我来全程指挥,一旦你们被击毙,显示在我这里的红点就会消失,同样的,我会根据发给你们的对讲机,来确认你们的位置,天黑之前没有完成任务,就算是失败,现在全体上车。”

    “是!”

    嘹亮的嗓音响起。

    每一个人的速度都极快。

    不愧是从各地部队挑选出来的最优。

    只是在他们上了车之后,眸光都不由的朝着少年的方向看了过去。

    很简单,这是一场很重要的军事演练。

    他们没有一个人希望被谁拖后腿。

    “找个人保护好这位兄弟。”

    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只是,他们心里也很清楚,这个办法演习的时候可以用,到了真正的实践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可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都是战友,代表的都是兵王部队。

    被人保护当然好。

    薄九坐在那,并没有话,她在研究地图。

    一般人研究地图,主要是研究地形。

    而她则是在研究通电设施都在哪里以及网络覆盖。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那就是制高点。

    通常情况下掌握了制高点,就等于掌握了最好的狙击点。

    只是既然对方已经有所防备,应该在这方面也会心。

    不过有一点还是好的。

    对方并没有接到他们是几点进行入侵。

    薄九坐在军车车斗里,在抬眸的时候,黑色的眼底划过了一丝芒。

    军车开的很快。

    不到两个时。

    他们就已经接近了目的地。

    “穿过这片树林就是对方的训练营,需要提醒你们的是,这片树林也是他们的防备范围,被发现射中同样出局,好了,你们可以出发了。”

    猎人话音一落,三批新兵,将近一百人,瞬间解散,开始侧脸检查装备。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

    最佳入侵时间。

    也就是对方应该还在沉睡。

    这次行动以队为组。

    薄九所在的为一队。

    二队三队大部分人都在入林之后,迅速的朝着目的地掠了过去。

    这一点在猎人这里也有体现,对讲机显示的红点也有体现。

    一队的同样也是在移动。

    只不过,这其中又出现了不同。

    因为有一个点,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动过。

    那个点不是别人,正是薄九。

    太子爷是见少年停下之后,才跟着停下的。

    太子爷还天真的以为是少年发现了什么,紧张的问道:“是不是周围有阻击手。”

    “不是。”薄九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潮湿程度。

    太子爷不解了:“不是你停下来做什么?”

    “睡觉。”薄九在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

    不仅仅太子爷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就连同宿舍的其他两个人,都想敲开少年的头,问问这家伙在想什么。

    “算了,他在这里呆着,最起码不用被发现。”

    其他分队的人显然已经在心里给少年定了位。

    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出现在这里,而适合回去当他的少爷。

    于是连头都没有回,踱步朝着深处走了去。

    太子爷本来也想跟着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就觉得黑子不会真的是要睡觉这么简单。

    毕竟他可是亲眼看到过这家伙是怎么穿越丛林的。

    太子爷在前面走着的人和真的在找地方睡觉的少年之间,做了选择。

    咬咬牙,没有再往前走,而是退了回来,问道:“你是不是在计划什么?”

    “没有。”

    没有你敢在这么重大军事演习的时候睡觉,你还你没后台,我都不敢像你这样啊兄弟!

    太子爷忍住想要吐槽的冲动。抬起步来刚想走。

    就听身后又传来了一道慵懒懒的嗓音:“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想法,前提是要有报酬。”

    太子爷回头,目光不是那么的友善:“你不适合来当兵,你适合去抢劫!”

    “过奖了。”薄九找了个树一靠,很随意的坐姿,只是因为身上的军装,却显得有种不出的帅气。

    太子爷咬牙:“我这真的不是在夸你。”

    “这次的报酬很简单。”薄九基本上已经无视了对方的情绪:“帮我叠三天的被子。”

    一提到这个,太子爷更崩溃了:“你真的是陆军出身?连个被子都不会叠,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多丢脸。”

    薄九拆了一根糖在嘴里,肩膀耸了耸:“这方面确实不太擅长,没办法。”

    “你去问问哪个当兵的不会叠被子。”太子爷真的是耐心没了。

    薄九趁着对方还在理智范围内,突地转移了话题:“这个时候进去,太容易被发现,还不如睡会觉,养养精神。”

    “不对吧,现在可是人类最疲倦的时候,我们趁着这个点行动,明显占优势,怎么可能是容易被发现。”太子爷也不是个花架子,很清楚现在行动的好处。

    薄九仍旧还是慵懒懒的:“那是在对方不知道我们的行动之前会这样,你能想到的事情,对方会想不到指挥作战的应该是对方的团长吧,一个团长连这么点分析能力都没有?你觉得可能。”

    如雷灌顶。

    太子爷在听到这段话之后,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感觉。

    是的。

    他们很强。

    对方也不弱。

    都是部队出身,怎么会不清楚这一点。

    太子爷楞了半响,坐在了少年的旁边,伸出手来,竖了竖大拇指。

    接着问道:“你刚才怎么不和大家,这样能减少牺牲。”

    薄九挑眉;“你觉得他们会相信一个连被子都不会叠的人?”

