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1222章 第一千六百六十 安
    唰。

    又是一声车门响。

    是狼牙。

    等把所有人都接上,猎人才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魔术师问道:“,接下来我们去做什么,交易市场上露脸?”

    “不用。”秦漠抬起眸来,嗓音淡淡:“刚才和老q谈话的时候,有一个很意外的收获。”

    很意外的收获?太子爷听的一头云雾:“什么收获?”他怎么不知道?

    秦漠侧目看着胖子的笔记本,一心二用:“刚在亭子里呆着的客人,不只是你和我,还有一个人也在。”

    “还有人?”他怎么没有看到?

    秦漠手指敲了敲其中一条消息:“这个点会在那里出现,又连出来都不出来的,肯定就是他了。毒蝎,卡王所有在外界上的活动,都是由他来进行,贩卖货源采购枪支,刚才我们坐在亭子里那么久,那人连出现都没有出现,应该是在观察我们,胖子。”

    “在。”

    “你这边什么情况?”

    胖子将耳机一摘,那笑容有点坏:“果然和想的一样,对方有查你和我太子爷的资料,我的网站所有的访问量,都来自对方。”

    “什么意思?”太子爷双眸都睁大了:“刚他们查了我和?”

    不过,仔细想一下,确实是会查。

    但是太子爷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伪装都这么细致了,对方竟然还没有完全放警惕。

    这就是境外和境内的区别吗?

    刚才如果不是因为在,或许一句话,对方都有可能因为不信任,直接抬枪,把他们留在那。

    看来接下来,他行动的时候,一定要更加心一点。

    胖子手指敲着键盘,回过头来对着太子爷道:“这里好应付,不应付的是卡王那里,我做的这个网页,普通人看不出来有什么,但是卡王手下还有一个黑客,很有可能会看出疏漏来,所以我们要尽快和毒蝎接触上,然后通过他来打开这个组织的突破口。”

    “等对方联系。”

    最终还是秦漠决定行动方向。

    “接下来你只需要扮演好你富二代的戏份。”

    秦漠完,就闭上了眼。

    这时候人们才想起来,自从部队出来之后,似乎一刻钟都没有休息过。

    在没有休息过的情况下,都能应对那样的场面,一来一往间便打消了对方他们的怀疑。

    不得不,真的很强。

    这一天,在这里所有人都在传,太子爷他们这一帮人有多有钱。

    很多人都想和他们做生意。

    却被对方的投资顾问挡了回去。

    是他们要再看看,货比三家。

    华夏人就是这一点不好,做生意的时候非常的狡猾。

    本来他们还以为那是个人傻钱多的主儿,没想到这么难啃。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更加肯定了对方的财力,越是跃跃欲试的想要与其合作。

    除了卡王之外,这里还有其他做罂粟生意的,传出来的消息就是,两方正在商谈。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毒蝎坐不住了,陆陆续续将这边发生的事,全部都告诉了卡王。

    “再等一等。”这是卡王的原话,他穿着白大褂,站在人来人往的中央位置:“多查查这群人的来历,交易起来才放心。”

    毒蝎答道:“已经让人去查了,背景不错,做我们的销货方,最合适不错,我甚至让人查了他们的资产,非常的雄厚。”

    “我指的是其他方面。”卡王一边着一边侧了个身:“他们的身份。”

    毒蝎顿了顿,道:“我会好好再看看。”

    “那边就交给你了,不要出什么乱子。”卡王在这句话的时候,眸光落到了窗外。

    毒蝎顿时就明白了过来:“王,您去了学校?”

    卡王没有在话,是因为那边来了人。

    “医生,刚刚跑步,他脚扭掉了,你看看严重不严重。”

    卡王笑了一下,随手挂掉了电话,身形弯下来,手指按在了那人的腿上,就像是个专业的校医,嘴角还带着温和的笑:“还好,没有伤到骨头,一会我给他喷点药,你们记得给他做热敷,近期之内就不要再做运动了。”

    “好的,好的。”那男同学应着:“我靠,我就没事吧,你非要自己吓自己……”

    卡王听着,侧过头去,拿着钢笔开了单子。

    校园的一切看上去都非常的美好,就连风都比外面的温和。

    很快,这样的温和就被一道刹车声打断了。

    那是一辆纯黑色的兰博基尼,就那么在校门口停了一下之后,接着方向盘一打,又消失在了门卫的视线里。

    这让刚刚站起身来的门卫,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啊,他还以为对方要进来。

    实际上,那辆车也并没有开远。

    薄九就坐在正驾驶上,蓝牙耳机闪着光亮:“就是这所学校?”

