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06章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 (1,2,发糖)
    秦漠就站在病床边,手上是替某人倒的热水。

    双眸在接触到那如同凝玉一般的弧线之后。

    眸光深了下去,接着,抬手,喝了一口水。

    薄九见状,顿了一下:“漠哥,那水不是给我喝的吗?”

    “刚才是。”秦漠把水喝完之后,将水杯放在了一边,半弯着腰杆,手指轻轻的碰上了她的耳朵。

    异样的微凉,让薄九向后退了一下,头靠住了墙壁:“怎么?”

    “看看你有没有好。”他着,手指有意无意的撩了那左耳一下。

    薄九心道这个时候,怎么能成承认自己已经好了,最起码也要过了今天晚上。

    干脆笑了起来,慵懒懒的伸了个腰:“漠哥,你什么?听得不清楚。”

    “还不清楚。”他的嘴角勾了起来,那张俊美清贵的脸离的她更近了,薄唇张开的时候,能看到那漂亮的曲线,慢条斯理的很。

    一个吻,就那样落在了她的耳尖上。

    薄九心脏一颤,喂,大神这属于犯规吧。

    伸手是想将人推开,万一有人进来不好。

    这毕竟是医务室。

    “怎么?”他按住了她的手腕,唇瓣就靠在她的耳朵上,整个人的气息像是能将她全数笼罩一样:“不是亲亲就能好。”

    又拿她的话堵她。

    薄九反手和他十指相扣:“这里是医务室。”她的够清楚了吧。

    “喔……”秦漠声音拉的有点长,特有的音质,带着雍容:“原来我们的金主爸爸也怕被人看到。”

    薄九一副你在什么,我听不见的样子,装病就要彻底一点。

    秦漠笑了,又凑近了一点:“你以为这么久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是巧合?”

    当然不是,所以我才更要装病,大神你从刚才开始,就不太对劲你知道吗。

    薄九没有从这方面继续聊下去,而是将手伸了出去,按住了他的头,那力道估计还能再打一场,只是在面对大神的时候,她很轻很轻的揉了两下,眉心还是拧的;“你眼红是因为头疼?”

    秦漠一顿,瞳孔在一瞬放大,接着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笑意溢了出来:“比起头部按摩来,有一种事情,消痛更快。”

    他看着她。

    双眸深邃的像是外面的夜,让薄九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下一秒,手电筒像是没有电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薄九刚要侧身去将手电筒按亮,他的气息已经更先一步靠近,迎面压迫而来。

    紧接着就是他落在她耳边的话:“你穿着病服的样子,让人很想做一些事。”

    薄九还没张口,下颚就被抬了起来,他的唇跟着压下,细细的缠绵带着烟草香,很轻很淡的吻,柔软微凉的触感,很容易让人想到薄荷糖。

    只是,越到后面,那个吻就越发的烈了起来,吮的她舌尖都有点发麻。

    原本两个人就是十指相扣着,薄九一用力,他就低低的笑了起来,放开了她之后,唇还贴着她的:“喜欢吗?”

    夜色中的秦漠,就像是来自深海的妖,连声音都慵懒性感的让人浑身燥热。

    再加上今天的他,特别的不一样。

    “一直都想做这样的事,连闭上眼睛都是,果然不应该住在一个房间。”

    那样的声音,一边在她的耳边响着,一边轻啄在了她的耳后。

    薄九只觉得血液都是烫的,动了动十指紧扣的那只左手,好似这样才能让自己还有些力气:“漠哥…”

    “嗯?”秦漠没有打算让她起来,顺着她的意,松开了她的手,只不过却拉着她的手腕,让她环住了自己的脖颈。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由于秦漠的腿太长,自然的从病床的边缘垂了一半下去。

    可即便是如此,薄九也感觉她坐的位置不是床,而是大神的怀里,离的太近,像是用腿支撑了一个范围,而她就在那个范围里。

    “这样很奇怪。”薄九压低了声音,呼出的呼吸都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深褐色的作战服,非常的具有禁欲感。

    秦漠偏过头来,今天格外的爱笑:“我想要把喜欢的人放在怀里摸一摸哪里奇怪了?”

    用摸这个字……真的是,薄九挑眉,刚要点什么。

    就感觉自己的病服被人从背后撩了起来。

    紧接着,就是滑进来的了手,还带着微微的凉意。

    薄九一颤,手指攥紧了他的衣服:“漠哥。”

    秦漠声音压的低:“别躲,让我知道你真的在这里。”

    闻言,薄九心脏都软了,偏头将脸蹭在了他的肩上:“一分钟。”这里毕竟是部队,之前她不算很明白,现在都懂了,这种事,被人察觉到,不是很好。

    薄九别的都不在意,担心的是那些人怎么看他。

    好在大神今天配合的很,慵懒懒的应着:“好,一分钟。”

    不妙的是,这一分钟比她想象的要漫长。

    并且,她只觉得周遭的热度都跟着越来越高。

    这也都是因为大神的动作。

    那只手不安分也就算了。

    只是这个人从出生开始就犯规了太多项,不仅仅是长相,即便是你闭上眼的时候,那道声音都好听的像是广播电台的深夜cv,放柔之后,非常的磁性好听:“我有没有过,你的这里很漂亮。”

    秦漠一边着,一边按在了薄九的尾骨上。

    酥麻感抑制不住的溢到了薄九的全身,她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杆,想要避开那样的触碰,连眼角都在这时候溢出了红意,显得那颗落在那的泪痣,像是被镀了一层光泽。

    让秦漠的眸光跟着又深了几分:”还有,背脊也是。”

    月光下,能清楚的看到病床上的两道人影。

    尤其是那一双骨节如玉的手,艺术一般的在少年白皙如玉的后背游走着,每一个字,指尖就会往下按一下。

    薄九连气息都稳定不住,感觉到的就是那双手和越来越热的体温。

    包括他每一点一下,她不自觉的轻颤。

    他离她越来越近,火热的鼻息与她的急促交缠在一起,手指按住她的侧面,继续往上……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