    太子爷:……这还真是不太会相信。

    为了方便彼此之间的位置确认。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有关于红点的记录器。

    其他战友们在看到有个红点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之后。

    俨然已经不再指望什么。

    在他们的心目中,完成任务是最重要的。

    按照军事演练规则,必须要将他们全部击灭,蓝方,也就是这个部队才算胜利。

    而他们这边属于红方,摧毁对方营地为胜。

    既然是这样,抓紧时间就是第一要务。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出事了!

    猎人看不清楚这过程中的影像,只知道屏幕上显示的红点,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着,速度快的惊人!

    他脸色都变了,立刻拿起了对讲机:“什么情况!”

    就算是场军事演习,也是有他来指挥作战的。

    怎么一上来就少了这么多人!

    “报告,我们遭遇到了阻击手的埋伏。”

    闻言,猎人伸手扶住了自己的额,这个老狐狸,怎么到了他指挥作战的时候,就这么聪明。

    之前队长带人摧毁,也不见他懂的让阻击手埋伏啊。

    某团团长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怎么样?”

    “报告团长,一切都顺利。”

    某团团长哼哼了两声:“秦漠那个冰子,不就是那么两下,这次必须把以前丢过的脸给我找回来!”

    “是。”通报兵将鞋跟一碰,挺直腰板之后,才道:“可是团长,这次指挥作战的并不是,而是他手下的兵。”

    某团团长脸上爆红:“兵输了,就是他输了!”

    通报兵:……好吧,你是团长,你什么都是对的。

    “也让我教教他的兵,不要以为打过咱们一次,就能打咱们第二次,通知下去,这些混子就喜欢晚上的时候行动,讲究的就是一个神不知鬼不觉,所有人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是!”

    嘭的一声,又是脚跟碰撞。

    还真别。

    团长的做法明显是起到了作用。

    红方这边派出去的一百人一下子就销去百分之八十。

    零零碎碎的只剩下了21个人。

    猎人是真的急了。

    很显然所有人那里对这边的战况都是同步欣赏的。

    魔术师在第一时间发来了问候:“嘿,听你这次踢到铁板了。”

    “你闭嘴。”猎人伸手扶额,他们组的人为什么各个都这么没人性。

    魔术师笑了:“担心什么,不是还有狼牙在,对了,还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我刚刚把红点消息同步给了,明天起来,他应该就能看到,你的这个战绩,实在是不怎么好啊,亲爱的猎猎。”

    啪!

    猎人直接挂了电话,在看看屏幕上的红点,又少了一个!

    好在到了凌晨6点钟的时候。

    对方的侦查也进入了颈期。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这边也丝毫没有优势。

    因为整个队伍,到现在为止只剩下了16个人。

    每个人的位置还都不统一。

    发布命令都有点困难。

    等一下。

    怎么这里还有红点没有走的。

    猎人眸光向下移,放大了那个红点。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那个子。

    除了猎人注意到了这一点之外。

    其他都在同步看红点消息的同队战友,也发现了这一点。

    他们是没想到,那个不会叠被子的子,居然还没有被射击掉。

    这真的是有点造化弄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那个红点动了!

    确确实实是动了,并且速度还很快。

    这和之前红点停留在一个位置上一动不动的时候,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

    “这子什么情况?”

    “我也不懂。”

    别普通战友不懂,就连猎人都不明白这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唯一明白的就是太子爷。

    他再次看到了那神奇的穿越丛林的技巧。

    并且也奇怪了,怎么没人拦他们。

    对此,少年在换装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完美的解答:“前面的战友们已经帮我们扫过雷了,现在对方的指导员肯定是在抓那些没有被狙击的,不会来管我们,更何况是这个时间点,谁还在从林里蹲着。”

    太子爷:……为什么他发现他是跟了一只狐狸在行动,这次他们或许还有赢的希望。

    给读者的话:五合一,加更,安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