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52章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糖,大神是个小公主
    此时,就在边境地带的隐蔽部队里,猎人完全没有想到他挨罚也就算了,还要被来盯着。

    不是很忙吗?

    怎么有空专门抽出时间来盯他。

    猎人头皮都发麻了,想要组里的人八卦,却发现那些人一个个的幸灾乐祸。

    唯独他,还要负重跑十好几圈。

    总觉得今天看他的目光格外的冷。

    难不成是因为他刚才打扰到了什么?

    不……会吧?

    像是突然之间开了窍的猎人,用看鬼一样的目光看着站在跑道上,一身军装笔挺的男人。

    刚看过去,就被那目光冻到了。

    脖子都跟着缩了回来。

    妈妈呀,的气场还是这么强。

    所以怎么可能会喜欢被人压他?

    可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虐待他。

    “没力气?”秦漠看着跑圈的人,嗓音淡淡:“没力气了,就再多跑两圈。”

    “报告,有!”猎人快哭了,他们家少爷,还是如此魔王,他不应该那个时候进去的。

    那群背信弃义的人,就会让他做出头鸟!

    猎人一边跑,一边朝着看戏的那几个扫了过去。

    不要以为隐藏起来,他就不知道这些人都在!

    秦漠又扫了训练场一眼,伸手将军装外套勾起来,接着踱步朝着西侧走了过去。

    猎人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是走了。”

    秦漠一走,那边的好几个人一起围了过来。

    最先开口的是狼牙:“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让这样对你。”

    真的是直接又了当。

    猎人想停下来。

    魔术师在旁边提醒他:“你还有两圈,你记得的,上次有人在差一百米的时候停下来,让他跑了多久。”

    猎人闻言,一咬牙,只能继续跑。

    “喂喂,你别光顾着跑,倒是啊。”

    那几个人和他一起迈腿。

    猎人没停下来,只呵呵了两声:“不。”

    魔术师开了条件:“一条中华。”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军人之根本。”猎人话的时候都喘气。

    魔术师再次开口:“你的臭袜子,我帮你洗三天。”

    这次猎人把头转了过来:“一周。”

    “五天!”魔术师咬牙:“不能再多了。”

    猎人又呵呵了两声:“一周,少一天都不行。”

    “靠,你吧,你要是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我直接把你一起洗了!”魔术师在旁边愤愤。

    猎人先是抬头看了一下漫天的星空,然后又看看自己的腰带。

    “你大爷的,看的这两样东西有关联吗!”魔术师想揍人。

    猎人还在跑:“我让你平时多看点书,你不听,这么明显的意思都不懂,月黑风高夜,皮带两成双,啥意思?睡觉!”

    “什么睡觉,你清楚点。”魔术师觉得自己有点懵。

    狼牙他们也觉得这个猎人,语文太差。

    猎人视死如归:“你们非要让我重复一遍我所看到的实景吗?”

    “废话!不然谁愿意洗你的臭袜子。”

    猎人:“先好,你们听了这件事之后,别去往外面传,传出去的话,肯定知道是我的,那我就死定了!”

    “行了,你快。”八卦不往外传,呵呵,太傻太天真,不传还叫八卦吗。

    猎人总算是跑完了,清了清嗓子道:“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10号那个新兵正按着,对,咳,……”

    “是不是爷们!到底的啥,你倒是麻利点!”

    猎人一闭眼,狠狠道:“他,我在想怎么睡你,你让我睡吗?”

    不过是顿时之间,训练场上鸦雀无声。

    就连狼牙都愣住了。

    更别平时面部表情丰富的魔术师,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那,那个新兵这么对的?”

    “不然呢?”猎人心里带着泪:“会这么罚我?!”

    魔术师又是一震,摇头呢喃着:“可怕,太可怕。”

    猎人喘着气附议:“最可怕的是居然没有推开他,也没有让他直接滚,还什么内务合格之类的话。”

    “有没有可能是珍惜人才。”魔术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猎人瞅了他一眼:“珍惜到可以自我牺牲,出卖色相?,是那种人吗?”

