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39章 第一千四百零八
    魔术师还要点什么。

    那边坐着的秦漠已经开了口,声音不冷不淡:“去训练场问。”

    五个字。

    一锤定音。

    行动组确实也对这个新进来的技术兵很感兴趣。

    接到消息的时候。

    薄九还在做训练。

    带枪匍匐前进以及远距离射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负重跑。

    “10号。”指导员的嗓音响起,在炎热的天里,带着沙哑:“出队!”

    薄九顿下了动作,接着跑了过去,一张脸还是黑的,却不难看。

    “跟我来。”指导员上下打量少年一眼,就准备把人带走。

    太子爷在旁边看着,心道不会是要把这人淘汰了吧。

    但仔细想想又不可能,毕竟这次黑子立了大功。

    那是去做什么?

    指导员来叫自己,薄九还以为又是因为她的被子没叠。

    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

    就在薄九正想告诉指导员,叠豆腐块这种事她是真的做不来的时候。

    一个转角,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修长身影,那人穿着军装,肩上带着穗,单手垂在一侧,大概是阳光太充足,又或许是他刚才洗过澡,站在那里的时候,漆黑的发都像是镀了一层芒。

    那里不单单只有他一个人。

    还有其他几个军官。

    只是哪一个,都比不过那人的风华绝貌。

    尤其是穿着军装。

    薄九第一反应就是,糟了。

    长腿还没有动。

    那边的人已经完了话,抬眸朝着她这里看了过来。

    薄九马上低眸,企图用军帽来遮住自己的脸。

    也是有效果的。

    毕竟离的距离并不是特别的近。

    只是,就算这样,也危险的很。

    主要是走不掉。

    “来了。”猎人身形又站直了几分。

    秦漠偏过头去,眸光还未着点。

    魔术师又道:“对了,怎么那个新兵连个代号都没有?”

    “有。”狼牙的语调向来平稳:“大概是太另类了,没办法往资料上写。”

    魔术师挑眉:“喔?叫什么?”

    “金主爸爸。”狼牙在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也有停顿。

    魔术师表情都变了:“……卧槽,这代号,你认真的吗?”

    “是他这么。”狼牙也不懂怎么弄这么一个名字。

    几个人在那着。

    谁都没有注意到秦漠在听到这个代号之后,突地顿住的身形。

    紧接着,他的视线就落在了那个低着头,朝着他这边走过来的人影。

    那人影不高不矮,军帽压的很低,让人看不出来长相,只露出了下巴,肤色很黑。

    一身迷彩作战服,被少年糟蹋的已经全然没有了样子。

    这个人扔在训练场上里,不过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新兵。

    秦漠的眸光沉了一下,里面像是在翻腾着什么,如同夜一般的深海。

    “报告,人带来了。”指导员脚跟一碰,朝着这边就敬了个军礼。

    薄九跟着抬手,行为举止没有一点不对劲儿的地方。

    毕竟越慌乱不定越能被大神认出来。

    现在她的这身打扮再加上肤色,又有军帽做遮掩,还是可以碰碰运气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抬手的时间有点太长。

    “回队。”耳边响起了嗓音。

    是秦漠对着指导员的话。

    指导员答了“是”之后,一阵跑朝着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倒是让薄九稍微松了松气。

    不过很快,她那口气又重新提了起来。

    因为她视线所及的地方,是那双离她越来越近的军靴。

    随着心跳声的响起。

    耳边也传来了那人的嗓音:“年龄。”

    这个问题太安全。

    问出这个问题来,也就意味着大神拿她当新兵在询问。

    薄九变换着声音回道:“19”

    “陆军出身?”秦漠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眸里已经深到了低,视线落在了那个人的头顶上,脸上仍然是清贵淡漠。

    魔术师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还觉得这些问题,没有丝毫的毛病。

    之前新兵入组,队长都会这么询问。

    薄九只听声音,就知道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但所有问题都在安全范围内。

    越是这样,就越代表着一切都在按程序走。

    “是。”薄九又将头压低了一点。

    耳边那道嗓音再度缓缓的响了起来,带着特有的漫不经心:“陆军那边的人,都不会叠被子?”

    到这一点,薄九倒是直接:“报告,就我一个人不会。”

    “刚刚你的舍友,你不像是兵人出身,你怎么看?”秦漠慢条斯理起来的时候。

    薄九立刻意识到她不会叠军用被这一点,确实是个漏洞、

    只是这个漏洞,不能让大神知道,薄九只找了个辞:“报告,我在陆军的时候他们也这样。还差点因为这件事,踢我回老家,好在其他成绩能弥补这一点,之后我才留在了陆军,听其他部队对这一点要求非常严。”

    “肯定,哪个当兵的还不会叠被子。”这句话是魔术师的:“不过你其他成绩确实非常优秀,技术兵出身怎么想到来我们这里,你应该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

    “没有哪一个当兵的人不想来兵王部队,我也一样。”只要不是大神问的问题,薄九回答起来完全没有压力。

    魔术师和狼牙对看了一眼,这理由确实没有什么毛病,就是有点太空。

    可其他问题,又不知道该问什么了,毕竟更深度的需要再了解几天。

    无论是魔术师还是猎人,都认为问到这里,基本上可以让人回队了。

    没想到……

    “你们先回去。”秦漠侧过脸来,嗓音很淡。

    行动组里的几个人都有些不解。

    他们先回去?

    为什么?

    难道有什么问题想单独问这个新兵?

    想通这一点之后。

    魔术师他们应了一声:“是。”

    动作起来很快,三四步就消失在了水平线上。

    薄九还在想大神把这些人支开,会问自己什么问题,大概就是有关计算机或者入侵方面的,她要怎么来应对。

    然而下一秒钟,她的大脑却顿住了。

    不是因为别的。

    而是耳边缓缓响起来的那句:“金主爸爸这四个字,你想用到什么时候?”