    “嗯。”星野一的声音:“你的位置没有错,入学手续我已经帮你办好了,这所学校在当地不错,有人转学进来或者是临时在这里上一个月的课再转走很正常,并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怀疑,不过我也调查过,这所学校正常的很,除了一些人在网上发了一些评论之外,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校园欺凌案件,也没有传出过有学生想要自杀的消息,所有老师的资料,也都在我这里,非常普通的入职流程,你为什么会盯上这所学校?”

    薄九将车一停,接着按动着自己的脖颈来回转动了两下,非常帅气的动作,在抬起眸来的时候,眼底里泛着黑意:“我要出了当年的部分案底,那时候的学生有的比解救了出来,在心理康复中心康复了两年,那两年的时间里他们都在休息,你觉得有多大的巧合,能让那其中四个人都选在这一所学校进行复读?这么普通的中学,升学率又不高,环境也不一般,很难让人相信它的吸引力会这么大。”

    星野一敲了个字,接着顿了下来,将打扰到他通话的某人移开,浅淡的笑容搭配上纯色的毛衣,总是让人觉得他应该活在漫画里:“听你这么,对方有点难对付,要不要我飞过去。”

    “不用。”薄九笑了:“后方支持就行。”

    星野一将眸光放在落地窗外:“那我在这里等你,还有一周。”

    “什么?”薄九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研究学校上。

    星野一将猫抱了起来,放在了肩上,在面对薄九的时候,向来是温润的:“亚洲赛还有一周,z,帝盟的那些人,都在等你回来。”

    “喂,那边那个副队长,你现在是在壮大我们的敌军阵营吗?”佑司信到底是受不了有人能忽略他,声音扬了起来,带着慵懒懒的嘲弄。、

    薄九倒是听到了,眉头挑了一下:“怎么又是他。”

    星野一笑了笑,没话。

    薄九撇嘴:“这种大少爷,你怎么没把他扔出去。”

    “扔不动。”星野一着走到了桌边,大概是为了让猫下去,可惜有的时候某只猫就是这么不配合,可见很随它的主人。

    佑司信聪明的很,撑着桌面笑了:“我坏话?”

    这一句,薄九倒是听到了,坦坦荡荡,嘴角一个邪气的弧:“看来某个帮派快要倒闭了,否则的话,怎么能容忍一家之主,在外面这么蹭吃蹭喝。”

    “z,我以前只是普通的不喜欢你,现在……”佑司信到这里停了下来,眼角迸发出来的凌厉已经明了一切。

    星野一大概也明白有些人天生就是气场不合,比如这两只。

    不过,很快,那边就挂了电话。

    再转过头来的时候,那个被道上忌惮的狠辣第十派,一整张脸都透着寒气,明显是吵架吵输了,随手一扬,手机报废。

    星野一坐在那,手里端着咖啡,并不在意对方的举动,毕竟该传达的消息也都已经传达了出去,如果可以的话,他确实想要飞过去,毕竟这次在学校的行动,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查不出来问题,他反而才更加的担心。

    当然,薄九不会不做一点准备,就来这个学校。

    所有人都找不到行动组。

    唐少也只能提供给她这方面的消息。

    在发现这个现象之后,部队已经派了人来做暗中调查。

    就薄九得知的消息,这里面有三个老师都是部队出来的人。

    只是很奇怪,无论是谁来,都查不出来任何的异常。

    自从知道当年秦漠执行过的任务之后,薄九就发过誓,不会再让他陷入那种境地。

    既然是救人,就把事情弄的简单一点。

    “黑,找个地方等我,别忘了自动锁门。”

    薄九完,直接伸手,把黑色的包一拎,摔在了肩上,随手推了车门,踱步朝着不远处的中学走了过去。

    这一次,她不再是银发,染黑头发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人们在学校里经常会看到的那种长相干净的哥哥。

    这里的校服和江城的不一样,是非常华夏式的运动款。

    但即便是这样的衣服,到了薄九身上,也没有垮下来,反而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清爽。

    蓝色外套半敞,里面衬的是白色t恤,,薄九这一副样子出现在门卫面前的时候。

    门卫连拦都没有拦,还以为是哪个学生午休之后迟到了。

    不过,他们学校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帅的男孩?