    不是,是那种你多看他一眼,他都能冷却你,更别你想睡他,一枪送你上西天还差不多。

    魔术师心理活动太多。

    旁边的人更是各个都陷入看沉思。

    唯独狼牙这个时候开了口:“你的意思是,是自愿的。”

    自愿被压?

    所有人都瞪圆了眼。

    我靠,那更恐怖!

    八卦的传播还是以惊为天人的速度来的。

    这时候作为八卦的主角。

    薄九还躺在床上,见大神很久都补回来,略微有点沮丧。

    不用躲她躲成这样吧。

    秦漠确实没有回去,而是到了部队里的供应部。

    所谓供应部就像是学校里的超市一样。

    只是这边的东西比较单一。

    主要是以香烟为主。

    到了部队也得抽烟不是。

    那边的人刚想把软中华拿出来。

    就听秦漠开了口:“这次不要烟。”

    不要烟?士兵懵了,少将不要烟要什么。

    “只有这些了?”秦漠伸手指了指放在架子上一排的东西,大概是因为没有多少人拿特别的不起眼。

    那是……棒棒糖,最普通的那种。

    部队里训练的新兵,有的时候需要补充糖分,可那也是高度训练的时候。

    “报告,就这些了。”

    秦漠将几根棒棒糖一收,指尖划过钱包:“全要了,多少钱?”

    少将花钱买糖?

    士兵又是一震,张了张嘴道:“一块钱一根,六根六块。”

    秦漠抽了一张十块的,这么便宜的糖,不可能有巧克力味的,但是如果某人敢挑剔,连这种糖,她都休想吃到。

    供应部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供应部,很多时候,你买了什么,都会反应出你的内心来。

    于是代号为医生的人,有的时候想了解大家的心理还健不健康的时候,都会在供应部里面呆着。

    可以他现在整个人完全都是震惊的!

    ,那个大魔头,来买糖?!

    逗他呢吗?

    这到底什么情况!

    医生连伪装的心思都没了,一下子就从那边冲了出来,先让自己看上去不要破绽那么多,等到秦漠结完账之后,故作镇定的道:“,你买糖肯定不是给自己吃。”

    一般来,这时候都会极力否认。

    他家扫了他一眼,面带嘲弄的讲手抄进了裤带里:“废话。”

    医生:……

    靠啊,这样讲的话,他怎么继续往下接话啊!

    这个糖到底是买给谁的啊啊啊。

    秦漠将东西一收,迈着长腿走过去,旁若无人,侧脸是不改的清贵俊美。

    医生又开了口:“,我觉得你现在得心理极为的不正常,应该坐下来,我们好好聊一聊。”这也太不寻常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聊?”秦漠挑眉,嗓音清贵:“和你没聊的,有空多吃点糖,治治你的毒舌。”

    医生:……被一个大魔头,一开口就能戳人心窝的人毒舌,,你是真的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要抓狂了。

    这种不寻常的事,到底要不要和上将报告。

    可看少爷的情绪,还挺正常的,除了比平时爱冷笑了一点。

    医生拿着自己的记录文档,眸光都放深了,也想不明白怎么了。

    秦漠本人倒是漫不经心的很。

    就在二楼卧室里,薄九发完信息之后,整个人都有点乏,这和她在集体宿舍的时候不一样。

    这里是大神睡的地方,和时候一样的味道,很容易就能安神。

    恍惚间,有点想睡,又觉得晚上时光最好,怎么能这么渡过。

    所以整个人都有点似睡非睡的状态,军帽倒是没戴,军装外套也被她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除了脸之外,哪里都白的很,非常衬托那张脸的煤炭颜色。

    帅是帅的,就是黑的很。

    秦漠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某人已经霸占了他的床,睡姿也不还是那么老实,昂着头看到他进来之后,像是露出了一抹坏笑。

    “下来。”秦漠一边侧手解着衣袖纽扣,一边对床上的人开了口。

    薄九倒是坐了起来,两条长腿盘着,慵懒的大了个哈欠:“不是让我睡你这里。”

    “是我睡我这里,不是睡床上。”秦漠慢条斯理的走过去。

    薄九眯眼,姿势酷的很:“那我睡哪?”

