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164章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 秦神给的糖
    如果不是刚才那精湛的枪法,他们甚至怀疑这是个假。

    豆丁们站在旁边,大大的眼睛也都看着这一幕。

    父母擦了擦眼角:“快,谢谢这两个解放军叔叔。”

    豆丁们没有话,其中一个拉了拉自己妈妈的衣袖,靠在他妈妈的耳边道:“那里面有一个人是姐姐。”

    “你啊,有男女不分了,不要看到好看的人,就是姐姐。”

    一笑而之,就算是打住了这个话题。

    然而过不去的话题,就是眼前的这个拥抱。

    当然那肯定都是行动组内部的事。

    负责人走过来,让人将刺青男扣住。

    那人已经不能走了,却还留着一口气。

    这也就证明者任务完成的很成功,活捉。

    刺青男是被抬下来的,当他看到那些戴着黑色面巾的人时,第一反应就是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武警,肯定是从部队里出来的。

    只是,对方是哪个部队,那些人还带着黑色面巾,根本看不出来。

    那边围观的人,有一个从事新闻的工作者,想要把这一幕记录下来。

    却被秦漠率先发现,他朝着左侧的魔术师看了一眼。

    魔术师跨步,挡在了镜头的前面:“抱歉,不能拍照,麻烦把底片交出来。”

    “为什么?先生,你们的英雄事迹就应该报道出去,让大家都知道啊,这是多么大的功劳,没有你们,这些孩子都没有办法得到解救。”那个工作者调正了角度,试图去捕捉薄九和秦漠的画面:“刚才就是那一位伪装成医生进的校车吧?”

    魔术师皱眉,这一次没有犹豫,直接动手,将相机一拿,然后迅速的拆开,拿出储存卡来,折成了两段。

    “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别以为是武警就了不起,你动我相机做什么!”那人立刻爆了。

    魔术师连理都没有理,走回了秦漠身边:“,解决了。”

    “收队。”秦漠只了两个字。

    负责人在那基本上也明白了情况,那个工作者还在那嚷嚷着什么:“不可理喻,我是让更多人能够知道他们有多英雄,是欣赏他们,怎么这些人一个个的这么傲,不懂就算了,还弄坏我的东西。”

    实际上,只要工作者不是那么自私,他就应该明白,不让他拍,才是对自己好。

    把欣赏强加给别人,却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很有可能让这样的一支神秘行动队曝光,从而更加危险。

    世界级的佣兵组织,并不弱。

    他们不仅仅是能从你的长相上得到讯息,甚至能从你的服装身形作战习惯上,来去筛选锁定目标。

    负责人给了警备的一个手势,那手势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将那个人带离,解释的多,透漏的信息就越多,干脆什么都不。

    就连他一开始都以为这次派给他们的人是提枪武警。

    可当负责人看到其中一个人伪装成医生时,那一举一动以及刚才那两声寻常人不可能完成的完美狙击。

    他便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武警。

    特种兵从他的脑海里浮现而出,可具体是哪个部队的,什么番号他也不清楚。

    这些人的站姿挺拔而安静,连提枪都是力度十足,该安静的时候,你甚至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这样的特种兵……负责人脸色一变,没有多什么。

    倒是刺青男不服气,一双眼睛从秦漠身上划过的时候,就像是渗了毒:“你们,死定了。”

    他的是缅语,像是毒舌在吐信。

    秦漠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刺青男嘴角溢出血来,手腕垂着,视线又落在了薄九那张脸上:“尤其是你,医生。”

    秦漠这时候有了动作,身形一挡,薄唇微启:“你不会有那个机会,因为你会死在华夏的监狱里。”

    刺青男在听到那道声音之后,双眸重重一震,像是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那个如同恶魔一般的存在。

    刺青男永远都忘不了,曾经有一个人持枪狙击了他们十个人,如同鬼魅一般,直到最后,他们都没有发现他的位置。

    那时候如果不是有人支援,他的命恐怕也会葬送掉。

    就是因为记忆太深。

    所以连这道声音都不可能忘记。

    那个曾经在他们最辉煌,信徒最多的时候,摧毁他们的人!

    怎么可能,他不是被下了心理暗示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刺青男的神情和脸色都变了,被送上警车之后,心里还在发怵。

    那是烙印在心脏深处的恐惧,随着警车门的关闭,一切停止。

    倒是豆丁们还在那站着,有点怕又有点想话:“妈妈,妈妈。”

    “嗯?”