    给读者的话:月票求一波,安,明天见。

    魔术师还要点什么。

    那边坐着的秦漠已经开了口,声音不冷不淡:“去训练场问。”

    五个字。

    一锤定音。

    行动组确实也对这个新进来的技术兵很感兴趣。

    接到消息的时候。

    薄九还在做训练。

    带枪匍匐前进以及远距离射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负重跑。

    “10号。”指导员的嗓音响起,在炎热的天里,带着沙哑:“出队!”

    薄九顿下了动作,接着跑了过去,一张脸还是黑的,却不难看。

    “跟我来。”指导员上下打量少年一眼,就准备把人带走。

    太子爷在旁边看着,心道不会是要把这人淘汰了吧。

    但仔细想想又不可能,毕竟这次黑子立了大功。

    那是去做什么?

    指导员来叫自己,薄九还以为又是因为她的被子没叠。

    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

    就在薄九正想告诉指导员,叠豆腐块这种事她是真的做不来的时候。

    一个转角,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修长身影,那人穿着军装,肩上带着穗,单手垂在一侧,大概是阳光太充足,又或许是他刚才洗过澡,站在那里的时候,漆黑的发都像是镀了一层芒。

    那里不单单只有他一个人。

    还有其他几个军官。

    只是哪一个,都比不过那人的风华绝貌。

    尤其是穿着军装。

    薄九第一反应就是,糟了。

    长腿还没有动。

    那边的人已经完了话,抬眸朝着她这里看了过来。

    薄九马上低眸,企图用军帽来遮住自己的脸。

    也是有效果的。

    毕竟离的距离并不是特别的近。

    只是,就算这样,也危险的很。

    主要是走不掉。

    “来了。”猎人身形又站直了几分。

    秦漠偏过头去,眸光还未着点。

    魔术师又道:“对了,怎么那个新兵连个代号都没有?”

    “有。”狼牙的语调向来平稳:“大概是太另类了,没办法往资料上写。”

    魔术师挑眉:“喔?叫什么?”

    “金主爸爸。”狼牙在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也有停顿。

    魔术师表情都变了:“……卧槽,这代号,你认真的吗?”

    “是他这么。”狼牙也不懂怎么弄这么一个名字。

    几个人在那着。

    谁都没有注意到秦漠在听到这个代号之后,突地顿住的身形。

    紧接着,他的视线就落在了那个低着头,朝着他这边走过来的人影。

    那人影不高不矮,军帽压的很低,让人看不出来长相,只露出了下巴,肤色很黑。

    一身迷彩作战服,被少年糟蹋的已经全然没有了样子。

    这个人扔在训练场上里,不过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新兵。

    秦漠的眸光沉了一下,里面像是在翻腾着什么,如同夜一般的深海。

    “报告,人带来了。”指导员脚跟一碰,朝着这边就敬了个军礼。

    薄九跟着抬手,行为举止没有一点不对劲儿的地方。

    毕竟越慌乱不定越能被大神认出来。

    现在她的这身打扮再加上肤色,又有军帽做遮掩,还是可以碰碰运气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抬手的时间有点太长。

    “回队。”耳边响起了嗓音。

    是秦漠对着指导员的话。

    指导员答了“是”之后,一阵跑朝着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倒是让薄九稍微松了松气。

    不过很快,她那口气又重新提了起来。

    因为她视线所及的地方,是那双离她越来越近的军靴。

    随着心跳声的响起。

    耳边也传来了那人的嗓音:“年龄。”

    这个问题太安全。

    问出这个问题来,也就意味着大神拿她当新兵在询问。

    薄九变换着声音回道:“19”

    “陆军出身?”秦漠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眸里已经深到了低,视线落在了那个人的头顶上,脸上仍然是清贵淡漠。

    魔术师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还觉得这些问题,没有丝毫的毛病。

    之前新兵入组,队长都会这么询问。

    薄九只听声音,就知道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但所有问题都在安全范围内。

    越是这样,就越代表着一切都在按程序走。

    “是。”薄九又将头压低了一点。

    耳边那道嗓音再度缓缓的响了起来,带着特有的漫不经心:“陆军那边的人,都不会叠被子?”

    到这一点,薄九倒是直接:“报告,就我一个人不会。”

    “刚刚你的舍友,你不像是兵人出身,你怎么看?”秦漠慢条斯理起来的时候。

    薄九立刻意识到她不会叠军用被这一点,确实是个漏洞、

    只是这个漏洞,不能让大神知道,薄九只找了个辞:“报告,我在陆军的时候他们也这样。还差点因为这件事,踢我回老家,好在其他成绩能弥补这一点,之后我才留在了陆军,听其他部队对这一点要求非常严。”

    “肯定,哪个当兵的还不会叠被子。”这句话是魔术师的:“不过你其他成绩确实非常优秀,技术兵出身怎么想到来我们这里,你应该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

    “没有哪一个当兵的人不想来兵王部队,我也一样。”只要不是大神问的问题,薄九回答起来完全没有压力。

    魔术师和狼牙对看了一眼,这理由确实没有什么毛病,就是有点太空。

    可其他问题,又不知道该问什么了,毕竟更深度的需要再了解几天。

    无论是魔术师还是猎人,都认为问到这里,基本上可以让人回队了。

    没想到……

    “你们先回去。”秦漠侧过脸来,嗓音很淡。

    行动组里的几个人都有些不解。

    他们先回去?

    为什么?

    难道有什么问题想单独问这个新兵?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