    门卫还在疑问,薄九已经朝着教导处走了过去。

    星野的办事效率,她一向信的过。

    非常完美的身份。

    当教导处老师看到薄九的时候,先是看了一眼电脑上传过来的资料,再抬头看看那学生,这张脸怪不得会因为女孩子,而耽误了学习。

    “即便是只在我们这里上一个月,也希望你能融入到我们的班集体中去,这一年对你来很重要,另外我们学校禁止学生早恋,这一点老师要先和你清楚,希望你不要犯这个错误。”

    薄九笑了:“一切听老师的。”

    教导处老师点了点头,将手上的资料一合:“我先带你去教室。”

    对于一个新过来的学生,班里的同学们都好奇的很。

    毕竟那就意味着他们多了一个新的玩具。

    只是当一些人在看到台上站着的那个少年的时候,冒出来的心思通通都收了,接着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手伸到课桌低下去,按着手机:“看到了没有,真帅。”

    “笑起来还有虎牙,看样子家里的条件应该也很好,赚到了!”

    “那整蛊游戏取消?”

    “肯定要取消,把他拉进来,让他和咱们一起玩。”

    “这主意不错。”

    几个女孩子相识一笑,在抬起头来的时候。

    少年已经自我介绍完了,嘴角还带着笑。

    “有两个空位,你看看你想坐在哪里?”教导处老师问着薄九。

    薄九抬眸,视线放在了最后面,那是每个教室都会有的地方,笤帚簸箕所在处。

    同样的,那个地方很多人都不愿意坐。

    通常情况下,那里应该是空的。

    可在这个教室,却不是。

    薄九收回了目光,拎着书包就朝着那走了过去。

    那里坐着一个人,双肩缩着,身形有点走样,但这都不是让薄九停下来的原因。

    而是她脸上的伤。

    即便是用头发遮着,也能看到的伤痕,不太明显,其他人或许不会注意到,只是薄九对伤痕这种东西太熟悉。

    嘭的一声,将书包放下。

    连教导处老师都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她也没有多什么。

    倒是刚才那几个女孩子,眼睛都眯了起来。

    “为什么他要坐在那里。”

    “还不清楚咱们这边是什么规矩,等过上两天他就明白了。”

    “真是便宜那个穷酸蛋了。”

    “呵,等着看。”

    那是一个聊天群,班里有很多人都在那里面,谁没在那里面,那也就意味着一件事,这个人是被他们剔出的。

    所谓剔出,本质上来,就是废弃。

    那些什么都不会,又喜欢谎的,家里穷的要死,根本不配和他们在一起。

    这大概就是这个年龄段,最容易被引发的心理暗示。

    这种心理暗示的形成,大多数情况下,都是2因为环境。

    很简单的事情。

    环境不同,孩子的生长就不会不同。

    一个班级里,如果出现了十个以上喜欢攀比,喜欢用钱来事情的。

    尤其是女孩子,那渐渐的,风气就会变。

    那种变化是悄然无息的。

    不知不觉中,所有人的话题都会变成:“你的鞋子好漂亮,是哪个牌子的?我也要去买一双。”

    又或者是:“我爸今天给了我一千,一会我在群里发红包,或者请大家吃饭。”