    “那个哥哥拽着姐姐,就像是领着个朋友一样。”

    “那是两个哥哥,不要再认错了。”

    不过,确实是像领着个朋友,大概是因为其中一个人太过高大,脸上还蒙着黑色面巾,而另外一个看起来虽然帅但是年龄确实是。

    薄九看着自己的手,被大神简单处理过伤口。

    即便是她觉得那个伤口对她来可有可无。

    可是手腕被大神握着,总能感觉到那薄薄皮肤下的温度,入手如玉。

    很显然秦漠还有其他事要做,这么领着薄九,不太合适。

    于是,一些跟在自家身边的人,亲眼看到从裤袋里掏出什么,放在了少年的手上:“吃完过来。”

    薄九看着掌心里的东西,嘴角一勾,没话。

    离着这两个人最近的魔术师本来还好好的走着,一下子就撞到了树上。

    猎人比他好点,最起码没撞树。

    但是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反应都是一样的,有点觉得失真。

    太子爷更是张了张嘴,想要话,却在接触到大魔头的眸光之后,迅速抬眸看向了天,嘴里吹着口哨,一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心里已然八卦成河!

    奶奶的呀,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狼牙在旁边沉默……沉默……

    可豆丁们不沉默,转过脑袋去,又开了口:“妈妈,你带糖了吗?”

    “这个时候还想着吃糖?”那母亲看着自家儿子染了血的胳膊,一把抱了起来。

    豆丁撇嘴:“那个大哥哥就给哥哥带了糖,我看见了,还是橙子口味的,有个哥哥真好,妈妈你和爸爸再给我生个哥哥吧,大了也给我带糖。”

    闻言,那母亲一愣,朝着身后看过去,就见刚才假扮医生的少年,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单手抄着裤袋,表情有点慵懒,衣脚被另外一个朋友拽着。

    “姐姐,啊不,妈妈你是哥哥,哥哥你刚刚不是给我糖吃吗那你跟我咯。”

    少年伸出一根食指来摇了摇:“这个不能给。”

    “为什么?”豆丁有情绪了。

    少年不为所动:“这是我队长给我的,送的人不一样,意义就不一样,懂么?”

    豆丁明显不懂,不就是一根糖吗?

    倒是太子爷在旁边都听纠结了,所以大魔头的口袋鼓着也是因为装了这些糖?

    大魔头,糖……

    谁会把这两样东西联系在一起。

    而且大魔头哄兵的方式是给糖?

    这方式太娘了一点吧?

    太子爷设想了一下如果大魔头送块糖给他……那一定比世界末日还恐怖。

    太子爷打了个寒战,伸手挫了挫手臂。

    事实证明太子爷真的是多想了。

    魔术师和猎人在旁边站着,思绪已经飞了一百八十度。

    “有问题。”

    “废话。”

    拥抱也就算了,还给糖?

    什么时候走过这路子。

    “我总感觉被虐到是为什么?”

    “什么意思?”

    “我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自己是个单身狗过……”

    这段话还是咬着耳朵的。

    因为他们家魔头已经完成和这边负责人最后的沟通。

    很简单,a级保密原则。

    “不准传播,不准提起,不准有影像资料,近期不要做案件分析。”

    秦漠的嗓音很淡,隔着黑色面巾传出来的时候,却又带着一种清贵。

    负责人不糊涂,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这位……”到这里,他顿了顿才继续道:“这位同志您放心,我们这边肯定会把事后工作做好。”

    一般来都是实在控制不住了,必须要给一个案件具体介绍的时候,就找当地的武警,让他们来这场任务是他们完成的。

    在华夏,一些人总是在做了一些事之后,连名字都不能留下。

    因为,他们需要去应对更凶残的恐怖组织。

    魔术师和猎人在旁边听着他们家做沟通,越发觉得这么强大的气场,真的是入错了行。

    尤其是在脸上带着黑色面巾,眸光扫过他们的时候,太像唐人街的大佬,浑身气势如同山洪。

    讲真,,你不应该参军,应该去做黑,道老大……

    任务结束。

    沟通也做了完善。

    秦漠伸手,将手机调离了飞行模式。

    不过是瞬间,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这是你让我们截取的信息内容,有关那个十号……”

    每个新兵都会被截取信息,这是特殊部队的一种防御,到了这里,你就要完全透明。

    薄九也一样……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