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41章 第一千四百一十
    薄九没有设防,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撞上了前面那笔挺如松柏的背脊。

    清淡的气息夹杂着被阳光晒过的味道,像是能将人渗透一样。

    美中不足的就是撞的鼻尖有些泛疼。

    还有氧气像是有点不太够。

    秦漠偏过头来,伸手将人扶住,眸光很淡,拿过旁边士兵准备的水,凑到了少年的唇边。

    薄九喝了两口,气息刚平稳下来。

    秦漠就开了口:“跟着我有意思?”

    “嗯呢,很有意思。”薄九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痞气。

    秦漠看着眼前这个人,语气淡淡:“我记得我过,给你一天的时间离开。”

    “报告少将,我通过了所有的测试,就有权利留下来。”薄九已经找好了辞。

    秦漠笑了一声,有些嘲弄:“通过了所有的测试?你现在连个被子都不会叠。”

    薄九:……

    没有话,这一句太狠。

    时间就那么安静了几秒钟。

    秦漠偏过头去,伸手将白色毛巾拿过来,然后又将人拽到跟前。

    薄九还在疑惑大神这是做什么的时候。

    白色毛巾已经碰到了她的额头。

    原来是在帮她擦汗。

    薄九干脆把那张脸扬的更高了,享受似的眯起了眼,那张脸俊美的好看

    秦漠做完这个动作就有点后悔了,他怎么就下意识的把这家伙拽过来给她擦汗了?

    入眼的就是那张黑的像煤炭的脸,即便是这样,侧脸在光线的照耀下仍然是能看到那细的绒毛。

    以及那沾了水的薄唇,像是镀了一层润色的泽。

    让人在看了之后,很难再移开目光。

    秦漠的眸沉了沉,深邃了几分之后,将白色毛巾拿开。

    薄九意识到没有人给自己擦汗了,往前跟了两步。

    “去收拾你的东西。”秦漠头也不回,嗓音还是淡的,只给了她这么几个字。

    薄九柳眉一挑,身形一侧:“如果我把被子叠好,就是完全通过测试,我不收拾东西。”

    秦漠闻言,停了下来,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声音不冷不热:“随便你。”

    薄九觉得这个时候的大神,太像是时候她刚认识他的时候的样子,真的是软硬不吃,太难接近。

    不管怎么样。

    先想办法留下来。

    薄九想到这之后,直接回了宿舍楼。

    先是把那一团棉被铺开,然后按照记忆中的步骤,开始按压捏形。

    本来看上去挺简单的步骤。

    她也都按照教程来做了。

    结果还是软塌塌的一点都不合格。

    距离豆腐块还有很大的距离。

    薄九现在终于体会到为什么有一些学生在军训的时候,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

    灵了。

    这被子的要求,确实是太高。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床铺上的棉被被叠上又被拆开。

    整个宿舍里都安静的很,只有秒针转动的声响。

    夕阳彻底沉没在了西边。

    唯有留下的光晕,能打出一道修长的身形。

    那身形是趴在地上的,肩上架着一杆长枪,枪口对准某一点。

    打出去的时候,直戳靶心。

    一连五枪,每一枪都在十环的范围。

    那样的射击姿势,完美而流畅。

    就像是和四周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连呼吸都随着枪而走,侧过去的脸,俊美清贵,即便是蹭在了草丛之中,也丝毫不影响他身上那特有的气质。

    是秦漠。

    从各部队来到这里的优秀新兵们,总算是看到了传中的隐藏射击,长枪一指,八百无人区。

    对于他们来,射击的准确度并没有多大的难度。

    最让人惊艳的是那种悄然无息的射击以及那没有丝毫停留的动作。

    太子爷在旁边看着,将目光收回又放到不远处的那辆兰博基尼上。

    看来这人不仅仅是有背景。

    能让一个团长列队来接,足以能见能力。

    这是秦漠还没穿上军装外套时,太子爷的想法。

    等到他看到眼前的男人将军装上衣一搭,踱步朝着他们走过来的时候。

    太子爷已经被对方肩膀上的穗给晃到了。

    那是少……少将?!