    “手机好难用,等换苹果7”等等等。

    大概很早之前,大家都不是这个样子,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有钱就花没有毛病。

    钱多的想要拿来烧也没有毛病。

    有问题的是,父母三天赚来的钱,或许只够孩子请同学们吃一顿生日宴。

    每个家长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比别人看上去委屈。

    所以,都会尽自己所能给他们最好的。

    但很多时候,心底的怪物就是养成的。

    我们给了物质,却没有教给这些孩子,怎么控制物质。

    在学校里,排挤一个人的手段,甚至比在社会上还要让人难受。

    全班的人都在讨论一个话题,无论你什么,他们都不会让人插上话。

    无论是漂亮还是不漂亮,几个喜欢抱团的女孩子,都会在课间坐在一起,或者一起去卫生间。

    薄九选在最后面坐下,不仅仅是因为她看出了一些问题,还有一点,在这里能把整个教室里的情况都看进眼里。

    只是一分钟的课间时间,她已经看出了,这个班是哪几个人在掌控。

    没错,是掌控。

    只要会观察的人,就能看出来,全班同学围绕的中心就是那五个女孩子,很喜欢带节奏。

    越是这样,人们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她们身上。

    看的出来她们很享受这种被关注的感觉。

    同样的,薄九也看出来了,她们看向这里的时候,眼中藏着的东西。

    或许这就是伪装成老师和伪装成学生的区别。

    当你是老师的时候,你永远都不会清楚,这个教室里到底是怎么样的暗流涌动。

    或许那个体型发胖的女孩已经感觉到了,所以才会连脸色都变了。

    薄九转着笔,嗓音很低的了一句:“有人欺负你?”

    那女孩转头看了过来,一双眼睛通红。

    她像是犹豫了一下,最后什么都没有,而是拉开了木椅。

    连走出去的背影,都有些弓着。

    她一出去,紧接着那几个女孩子也都跟着走了出去。

    薄九将碳素笔放下,校服外套还没穿上,已经从座位上消失了。

    嘭!

    其中一个女孩,伸手将人拽进了卫生间里,紧跟着眸子压下:“你什么情况?认识新同学?”

    那人抖了一下,像是非常害怕的样子,摇了摇头。

    “点声,会把老师招来。”另外一个女孩压低了嗓音:“不过今天那个转学生,确实很帅,怎么会来咱们学校。”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离帅哥远一点,懂吗。”

    没想到这个时候,被推的那人却话了:“他有问题。”

    “谁有问题?又被害妄想症了?”女孩压住了那人的脸。

    “真的,你们相信我,那个转学生有问题,他刚刚还问我是不是有人欺负我,他这样的人是融入不进来我们的班的。”那人太想摆脱掉现在的处境了了,如果是有另外一个人出现,她就不用在遭受这种对待。

    现在看来,那个转学生就是她最好的转机!

    几个女孩对看了一眼:“难道又是潜伏进来的人?”

    “不太可能吧,王是过要让我们心老师,但学生?你们觉得会有人伪装成学生进来?再他看上去根本和咱们是同岁。”

    “可这家伙听到的话要怎么解释。”

    “这家伙天天都是这个死样子,不就是想故意让人知道自己受欺负了,转学生问一声也很正常。”

    其中一个女孩笑了起来:“你们是不明白她的套路,我可懂,之前我被她骗的多惨,家里很有钱怎么样怎么样,还叫着人一起排挤我,还好最后被人拆穿了,家里就是个普通打工的,还来我面前装,你能比我高贵到哪里去,你啊!”

    嘭,又是一声响。

    “你别想随随便便就找个人代替你。”

    “就是,以前还以为多有钱,凭着这个指挥我们做这个做那个,现在没话了吧,警告你,别动多余的心思,不安分,到时候按你进马桶。”

    随着胖女孩的安静,渐渐的连对话声都消失不见了。

    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那几个女孩笑笑的走了出来。

    没想到的是,会在出来之后,看到那个转学生,依旧是很帅的样子,挑眉时更是有一种邪气在里面。

    看的她们脸上一阵红。

    薄九确实在,单手抄着裤袋,将视线落了过来,她看的不是那几个女孩,而是最后面的那人。

    原来如此。

    这个学校里的人。

    没有一个会像外面那样单纯。

    所以,无论是谁来,都查不出任何的东西。

    并不是没有被欺负的人。

    而是被欺负的人,曾经也欺负过别人,并且越是这个状态的人,心里越是阴暗。

    他们甚至早就和这些人融为了一体。

    已经没有救了。

    薄九将目光收回来,薄唇勾了一下,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这大概就是她和大神最不一样的地方。

    环境固然是影响人的因素。

    但是薄九永远都相信一点,人性的善恶是从根本上就注定的了。

    在她的心里,有些人并不值得她去救。

    刚才她就是太着急,想要找突破口。

    接下来。

    她不能再表露出什么来。

    那个王才是她要找的人。

    她看了一圈下来,这些人都不会是那个会给人下心理暗示的卡王。

    虽然星野那边没有找到任何的资料。

    可薄九是混网络的。

    混网络的基本上都知道,越是在网络上想要得到注意力的人,在现实中越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并且,就连她们口中的这个王,也不会是卡王。

    所谓的王,不过是由卡王挑选出来的。

    要细致的知道每个人的事,那这个王,一定也是个学生。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