    “地上。”秦漠完,往那一坐。

    薄九现在清醒了,睡地上?那她还怎么占便宜?

    “漠哥,你让一个柔弱少女睡地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薄九轻笑着开了口,一点要下去的意思都没有。

    秦漠极其漂亮的桃花眸扫过去:“柔弱少女?在哪里?”

    薄九伸出手来指了指自己。

    秦漠直接将那人的手裹住,似笑非笑中带着特有的警告:“随随便便给自己安个白莲花形象,也得看像不像,你这张脸黑的都不没有半点柔弱少女的意思,你是自己下去,还是让我隔着窗户把你丢下楼,嗯?”

    “报告,我完全尊重队长的意见。”薄九一边着,一边吊儿郎当的要站起来。

    秦漠皱眉,想着这家伙要是敢摔倒,他直接踢她出部队。

    薄九又不是傻白甜,怎么会迷糊到摔到,弄了一床被子,在地上一铺,又去找了个枕头。

    只是,太遗憾了。

    她肖想了这么多时间的吃大神豆腐的画面,一个都没有。

    黑夜变得很安静。

    尤其是在部队所有的训练都终止之后。

    在边境这种地方,八百里无人区,到了夜晚的时候,只有散落着的星空和隐约的虫鸣。

    两个人都脱了外套。

    秦漠脱外套的时候,薄九还回眸看了一眼,刚好看到那人长身玉立的站在窗边,微弯着腰杆,利落的将迷彩上衣一掀,黑色的发被弄的凌乱,又带着致命的性感。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秦漠偏过头来,眼睛看着她,嘴角还翘了一下:“想看?”

    薄九偏眸,压了点热度下去,再转过头去,想继续欣赏。

    很显然,大神没有打算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把上衣整个卸下来,掀开了床上的军用被,躺进去之后,曲线好看的下巴,才略微抬了一下:“去关灯。”

    连关灯这种事,都要指挥她。

    真的,太像个公主。

    很显然薄九对一切行为的定位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进行。

    关了灯之后,才发现这么一个房间里太安静。

    安静到连对方转身呼吸的声音,仿佛都能听得见。

    薄九躺在地上的时候,想法还是很纯洁的。

    后来。

    大概是想多看那个人一眼,就将头偏了过去。

    月光打进来的时候,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身形,还是那样的睡姿,就像是19世纪的英皇贵族。

    这莫名会让她想起大神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她大概穷极一生都不太懂,一个孩子为什么还讲究睡姿。

    她问的时候,他就会和她一句话:“薄九,你是笨蛋吗?”

    这么多年都不变的台词。

    薄九的头又偏了偏,隐约觉得有点凉,就想把棉被往上提一提。

    毕竟她也想通了。

    接吻这种事,还是两厢情愿好,她不能太流氓,女孩子要矜持,虽然她和矜持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追人追的太凶猛,大神估计又会找借口扔她,得不偿失。

    这个想法一落。

    躺在床上的人,却突然之间有了动静。

    从床那边走到她这里,只需要两步。

    按照大神的腿长,只需要一步。

    薄九的眸子刚一睁开。

    那人已经隔着棉被,单手撑在了她的脸侧,挺拔的鼻梁几乎要抵上她的了,薄荷的烟草香萦绕而来,星空像是印在了他那双眸里,有些亮又不全然都是亮的,而是隐隐的碎片在流淌:“薄九,你是故意的吗?”

    “故意?”薄九挑眉,不太明白。

    “故意做出动静来,让我没有办法睡。”秦漠的身形又压低了一点,眼睛看着扫过她的唇,意味不明的深了眸。

    薄九刚要张嘴话,就被一个什么东西堵住了唇瓣……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