    这么年轻?就是少将了!

    不太可能吧!

    太子爷只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在部队里就算有能力也要看岁数。

    这个人真的是年轻的过分。

    除非是执行过境外机密任务,并且立下过重大功绩。

    否则真的不太可能会是少将。

    五十来个人已经被秦漠震住了。

    “时间不够快,动作幅度大,今天加练五十环。”

    秦漠完这句话之后。

    一半的人都没有了体力。

    但是在这里,服从命令便是唯一要素。

    队伍里少一个人,大家不可能不知道。

    尤其是这两天都在一起行动的同伴。

    太子爷已经连续两次问队长,薄九去了哪里。

    射击中途休息的时候,他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只是这次回答他的不再是队长。

    而是身后升起的淡漠低沉:“听起来,你很在乎10号。”

    太子爷一顿,没料到和他话的会是掌控整个部队行动的。

    在刚刚看过对方射击之后,太子爷已然把对方当成了自己所奋斗的目光,完全没有注意到秦漠在这句话的时候,深邃了的眼底。

    太子爷敬了个军礼:“报告,10号离队太久,我想知道出了什么事。”

    “内务不及格。”秦漠将军装外套的最后一颗纽扣系上,扑面而来的禁欲气息硬生生的让太子爷连带着后面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不过,也是因为薄九做的事情太惹人眼。

    尤其是在这次军事演习中太过于出色。

    出色到很难不让人注意。

    首长听有这么一个新兵在,又被那个最不好摆弄的冰子叫了过去。

    开完会之后,连茶水都没有喝,就让人去喊秦漠。

    在部队里,秦漠的一切礼仪倒是都到位,看到人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敬礼,干脆利落的很。

    只是即便如此,身上那股气质是骗不了人的,有的首长也过,秦漠大概是这里面最不像军人的军人。

    “这个10号有什么问题?听你单独和他聊了聊?”首长完这句,紧接着又道:“不管有什么问题,先好,这次来了这么多好苗子,你一句话不,踢走了一大半,现在就剩下这么一点人,你别给我随便再踢人,尤其是这个10号,想办法留住。”

    秦漠没有给明确的答案:“等这个兵内务合格了再。”

    “不就是不会叠被子吗,我来之前听了报告,这有什么,执行任务的时候又不是让你们叠被子。”首长的苦口婆心,要知道虽然这个冰子是他的兵,但是在这方面,这混子从来都没有听过他的。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兵。

    以前都是个地方的刺头。

    要么就是家里有权有势被扔进了某部队,有本事却不好管教。

    要么就是特殊人才,心中有傲气,不好驯服。

    这些人遇到冰子之后,也奇怪了,各个都听话的很。

    秦漠不在部队的这些日子,最挠头的就是他。

    要知道这些人就会折腾事。

    很多人不愿意接接手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确实是好立功,但是秦漠一走,这些兔崽子就炸团,有谁能受的了。

    这混子确实也是看人毒的很。

    他挑出来的人鲜少会出事。

    就是太爱让人走。

    首长想到这里,又叮嘱了秦漠一句:“其他人我不管,这个10号,必须给我留下。”

    “再看。”秦漠完这两个字之后,就站了起来,伸手正了正军帽,又敬了个礼。

    老首长又气又拿人没办法,他了这么半天,这子连个准信都不给。

    看来10号这个新兵,他多想留下也没有用了……

    黄昏一过。

    天气就开始发沉了。

    训练还没有结束。

    远远的都能闻到食堂里的饭菜香。

    秦漠从首长那里出来之后,脚步顿了一下,偏头看了一眼已经累的有些脱相了的新兵身上,五十环匍匐前行射击,从来都不是开玩笑的,这样练下来,有些人只想先喝上一大杯热水,肚子肯定也会饿,毕竟到了吃饭的时间。

    秦漠看了一眼之后,就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开始对所有新进成员的分析。

    只是打开资料之后,久久没有下文。

    给秦漠来送饭的心理医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他多少有些震惊,毕竟无论发生什么时候,在分析人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卡壳过。

    心理医生看了半响之后,刚想开口。

    秦漠的嗓音就响了起来,很是漫不经心:“我的心理没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执行任务,如果你是来问这个的。”

    心理医生一噎,每次在面对的时候,他所学的东西,都像是还给了书本一样。

    他想了想,干脆先换个话题,从而来降低的提防力。

    “听咱们部队来了个新兵,一个人就灭对方一个团,还是个技术兵种,这样的人放进行动组里刚好合适,不是一直都胖子的体力跟不上吗,现在有了这个新兵,既然能穿越丛林,熟悉野外作战,体力方面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才对,嗯,是件好事。”

    心理医生完本来是打算继续别的话题。

    哪里成想,秦漠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身形修长:“不用费劲心思想话题了,你的这个人,在淘汰的范围内。

    心理医生:……

    他明白了,今天根本不适合来找谈心。

    的情况通常会有三种。

    第一种是无论什么,都是漫不经心。

    第二种闭目养神听他讲。

    第三种就是像现在这种,很打击他的专业书评。

    不过,如果是第三种出现的话,那也就意味着的情绪最起码有了波动。

    这两天是发生了什么吗?

    心理医生皱眉,有点想不透。

    也不怪他想不透,毕竟除了秦漠之外。

    其他人都还没看出来那个10号新兵是谁。

    只不过,自家走了,心理医生带来的饭也只能他自己吃。

    而跟在秦漠身后的兵,还以为秦少不想看到医生,打算去食堂吃东西。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刚一出来,秦少就问了一句:“她在哪?”

    他?

    谁?

    士兵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秦少的是那个胆子很大的新兵:“报告,10号一直在宿舍,没有出来过。”

    秦漠修长的指顿了一下,接着踱步朝着某个方向走了过去。

    士兵抬眸,那分明是新兵宿舍的方向。

    他是想跟着一起去的。

    但很明显秦少不想让他跟。

    士兵非常懂规矩的守在了楼下,他很明白秦少越是遇到人才的时候,越是会对之越严格。

    可是这一次,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士兵在那费解着,眉头都皱成了一团,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宿舍里,薄九还在和床铺上的棉被做斗争。

    最后眸光一闪,嘴角勾着,带着特有的帅气和邪佞。

    过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

    再放眼过去看,很难成型的棉被,此时四角分明的搁置在床铺的一角,从侧面看上去比狼牙叠的还要正规。

    豆腐块的形状,军营里的标准。

    薄九一手抄着裤袋,一手拿出手机,就准备发张照片过去给大神验证。

    咔嚓一声。

    照片刚成型。

    门就被推开了。

    薄九没有回头看,还以为是舍友回来了。

    正低着头,准备编辑,发送信息。

    掌心里的手机就被人抽了去。

    薄九不用抬眸,只看那双修长的手就知道是谁了,只在一瞬间有些心虚,朝着床铺上的棉被看了一眼之后,身形一转,脸上带出了迷惑般的轻笑:“报告,被子我会叠了。”

    “是么?”秦漠先是挑了一下眉头,然后踱步朝着床铺走了过去,眸光放在了那有棱有角,像模像样的四方形棉被上,接着,腰杆微弯,军长没有一丝的褶皱,从这个位置看过去,他那张脸,帅的实在分明。

    薄九正打算多看一会儿。

    秦漠单手一拽,棉被瞬间被岔开,那里面细的支撑树枝也散落在床铺上。

    可秦漠腹黑就腹黑在,他像是完全没有看到那些树枝一样,语气淡淡的道:“现场叠一个让我看看。”

    薄九:……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